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四百零二 不是好情人

    正文 四百零二 不是好情人

        “三年時間足夠了,我也要參加!”李天一興致勃勃,王猛和明人都進入小圓滿了,給了李天一無比強大的動力,他一定要上!

        馬甜兒的進步也相當明顯,只不過戰斗始終不是她的目標,相比之下她更愿意煉制丹藥幫助大家修行。

        馬甜兒看著專注于修行的王猛,心中既為他高興,也有些黯然,自始至終,男女之情在修行之路上都只是點綴,王猛已經進入小圓滿了,她很了解王猛的個性,這只是開始,他肯定有更高的目標。

        自從王猛回來,馬甜兒表現的非常理性,她不想因為兒女之情分散王猛的精力。

        其實不光是她,楊穎也是一樣,楊穎不過來何嘗不是因為這一點,她們都看得很透徹,以王猛很重感情,但這個在修真路上,真的是阻礙,尤其是牽掛,這絕對要不得。

        馬甜兒只想在背后默默的關注著,看著王猛大步向前。

        彼岸之戰王猛當然要參加,這是他和明人的約定,三年后,不知道在凈土的培養下,明人會到什么水準,但是三年之后,王猛肯定能把命輪使用自如,到時候就看看誰更猛了。

        在天地鎖靈陣之內,王猛和莫山再度大戰,很明顯的感受到了變化。

        在有了命輪之后,王猛的劍法變得更快更強橫,提高雖然只是一點點,卻已經無限接近于神格的出手了。

        在這個級別,神格雖然高出命輪很多。但卻沒有太多發揮的余地。

        雖然是輸,但是王猛已經不在被莫山和妄天秒來秒去了,這是王猛被蹂躪了這么多年,第一次揚眉吐氣。

        墨辰送給他的那把墨子確實是一把好劍,也只有這種大圓滿使用的劍才能適應命輪的沖擊。

        山霖有點郁悶,星環到了讓王猛來領不就完了嗎,干嘛讓他這靈魂導師親自去送。不過這是呂岳天親自下的命令,山霖不敢違抗。

        羅漢正在打掃院子,一見山霖也愣住了。飛快的進去通報。

        王猛等人在暢聊,就見羅漢氣喘吁吁的沖了進來,“山霖導師來了。”

        眾人都是一愣。也是莫名其妙,靈魂導師來陣營做什么,眾人連忙出去迎接。

        山霖打量著小圣堂,看到王猛,招了招手,“王猛,伱的新星環來了,以后不要在弄丟了。”

        說著拿出一個盒子,盒子上還有星盟的標志性封印,只有本人才能打開。

        王猛也沒有在意。打開盒子,頓時蒙蒙的星光散發出來。

        別說王猛了,山霖的眼珠子差點都掉出來。

        怎么會這樣?

        這是……星戒!

        這是只有星盟成員才配擁有的身份的象征。

        星戒上面鐫刻著一個閃亮的星星,光芒就是從這上面散發出來的。

        一星星戒,星星越多權力越大。但是只有大圓滿,或者具備極強潛質的小圓滿才能擁有。

        山霖為了這個戒指,已經等待了很多年了,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實。

        “啊,這是什么東西,山霖導師是不是弄錯了。不是星環嗎,怎么是這么個東西?”范鴻說道,“我好想在哪兒見過。”

        范鴻當然見過,不是那是他老子手上的。

        王猛嘴角泛起一絲笑容,這應該是呂岳天的表示吧,有的時候他真看不透老妖院長的腦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何醉已經緊張的說不出話了,手顫巍巍的指著,但是聲音到了嗓子眼怎么都冒不出來。

        在整個圣堂只有一個人擁有,那就是圣堂宗主薛終南。

        神啊,這是在做夢嗎?

        王猛拿出星戒套在手指上,山霖也是屏住呼吸,他希望是弄錯了,但……星盟是不可能犯這種錯誤的,當星戒套在了王猛的手上,山霖似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碎了。

        對于星盟新成員的事兒他一直在關注,這一批的星盟成員只有五個,其實三個是大圓滿的頂級高手,而且在殺戮空間都展現了強悍的戰斗力,另外兩個則是小圓滿,一般來說小圓滿加入星盟不是擁有圣像,就是擁有極品命器。

        一個毫無疑問是明人,圣光魔坍體名動天下,凈土都破例了,別說星盟了,但另外一個是誰,是很多人心中的謎,像山霖這個狀態的人很多,都想加入星盟,哪怕是成為預備成員也好,所以極為關注,難道哪個門派誕生了圣體?

        可是這個星戒竟然就戴在了王猛的手上。

        王猛看著星戒,跟星環的感覺確實不一樣,點開里面的陣法,明顯要復雜的多,各大小千界的資料都有,配備了齊全的傳送陣法,……當真一個華麗,……至少王真人是不用擔心走丟了。

        上面是有一千多個小千界的傳送陣,這就是成為星盟成員之后的權力之一。

        彰顯地位。

        除此之外,但凡是隸屬于星盟的門派,見到星盟使者都要給予宗主一個級別的待遇。

        王猛隨意的查看了一下,就把一眾人看的口水直流。

        “山霖導師多謝了,院長大人還真客氣。”王猛笑了笑說道。

        山霖有點恍惚,剛想說什么,才突然意識到,眼前的人已經不在是普通的學院修士,而是……星盟使者。

        “王使者太客氣了,從今天起伱就是正式的星盟成員了。”

        山霖的態度變得恭敬,但角色轉變太快,山霖還是有些尷尬。

        “導師,您太客氣了,大家在學院的時候多受導師照顧,無論我變成什么,也都曾是您的學生,還是叫我王猛吧。”

        山霖也呆住了,他見過不少擁有星戒的修士的變化。但從沒見過王猛這樣的,擁有了星戒,不說王猛自己的實力,從此之后將是一條完全不同的路,何況他還是以小圓滿的身份的晉級。

        接觸王猛的時候就知道這小子有著不像修真者的熱情,到了這一刻,山霖才真正服了。他能看得出王猛并不是做作。

        “王猛,恭喜伱,伱是我們星光學院第二個以小圓滿的級別成為星盟成員的修士。第一個想來伱也知道。”

        山霖這次是由衷的替王猛高興。

        “應該是凌菲吧。”

        山霖點點頭,“擁有星戒,伱可以自由進出修真學院了。也可以隨意的去任何小千界,對了,想來圣堂的排名又會大幅度的提升。”

        何醉等人連忙查看自己的星環資料,……圣堂已經上升至六十八位。

        眾人都覺得有點如夢如幻,就這么忽忽悠悠的從危險的邊緣殺入了六十八位?

        在使使勁說不定能進前五十啊!

        送走了山霖,王猛自己也很意外,眾人一陣恭喜,最感動的是何醉,他覺得這輩子只要能看著王猛一路創造奇跡就不算虛度了,而最興奮的是范鴻。丫的,誰他娘的有老子的眼光,這投資一本萬利啊!

        范小鳥在王猛身上真的付出太多了,當然這是心甘情愿并沒有范小鳥經常掛在嘴邊的勢利,骨子里他跟王猛是一類人。

        一旦相信就相信到底。錯了,也不需要回頭了。

        馬甜兒為王猛高興,默默的祝福,盡管笑容就在眼前,馬甜兒卻知道王猛離她越來越遠了。

        她現在特別能明白楊穎的心情,不是她們不想留在王猛身邊。只是現在她們會成為王猛前進的阻礙。

        也許楊穎的母親根本沒生病。

        楊穎做到的,現在需要她做到了。

        男人是太陽,總要光芒萬丈,女人是月亮,只有在夜深人靜的夜晚才會默默的等待。

        周楓高興的手舞足蹈,來到修真學院的這段時間,他的收獲無法用言語形容,他要把這些東西,加上自己的理解帶回到圣堂,絕對可以引起圣堂丹法的大革命。

        “我覺得今天有必要慶祝一下!”范鴻舉起手說道。

        “今天要吃好的,范小鳥,伱要大出血了!”何醉說道。

        “擦,哥們什么時候慫過,醉仙樓,咱們不醉不歸!”

        眾人一起起哄,不喝酒的羅漢也被拖走了。

        醉仙樓。

        眾人開懷暢飲,郁悶一年多,一直擔驚受怕的,這一切都隨著王猛成為星盟使者變得微不足道了。

        “羅漢,喝一個,別裝,我告訴伱一個秘密,喝酒能長頭發的!”

        范鴻摟著羅漢,強灌小光頭。

        “范師兄,我不會喝,還有,我不是禿子,我是剃的。”

        “嘖嘖,今兒一定要喝,乖,不然哥哥就喂伱喝了!”

        登時羅漢的臉都綠了,連忙把酒干了,太可怕了。

        眾人爆笑。

        鄢雨月也很奇怪,最近一年多,霸天堂為她的晉級也準備了海量的資源,差一步就到小圓滿了,進階也只是時間問題,關鍵還是看能不能沖擊命器,她的命海之中已經有了器魂,有一定的把握。

        鄢雨月很清楚,圣堂的資源方面向來是劣勢,尤其是目前的情況,若說王猛有奇遇突破了小圓滿,他究竟是命器呢?還是圣像呢?

        難不成跟明人一樣,也是十大圣體?

        一個門派出兩個圣體,就算是十大門派都極為罕見。

        而像四方小千界這個級別,根本就沒出現過。

        “雨月,喝一杯。”

        呂不悔和李離殤說道,他們倆最是感慨,當初跟隨鄢雨月來到圣堂,并在關鍵時刻堅守,其實都是為了鄢雨月,兩人愛慕鄢雨月,但卻知道,鄢雨月喜歡的是眼前的人。

        可惜,恐怕也是一樣的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王猛也是一個很好的兄弟,但不會是一個很好的情人。

        (求月票,翻滾著去月票,拜謝!!!)(未完待續。。)

        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白银 | 红河 | 和田 | 忻州 | 天长 | 洛阳 | 和县 | 漯河 | 金坛 | 阿勒泰 | 庄河 | 芜湖 | 来宾 | 东莞 | 金昌 | 伊犁 | 五家渠 | 邵阳 | 盐城 | 兴化 | 来宾 | 鸡西 | 北海 | 达州 | 大兴安岭 | 牡丹江 | 那曲 | 呼伦贝尔 | 平凉 | 贵州贵阳 | 惠州 | 阜阳 | 建湖 | 新乡 | 启东 | 邹城 | 那曲 | 咸宁 | 明港 | 廊坊 | 兴化 | 建湖 | 塔城 | 四川成都 | 赤峰 | 温岭 | 兴安盟 | 宝应县 | 上饶 | 呼伦贝尔 | 赵县 | 东方 | 湛江 | 诸城 | 萍乡 | 安阳 | 张掖 | 岳阳 | 桐乡 | 荆门 | 周口 | 淄博 | 高雄 | 阿拉尔 | 阿拉尔 | 宣城 | 桂林 | 本溪 | 泰兴 | 博尔塔拉 | 绵阳 | 安康 | 伊犁 | 咸阳 | 神农架 | 毕节 | 绥化 | 蚌埠 | 宁国 | 榆林 | 厦门 | 张北 | 神木 | 保定 | 鹤壁 | 郴州 | 安徽合肥 | 济源 | 海西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清远 | 五指山 | 承德 | 涿州 | 随州 | 如皋 | 兴安盟 | 通辽 | 南平 | 通辽 | 南平 | 邳州 | 汉中 | 三沙 | 神木 | 贵州贵阳 | 江西南昌 | 潜江 | 巴音郭楞 | 承德 | 偃师 | 吴忠 | 仁怀 | 梅州 | 六安 | 海安 | 神木 | 邳州 | 日喀则 | 宜昌 | 淮南 | 百色 | 巴音郭楞 | 通辽 | 迁安市 | 莆田 | 舟山 | 义乌 | 东莞 | 瓦房店 | 昌都 | 陇南 | 抚州 | 驻马店 | 玉林 | 宁波 | 四平 | 湛江 | 昌吉 | 酒泉 | 澳门澳门 | 海西 | 文山 | 嘉峪关 | 辽阳 | 醴陵 | 驻马店 | 黔东南 | 温岭 | 辽阳 | 博尔塔拉 | 忻州 | 安庆 | 安徽合肥 | 台北 | 辽源 | 云浮 | 琼中 | 金华 | 海北 | 包头 | 黑龙江哈尔滨 | 韶关 | 广汉 | 库尔勒 | 信阳 | 包头 | 延边 | 深圳 | 南安 | 招远 | 盘锦 | 韶关 | 海安 | 中卫 | 天长 | 柳州 | 安庆 | 榆林 | 乐山 | 白沙 | 枣庄 | 包头 | 厦门 | 台山 | 乌兰察布 | 海门 | 枣阳 | 平顶山 | 琼海 | 荆州 | 日照 | 巴音郭楞 | 海安 | 河池 | 周口 | 梧州 | 石嘴山 | 迁安市 | 运城 | 包头 | 海东 | 临沧 | 舟山 | 永新 | 醴陵 | 建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