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48章 灰色的蝴蝶!(第二更)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48章 灰色的蝴蝶!(第二更)

        幾乎就是白袍老者形神俱滅的同時,蘇銘的身軀驀然改變,大蠻之魂的散開,重新沉浸在蘇銘體內,使得蘇銘的蠻神變時間結束,他的身軀肉眼可見的急速恢復,直至恢復到了正常的樣子后,他的神sè如常,沒有絲毫因蠻神變的符合引起的傷患。

        這是因蘇銘如今的底蘊,要超出了之前剛剛明悟蠻神變時,故而哪怕是展開了蠻神變,在結束后,對他也沒有絲毫影響。

        蘇銘目光冷冽,站在半空中,四周一片死寂。

        黑袍老者怔怔的看著白袍形神俱滅的空曠,任憑他如何去感應,也再找不到白袍絲毫存在的痕跡,這讓他的神sè極為難看的同時,目中更是出現了恐懼之意。

        他以為,他們是無法被殺死的,可眼前這一切卻是殘酷的告訴了他,他們……并非不滅!

        灰袍老者沒有看向白袍死亡的地方,而是怔怔的看著蘇銘,那目光內有奇異之芒在急速的閃動,似乎……他看到了一些黑袍看不到的事情,可越是這樣,他的面sè就越是蒼白,隱隱還露出一抹復雜與苦澀。

        蠻族六十萬族人,如今一個個在跪拜中,親眼看到了他們的蠻神滅殺了三大意志之一,這一幕,或許對大部分蠻族而言不知曉代表了什么,可牙蠻無雙南宮痕等人的修為,使得他們可以摸索到更多,知曉三大意志的存在代表了什么,更是知曉這三大意志有多么的強大。

        故而,此刻他們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盡管他們知曉蘇銘強大,可因沒有對比,故而到底強大到了什么程度,他們也沒有判斷。但如今……在這對比之下,他們清楚的察覺到,蘇銘的強大……那絕非一般意義的強!!

        那是可以滅殺三大意志的至高無上!

        蘇銘冷漠的目光,落在了黑袍老者身上,一股滅殺了白袍老者后形成的威壓,順著蘇銘的目光烙印在那黑袍老者身上,讓此老下意識的退后幾步。

        “下一個,是你。”

        “蘇銘,老夫有你大師兄以及你二師兄的魂印,你若殺我。他們也難逃一死!!”黑袍老者聲sè內斂,厲聲開口。

        “正因此,所以才要殺你!”蘇銘淡淡開口時。身子向前驀然一步邁去。

        黑袍老者面sè大變,身子急急后退時,其旁灰袍老者神sè內驀然露出果斷,那果斷中似帶著掙扎更多的決然。

        “方圓印!”灰袍老者大袖一甩,向著黑袍老者斷然開口。

        那黑袍老者一咬牙。此刻生死危機,不像之前他自認蘇銘滅殺不了自己,難免言辭傲然,但如今親眼看到白袍的滅亡,自身也顧不得太多,咬牙間雙眼露出瘋狂。大袖一甩之下,整個人猛的化作大量的黑霧。

        這霧氣內蘊含了他龐大的意志,這意志在yīn死漩渦內。屬于是尊高至極,可讓眾生膜拜,高高在上,左右無數生靈命運,即便是在外界。若可以脫離yīn死漩渦,以他這磅礴的意志。可戰靈先。

        甚至于在道晨真界意志沉睡的年代,他能凌駕于修士之上,可如今面對蘇銘,卻是極為狼狽,此事他也沒有什么不甘心,蘇銘的強大已經深深地將其威懾,此刻若要活命,必須要瘋。

        “好,我甘愿成方!!”黑袍老者所化的霧氣傳出低吼時,這霧氣猛的翻滾,驟然就化作了近乎萬丈,在這天地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方形,并非豎起,而是平鋪大地。

        與此同時,那灰袍老者眼中殺機一閃,帶著一抹復雜與猙獰,其身轟的一聲化作灰sè霧氣后,直奔天空而去,剎那間就化作了一個巨大的灰sè圓形。

        “天圓!!”灰袍的聲音帶著滄桑,帶著一股果斷,回蕩八荒。

        “地方!!”黑袍之聲從下方黑霧內轟轟而起,其聲瘋狂,蘊含了一往無前之意,這是關鍵時刻,這是生死存亡,他必須要拼盡所有。

        “方圓殺!”在天空化作圓形的灰sè霧氣內,傳出嗡鳴之聲的瞬間,那圓形霧氣驟然降臨,直奔天地間的蘇銘而去。

        緊接著,大地黑sè霧氣中也隨之有嗡鳴回旋,這方形的黑霧猛的上升,直奔蘇銘。

        一股強烈的殺機充斥天地,直奔蘇銘這里呼嘯而來。

        這一刻,如同是天空塌陷,大地升起,天地擠壓之下,滅殺其內一切意志與存在,尤其是這術法神通,是黑袍與灰袍同時展開,進而在這天圓地方之間存在了封印之力,彼此更存在了緊密的連接,這神通一展開,頓時天地似要成為混沌,一片模糊之中殺機驚天。

        “天地之威么……蘇某也有!”蘇銘神sè如常,看著那代表了天空的圓直奔自己而來,看著那代表了大地的方轟轟逼近,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你以大地逼臨,蘇某便以山勢鎮壓!移山!”蘇銘大袖一甩,右手向著大地來臨的方霧一指,移山之力驀然爆發,在蘇銘的四周立刻出現了一片片山影,那些山峰無邊無際,是蘇銘這一生所經歷,所見過的所有山,有烏山,有第九峰,還有更多……密密麻麻足有十萬大山,在出現之后,在蘇銘那一指之下。

        這些山峰轟轟間直奔下方來臨的方霧所代表的大地而去,轟鳴之聲滔天而去,十萬大山的鎮壓,立刻讓那方霧一震。

        與此同時,蘇銘左手抬起向著天空一指。

        “以天空塌陷降臨之力,蘇某便以極冥倒海掀起!倒海!”蘇銘冷笑間,一指之下,立刻他的身體內猛然爆發出了強烈的黑芒,這黑芒帶著寒冷,帶著讓人雙目一黑的深淵,瞬間隨著蘇銘的手指,如黑sè的海水一半,吞噬光明,橫掃蒼荒。

        地方,有十萬大山鎮壓,天荒,有極冥倒海掀起,天地轟鳴,蘇銘雙手一上一下,以其一人之力對抗,轟鳴之聲回旋間,讓那天荒之圓無法下沉,讓那大地之方難以上升,使得這天地神通在這一刻,只能轟鳴,無法轟壓,使得那殺機難以宣泄,只能僵持。

        能做到這一點,蘇銘的真界氣息存在了極大的推動,在這天地神通僵持的一瞬,蘇銘驀然低頭看向下方十萬大山下的地方,眼中殺機一閃。

        張口間,一抹紫芒瞬息從蘇銘口中急速而去,那是絕意劍,蘇銘如今的至寶之一,這把大冥部的圣器,此刻在蘇銘手中綻放出了奪目的光芒,一閃之下,氣勢如虹,掀起一抹刺耳尖銳之聲,直接穿透了十萬大山,直奔那地方而去。

        抹殺意志,此劍足矣!

        這把劍,名為絕意,其身也正是九劍中,專門針對意志而創造出來的殺劍,此刻呼嘯間剎那穿透地方,在蘇銘的神念之下,劍意驀然爆發。

        這一次爆發,不是當初滅殺分神時的三成,而是十成之力,在這劍意爆發的瞬間,整個大地轟鳴不斷,劍意滔天,幻化出了無數利劍橫掃,凄厲的嘶吼從地方之霧內傳出,帶著絕望,帶著強烈的怨恨,可卻沒有維持多久,嘎然而至。

        大地震動,十萬山峰消失,地方之霧如風卷殘云般,剎那間也隨之消失無影,至于那黑袍老者的意志,則隨著霧氣的消失,永恒的俱滅。

        紫芒一閃,從大地剎那回到蘇銘身前,在蘇銘開口時沒入其內,這一切發生的極快,以至于此刻地方消散時,天荒之圓依舊被極冥光掀起。

        但那被極冥光籠罩后的灰霧天圓中,灰袍老者的面孔由霧氣組成,正帶著一股瘋狂,似可以穿透極冥光看到下方的蘇銘。

        他自然感受到了黑袍的滅亡,那種真正意義的抹去,將再沒有絲毫復活的可能,身為三大意志之首,灰袍老者了解更多其他兩個意志所不知曉的隱秘。

        “是要借此子之手,將我三人抹去么……亦或者是說,我們……不能與他為敵么……這就是你的意志?

        可他沒有蘇醒,他還不算是轉子!!”灰袍老者目中瘋狂之意更濃,驀然間仰天嘶吼。

        “既如此,我倒要看看,這一切你到底是何意!!”

        “桑仆,燃念化蝶!”灰袍老者面孔一晃,頓時天圓的霧氣翻滾間,赫然在這極冥光上,凝聚出了一張巨大的面孔,這面孔足有數千丈,隨著其聲音回旋,頓時有火焰燃燒。

        遠遠看去,如同太陽一般,這燃燒之火滔滔間,有灰煙滾滾,那些煙絲并非升空,而是環繞四周,層層繚繞之下,越來越龐大。

        蘇銘右手一揮,極冥光在他前方消散,露出了極冥光后,天空中燃燒的灰袍老者以及其身邊層層環繞的煙絲。

        那些煙絲擴散之下,灰袍老者神sè露出痛苦,驀然低吼。

        “以仆身,降桑影!!”老者一吼之下,頓時其四周環繞的煙絲,剎那間翻滾改變,遠遠一看,那些煙絲竟化作了兩個翅膀,如同一只……

        灰煙組成的蝴蝶!!

        -----------------------

        第二更送上,連續三天身體有些扛不住,我去休息下,再寫第三更,求月票!!

        jīng彩推薦: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柳州 | 淮安 | 揭阳 | 海拉尔 | 清远 | 庄河 | 桂林 | 承德 | 河源 | 仁怀 | 荣成 | 承德 | 河池 | 安顺 | 曲靖 | 连云港 | 宁德 | 牡丹江 | 泗洪 | 永康 | 永州 | 偃师 | 新泰 | 肇庆 | 张北 | 喀什 | 五家渠 | 防城港 | 天门 | 荆州 | 阜新 | 秦皇岛 | 眉山 | 商洛 | 台北 | 燕郊 | 绥化 | 大兴安岭 | 石狮 | 阿拉尔 | 安吉 | 包头 | 巴彦淖尔市 | 巢湖 | 乐清 | 温岭 | 阿拉尔 | 雄安新区 | 澳门澳门 | 三门峡 | 保山 | 陵水 | 张掖 | 邵阳 | 泸州 | 衡水 | 锡林郭勒 | 正定 | 东方 | 章丘 | 吉安 | 襄阳 | 景德镇 | 武威 | 台南 | 神农架 | 广安 | 陕西西安 | 锡林郭勒 | 吉林长春 | 库尔勒 | 山南 | 安吉 | 赵县 | 鄂州 | 郴州 | 阜阳 | 南阳 | 昌都 | 长葛 | 日照 | 鄂州 | 扬中 | 阳泉 | 临汾 | 保山 | 扬中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张掖 | 杞县 | 东阳 | 营口 | 章丘 | 克孜勒苏 | 荣成 | 简阳 | 菏泽 | 高雄 | 长垣 | 西双版纳 | 齐齐哈尔 | 嘉兴 | 博罗 | 淮安 | 青州 | 阿拉善盟 | 靖江 | 榆林 | 泉州 | 宿迁 | 博罗 | 宁德 | 河源 | 梧州 | 晋中 | 甘南 | 塔城 | 忻州 | 承德 | 汉中 | 张掖 | 本溪 | 金华 | 衢州 | 海门 | 昭通 | 来宾 | 邵阳 | 丽江 | 仙桃 | 东方 | 湖州 | 烟台 | 濮阳 | 慈溪 | 资阳 | 临沧 | 防城港 | 瑞安 | 大理 | 济宁 | 黔东南 | 惠州 | 乌兰察布 | 甘孜 | 迪庆 | 莆田 | 山南 | 海安 | 昌吉 | 池州 | 浙江杭州 | 厦门 | 兴安盟 | 东营 | 青州 | 巴彦淖尔市 | 景德镇 | 潍坊 | 宜昌 | 泗阳 | 禹州 | 阿勒泰 | 黑河 | 抚顺 | 衡阳 | 泰州 | 三沙 | 荆门 | 沭阳 | 浙江杭州 | 克孜勒苏 | 台南 | 德阳 | 湘潭 | 三沙 | 攀枝花 | 丽水 | 三河 | 诸暨 | 晋城 | 三河 | 海门 | 宁波 | 海西 | 榆林 | 台中 | 衢州 | 德州 | 邵阳 | 苍南 | 昆山 | 佛山 | 防城港 | 枣庄 | 河池 | 柳州 | 南平 | 绵阳 | 昭通 | 宁国 | 襄阳 | 玉树 | 榆林 | 泗阳 | 深圳 | 慈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