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一百六十三 靈獸之戰

    正文 一百六十三 靈獸之戰

        這就是御獸堂的驕傲,他們有戰斗伙伴,他們的靈獸!

        這種勝利,正是御獸堂式的標準勝利。

        賈似道也很久沒這么興奮過了,如同戰勝了火云堂一樣。

        雷光堂這邊卻沒有沮喪,他們只是擔心王猛,無論如何,王猛都盡了全力,雷光堂有氣勢,胡靜等人準備入場救援,可是玉靈子的身影卻擋在了他們前面。

        “玉靈子長老,你這是什么意思!”胡靜等人都怒了。

        玉靈子的眼睛依然在場中,微微搖搖頭,“還沒結束。”

        一股元氣如風一樣掃開,王猛從陷坑中走了出來,衣服確實有點破爛,他還是低估了雷屬性對于招式加強效果,破壞了他的飛影,沒有做到完全閃避。

        但很可惜,原來天地之類大五行是數木的,王猛本以為以雷暴之力有可能偏向金,結果竟然是木。

        因為能被五行之金完克的只有木。

        而他剛才驅散雷之力的就是五行之金,王猛感覺這才窺探了一點五行大法的奧義,以前還是太天真了。

        不得不說,時間能改變很多東西,幾百年前,哪兒會有人使用大五行之力,而現在連圣堂弟子都掌握了這種方法,盡管他們并不明白這其中的意義。

        賈似道這次真跟活見鬼一樣,這都沒事?

        這也能用飛影閃過去?

        面對如山一般屹立的王猛,賈似道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不打了,沒法打了。

        臉上又堆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只是這一刻總無法避免有些蒼涼,“王長老,弟子認輸。”

        雖然認輸很可恥,但把對方長老的地位擺出來好歹能挽回一點面子。

        王猛還在沉浸在剛才的體悟之中,根本沒搭理賈似道。

        御獸堂的大師兄有點苦澀,御獸堂的弟子更苦澀,王猛就站在那里,這就是他們認為的那個便宜長老嗎?

        “啥意思,賈似道是說他認輸了嗎?”陳海廣呆呆的問身旁的師弟。

        “沒錯,賈似道認輸了。”

        “我們贏了!”

        玉靈子倒沒有太多的變化,再打下去賈似道也是自取其辱,關鍵是賈似道已經沒底牌了,可對方卻還沒出招。

        “第四場,雷光堂勝!”

        雷霆般的歡呼響徹云霄,雷光堂弟子已經無法控制情緒跳了起來。

        他們贏了,還是一場完勝,對手還是御獸堂的大師兄。

        還有什么比這個更給力,跟解氣!

        一些雷光堂的老資格弟子偷偷的擦著眼淚,他們不像那些新弟子,作為雷光堂的弟子,他們這些所背負的實在太多太多,做夢都不敢想,他們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天。

        何子淵的眼圈也紅了,很多時候都在想,如果死前能見到雷光堂復蘇也值了,可是不用去死,愿望就實現了。

        周謙都坐了起來,雖然渾身空虛,可是看到王猛站在那里,他覺得人生他娘的就這么回事,要么渾渾噩噩的等死,要轟轟烈烈的戰斗。

        他的拼命是值得的。

        王猛……威武!

        王猛……威武!

        每一次呼喊這個名字,雷光堂的弟子都會用盡全力去吶喊。

        他們確定,他們能得到新生。

        張良就在人群中,他激動了,也許,也許,奇跡真的會誕生!

        無論如何,那不動如山的王猛,已經深深刻在他的腦海中,此人絕非池中之物!

        御獸堂真被打蔫了,他們最強的大師兄竟然被完爆,而且最后連戰斗的想法都沒了。

        這跟喬遷一樣,不一樣的實力,一樣的結果。

        這王猛……僅僅用十五層的實力,這也就罷了,高手也都知道,在二十層之前,差幾層不是關鍵,關鍵是對于法術的理解。

        這真的是那個通過復試才進來的天賦很差的菜鳥???

        每個人都在問自己,他可以……為什么自己不可以?

        努力也不是一定可以,但至少是有機會啊!

        最后的決戰開始了。

        賈似道對情緒的控制很強,心中也是百感交集,望著場中的王猛,不知道該說什么,這人身上就是有一種天生的威懾力。

        王猛只是很隨意的一擺手,引來的就是雷光堂弟子瘋狂的吼聲。

        也許,王猛將來必成大器,但今天,在這里,雷光堂依然闖不過御獸堂這一關。

        “任師兄,麻煩你了。”

        賈似道恭敬的說道。

        別說周圍的御獸堂弟子,就連盧妙音等人都愣了,大概唯一清楚的就是玉靈子,這也是為什么玉靈子會這么淡定吧。

        任東柳微微一笑,“大師兄,失敗乃成功之母,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任東柳是誰?

        認識他的人不少,但凡御獸堂弟子肯定常去馭靈谷,而馭靈谷專門喂養靈獸的一位師兄就是任東柳,大家都覺得有點眼熟,但誰也沒在意他,誰也不會記住他的名字。

        任東柳走到了場中央,這人……能行嗎?

        任東柳倒是憨厚一笑,“能見識王長老身為,不虛此行,雷光堂哪位高手賜教?”

        雷光堂弟子們從興奮中清醒過來,他們還沒有贏,還必須面對這最后一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馬甜兒身上。

        王猛微微一笑,“盡力就好。”

        盡人事聽天命,他只能贏一場,剩下的還是要看大家的努力。

        馬甜兒握了握拳頭,不停的給自己鼓勁,她實在不喜歡爭斗,可是為了雷光堂,為了奮斗的師兄師姐們,她不能退縮。

        “馬師妹,不要有壓力,打不過就認輸。”周謙笑道。

        馬甜兒咬了咬嘴唇,“我會贏的!”

        馬甜兒走了上去。

        雷光堂的弟子也知道馬甜兒可能跟馬家有什么關系,可是看她混的這么慘,十有八九是被馬家踢出來的,不然怎么可能來這里,還要在雷光閣兼職,當然馬甜兒為人和善,大家都很喜歡。

        可是在大比中,要的是實力,不是和善。

        玉靈子手一揮,戰斗開始了。

        任東柳雙臂猛然一震,元力轟轟烈烈的爆開,……二十層……靠啊!

        二十層是個坎,很難沖,一旦沖過二十層,很長一段時間就會海空天空。

        御獸堂的弟子都傻眼了,誰能想到那個為他們喂養靈獸,甚至揮來喝去的人……竟然是二十層的高手!

        “馬師妹,我這人不太會戰斗,只能得罪了,我要用靈獸。”

        光芒閃過,一只巨型四臂金睛倪熊出現在任東柳身邊,御獸堂弟子有點汗,這就是經常被大家調侃的那個畸形小熊妖嗎?

        四臂金睛倪熊捶打著鋼鐵般的胸膛,發出爆裂的咆哮。

        但誰都知道,大比中,是不能讓靈獸協同作戰,只能使用法術。

        任東柳微微一笑,“獻丑了”

        任東柳的手放在四臂金睛倪熊身上,元力爆開——靈融大法之附體!

        ……這是高出借靈整整一個級別的法術。

        靠死了,御獸堂竟然還隱藏著這種高手。

        丫太不要臉了,就算不懂的雷光堂弟子也都知道附體有多可怕,任東柳可以以靈獸的身體釋放修行者的技巧和法術,釋放的程度則看契合度和法術的強度。

        但作為大師兄的賈似道也不過才能借靈,而他……賈似道的心情多少好一點,他也是一次意外的發現,誰能想到任東柳竟然如此強橫,此人是把靈獸當人看的,是有名的老好人,只是有一次靈獸受傷,眼看要死,任東柳竟然用出靈融大法的附身,用生命和靈獸一起闖生死關。

        著實把賈似道驚呆了,任東柳在戰斗方面確實沒有太突出,可是僅憑這一手就足夠了啊,本來要準備給他配一只強攻的靈獸,誰想到他自己那個不起眼的畸形熊妖,竟然是罕見的四眼金睛倪熊。

        任東柳消失在四眼金睛倪熊的身體中,四眼金睛倪熊手中多了四把大斧。

        “我不喜歡戰斗,但為了御獸堂的榮譽,這一戰我必須贏。”

        任東柳說道。

        馬甜兒竟然點點頭,“我也不喜歡戰斗,但這一戰我一定回贏。”

        赤吼拎著巨型狼牙棒出現了,同時強攻型靈獸,在戰場上相見,可謂分外眼紅。

        問題是……靈獸不能戰斗啊!

        馬甜兒的手放在了赤吼的身上,她不喜歡使用這種方式,因為靈融大法對靈獸是有傷害的,而且關鍵是,馬甜兒覺得靈獸是朋友,不應該這樣。

        但她看到了周謙是如何戰斗的,她不能自私!

        靈融大法——附體!

        御獸堂弟子大驚失色,馬甜兒的靈力頂多十七層,竟然就可以使用靈融大法,二十層可是最低門檻了……柳眉也傻眼了,她自以為了解馬甜兒,可還是小看了她。

        天賦差?被馬家拋棄的?

        馬禾子要是聽到這種猜測豈不是要笑死,馬甜兒在駕馭靈獸上的天賦,是馬家最好的。

        任東柳也沒想到,對方比他小七八歲,竟然也練成靈融大法。

        要知道要附身,是必須靈獸完全的同意,這是信任最大限度的體現。

        吼……吼……赤吼和四臂金睛倪熊同時發出爆吼,它們能感受到主人的意志。

        戰勝對方!

        兩個龐然大物瘋狂的沖在一起,狼牙棒戰斧轟轟烈烈的狂戰,如同兩個戰斗堡壘,這氣勢可真是比體修壯觀多了。

        尤其這兩只靈獸也罕見的強橫。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宁波 | 兴安盟 | 四川成都 | 沧州 | 衡阳 | 河北石家庄 | 姜堰 | 大兴安岭 | 海西 | 景德镇 | 宁夏银川 | 宝应县 | 永新 | 邯郸 | 大同 | 靖江 | 营口 | 汉中 | 海西 | 白沙 | 深圳 | 邵阳 | 保定 | 黄石 | 山西太原 | 宿州 | 霍邱 | 曲靖 | 昌都 | 阿拉尔 | 益阳 | 东海 | 盐城 | 庆阳 | 泸州 | 洛阳 | 宜昌 | 三沙 | 商洛 | 东海 | 潜江 | 长治 | 兴化 | 海南 | 兴安盟 | 武威 | 娄底 | 海北 | 广元 | 曹县 | 金昌 | 济南 | 丹东 | 宁波 | 大兴安岭 | 桐城 | 新乡 | 庆阳 | 酒泉 | 邢台 | 绥化 | 邳州 | 黄南 | 建湖 | 迁安市 | 德宏 | 泉州 | 莆田 | 宝应县 | 灌云 | 普洱 | 陕西西安 | 巢湖 | 醴陵 | 馆陶 | 金昌 | 东海 | 株洲 | 昌吉 | 济源 | 马鞍山 | 张家口 | 锦州 | 来宾 | 四平 | 海西 | 莒县 | 连云港 | 吉林 | 青州 | 单县 | 玉环 | 德宏 | 宜昌 | 海南 | 淮南 | 通化 | 东台 | 抚顺 | 临海 | 邢台 | 临汾 | 铁岭 | 淮安 | 海宁 | 衢州 | 乌兰察布 | 白山 | 黄石 | 广元 | 云南昆明 | 瓦房店 | 丽江 | 湛江 | 抚顺 | 娄底 | 长葛 | 秦皇岛 | 江门 | 许昌 | 开封 | 三门峡 | 宿迁 | 吕梁 | 仙桃 | 昌都 | 阜阳 | 海西 | 菏泽 | 杞县 | 包头 | 馆陶 | 毕节 | 正定 | 梧州 | 博尔塔拉 | 台中 | 诸城 | 白城 | 天水 | 安徽合肥 | 佳木斯 | 乐山 | 邹城 | 恩施 | 黑河 | 济宁 | 中山 | 博罗 | 丹东 | 鹤岗 | 吐鲁番 | 台湾台湾 | 临猗 | 温岭 | 莱州 | 保亭 | 金坛 | 延安 | 库尔勒 | 驻马店 | 惠东 | 博尔塔拉 | 舟山 | 茂名 | 七台河 | 攀枝花 | 荆门 | 吉安 | 茂名 | 东阳 | 淮南 | 牡丹江 | 汉川 | 西藏拉萨 | 台湾台湾 | 云浮 | 台州 | 内江 | 邯郸 | 铜陵 | 岳阳 | 白银 | 石河子 | 赣州 | 铜仁 | 南充 | 济源 | 曲靖 | 攀枝花 | 曲靖 | 巴彦淖尔市 | 沧州 | 邹城 | 吕梁 | 西藏拉萨 | 湘潭 | 泸州 | 巴中 | 诸暨 | 瓦房店 | 镇江 | 台山 | 葫芦岛 | 广元 | 云南昆明 | 绥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