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一百五十 新嫩第一炮

    正文 一百五十 新嫩第一炮

        在此前后,最強也不過是提升兩名,畢竟誰也不是好惹的,一場戰斗下來,實力就暴露的差不多了,而且會傷亡,高排位的以逸待勞,幾乎是必勝。

        這是遵循了修行世界的規律,弱肉強食,弱者要想戰勝強者,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一般來說,也無人連續挑戰,多數穩扎穩打,一點點提升排名,有些分堂的目標也直接就是守住排位。

        像上一次靈隱堂雖然挑戰了道光堂,但由于和仙源堂的守位戰,其實已經消耗的差不多,道光堂幾乎是兵不血刃就收拾了靈隱堂。

        但這次靈隱堂可是來勢洶洶,多了李天一這超級強者,一切皆有可能,何況靈隱堂自身的實力本就很強,當年的寧志遠也是因為如此,堂戰是最考驗一個分堂底蘊的時候。

        堂戰之后是個人排名戰,各堂長老會結合以往的排名,加上這幾年的貢獻表現重新制定排名,任何對擺明有異議的人都可以發起挑戰,任何未上榜的弟子也都可以對榜單上的弟子發起挑戰,贏則占據他的排名。

        排名靠前的弟子都能得到固定的資源獎勵額度,不僅僅是身份的象征,這可是實實在在的提升。

        可以說修煉多年就等這一天。

        修行世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意志上稍微一松懈,等待的就可能是功虧一簣。

        此時王猛和周謙面色凝重,一旁的金犀也是瞪大了如銅鈴一樣的眼睛,孤注一擲了。

        探子拍開,一股清香傳來,但兩人一牛的表情卻沒有松懈,……任何人失敗了那么多次,也不敢輕信了。

        掏了一勺子,王猛咬咬牙先嘗了一口,頓時捂著嘴沖了出去,外面一陣狂呸。

        真他娘的不是一般的難喝!

        釀酒這玩意還真不能自學成才啊。

        圣堂里的釀酒長老可不甩其他人,別說學了,看都不行,更不外傳,說他敝帚自珍也好,畢竟絕活是人家自己的,誰也沒辦法,周楓用盡了辦法,也只能放棄,不過兩人倒是弄了點酒方自己折騰,折騰的結果就是痛不欲生。

        “小笨,要不你也試試?”周楓問道。

        靈犀雖然被稱作小笨,但一點都不傻,連忙后退,到了門口撒蹄子就跑。

        它被當實驗品很多次了,難喝的一塌糊涂。

        周楓嘗了一口,哇的一聲直接就吐了。

        這時王猛從外面吐完了回來,“看樣子等大比結束之后再想辦法吧。”

        “大比……什么大比,啊,大比,我暈,我都忘了這一茬了,完了,……要不你還是別參加了吧。”

        周楓著實擔心,他這人喜歡鉆研,一不小心進去了就什么事兒都忘了,他是沒事兒,可是王猛是要參加大比的。

        不光是為他自己,身為雷光堂弟子,他也要盡自己的一份力。

        王猛笑了笑,“放心吧,老周,重在參與,盡力而為!”

        周楓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有勸阻,也許經歷一些挫折對王猛也是好事兒。

        “你去吧,我去偷師,看看能不能找到點竅門!”

        “哈哈,那就交給你了。”

        雷光閣中,準備參加這次大比的成員已經聚集。

        正選:王猛、胡靜、張小江、周謙、索明。

        備選:馬甜兒、柳眉。

        他們要前往百草閣,低排位的分堂前往高排位分堂,謂之挑戰,但如果倒數第一真能挑戰到第一位的話,倒是可以輪回到排位最低的分堂,當然這在圣堂歷史都沒出現過。

        因為堂戰是團隊戰,這跟個人戰還是有很大的差別。

        而個人戰的舉行地則是在圣堂閣。

        趙雅、萬靖和王薄當都到了,以往雷光堂基本都是棄權,就算不齊全長老們也不愿意跟著去丟人。

        眾人有一些驚喜。

        趙雅微微一笑,“今天是我們雷光堂的大日子,我和萬長老王長老將跟隨你們征戰百草堂,記住,今天你們不是一個人,你們代表著雷光堂弟子們的希望,用出你們的全力,戰勝自己就是勝利!”

        “加油。”萬靖微微一笑,還是那么惜字如金。

        “百草堂一群軟蛋算個毛,干倒他們!”王薄當揮舞著拳頭,毫不客氣的吼道。

        大門打開了,門外密密麻麻的全是雷光堂的弟子。

        “王猛,我們支持你!”

        “胡靜,大師姐,你是最棒的,我們愛你!”

        “張小江,告訴他們,胖子也能成為弓修!”

        “周謙,你的爆裂火符要大展神威啊,燒光百草堂!”

        “殺,殺,殺,索師兄,你是最強的,累也累死他們!”

        “兄弟們一起去,把百草堂變成我們的主場!”

        雷光堂群情激昂,他們等在這一刻等好久了,他們渴望奇跡,渴望這些不到三年的新弟子能給他們帶來希望。

        此時的百草堂也是人山人海,當然絕大多數都是百草堂的弟子,情緒更高漲。

        “雷光堂這條咸魚想在我們身上翻身,做他們的春秋大美夢吧!”

        “咸魚翻身了也是咸魚!”

        百草堂的弟子相當多,有些還是從外面趕回來為自己的師弟師妹們加油,百草堂的弟子在外面混的風光的不是很多,但多半很富有,百草堂擅長種植,各種種植類的輔助法術很多,所以不愁沒飯吃。

        除了百草堂,當然還有其他堂來湊熱鬧的弟子,其中最多的是御獸堂,御獸堂的大師兄賈似道帶著御獸堂的精銳也到了,無論勝出的是誰,都可能成為他們的對手,當然百草堂和雷光堂兩敗俱傷是最好的,他們就可以全力備戰火云堂。

        喬遷,蒔蘿,艾直樹,莫勛,金志剛,百草堂五靈圣,這一刻是每個圣堂弟子最榮耀的時候,他們站在這里,接受著無數目光的崇拜,作為大師兄,喬遷無疑是焦點,他看到了賈似道,但那又如何,這一戰,他必勝,而且將是華麗的勝利,還可以給御獸堂足夠的壓力,區區雷光堂怎么能阻擋他的腳步!

        “大師兄,雷光堂的人到了。”張良恭敬的說道,這一刻他是站在百草堂這一邊的,無論如何,他是百草堂的人,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分堂。

        門口嗚嗚呀呀的一群人涌入,喬遷也禁不住皺皺了眉頭,靠啊,傾巢出動,丟人也不用這么多人作伴吧。

        百草堂的弟子一看對方來了這么多人,氣勢就更不能輸了,一個個抬頭挺胸,雙方一對比,一目了然,雷光堂這邊的穿著明顯要比百草堂差太多,百草堂弟子向來是最富有的。

        百草堂的長老季飛也愣了一下,忽然意識到,雷光堂這次是來者不善啊,三位長老竟然都到齊了,想干嘛,造反啊。

        季飛露出一個笑容迎了上去,“這陣容可讓我有點惶恐啊,趙師妹,沒必要這么大陣仗吧?”

        “季師兄,我們的對手是百草堂,重視是應該的。”

        “呵呵,看來趙師妹這次是胸有成竹啊,萬師弟、王師弟好久不見,好像大比你們還是第一次來吧。”季飛笑瞇瞇的說道。

        “季師兄,少羅嗦了,咱們開搞吧,今兒我們雷光堂就是來奪回這個位置的!”

        王薄當的聲音可是聲如洪鐘,氣勢,要的就是氣勢,在對方的主場絕對不能慫。

        王薄當的聲音立刻引起雷光堂弟子們的共鳴,一個個如同鬼哭狼嚎般的吼著。

        雷光堂的弟子登時有點愣,……真是一群沒前途的流氓啊,這哪兒像圣堂弟子,簡直就是外面一群窮困潦倒的散修啊。

        季飛泛起一絲冷笑,“師弟,大比靠的是實力不是嘴皮子功夫。”

        說完也不理會王薄當,目光鎖定了王猛,“這位應該就是名動圣堂的王師弟吧。”

        頓時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到王猛身上,這就是傳說中的那個人!

        圣堂歷史上最年輕的長老,讓寧志遠大師兄都感到尷尬的存在。

        一個天然二層,入堂不到三年的弟子。

        忽然之間得到全場的關注,那目光真有點要把人點燃的沖動,氣場稍微差一點,恐怕立刻就緊張了。

        這是季飛給的一個下馬威,他不相信王猛見過什么大世面,當年周楓可是出過丑的,這種鉆研派只能悶頭鉆研,上不了臺面,竟然還敢來參加大比,真不知道死活。

        王猛微微一笑,“季師兄,參加大比的時候我就是一般的弟子,所以一會兒的戰斗中,請百草堂的弟子們不要客氣。”

        “哈哈,王師弟能這么說就太好了,大比才是真正考驗一個人實力的時候,也是我們圣堂的傳統,你們都聽到了,都要盡全力,不能辜負王師弟一番美意。”

        “師傅,請放心!”

        喬遷盯著王猛,真有膽子來,管打的你滿地找牙,到時候看你還有什么臉面當這個長老!

        話說道這份上誰都聽出了劍拔弩張的味道,眾人來到百草堂的廣場,弟子們一圈圈的散開,有的則飛到空中,為雙方騰出足夠的場地。

        季飛看了一眼趙雅,“喬遷,開始吧。”

        喬遷一躬身,“蒔蘿,你第一陣!”

        “是,大師兄。”蒔蘿是一個頗為冷峻的女術修,走到場中央,“請雷光堂的師兄師姐指教!”

        大比規矩是,由高排位的分堂先出人,地排位的分堂迎戰,這也算是給了低排位的分堂機會,也是給高排位的分堂壓力,你們必須努力培養弟子,否則有弱點照樣會被人以田忌賽馬的方式干掉。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塔城 | 临海 | 十堰 | 汕尾 | 揭阳 | 项城 | 神农架 | 神农架 | 潜江 | 临海 | 乐平 | 呼伦贝尔 | 阜阳 | 新乡 | 图木舒克 | 台湾台湾 | 恩施 | 伊犁 | 东营 | 启东 | 临汾 | 黔南 | 喀什 | 南京 | 宜宾 | 巢湖 | 陇南 | 涿州 | 嘉峪关 | 赣州 | 泰兴 | 贺州 | 阳春 | 汝州 | 娄底 | 海拉尔 | 衡水 | 济源 | 新余 | 西藏拉萨 | 大庆 | 辽阳 | 文昌 | 河源 | 牡丹江 | 阿坝 | 芜湖 | 新沂 | 醴陵 | 宁国 | 金昌 | 吉林长春 | 儋州 | 中卫 | 佳木斯 | 乌海 | 鄢陵 | 平潭 | 大庆 | 扬中 | 包头 | 通辽 | 东阳 | 大兴安岭 | 莆田 | 燕郊 | 茂名 | 山西太原 | 澄迈 | 沧州 | 晋中 | 韶关 | 齐齐哈尔 | 韶关 | 平顶山 | 肥城 | 阳江 | 阿拉善盟 | 贺州 | 永康 | 南京 | 乳山 | 和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海北 | 大庆 | 固原 | 荆州 | 灌云 | 广州 | 兴化 | 义乌 | 昌吉 | 咸阳 | 迁安市 | 汕尾 | 焦作 | 章丘 | 宣城 | 安庆 | 霍邱 | 福建福州 | 保定 | 锡林郭勒 | 广州 | 甘孜 | 亳州 | 长垣 | 阿拉尔 | 萍乡 | 揭阳 | 甘南 | 湖南长沙 | 沛县 | 桐城 | 内江 | 南通 | 简阳 | 巴彦淖尔市 | 襄阳 | 厦门 | 温州 | 汕尾 | 德州 | 平潭 | 台湾台湾 | 株洲 | 运城 | 荆门 | 德清 | 宜都 | 绵阳 | 六安 | 贵港 | 广汉 | 宜春 | 临沂 | 鸡西 | 泉州 | 灌云 | 南阳 | 晋城 | 朔州 | 遂宁 | 钦州 | 淮安 | 崇左 | 乐清 | 吉安 | 白沙 | 高密 | 鄂尔多斯 | 定州 | 盘锦 | 秦皇岛 | 绥化 | 喀什 | 平潭 | 张掖 | 吴忠 | 通化 | 昌都 | 贺州 | 海拉尔 | 长葛 | 万宁 | 扬中 | 鹰潭 | 保定 | 来宾 | 仙桃 | 西双版纳 | 德阳 | 公主岭 | 雄安新区 | 佛山 | 嘉峪关 | 大连 | 南通 | 阳春 | 宜宾 | 昌都 | 无锡 | 牡丹江 | 库尔勒 | 达州 | 金坛 | 镇江 | 昌吉 | 西双版纳 | 梅州 | 乌兰察布 | 秦皇岛 | 温州 | 晋城 | 梧州 | 晋江 | 无锡 | 改则 | 海宁 | 海拉尔 | 海西 | 来宾 | 抚州 | 潜江 | 建湖 | 宜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