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八百七十七章 初戰天魔【三】

    正文 第七部 第八百七十七章 初戰天魔【三】

        天魔一不小心,居然已經受傷。

        天魔怪人小覷之心頓時盡斂。

        魔氣與涅之火一旦接觸,啪啪啪啵啵啵……一陣奇怪的聲音在空中接連響起,其中一小部分即時化作青煙,黑手也一陣扭曲,隨即消失,竟是被燒得干干凈凈。

        天魔怪人一聲大吼,充滿了心痛和惱怒:“可惡的鳳凰,可惡的涅之火!”心隨念動,又是一只大手出來,這只大手更顯凝實,一把悍然抓下。

        天魔怪人表面依然從容自信,但心中已經在暗暗叫苦:“也不知道到底從哪里冒出來的這么多這么奇怪的魂淡……單憑修為倒也不咋地,但,每一個的攻擊方式,都是如此的怪異而出乎預料,都不要命了嗎……”

        天魔之氣不怕任何刀槍兵器,但對與涅之火,效果卻是不大;而且,還隱隱的被涅之火克制!

        但芮不通始終修為尚淺,彼此僵持片刻之后,魔氣持續奔涌翻卷,已經將涅之火包圍。

        水固然可以滅火,但火旺卻可沸水,強大到一定程度魔氣,涅之火竟反被壓制。

        “嗷嗚……”羅克敵縱身而起,奮不顧身的自涅之火之中沖了進去,一劍青光閃動,如閃電猛然橫空,在黑霧中左沖右突,大叫一聲:“你羅二爺有劍!”

        “狗大姨!”紀墨也從另一方向猛地突出,狂喝一聲:“什么鳥怪物,看紀二爺來教訓你!”

        終于有人說句話了,他么的居然還是罵人!

        “我日!還有倆……拼了……”幾已無余力的天魔怪人心中悲催,勉力催功,魔氣再次全力涌動,又是兩只黑色大手凌空而出,對上紀墨與羅克敵的長劍。

        所有這些,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相差也不過須臾;天魔怪人已經先后催化出九只黑手。火拼了九波攻擊!

        竟然是絲毫不差!

        “九心斷魔魂!”莫天機目光一閃,突然將手一揚,九枚銅錢呼嘯著沖上半空,就像是九個小太陽,發出呼呼的風聲,聲勢駭人。

        “斷魔魂?”一聽這招式名字,無疑是霸道之極,天魔怪人大吃一驚。難道是針對天魔的功法?那里還敢有半點怠慢,勉力再幻化出一只手,凌空一抓,抓向九枚銅錢。

        但他的手還沒有接觸到半空中的銅錢,那九枚銅錢已經消失不見,蹤跡不存。

        莫天機一聲笑:“白癡。我說斷魔魂你還真信啊。”

        “你!”天魔怪人幾乎吐血,卻趁著在這個難得的空檔,莫天機悠悠長嘯:“吹徹九重天湖水,唯我掌中紫玉簫!”

        掌心紫色光華一閃,一管紫色隱隱的玉簫恍如虛空幻化一般,凌空一揚,發出嗚嗚的簫聲,閃電般飛掠。

        “這個才是殺招!?”天魔怪人眼見敵人來勢不俗,仍舊不敢怠慢。大手猛地轉向,抓向來勢洶洶的紫玉簫。

        “說你白癡真沒說錯你,殺招是劍!你見過用簫殺人的嗎?”莫天機再度無情奚落,紫玉簫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柄青光閃閃的長劍,一劍斜掠橫空,居然將黑色大手掌削下來一只。

        天魔怪人一聲慘叫,憤怒地說道:“卑鄙小人!原來你的殺招是劍!”百忙中再度竭力催發魔氣,幾乎將吃奶的力氣也使了出來,狠狠抓向莫天機的劍。他可是恨透了劍的主人。決意只要把劍抓在手里。羏茨笏榱蘇飪誑啥竦慕#?

        真是太可惡了。

        “簡直是白癡到家了,敵我分明。我說的話你也敢信,居然再三再四的上當!”莫天機手中劍光一閃,卻又突兀的變成了簫:“其實我的殺招真正就是簫!說啥你就信啥,你怎么這么實誠呢!”

        紫光一閃,猛地抽在天魔怪人黑色大手手背上。

        天魔怪人再一次判斷失誤,被抽得魔魂為之顫抖,狂怒的狂嘯,惱羞成怒之下,竟是不惜代價的將黑氣魔魂極限爆發,猛地纏住了紫玉簫。

        便在此時,青光一閃,莫天機利劍脫手而出,“刷”的一聲沖進了黑霧,閃電般沒入天魔怪人黑霧籠罩之中的朦朧身體,準確地命中左胸!

        “真的還是劍啊。”莫天機哭笑不得:“天魔都像你這么沒腦子么?如果真是都象你這般,那我可輕松了,只是玩弄白癡實在沒有成就感就是了!”

        天魔怪人“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血,黑血見風,化作黑煙羏聰ⅰ?

        這一次竟是切切實實的重傷了。

        一半是被傷了本體要害,但更多的卻是被氣得。

        天魔怪人自覺從來都沒有這樣的生氣過。

        墨淚兒窈窕身影突兀潛入,又突兀消失,在這天魔黑氣之中,她的黑魔遁影發揮更加得如魚得水,劍光閃動之間,連續三柄短劍沖進了黑霧,近距離插入天魔怪人身上。

        “啊……賤婢好膽!!”再度受傷的天魔怪人大聲慘叫,魔氣轟然暴散,遮天避地。“砰”的一掌,這一掌竟然準準的打在墨淚兒身上,墨淚兒一聲嬌哼,整個身子凌空飛了出去。

        但這一次天魔出擊,與大局卻有深遠影響,這一下魔氣爆散,魔力無形中松動了少許;楚陽蔚公子顧獨行董無傷等人羏湊跬蚜四那V疲繕磯恕?

        然而便在這時,紅色光芒驟然閃動,如夢如幻,如真似假,朦朦朧朧中,莫輕舞窈窕的身影凌空飛舞,剎那間天地間一片紅影翩躚,嬌聲一喝:“九天舞,一舞天地一翩躚……”

        如夢如幻的絕逸舞姿之中,星夢輕舞刀化作了夢幻閃電,刷刷刷連續劈落。

        劈進了魔霧之中,刀鋒竟然視魔氣如無物,連續三刀,切盡了魔霧黑氣,穿透,劈在天魔怪人身上。

        “啪”的一聲輕響,半條手臂掉在地上。

        竟是天魔怪人的實體受創,非是魔氣幻化的大手被破!

        這一擊,卻是實實在在的意外。大意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無論敵我。

        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響起:“這……這是甚么功法?!他媽的,這么低級的打擊位面,怎么有這種功法,這種神兵,怎么可能,這不可能……”

        慘嚎聲中。楚陽凌厲的喝聲:“九劫劍!斬!”劍光極速涌動,刷刷刷,九劫劍后面十二招一股腦兒推了出來,九劫劍勢全力催動。

        一刃橫天萬世秋,此路黃泉通九幽;斬斷紅塵多情客,鋒芒到處一切休。鐵壁銅墻戰未休。得此一生又何求?九霄風云齊聚會,我未亡時君無憂。藏鋒隱光夜未央,運籌帷幄日月長;寧將一生全隱沒,卻換青霄殺戮狂!

        蔚公子,顧獨行,董無傷,傲邪云,謝丹瓊,芮不通。紀墨,羅克敵同時拼命上前,竭力出招。

        董無傷心痛愛妻受傷,不要命一般的瘋狂出擊,沉重的墨刀便如一座大山不斷地狂猛砸下!

        莫天機飄身后退,呼呼喘氣。

        剛才的以智惑敵,僥幸得手已經是極限,此刻如斯的拼命戰斗,已經不適合莫天機。勉強出手只是多余。甚至是累贅。

        莫輕舞的九天舞,極大程度的克制了魔氣。滅其鋒芒;芮不通的涅之火,也有焚燒湮滅魔氣之能,挫其銳氣,楚陽全力發揮的九劫劍,進一步驅散魔氣,其他人則一起拼命,全力以赴,欲畢其功于一役!

        “轟!”

        雙方完全正面火拼!

        那天魔怪人不可思議的慘叫一聲:“荒唐!”

        卻是一路狂猛的噴著黑血,如同一縷黑煙,一半鉆入了地下,一半沖上了長天,猛地逸出了戰團,在空中一陣扭曲變幻,兩股黑氣再度合在一起,一陣凝聚氤氳,然后黑氣慢慢地消失,終于露出來本來面目。

        荒唐。確實是荒唐。

        我大天魔如此牛逼的人物,居然在這等低級垃圾位面,被十幾個小小的螻蟻聯合起來傷成了這個德行。

        在地上,還有一節斷肢殘手,在那里蠕動著,發出淡淡的黑煙。

        芮不通一個箭步過去,掌心里涅之火呼呼的冒起,一把將斷手抓在自己手中,涅之火猛地擴張,將那斷手完全包圍,熾白色的火焰,狂猛燃燒。

        這工作交給芮不通正是恰如其分,再合適也沒有了,對付沒有后續力量的魔物,在涅之火只有被湮滅一途。

        斷手兀自在鳳凰火焰中扭曲,掙扎,跳躍,宛若有生命一般的痛苦,可是結局已然注定。

        遠方,那天魔怪人就那么靜靜地看著,眸子中流露出無限的憤怒與心痛,但卻詭異的并不上來搶奪。

        斷手終究在涅之火下被徹底烤化,進而化作了裊裊黑煙,徹底消蒪諤斕刂洹?

        唯一留下的,就只有飄散在空中的一股奇怪氣味。

        那味道,就像是烤焦了一個豬蹄也似。

        天空中天魔怪人就這么冷冷的看著發生的一切事情,須臾間,他身上魔氣悍然涌動,胸口的一個大洞,身上的各處創傷,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高速復原。

        之前被砍掉的左手,就這么一截木樁子也似的露在袖子外面,隨著魔氣持續涌動,一只新的手掌,慢慢的從斷臂上生長了出來。

        手腕、手掌、手指……

        就這么憑空‘生’了出來!眨眼間,恢復到了沒受傷的樣子,活動了一下手指,竟然靈活自如,嘎嘎一聲怪笑。

        這樣的場面,簡直是匪夷所思。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眾兄弟一時間看得兩眼都直了……

        竟有這等事!

        若是如此,那么天魔豈非是殺不死的?

        …………

        <求生月票。>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牡丹江 | 扬州 | 丹阳 | 巴彦淖尔市 | 绥化 | 衡水 | 益阳 | 燕郊 | 黔东南 | 衡阳 | 日土 | 临汾 | 眉山 | 义乌 | 汕头 | 荣成 | 肥城 | 三门峡 | 绥化 | 天长 | 佛山 | 洛阳 | 海宁 | 黑龙江哈尔滨 | 汉川 | 舟山 | 六盘水 | 永州 | 铜仁 | 通化 | 广州 | 新乡 | 定州 | 铜陵 | 神木 | 海西 | 临汾 | 澳门澳门 | 珠海 | 泗洪 | 怀化 | 如东 | 榆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黔东南 | 台州 | 崇左 | 营口 | 六盘水 | 阿勒泰 | 香港香港 | 信阳 | 孝感 | 五指山 | 渭南 | 甘孜 | 四川成都 | 湖北武汉 | 荆州 | 黄石 | 青海西宁 | 眉山 | 咸宁 | 邹城 | 本溪 | 台南 | 图木舒克 | 巢湖 | 大兴安岭 | 图木舒克 | 贵港 | 东阳 | 张北 | 招远 | 鹰潭 | 阳春 | 平潭 | 宜都 | 塔城 | 眉山 | 景德镇 | 吉安 | 平顶山 | 延边 | 西双版纳 | 石河子 | 扬中 | 洛阳 | 迪庆 | 营口 | 保定 | 临沧 | 丽江 | 山东青岛 | 江门 | 济宁 | 宜昌 | 扬州 | 沧州 | 项城 | 临猗 | 寿光 | 桂林 | 垦利 | 南京 | 玉环 | 文山 | 阿拉善盟 | 惠东 | 丽水 | 衡水 | 雅安 | 德阳 | 巴彦淖尔市 | 泗阳 | 济宁 | 临海 | 承德 | 海安 | 宝鸡 | 余姚 | 大兴安岭 | 三明 | 余姚 | 和田 | 湛江 | 曹县 | 湘潭 | 五指山 | 莆田 | 雅安 | 金坛 | 如皋 | 信阳 | 铜陵 | 玉树 | 铜陵 | 浙江杭州 | 洛阳 | 新余 | 广州 | 顺德 | 本溪 | 陕西西安 | 东营 | 南平 | 靖江 | 无锡 | 庄河 | 六盘水 | 乌兰察布 | 伊春 | 大兴安岭 | 东莞 | 朝阳 | 红河 | 临猗 | 武威 | 三明 | 南平 | 江苏苏州 | 泰安 | 娄底 | 曹县 | 武夷山 | 长兴 | 汕尾 | 云浮 | 河南郑州 | 泉州 | 吴忠 | 丽水 | 吉林长春 | 金昌 | 辽源 | 三亚 | 台湾台湾 | 济南 | 伊春 | 莱州 | 昌吉 | 海南海口 | 延安 | 德宏 | 抚州 | 阿勒泰 | 营口 | 南通 | 台湾台湾 | 临海 | 吐鲁番 | 诸城 | 河源 | 玉树 | 益阳 | 恩施 | 宝鸡 | 辽阳 | 宁德 | 长垣 | 衡水 | 瓦房店 | 湖北武汉 | 广西南宁 | 普洱 | 绍兴 | 安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