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三百三十四 那一年,曾經居高臨下

    正文 三百三十四 那一年,曾經居高臨下

        楊喜居高臨下的看著沉默的楊卿姿無奈的搖搖頭,“我就想不明白了,那王猛有什么好,大元界是個什么地方,你應該也知道,那是去了就回不來的,就算是宗主級別也不過如此,而我呢,身為八大堡未來的盟主,萬人之上的存在。”

        楊卿姿閉上雙眼,楊喜倒也不為難,微微一笑,“既然伯母累了就休息一會兒,我想明天你就能見到你的女兒了。”

        楊喜很淡定,因為強者都很淡定,一切盡在掌握中。

        楊喜輕輕的把門關上,等待美好一刻的到來,現在他越來越體會到權力和地位的好處,連那個自以為是總是喜歡跟他比的龍慶,曾經的大哥,見了他也要規矩的叫聲少堡主,而不是什么二弟二弟的亂叫。

        楊喜一方面是喜歡楊穎的美貌,另一方面也是要徹底鞏固自己在天心堡的地位,所以才會這么執著。

        在門口,秋小巒正等著,見楊喜走了出來連忙走了過去,“師兄。”

        楊喜看了一眼秋小巒,又打量了一下四周,一拉秋小巒的手,“跟我來。”

        秋小巒微微一掙扎,“師兄,我有話跟你說。”

        楊喜不由分說的一拉,推開一個無人的閣樓,把秋小巒拖了進去,直接摁倒在墻上,開始扒秋小巒的衣服。

        “師兄,不要,我們不能繼續下去了!”秋小巒猛的推開楊喜。

        楊喜淡淡的看了一眼秋小巒,“小寶貝,你要反抗我嗎?”

        秋小巒咬了咬嘴唇,“ 你既然看中的是楊穎,干嘛還要和我好。”

        當初壽宴一鬧,楊喜雖然受辱,但是他的地位并沒有改變,沒了楊穎的情況下,不少人都在爭奪秋小巒,結果還是被他近水樓臺先拿了下來。

        秋小巒以為楊喜會死心。畢竟她是天心堡的人,而且天心老祖的威望,在這里前途無量,若是能和楊喜結合,倒也是一裝沒事,而且她自覺也不差。

        “我的小寶貝,楊穎自然是要的,你嘛。也是我的人。只不過一明一暗罷了。”

        “不,師兄,我不要。我們就這樣斷了吧!”秋小巒好歹也是名門出身,就算現在依然能找個不錯的人,何況蔣虎一直癡心一片。

        楊喜一把把秋小巒摁在墻壁上。獰笑道,“怎么你還想著蔣虎那小子嗎,既然做了我的人,要么死,要么只能被我干!”

        不有分數,扒開了秋小巒的衣服,一想到明天楊穎就到了,楊喜就更興奮了,狠狠的進入秋小巒的身體。秋小巒在掙扎,楊喜狠狠的兩巴掌扇了過去,摁倒在地,換個姿勢,似乎更興奮!

        秋小巒不敢叫,因為叫了,倒霉只能是她。在天心堡,上上下下都只會袒護楊喜,雪白的肌膚和地面形成刺眼的反差,還有秋小巒的淚水。

        命是天生的,路是自己選的。

        趙廣一個人靜靜的“閉門思過”。感覺到前途一片黑暗,他知道王猛處理完私事之后肯定就會輪到他。最讓趙廣心如寒冰的是祖師的態度。

        趙廣前一段時間已經感覺到了一點,似乎王猛在大元界依然很風光,已經能影響到老祖了,雖然不是很明顯,但已經讓趙廣注意點,可是趙廣已經沒有回頭路所以才會在祖師做出改變之前,先斬后奏。

        可是還是功虧一簣,王猛竟然不可思議的殺了回來,而趙天龍的態度也發生了決定性的改變,要犧牲掉他!

        趙廣不甘心,他太不甘心了,好好的,王猛為什么要回來!

        必須要想個辦法扭轉局面,招兒總會是有的!

        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

        星盟飛行舟的飛行陣法確實穩定,速度也要快的多,經過一天一夜飛行,已經進入了天心堡的地界。

        現在的天心堡也今非昔比,很明顯周圍的繁華程度在增強,不時的有飛行舟掠過,當看到王猛的飛行舟時也露出詫異。

        星盟的飛行舟造型比較奇特,而且標志也很特殊,至少在四方小千界絕無僅有,能認出星盟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他們關注倒不是因為飛行舟,而是因為楊穎,楊穎的美麗確實到了禍水的地步,此時的佳人牽掛母親,更是有些傷然,讓人心生憐愛。

        王猛輕輕抱著楊穎,雖然很想安慰一下,可是說再多,沒見到楊卿姿安然無恙之前楊穎都放不下心來。

        三毛則趴在飛行舟的邊上,身手摸著云彩,完全沒有憂愁,只是時不時好奇的望著王猛和楊穎。

        陡然之間飛行舟一頓,面前出現了一個劍修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你們兩個是從哪兒來的,這里已經是天心堡的地界,報上名來!”

        王猛禁不住笑了,現在的天心堡真不得了了,剛踏入范圍就已經有人找上門了。

        “圣堂王猛,找天心老祖有點小事兒。”王猛說道。

        劍修的目光看到了楊穎,顯然露出癡迷的神情,天心堡擴張,收了不少新弟子,多數是不認識楊穎的,就算以前的天心堡內,能見過楊穎也是少數。

        “小子,口氣不小,天心老祖乃是八大堡的盟主,其實阿貓阿狗說見就見的,速速回去,讓你們圣堂有分量的人來。”

        劍修相當的倨傲,主要也是看王猛和胡靜兩人太年輕。

        “我是楊穎,告訴楊喜,我來了!”楊穎說道。

        劍修一愣,“你……是楊穎?”

        王猛有點不耐煩了,“跟這家伙廢話這么多干什么,走!”

        飛行舟潛行,劍修沒想到王猛竟然敢硬闖,造反了,二話不說,劍氣直挺挺的轟了過來。

        王猛看都不看,劍氣還沒到飛行舟,防御法陣蕩開,這種程度的劍氣,能傷到一個根毛嗎?

        王猛帶著楊穎朝著天心堡飛去,此時身后那個天心堡的劍修朝天空發射了一道紅光,光芒爆開,這是警報信號嗎,有敵人要攻擊天心堡。

        登時天心堡的弟子開始聚集,整個天心堡都鬧哄哄的。

        天心老祖正在品茶,這是他的習慣,當初他大膽的選擇和萬魔教合作是無比的正確,成就了天心堡現在獨領風騷的地位。

        而他也得到了大量的資源,進軍宗師級別有望,當真是一帆風順,話說,當年那一鬧,反而是個不錯的契機。

        雖然事無完美,沒能進入星盟,但萬魔教受挫,不得不依仗八大堡聯盟,倒增強了他的話語權,等他進入宗師境,在沖擊大元界說不定更好。

        “外面怎么亂哄哄的啊。”

        “啟稟老祖,有人擅闖天心堡。”

        “慌什么慌,一點小事兒也能鬧成這樣,去,讓外面安靜一點。”

        “是,老祖。”

        服侍的弟子連忙沖了出去,究竟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在天心堡鬧事。

        王猛駕著飛行舟已經來到了天心堡的上方,而他的對面站著一排整整齊齊的劍修,明晃晃的長劍對準了他們。

        這時一聲長嘯,一個年輕人出現在陣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楊穎,“楊師妹,別來無恙啊。”

        “龍喜,我母親呢!”

        “楊師妹,我現在是楊喜,你的母親自然就是我的母親,好好的在天心堡啊,歡迎你回家!”

        楊喜有點呆呆的望著楊穎,日思夜想,忽然見到無法壓抑心中的喜悅,當真是旁若無人。

        王猛也無語了,這丫的眼睛是怎么長的,自己這么大的一個人竟然直接就忽略了。

        “龍喜,幾年不見你還是這么不長進啊。”王猛不得不提醒一下某人。

        楊喜現在可是大人物了,今天也是見鬼了,不斷有人敢叫他的名字,其實他現在聽忌諱別人叫他龍喜的。

        剛想發作,卻覺得面前的劍修有點眼熟,“你是……”

        “怎么,這才多久,你就不記得我了,看來上次教訓的還不夠啊。”王猛笑道。

        “王猛,你是王猛!”楊喜目瞪口呆,他怎么回來了。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把楊伯母恭恭敬敬的送出來,賠禮道歉,以后再也不好騷擾楊穎,二是,讓我送你上路。”

        王猛說道,其實他也知道說了也不是白說,只不過讓楊穎好過一點。

        楊喜獰笑,“王猛啊,王猛,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給我上,殺了他!”

        楊喜手一揮,身后的劍修齊刷刷的出劍,密密麻麻的劍氣剁向飛行舟。

        轟轟轟……

        王猛搖搖頭,飛行舟爆出一片光芒,這種程度的攻擊力連飛行舟的防御陣都破不了。

        一道光芒閃過,斷天涯一閃而過,而對面一陣咔嚓聲,數十把長劍被一刀玄光全部折斷。

        楊喜目瞪口呆,剛想逃走卻發現身體已經動不了,王猛已經捏住了楊喜的脖子。

        “你怎么就這么自不量力呢,總要跟我作對,楊伯母呢,乖乖送出來饒你不死!”

        其他劍修一看楊喜被抓,立刻什么暗器法器都往外扔,王猛剛才已經手下留情,但似乎有的時候真的是人善被人欺。

        又是一道弧光閃過,慘叫聲一片,“再有人敢遞爪子,就別想見到明天的太陽!”

        王猛提著楊喜踏上飛行舟,“讓他們把楊伯母請出來,否則,你知道的。”

        “王……王猛,你好[修真世界qududuo]大的膽子,我是……”

        啪……啪啪啪啪……

        王猛對著楊喜的腦袋就是一頓猛抽,一想到楊穎的委屈,王猛氣就不打一出來,三毛也沖了上來,示意自己非常喜歡這個游戲。

        圣堂  文字(去讀讀),歡迎讀者登錄 qududu 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临猗 | 随州 | 文昌 | 随州 | 和田 | 儋州 | 定西 | 武安 | 铜仁 | 临夏 | 洛阳 | 库尔勒 | 乳山 | 本溪 | 衡阳 | 巢湖 | 铜陵 | 濮阳 | 温州 | 宿州 | 儋州 | 黑河 | 肥城 | 黄南 | 许昌 | 德州 | 邢台 | 广安 | 丽水 | 武安 | 防城港 | 毕节 | 株洲 | 鹤岗 | 阿拉善盟 | 嘉峪关 | 项城 | 襄阳 | 张北 | 桐城 | 烟台 | 鹤壁 | 金华 | 曲靖 | 江苏苏州 | 龙岩 | 阳泉 | 永新 | 阿拉尔 | 四平 | 单县 | 鸡西 | 阜新 | 河池 | 阿拉善盟 | 简阳 | 吉安 | 红河 | 湘西 | 中山 | 广西南宁 | 广元 | 杞县 | 榆林 | 日喀则 | 商洛 | 单县 | 河池 | 枣阳 | 安岳 | 石狮 | 连云港 | 武夷山 | 延安 | 西藏拉萨 | 梧州 | 锡林郭勒 | 咸宁 | 黄冈 | 中卫 | 朝阳 | 大庆 | 汉中 | 宝应县 | 东莞 | 桓台 | 白山 | 河北石家庄 | 库尔勒 | 潜江 | 宿州 | 吉安 | 温州 | 巴彦淖尔市 | 大理 | 项城 | 攀枝花 | 桓台 | 伊犁 | 铜陵 | 大庆 | 神农架 | 温岭 | 铜川 | 三亚 | 义乌 | 迁安市 | 达州 | 塔城 | 沭阳 | 苍南 | 株洲 | 普洱 | 赣州 | 阿拉尔 | 日土 | 张北 | 阿勒泰 | 克拉玛依 | 普洱 | 庆阳 | 和田 | 建湖 | 曹县 | 大丰 | 铁岭 | 永康 | 衢州 | 吕梁 | 潜江 | 七台河 | 衡阳 | 广饶 | 大理 | 随州 | 海南 | 迪庆 | 宁夏银川 | 金昌 | 绥化 | 永新 | 台北 | 广安 | 明港 | 日喀则 | 北海 | 阿勒泰 | 河池 | 北海 | 昌吉 | 江西南昌 | 怒江 | 凉山 | 黄山 | 海东 | 黑河 | 荆门 | 十堰 | 黄石 | 阿里 | 绵阳 | 洛阳 | 屯昌 | 三亚 | 台北 | 吕梁 | 梅州 | 项城 | 攀枝花 | 潍坊 | 齐齐哈尔 | 湖州 | 菏泽 | 汕尾 | 昌都 | 燕郊 | 嘉善 | 汕尾 | 简阳 | 中山 | 商洛 | 汉中 | 台山 | 昌吉 | 乳山 | 桓台 | 南京 | 永州 | 雄安新区 | 甘南 | 漳州 | 烟台 | 洛阳 | 临猗 | 锡林郭勒 | 中卫 | 宜都 | 舟山 | 张北 | 临汾 | 武威 | 黔东南 | 甘肃兰州 | 溧阳 | 克孜勒苏 | 宁国 | 南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