<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五百零八 剛猛之爭

    正文 五百零八 剛猛之爭

        .吳罔無法相信,望著胸口的箭,那老鬼是他修煉的本命魂眼,用來控制百鬼,他很自信,這世界上,沒人能在他的百鬼攻擊之下發現老鬼,就算僥幸發現也絕對沒有機會攻擊,而且心神攻擊無人擅長!

        可是……

        百鬼消散,只留下吳罔一臉的不敢,他是鬼太子,他是萬眾矚目的強者,他要走到彼岸之戰的最后,他是要登頂星盟的存在!

        對面的張小江,身上到處是傷口,在那一瞬間百鬼的攻擊還是到了,大概少了不少肉。.

        張小江血淋淋的臉上卻無比的平靜,在這最后一刻他終于做到了。

        噗通……

        吳罔倒下了,鬼太子的鬼王之路夭折了,能不能從這一箭中恢復過來都是問題。

        包括一干宗主全都愣了,在場認為吳罔獲得勝利的占據了百分之百,沒人認為張小江會贏,整個五大城市的修士,包括妖族都沒人認為張小江會贏。

        其實包括圣眾,王猛胡靜他們也無法判斷,張小江是有一戰之力,但吳罔還是占據了優勢,生死就在一瞬間,在那一刻,張小江只要哪怕一點的動搖,那一箭就會偏,而稍微的偏差他機會被百鬼吞的一絲不剩。

        生死就在一瞬之間。

        這是霸道的冷漠,只有那些真正從死亡中走出來的修士才能做到。

        宗主們從這個小胖子身上看到了這種不可思議的東西。

        看破生死,這么年輕,怎么能做到?

        但是他們都錯了,張小胖不是看破生死,他是更重視生命,更珍惜。因為只有活著。才能和兄弟們一起!

        “圣張小江勝,相當優秀的心神之箭,此技法當得起年輕一代第一箭。”

        說話的是滄海。是星盟第一人!

        柳眉淚流滿面,這是那個猥瑣的胖子嗎,整天就琢磨著偷看別人洗澡。.一點傷就哭天喊地的,什么時候都記得安全第一,戰斗的時候絕對是躲在后面。

        星盟第一弓修嗎?

        每個獲勝者都可以說一句話,張小江擦了擦臉上的血,“你想擁有從沒未擁有過的東西,你就必須做從未做過的事兒。”

        張小江平靜的捶了捶胸口,“圣榮耀!”

        一瞬間,星光城炸開了,圣弟子的歡呼如同地震一樣。浴血的勇士,這就是圣精神。

        你想擁有從未擁有過的東西,那你就必須做從未過的事兒!

        血在沸騰。在燃燒。這就是圣,不可阻擋!

        什么鬼太子。什么不可能,什么不能戰勝,沒有什么能阻擋圣的前進。

        這就是圣的榮耀!

        不可思議的一戰,從實力上就算能用心神之箭,張小江的勝算也就一成,近乎不可能完成,但他就是抓住了這一線的機會。

        這種意志,這種鎮定,著實震動了在場的宗主。

        這是何等程度的灌輸,才能培養出這樣執著的圣弟子。

        宗主們想不通,什么功名利祿酒色財氣,都無法讓一個人做到這一步,這種超越了一切的堅持,怎么才能做到?

        于昆侖和墨辰等人則是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震撼,也許圣真正的強大的不是這群人的天賦,而是這群人近乎驚悚的團結和意志。

        當然朱諄則是很滿意的點頭,顯然張小江的心神修煉之法源自于他這一脈,想修煉心神的人都必須擁有最堅韌的意志,否則必然走火入魔!

        張小江的這一戰贏的相當澎湃,徹底宣告了一件事兒,那就是圣弟子來這里絕對不是做陪襯的,他們就是要做那些不可能的事兒!

        下場,胡靜立刻拿出丹藥,馬甜兒不在,他們可沒有生命之樹圣像的救助了。.

        張小江還是英挺著,胡靜瞪了他一眼,“行了,都已經下來了,還裝什么裝。”

        “啊,這里別人看不到?”張小江的臉都揪到了一起,“我的媽啊,疼死了,完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都是皮肉傷,還沒吃到骨頭,當是減肥了,注意點,剛才挺帥的,想來能吸引不少美女,可別功虧一簣。”

        胡靜笑道,瞬間張小胖又變成了酷態,那叫一個英俊挺拔,就跟英勇就義的烈士一樣。

        那一箭相當到位也相當準確,若在慢一點,恐怕只能獲得一個同歸于盡的結果。

        范鴻當真咂舌,“太厲害,他們是怎么練的啊。”

        范儒則是笑了笑,“不用羨慕,他們所經歷的讓你經歷一次,你肯定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范儒是少數知道魔靈秘境的事兒,這樣的大事兒是要驚動星盟的,出動一個城市的力量都是少的,結果卻被這么幾個人三年的時間蕩平了,可想而知,那是怎么樣的地獄生活。

        張小江的箭完全做到了間不容發,從判斷到出手,已經找不到任何的瑕疵了,這種情況下,瑕疵就是死。

        可怕,隨著時間的增長,這些人會變得更可怕。

        而這個張小江絕對不是圣眾最強的。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圣其他四個人,忽然一種壓力涌向心頭。

        從頭到尾這一戰,他們的表情都太鎮定了。

        誰都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可以稱得上生死與共,卻又表現的漠不關心一樣,這是何等的境界?

        季萬里的心頭涌上一陣嫉恨,圣從綜合實力上根本算不上他的對手,可是偏偏他很忌憚,他自己一時都沒找到原因,一直以為是因為王猛的實力,可是現在他知道了,就是因為圣中的團結,可以為對方生,為對方死!

        太可怕了!

        在他身邊,這樣的人一個都沒有,皆為利來,皆為利往。

        其他四個修真城市則是陷入了熱烈的議論聲。圣主要是在星光城表現。知道的人很多,但其他城市關注的很少,哪怕是到了彼岸之戰。也只是覺得奇怪,怎么會有這么圣弟子,但這一戰。一下子就讓所有人記住了。

        步青云以及其華麗的方式贏得了戰斗都完全沒有達到這種效果。

        而在星光城,修士們都在看著來四方小千界的修士瘋狂的歡呼,也只有羨慕的份兒,誰想到四方小千界竟然出現了一個這么強大彪悍的門派。

        戰勝吳罔絕對開賽以來最大的冷門。

        鬼門門主已經當場離席,他看不下去了,光是周圍宗主的眼光都足以讓他發瘋了。

        第三戰,索明對陣黨天。

        禁法錘終于遇到對頭了,因為黨天是年輕一代力修第一人,力宗的頭號人物。號稱百年一遇的力修天才。

        索明對于法術的克制完全無用,以純體修技法,他能對付黨天嗎?

        又見圣。修士們還在回味上一戰張小江的表現。現在又來了,禁法錘索明又會是什么樣呢?

        大多數修士對索明的了解就是他的命器是這次彼岸之戰的極品命器。對各類法術都有相當強的克制作用,尤其是他的雙錘震蕩波也能是大范圍的克制法術,相當厲害。

        但身為體修的他,還沒有碰上真正的對手。

        一個強有力的體修的挑戰。

        對于黨天的名字所有人都不陌生,力宗乃星盟第一體修宗派,而黨天則是力宗的掌門大弟子,力宗培養出來的接班人,一路走來,黨天過關斬將,沒有碰到對手。

        星光城,修士們還沒從上一輪的激情中出來,新一輪的挑戰已經來了,在星光城中有不少力宗弟子。

        馮進等人也在,若是以前,圣的體修可以挑戰力宗簡直是無法想象的事兒,但現在確實是實現了,其實已經是成功了。

        對于黨天,沒人比他更了解了,黨天的地位在力宗無人能撼動,他是天生的領袖,無論是個人魅力還是個人實力,這跟趙廣有本質的差別,在雷光的時候,趙廣鞏固地位的方法是干掉一切可能存在的競爭對手,但黨天不是,在力宗,他會主動的去培養對手!

        在力宗,無論誰能戰勝他都可以享受掌門弟子的待遇,馮進的天賦很強,能修成不滅金身,把自己煉成命器就可見一斑,但馮進卻沒有向黨天挑戰的意思,經歷了趙廣的陷害,哪怕是有師傅的照顧,到了力宗他也很小心,可是他遇到了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兒,在得知了馮進的天賦,黨天竟然像照顧最親近的朋友一樣照顧他,給他最好的修行資源,甚至指點他,為得就是讓他形成一種威脅。

        不是說黨天無視任何對手,而這種方法是他的修煉方式,通過這種方式,讓自己產生更強的動力。

        而黨天確實夠強大,一個真正的有智慧的天才,在力宗,黨天絕對是一手遮天!

        馮進自覺天賦很強,可是他知道跟黨天比起來還有差距,各種體修技法到了黨天手中不但爐火純青,還有不同的進化,任何招式都是了如指掌,即便是他的不滅金身,也形不成威脅。

        完全克制所有的體修,黨天的目標在星盟,是那些高高在上風光無限的太子公主黨。

        而這次彼岸之戰就是黨天要把這些人捶下神壇的一戰。

        這是力修的風格和驕傲。

        圣弟子中,王猛不好說,此人深不可測,其他四人遇上黨天,最差的情況就是索明了,胡靜的圣像一擊還是很有威脅的,張小江是弓修也不是沒有勝算,周謙的靈魂天枰圣像完全是能力,只要被命中就只能聽天由命了,索明是體修,碰上黨天,恐怕只有哀嘆的份兒。

        不是馮進高看力宗,這跟門派排名都沒關系了,黨天是真正的強大。

        斗法臺之上,索明和黨天都已經出現了。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感謝!)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基隆 | 泰州 | 台北 | 醴陵 | 安庆 | 邢台 | 江西南昌 | 平凉 | 图木舒克 | 五家渠 | 海南海口 | 鞍山 | 沭阳 | 山南 | 安庆 | 台山 | 白沙 | 广元 | 嘉善 | 临猗 | 昌吉 | 威海 | 台湾台湾 | 龙岩 | 广西南宁 | 益阳 | 德宏 | 淄博 | 琼中 | 阜阳 | 珠海 | 孝感 | 乌兰察布 | 牡丹江 | 吉林 | 晋城 | 柳州 | 塔城 | 广饶 | 五指山 | 运城 | 淮南 | 雅安 | 衢州 | 巴彦淖尔市 | 广汉 | 海门 | 永州 | 宜都 | 三明 | 赣州 | 周口 | 青海西宁 | 浙江杭州 | 株洲 | 河南郑州 | 邯郸 | 新余 | 丹东 | 马鞍山 | 迁安市 | 库尔勒 | 灵宝 | 宁国 | 平潭 | 新乡 | 保定 | 延边 | 汉中 | 湖北武汉 | 平潭 | 燕郊 | 昌吉 | 三河 | 怒江 | 漯河 | 长兴 | 青海西宁 | 青州 | 昆山 | 衡阳 | 南平 | 嘉善 | 海丰 | 鸡西 | 焦作 | 扬州 | 黔西南 | 嘉峪关 | 烟台 | 金坛 | 怒江 | 海西 | 吉安 | 黄山 | 醴陵 | 承德 | 天长 | 博罗 | 单县 | 临汾 | 潍坊 | 湖州 | 广西南宁 | 张家口 | 燕郊 | 赤峰 | 湛江 | 丹东 | 商洛 | 博罗 | 榆林 | 定州 | 宝应县 | 荣成 | 乌海 | 南充 | 昭通 | 白银 | 吐鲁番 | 宜都 | 包头 | 阜新 | 章丘 | 玉溪 | 明港 | 雅安 | 景德镇 | 丹东 | 宣城 | 许昌 | 朔州 | 海丰 | 眉山 | 锡林郭勒 | 沭阳 | 曲靖 | 襄阳 | 乐山 | 无锡 | 马鞍山 | 昌都 | 乐清 | 伊犁 | 舟山 | 博尔塔拉 | 文山 | 中卫 | 大理 | 衡水 | 朔州 | 大理 | 海西 | 克孜勒苏 | 长兴 | 孝感 | 怀化 | 淮南 | 宁夏银川 | 商洛 | 贺州 | 松原 | 图木舒克 | 锡林郭勒 | 黑河 | 安庆 | 宜春 | 四平 | 广元 | 孝感 | 神木 | 湘潭 | 昌吉 | 馆陶 | 台山 | 湖北武汉 | 雅安 | 鄂州 | 天长 | 清徐 | 沭阳 | 玉树 | 海北 | 桐城 | 瓦房店 | 青海西宁 | 澳门澳门 | 梧州 | 永新 | 偃师 | 漯河 | 台湾台湾 | 玉环 | 阜阳 | 运城 | 东海 | 宿迁 | 张北 | 江西南昌 | 蚌埠 | 三河 | 定西 | 玉林 | 松原 | 娄底 | 亳州 | 临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