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看我行不行?【傲世生日第七更!】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看我行不行?【傲世生日第七更!】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看我行不行?

        “沒有就好,這世界上還是好人多滴啊……”青衣老者感嘆著:“出來溜達一圈,居然有人心甘情愿地送給我一塊一千七百多斤的紫晶玉髓……這小伙子有前途啊。”

        古心武真想一口唾沫噴在這無恥之徒臉上。出來溜達一圈?心甘情愿送你?他么的好人這么多咋沒人送給我呢……

        古心武心中在流淚。

        老者說著悠悠然轉身就走。

        “前輩!”古心武頓時急了眼,急忙叫道。

        “干什么?”青衣老者轉身一皺眉。

        “我的脖子……”古心武指著自己麻花一般的脖子,淚水橫流。我的脖子還被擰了一圈呢……您居然不給我恢復過去就要走……

        “你脖子咋了?”青衣老者驚奇地看著他:“這種標準的麻花形別人想要還不可得呢……你咋地?怪你爸爸給你生的不標準?”

        “不不不……”古心武噗通跪了下去:“還請前輩千萬開恩。”

        “真沒辦法!”青衣老者身子一閃。

        啪!一聲清脆的響亮。

        屋頂上的虎哥可以打賭:這一聲響亮絕對可以傳遍全城,聲聞十里!

        一記又快又很的耳光,脆生生、狠狠地甩在了古心武的臉上。這一巴掌,是往左打的。古心武的腦袋就像是吊著線的皮球一般猛地甩了出去。

        他的脖子在這一刻居然兜了起來,似乎有無限的伸縮彈性直線的變長,帶著腦袋在空中‘悠’了一圈,咔嚓落回到了原位。

        只是,面前那青衣老人此刻已經不見蹤影。

        直到此刻,古心武才終于發出了一聲足堪撕心裂肺的慘嚎!

        剛才不管挨揍還是被擰脖子,整個過程中,他居然都沒感覺到半點痛苦。一直到此刻,之前積攢的痛苦才一股腦的猛的爆發出來。一時間涕淚橫流,痛不欲生。

        但,不得不說,古心武的脖子,原本只是與正常人差不多,但經此一事之后,卻直接變成了長頸鹿。將他的身高。竟生生地拔高了半尺!

        空中傳來一聲嘆息:“這等年紀,居然還長了個子……發育的真晚啊。”

        發育的真晚啊……

        古心武撕心裂肺的嚎叫起來,痛死了……

        身邊兩位高手一聲也不敢吭,蒼白著臉背起古心武,一溜煙的消失了……古心武悲催之極!

        他到現在都以為,對方乃是來搶劫的。卻全然沒有想到。他遭遇如此厄運,居然只是因為,他得罪了楚陽!

        房頂的虎哥看著眼睛一抽一抽的。

        這老頭……真……強!簡直就是強的沒邊了……就算虎哥修為全復,只怕也頂不住人家一只手,貌似這也太高一點了?

        只是,這老頭到底是誰?

        這一點,這會誰都不知道。

        既然古心武已經遭到了教訓。虎哥也不想再冒險了。正準備要轉身回去,突然喵嗚一聲瞪大了眼睛。

        那塊明明已經被那老者帶走的紫晶玉髓,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放在了自己的屁股后面,散發出來晶瑩的紫光。

        這老頭折騰著人家心甘情愿的送出來紫晶玉髓,居然沒有要!

        丟在了自己的屁股后面?這是怎么回事呢?

        虎哥瞪著眼,只覺得更加的糊涂了。

        不管這老頭是誰,看來他的真正目的只是想要教訓古心武一番,并沒有想要這塊紫晶玉髓。

        此外。這老頭居然是早就發現了自己,而且還看出來自己是因為那紫晶能量而來……所以才將紫晶玉髓放在了自己身邊……

        虎哥迷糊了好一會,才擺了擺頭:“不管是誰了,但這紫晶玉髓卻是好東西……”看著眼前的紫晶玉髓,虎哥真的有些躊躇了。

        要不要再給楚陽運回去呢?還是自己直接中飽私囊了?

        哼,反正他已經賣了,現在是別人送給我滴!

        那不就等于是我滴了么?

        虎哥這么一想。頓覺心曠神怡,心安理得的一張嘴,哇唔!四只爪子抱住紫晶玉髓,嗖嗖嗖……騰起一陣霧氣。

        只一刻。整塊紫晶玉髓已經完全消失,只留下一片灰白的粉末。

        虎哥抹抹嘴,心滿意足的消失了。

        在它消失之后,青衣老人的身子從空氣中驀然閃現,落在了虎哥剛才的位置,皺著眉頭一陣沉思:“這到底是什么靈獸呢?怎地竟連我都是從沒見過的……當真是有趣之極……而且我本意是讓這家伙把紫晶玉髓帶回去,這家伙居然把紫晶玉髓吃了……”

        虎哥完全一廂情愿的會錯了意。

        人家是搶回來還給楚陽的,畢竟古心武是強買強賣來的。老者拿到手也不愿意占這便宜,正好這小貓是從楚陽那邊跟蹤出來的,就讓它帶回去。

        卻沒想到,虎哥直接當做了無主之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吃了……

        ……

        拍賣堂之中。

        海飏波有些坐蠟了。

        “既然是他……介紹的,那么這筆買賣自然是不會有問題的。我們就不多問了。言大將所為,必有道理。”海飏波有些尷尬,問來問去,最后居然問到官府身上去了……這就像是自己出盡全力的一拳,卻打到了一座根本無法撼動的大山身上。

        東皇天的官府,可是向來都很忌諱這種事情的啊。

        至此,楚陽的心中松了一口氣。

        階段性的戰役,打贏了!

        只要這兩個人相信了,基本上就等于是所有人都相信了。而且,這個拍賣堂從今以后,不會有人敢前來找麻煩,嗯,至少是暫時不會有人來找麻煩了。

        不怪楚陽如此的小心謹慎、步步為營,實在是現在撐著的是一個空殼子,真的是心里沒底啊……

        “嗯,多謝楚神醫坦誠相告,一解我等心中疑惑,只是老朽與雪仙子約見神醫,實則另有一件事情想要跟楚神醫商量……”海飏波舒了口氣。

        口氣之中,除了恢復了之前的和藹,更多了幾許慎重。

        原本以為,這件事就只是說一聲,若是楚陽不識相,竟不同意,那么自己干脆強行帶人走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現在看來,強行帶走這種事,顯然是行不通了。

        不說別的,若是言如山知道自己以強硬手段對他的救命恩人,決計也不會輕易放手的。

        而言如山背后代表的官方勢力,哪怕只是言如山本人的影響力,就算是海飏波,也要掂量掂量,未必就招惹得起,最主要的還在于,招惹這樣的勢力,實在是不值得。

        楚陽道:“前輩太客氣了,敢問前輩是要商量什么事情呢?請盡管說出來,只要在晚輩能力范圍以內,決不讓前輩失望也就是了。”

        嗯,第二波的階段性戰役打響了,一條大魚眼見就要上鉤了……

        楚陽嘴上恭敬,臉上柔順;心中卻似乎是看到了一條大魚已經吞下誘餌的漁翁的心情。

        老子弄死你!

        海飏波沉思一下,決定坦誠以對,沉聲道:“在拍賣過程中,曾有兩名白衣少年捧劍上臺……那兩個少年,老朽想要將之收為弟子,不知楚神醫肯割愛嗎!?”

        楚陽的眼中剎那間爆起異常明亮的光彩,道:“收為弟子?前輩的意思是,要將他們兩人收入凌霄門的門墻?”

        “額,不錯,就是這樣。”海飏波有些吃驚,這位楚神醫咋這么激動呢?不過,不管因為什么,貌似不太像不愿意的樣子!

        海大長老現在可是很有些患得患失的意思,唯恐楚陽說出拒絕的話,讓他進退兩難,無從抉擇。

        楚陽滿臉盡是興致勃勃,呵呵笑道:“這個……海老,既然您青眼有加,看中了他們,自然是他們的福氣,只是……既然要收弟子,那么多收幾個也無妨?”

        海飏波愣愣的下意識道:“是的,委實無妨的。但也要資質還可以的,若是太差的……”心道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看不透他要做什么了,這什么情況啊……

        “哈哈,那就好,太好了。”楚陽熱切的道:“海老,您看我的資質也還行,是不是也能拜入凌霄門門墻呢?”

        “你?”海飏波對楚陽這個突如其來的毛遂自薦給造楞了,他怎么也沒想到楚陽會突然來這么一個說法,之前雖然對楚陽的來歷以及近來的一系列經歷都有所了解,但對楚陽本身實力,以及資質什么卻沒有什么直觀的印象,直到此刻,也沒

        仔細查看過他的資質。

        海長老隨意一瞥,卻見楚大神醫身周并無太濃郁的靈氣聚集,粗略判斷,這人的資質只怕也是有限的緊;若是擱在平時,直接斷然拒絕,可是現在正是有求于人,無論如何也不能直接拒絕,皺著眉頭道:“楚神醫如此看重本門,卻是本門的榮幸,請神醫伸手出來,我看看你的資質是否適合……”

        心道,若是馬馬虎虎還可以,就收入凌霄門也不錯,起碼還能帶著兩個天才,這筆買賣也不虧,甚至就算垃圾一點,我也認了,至少這個楚神醫還是言如山的救命恩人,極有利用價值的。更何況本身還有一手好醫術……嗯,專治寡人有疾。

        楚陽高興地伸出手:“海老您好好看,在下面的時候,好多人說我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修煉速度快得驚人!您要是將我收入凌霄門,我一定能將凌霄門發揚光大……”

        話沒說完,就見按著自己手腕的海飏波一張臉整個變了顏色。

        <這一章,補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HOtsk.)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m.HOtsk.閱讀。)

        9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明港 | 枣阳 | 巢湖 | 海拉尔 | 吉林 | 昭通 | 遵义 | 景德镇 | 泗阳 | 兴安盟 | 广西南宁 | 常州 | 恩施 | 怀化 | 湖州 | 博罗 | 湘潭 | 汉中 | 永新 | 伊犁 | 七台河 | 吐鲁番 | 丹阳 | 开封 | 晋江 | 邳州 | 辽宁沈阳 | 黄冈 | 新疆乌鲁木齐 | 锡林郭勒 | 香港香港 | 吉林 | 濮阳 | 锡林郭勒 | 桓台 | 黔南 | 保定 | 乐山 | 江门 | 德阳 | 扬中 | 茂名 | 乐清 | 丹东 | 仁怀 | 阳江 | 淮北 | 新泰 | 燕郊 | 广汉 | 吐鲁番 | 东莞 | 眉山 | 雅安 | 大同 | 洛阳 | 泗阳 | 黄石 | 宿州 | 周口 | 泉州 | 莆田 | 徐州 | 阿拉尔 | 贵港 | 七台河 | 淮安 | 盐城 | 德州 | 阿拉尔 | 五家渠 | 屯昌 | 普洱 | 五指山 | 海西 | 安阳 | 桓台 | 绵阳 | 池州 | 雄安新区 | 乐平 | 景德镇 | 曲靖 | 泗阳 | 昌吉 | 天门 | 潍坊 | 崇左 | 东台 | 荆门 | 营口 | 陕西西安 | 醴陵 | 芜湖 | 邯郸 | 阜阳 | 吉林长春 | 铜陵 | 鄂尔多斯 | 安康 | 福建福州 | 长治 | 邹城 | 玉溪 | 杞县 | 桂林 | 伊犁 | 乌兰察布 | 绵阳 | 安吉 | 上饶 | 乌兰察布 | 保亭 | 通辽 | 昌吉 | 济南 | 文昌 | 玉环 | 乐山 | 三河 | 伊犁 | 内江 | 肇庆 | 四平 | 晋江 | 海南海口 | 吴忠 | 醴陵 | 吉林 | 阿克苏 | 绥化 | 锡林郭勒 | 安吉 | 锦州 | 商丘 | 海丰 | 五指山 | 汉川 | 禹州 | 林芝 | 陇南 | 周口 | 厦门 | 乌兰察布 | 钦州 | 安顺 | 兴安盟 | 陵水 | 赤峰 | 达州 | 赤峰 | 吐鲁番 | 余姚 | 绥化 | 抚州 | 晋城 | 喀什 | 姜堰 | 山西太原 | 那曲 | 沭阳 | 汉中 | 山西太原 | 六盘水 | 荣成 | 诸暨 | 克拉玛依 | 丽水 | 海宁 | 广西南宁 | 怀化 | 阿拉善盟 | 阜新 | 石河子 | 伊犁 | 咸阳 | 湖南长沙 | 和田 | 湖北武汉 | 汕头 | 永新 | 石狮 | 铜仁 | 辽阳 | 塔城 | 乳山 | 天水 | 眉山 | 溧阳 | 江门 | 安阳 | 邹平 | 龙口 | 昭通 | 新乡 | 清徐 | 禹州 | 邵阳 | 兴安盟 | 运城 | 如东 | 昌吉 | 余姚 | 博罗 | 宁波 | 晋城 | 郴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