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七卷 幾多輪回少一人 第1442章 斬道尊(下)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七卷 幾多輪回少一人 第1442章 斬道尊(下)

        轟!

        一聲巨響回dàng之時,掀動了這四周八方的天地,使得這里虛無扭曲,有無數bō紋jīdàng之時,那道袍老者噴出鮮血,身子疾馳后退,在他的前方,兩道白影呼嘯而來。

        正是大白與五白,這兩條大白狗都有道尊修為,此刻沖出時神通彌漫,竟讓這道袍老者一時之間似出現了錯覺,仿佛他目中看到的不是兩個靈獸,而是兩個身影詭異,修為與自己一樣的道尊修士!

        “該死,七月宗從什么地方竟獲得了這么兩只極為珍貴的靈獸,該死!”這道袍老者面sèyīn沉,來不及擦去嘴角的鮮血,此刻一心逃遁,已經不再去考慮擊殺蘇銘,而是腦海中升起了要快速離開這里的念頭。

        一只大白狗,他還可以周旋,可當兩只大白狗出現后,這道袍老者已然明白,自己絕沒有可能再擊殺蘇銘,除非……這兩只大白狗靈智不高,這樣還有一些機會,可乍一接觸,這道袍老者立刻內心一震,有了靈獸如修士之感,如今疾馳后退時,蘇銘那里嘴角lù出冷笑,目中殺機一閃,邁步間直奔這老者而去。

        道袍老者死死的盯著蘇銘,后退之速幾極快。

        “今日暫且放你一條生路,還不快滾!”老者盡管心驚那兩只大白狗的修為,但此刻依舊是神sè帶著傲然,話語間高高在上之意依舊明顯。

        他算定眼前這個三皇子修為不高,就算是有那兩條大白狗,也不敢太過追擊,更不愿拖延時間,畢竟其身份特殊,若在這里時間久了,難免會引起其他人的主意,此事對這三皇子而言,是不愿遇到的。

        故而這道袍老者算準了對方,必定會放棄為難自己。

        “可我,還不想放過你。”蘇銘前行時淡淡開口,眼中殺機一閃間,那道袍老者冷哼一聲,可就在其冷哼之聲傳出的剎那,他立刻感受到左右兩個方向,有兩股道尊氣息正急速而來。

        “已經有其他道尊來臨,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么也就別走了。”道袍老者冷笑間,身子并未停頓,而是繼續倒退,他要等待那另外兩個道尊氣息的修士來臨,只要這二人不是七月宗,難么今日這三皇子必定有劫。

        可就在他身子退后的瞬間,蘇銘那里雙眼驀然一閃,嘴角lù出微笑,這微笑落入道袍老者眼中,讓他立刻雙目一縮,一股不妙的預感出現的瞬間,他的眼角看到了左右兩側的天地,有兩道白光剎那而來。

        在那兩道白光內,赫然存在了兩條大白狗!

        在看清這兩條大白狗的剎那,這道袍老者神sè大變,心神震動的如掀起了滔天大浪,他甚至都有種自己看錯之感,猛地看向前方時,在蘇銘的身邊那之前的兩只大白狗還在。

        “四……四只!!這不可能,整個古葬國怎么可能會找到四只一模一樣,且都是道尊修為的靈獸!!”道袍老者此刻內心已經駭然,他毫不遲疑的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后,展開了全部修為疾馳逃遁。

        這已經沒法戰了,他再怎么狂妄,也不敢去面對四個與他修為一樣的大白狗,甚至此刻在他的內心深處,已經升起了強烈的生死危機,這不是蘇銘的劫,這是他的劫!

        就在他身子要閃爍遠去的剎那,蘇銘那里右手抬起間,立刻星辰鞭取代了天空,剎那而來,轟的一聲落在這道袍老者身上,這么一阻擋之下,立刻四道白光直奔道袍老者。

        這速度之快,讓這老者根本就來不及逃遁,此刻雙眼通紅,低吼中轟鳴巨響驚天動地,掀起了塵霧橫掃八方,道袍老者噴出鮮血,整個右臂直接粉碎,發出凄厲的嘶吼時,面前不知何時出現的九塊玉簡全部粉碎,借著玉簡粉碎之力,他身子急速倒卷。

        可就在這時,那四條大白狗再次沖出,眼看就要臨近這道袍老者,在這老者目中lù出絕望的剎那,蘇銘那里腳下羅盤忽然幻化出來,蘇銘站在羅盤上,向前一晃的瞬間,這羅盤爆發出了哪怕是蘇銘也都心神一震的速度,這速度之快,使得蘇銘的身體剎那間就超過了四條大白狗,甚至在那道袍老者都沒有察覺中,出現在了其面前,直至此刻,在這道袍老者的瞳孔內,才如同是硬生生擠進來一樣,倒影出蘇銘的身影。

        老者一愣,就在他一愣的瞬間,蘇銘的右手抬起,已然按在了這道袍老者的眉心,與此同時,四條大白狗齊齊而來,轟鳴驚天的剎那,這道袍老者的四肢,赫然被四條大白狗全部死死的咬住。

        它們的牙齒深入道袍老者的血肉內,立刻將這道袍老者的修為封印,使得其身體無法移動絲毫,睜大了眼,目中帶著血絲與驚恐,這道袍老者發出了凄厲的慘叫,這慘叫傳遍方圓萬里,使得那些離開的修士,一個個在聽到后,紛紛心神震動,快速的避開這里。

        隨著其慘叫的傳出,道袍老者的身體急速的枯萎,生機,修為乃至其靈hún都在這一瞬,順著蘇銘的右手烙印,直奔蘇銘身體而來。

        蘇銘的傷勢快速的恢復,轉眼就已如常,松開手時,道袍老者凄厲的慘叫已經消失,整個人成為了一具干尸。

        而在蘇銘的手心,那月牙的烙印上,此刻散發出幽光,這道袍老者的修為,蘇銘可以吸走,但卻無法用來增加自身,只能療傷,不過……他可以將這道袍老者的修為凝聚在這烙印上,積累一次如道袍老者巔峰一擊。

        冷冷的看了那干尸一眼,蘇銘收回目光時,邁步間來到了那沒有被開啟的祭壇上,二十息后,當這祭壇的光柱沖天而起時,蘇銘雙目內lù出精芒,轉身帶著四條大白狗,化作長虹直奔遠處。

        這四條大白狗的歸來,使得蘇銘內心可以放心不少,最起碼……只要不遇到大道尊,在這第一層能將他留住之修,已經沒有。

        “再忍耐一下,等到了第二層,大道尊不可踏入時,將是我展開爭奪的一刻!”蘇銘雙眼一閃,雖說這一次的證道之爭,必定會有一些人利用其他方式踏入第二層,第三層,如蘇銘可以帶著五條大白狗般,具備了超越自身修為的戰力。

        可蘇銘依舊有些把握,能在第二層,第三層,叱咤風云,實際上也的確是如此,對于七月宗而言,最艱難的就是這第一層,因此層有各宗門的大道尊出現,七月宗不可能獲得什么優勢。

        但到了第二層則不一樣,古泰的修為,在那第二層,若沒有意外的話,足以稱霸。

        “在這第一層,還需謹慎小心。”蘇銘沉吟時,帶著四條大白狗呼嘯遠去,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時辰,蘇銘看了眼玉簡,根據上面的標示,距離與七月宗的集結之地,大概還有一個時辰的路程。

        此刻的第一層空間,廝殺比比皆是,一道道光柱在天地之間,遠遠看去,足足十萬,顯然都已經被開啟,如今需要做的就是各自宗門的爭奪。

        蘇銘收回目光,一心疾馳,可就在這時,他心神忽然一震,有種被目光鎖定之敢,甚至在這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時,蘇銘立刻心驚肉跳。

        “嗯?”一個淡淡的聲音從這虛無中傳出時,立刻從虛無內,走出了一個身影,那是一個少年,一個看起來似乎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年,穿著一身白sè的長衫,從天空虛無走出時,笑瞇瞇的看向蘇銘。

        “老夫一道宗林東冬,見過三皇子。”這少年看起來年輕,但話語滄桑,傳出時,立刻蘇銘四周的天地,瞬間出現了凝固的跡象,如被封印般。

        大道尊!這樣的修為,只有大道尊才可以做到,這不是蘇銘第一次看到大道尊,實際上當年七月宗的森木不算,蘇銘第一次看到的大道尊,是清寒仙子,但當初在那老頭面前,這清寒仙子極為狼狽,可蘇銘卻沒有因此小看整個古葬國,不到三十位的大道尊。

        可以說每一個大道尊,都是這古葬國內的巔峰強者,在九重道神不可見的情況下,大道尊……已經是這世界修士修為的極致。

        “三皇子何必著急趕路,既你我遇到,也算有緣,不如隨老夫一行如何?”這少年笑著開口時,邁步從天空走向蘇銘,他的每一步落下,都讓著整個天地震動,甚至若他想,仿佛可以一個念頭,就將這天地逆轉。

        蘇銘沉默,他身邊四只大白狗此刻已經瞳孔收縮,四周的天地已經被封印,似乎這里注定了,將是蘇銘的一場生死劫。

        就在那少年走來的瞬間,蘇銘猛地抬頭,右手抬起時向著前方腳下驀然一按,這一按的剎那,立刻蘇銘右手烙印內封印的那道袍老者的巔峰一擊,頓時轟鳴爆開。

        與此同時,四條大白狗同時嘶吼,全部都爆發出了最強的修為一擊,轟在這四周的天地凝固之中。

        ----------------

        今天是月下生日,為了求魔,她付出了很多,是求魔堅定的鐵桿,得知她生日后,耳根在這里要說一句。

        “月下,生日快樂~~~”RS!。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白沙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醴陵 | 昭通 | 朝阳 | 平潭 | 泰州 | 梧州 | 大理 | 焦作 | 乌海 | 邹平 | 肥城 | 延边 | 海丰 | 南充 | 温州 | 汕尾 | 巴音郭楞 | 温岭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广汉 | 淮北 | 盐城 | 新余 | 永康 | 巴彦淖尔市 | 安徽合肥 | 靖江 | 白银 | 海南海口 | 仁怀 | 牡丹江 | 库尔勒 | 台北 | 徐州 | 宁夏银川 | 柳州 | 阳江 | 台湾台湾 | 滨州 | 固原 | 青州 | 文昌 | 石狮 | 荆州 | 淮北 | 榆林 | 阿里 | 高雄 | 山南 | 湖北武汉 | 黄石 | 潮州 | 文山 | 珠海 | 阿勒泰 | 寿光 | 澳门澳门 | 黄石 | 孝感 | 图木舒克 | 随州 | 兴安盟 | 怒江 | 安顺 | 陵水 | 神农架 | 武夷山 | 山南 | 山西太原 | 苍南 | 涿州 | 沛县 | 武安 | 七台河 | 阿拉尔 | 深圳 | 汕尾 | 龙口 | 海南 | 菏泽 | 青海西宁 | 上饶 | 广汉 | 茂名 | 乌兰察布 | 娄底 | 齐齐哈尔 | 日土 | 绍兴 | 泉州 | 石嘴山 | 台州 | 东营 | 广饶 | 昌吉 | 泸州 | 许昌 | 佛山 | 蓬莱 | 黄山 | 本溪 | 昆山 | 惠东 | 安徽合肥 | 泉州 | 肥城 | 伊春 | 淮安 | 陇南 | 永康 | 义乌 | 武安 | 喀什 | 怀化 | 山西太原 | 上饶 | 黄冈 | 万宁 | 商洛 | 承德 | 四平 | 平凉 | 汕尾 | 普洱 | 涿州 | 安康 | 诸暨 | 张家口 | 邹平 | 临沧 | 天水 | 襄阳 | 娄底 | 沛县 | 广州 | 玉树 | 兴安盟 | 洛阳 | 宜春 | 博尔塔拉 | 黄冈 | 三亚 | 扬中 | 惠东 | 遵义 | 湘西 | 定州 | 三亚 | 固原 | 自贡 | 齐齐哈尔 | 赤峰 | 台湾台湾 | 沧州 | 开封 | 吴忠 | 汉川 | 昌吉 | 正定 | 巴彦淖尔市 | 永州 | 莱州 | 清远 | 定安 | 眉山 | 汕尾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泗洪 | 德州 | 文山 | 启东 | 仙桃 | 嘉峪关 | 昆山 | 咸阳 | 吐鲁番 | 晋江 | 怒江 | 泰安 | 桐城 | 遂宁 | 伊犁 | 新沂 | 大连 | 招远 | 大连 | 巴彦淖尔市 | 许昌 | 新沂 | 崇左 | 七台河 | 南阳 | 威海 | 湖州 | 赤峰 | 仙桃 | 喀什 | 衡水 | 厦门 | 丽水 | 朝阳 | 吉林长春 | 保亭 | 宿迁 | 湘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