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圣堂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缺貨啊

    正文 第九十六章 缺貨啊

        (親們,求腿票,腿票)

        這符箓是張良在懷疑王猛就是李天一要找的人之后搜集的,所以相當全面,有事實的調查,也有張小江的口述,只是沒想到會在今天派上大用場。

        當大家看到了王猛的經歷之后,更是熱血上涌,里面有王猛和張小江的經歷,命痕二層,圣堂初試竟然被刷下去了,通過復試才勉強進入雷光堂,而面對開墾靈田的艱難過關考驗,憑借智慧和毅力通過,用張小江對王猛的評價,永不服輸,堅定地做自己要做的,真爺們兒,真大哥,為了修行,從進入雷光堂那一刻就駐守靈田,每天一絲不茍地修行,專注地做事,面對橫山堂的挑戰,依然勇敢面對。

        他取得今天的一切,靠的就是對夢想的執著,成為圣堂的一名劍修!

        每個人都看得心潮澎湃,大家其實都差不多,誰沒有夢,有人想做劍修,有人想做體修,有人想做丹修……可是天賦有好有壞,雖說努力就有可能得到老天爺的垂青,贏得一切,但事實是殘酷的,這些事情只是發生在那些天才身上,和那些背景深厚的人身上。

        而王猛呢,他一無所有,甚至不是長老的關門弟子,命痕二層,已經是圣堂準入的最低標準了,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通過自己的努力,贏得了三位祖師的垂青。

        這是什么,這就是夢想的力量!

        不得不說,張良是很會煽動的人,在他的添枝加葉之下,整個王猛的個人介紹寫得無比感人,就差沒把王猛寫得跟乞丐一樣了。

        甚至王猛沒有貢獻,跟馬甜兒借貢獻點的事兒都寫了進去,當然這話絕對不是馬甜兒說的,而是柳眉無意中聊天聊出去的。

        但這時,這一切反而成了王猛光輝的一筆,發自內心地說,當初剛進入圣堂的時候,誰的日子不苦,這一切都像是回到了從前。

        張良沒有管這則個人符箓的效果,因為他根本沒時間,完全賣瘋了。

        復制符箓還是比較快的,但就算這樣,一批出去瞬間賣光,又一批,還是賣光,手下人的信使回來都會掛個字條,急缺貨。

        不過張良卻沒有趁機提價,他知道這也是個宣傳他品牌的好機會,只能又雇了幾個人趕工,別看只有五個貢獻,架不住數量大,扣除分給下面的,他還是賺了一筆。

        圣堂的普通弟子都想見識見識這位跟他們一樣,甚至以前還不如他們的王猛,他究竟用什么打動了祖師。

        可想而知雷光堂現在的熱鬧,導致以往人氣最高的飛鳳堂都沒什么人了。

        楊穎和飛鳳四金花也剛剛看完那個符箓,她們這邊是張良免費送的,別人能忘了,仙女一樣的楊師姐是絕對不能忽略的。

        “真的假的,這么夸張,這樣的男人很有魅力啊!”

        高丹丹笑道。

        “小妮子發春啊,我覺得有夸大嫌疑,看他和橫山堂一戰,水平相當高啊,天然二層,還是靠復試進入,嘖嘖,簡直不敢相信。”萬芳華說道,太不可思議了。

        “應該不差,這事兒做不了假,無法想象他付出了多少才有今天,第一次看這人就知道是意志無比堅定的類型。”

        游雨晴說道,“只是讓三位祖師動心,這也太夸張了,我很好奇他到底做了什么驚人之舉。”

        “天賦有很多種,有能看到的,有看不到的,有喜歡炫耀的,也有低調的,王猛此人屬于那種不屑于炫耀的。”

        楊穎忽然說道。

        “哦?那現在?”舒柔有點好奇,目前可算是出大風頭了。

        “時勢造就英雄,他有這個實力,這只是早晚的,如果要成名,在破了李天一的九天離火劍就足以威震圣堂了。”

        楊穎說道,忽然想起王猛的那雙眼睛,是那么的深邃。

        “啊,謠言是真的啊!”

        “現在真不真已經不重要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算了吧,聽說雷光堂都要炸開了,擠也擠不進去。”

        人太多了,女孩子總是心有余悸的,尤其是她們這樣的大美人,而女孩子的好奇心又總是重的,這種滋味確實有點心癢癢。

        她們是進不去,可是趙天龍卻是能進去的,趙祖師的金字招牌一亮,閑雜人等立刻讓出一條路。

        這么多人都在談論同一個名字,趙天龍想不知道也不容易,他甚至沒有注意,一旁的趙凌萱笑得跟盛開的蓮花。

        她就知道王猛肯定是有本事的,本想慫恿祖師來給雷光堂捧捧場,沒想到已經不用了。

        但現在趙天龍肯定要看看,對于人才,誰都是渴望的,雷霆他們在搞什么鬼,三人看上一個,趙天龍第一個反應就是有內情,有陰謀!

        胡靜連忙出來迎接,周謙他們都出去找王猛了,已經三個了,這又來一個,千萬不要又是找王猛的,王猛也真是的,平時一找就能找到,活見鬼了,這關鍵時候竟然不見了,這么個大活人!

        “拜見祖師大人!”

        胡靜也知道,六大祖師里面趙天龍是最嚴謹最重禮節的,絲毫不敢怠慢。

        趙天龍微微點點頭,“你們這里有個叫王猛的弟子嗎?”

        “是的,祖師大人。”胡靜恭敬地說道,不多話。

        趙天龍沒有立刻接下去,倒是看了胡靜幾眼,“你就是小雅提到過的胡靜?嗯,不錯。”

        趙家原本是想把雷光堂弄下來的,覺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派了趙雅和趙廣來接手,結果功虧一簣,對此趙天龍還是不太高興的,但聽說趙雅收到一個資質不錯的徒弟,算是一個安慰,現在看確實還行,而且胡靜現在是雷光堂的大師姐,也是一件好事兒。

        “小萱,見過胡師姐。”

        “趙凌萱見過胡師姐。”趙凌萱乖巧地說道,無論誰見到趙凌萱這樣乖巧可愛的模樣都會會心一笑,小凌萱這個殺招近乎無敵。

        “常聽師傅提起師妹乃圣堂百年一出的天才,見面遠勝聞名。”

        胡靜也是由衷地贊美道,雖然胡靜的分量遠不如寧志遠,趙天龍還是很開心的。

        背著趙天龍,趙凌萱沖著胡靜俏皮地眨眨眼。

        “我聽說,王猛煉了一把讓雷師兄和吳師兄都贊不絕口的劍,帶我一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平潭 | 葫芦岛 | 宣城 | 黑河 | 漯河 | 自贡 | 德阳 | 百色 | 铁岭 | 定州 | 枣阳 | 天门 | 桓台 | 四川成都 | 雅安 | 乐平 | 商洛 | 新疆乌鲁木齐 | 荆门 | 宁夏银川 | 任丘 | 曲靖 | 南通 | 临猗 | 白山 | 攀枝花 | 甘肃兰州 | 漯河 | 大连 | 广州 | 东方 | 诸暨 | 大兴安岭 | 淮南 | 西藏拉萨 | 锦州 | 黄冈 | 寿光 | 平顶山 | 漯河 | 那曲 | 楚雄 | 肇庆 | 白沙 | 深圳 | 海东 | 瓦房店 | 启东 | 兴化 | 惠东 | 德宏 | 阿里 | 商丘 | 石嘴山 | 永新 | 惠州 | 南通 | 盐城 | 河池 | 绵阳 | 湖北武汉 | 台山 | 山东青岛 | 牡丹江 | 福建福州 | 台南 | 金华 | 钦州 | 大兴安岭 | 山西太原 | 南平 | 大兴安岭 | 日喀则 | 迁安市 | 五家渠 | 鹤壁 | 桂林 | 荆门 | 湘西 | 大理 | 九江 | 海宁 | 马鞍山 | 乐平 | 威海 | 濮阳 | 武夷山 | 和田 | 台湾台湾 | 高密 | 梅州 | 绍兴 | 鄂州 | 海门 | 常德 | 和县 | 阿拉尔 | 曲靖 | 白沙 | 威海 | 吴忠 | 雅安 | 鄂尔多斯 | 大连 | 东莞 | 喀什 | 漳州 | 宜宾 | 文昌 | 白沙 | 安顺 | 襄阳 | 琼海 | 宿迁 | 铁岭 | 肇庆 | 海西 | 东莞 | 湘潭 | 铁岭 | 漳州 | 溧阳 | 周口 | 三明 | 焦作 | 高雄 | 禹州 | 改则 | 荆门 | 河北石家庄 | 大庆 | 巴彦淖尔市 | 宝鸡 | 温州 | 白银 | 济南 | 呼伦贝尔 | 新泰 | 山南 | 澄迈 | 常德 | 辽源 | 玉溪 | 荆州 | 鸡西 | 朝阳 | 博罗 | 海宁 | 三沙 | 中山 | 铁岭 | 乌兰察布 | 毕节 | 江门 | 明港 | 吉林 | 佛山 | 广安 | 达州 | 台北 | 开封 | 淄博 | 绥化 | 娄底 | 大同 | 燕郊 | 莆田 | 贺州 | 日喀则 | 海北 | 衡水 | 桐城 | 金华 | 山西太原 | 中山 | 济南 | 保定 | 禹州 | 长兴 | 白沙 | 惠州 | 三门峡 | 泗阳 | 保山 | 淄博 | 晋江 | 醴陵 | 吉安 | 珠海 | 台山 | 汉川 | 邯郸 | 山南 | 阿克苏 | 瓦房店 | 桓台 | 梧州 | 玉环 | 台山 | 甘肃兰州 | 临猗 | 厦门 | 燕郊 | 莒县 | 德宏 | 菏泽 | 赣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