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八百一十章 誰言世家無良才?

    正文 第七部 第八百一十章 誰言世家無良才?

        附近群山,距離近的,直接山崩土裂!整個山體的根基都開始動搖,雪崩之余,山體上面的大石頭如同有人性一般的蹦跳而起,隨即就下餃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下,山峰嘩啦一聲傾頹。【去讀讀網友分享】

        轟隆隆……

        整片大地,千丈雪層都在隨著爆炸而跳躍!隨著蘑菇云的升起,一道道數百丈粗的雪塵也直挺挺的升起,這一瞬間,這個西北就如同增加了許多擎天支柱一般!

        第五輕柔倉促間被狂震一下,臉色蒼白,感覺腳下大山在傾頹,急忙采取措施預防應對措施,身邊,無數的人都變成了滾地葫蘆,嘰里咕嚕滿地亂滾,根本站不穩身子!

        一個個耳朵里金鐘長鳴,剎那間所有人同時失聰!

        第五輕柔心中暗暗的大叫失策。

        同為智者的他,瞬間已經想通莫天機布局的真實含義,萬萬沒想到對方竟能這么狠!八千高手的性命,就在這么一瞬間,化做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

        這份狠辣,這份決斷,這份壯士斷腕的氣魄!

        真正的大手筆!

        還有那一億塊紫晶石,那些紫晶石的效果竟然不是對外防御,而是全數用來收斂爆炸的威力,將所有威力全數收斂局限于大陣的內部,若非如此,這一爆炸威力范圍絕對不止于此,但也正因為于此,此次爆炸的威力極度集中,所造成的效果自然恐怖至極。

        八千圣級,十位至尊的骨肉精血,同時爆炸。這本身已經是威力大到了天地動容!

        更何況還有莫天機布置的一億塊紫晶。

        一億紫晶,將這次爆炸的力量,更加的提升了十倍!

        里面已經入陣的八千敵人,絕對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存活下來。

        就算是舞絕城這樣的強者在里面,今日之局也是必死無疑!

        這個局從前沒有,今后也未必可以復制,因為今日已是一個絕大的樣板,相信不會有人會再中同樣的圈套!

        今日之局,空前絕后!

        此刻的第五輕柔也終于徹底明了了莫天機的布局,為什么要在敵人眾目睽睽之前,以人力強改地形,布成陣局,為何要只動用如此低端的戰力作為第一路軍,更為何要將這九宮彌天絕神陣安排在靠近聯軍的這一方。

        所有的這些,都是幌子!

        那種決死一戰的厲烈,也是幌子。一億紫晶,更加是強大的誘餌!

        這些低端戰力來此的目的,就是同歸于盡,以全部的生命力作出最恐怖的一擊!

        隨著這場巨大的爆炸,波及甚遠,聯軍方面的營寨幾乎在同一時間齊齊飛上半空,無數人馬被震倒在地,更有許多人七竅流血,身負內創,此外更有無數山崩地裂,滾滾而下……

        這一刻,爆炸周遭之地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造成這一輝煌戰果的,包括了八千條義無返顧的生命,數以億萬計的紫晶石,還有最重要的,莫天機的精妙算計,透徹人心的周密布局!

        若聯軍的指揮非是第五輕柔,則未必會認出那陣勢是“九宮彌天絕神陣。”若非第五輕柔了解九宮彌天絕神陣,知道此陣不可以力強破,聯軍方面,不會采用避重就輕的手段,進入大陣內部,卻不在第一時間攻擊陣內之人,給了守陣之人太充裕太充裕的動手時間與機會!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結果,是第五輕柔全力配合的結果,也是莫天機算計第五輕柔的結果!

        以絕對內行的手段,來騙絕對內行的人。

        莫天機此番布局,可說大手筆,大氣魄,大謀算盡皆有之,隨便少一樣,也斷無這份戰果!

        對于這等情況,明白了全部一切的第五輕柔心中卻并無挫敗,就只有佩服!

        第五輕柔一生算人,難得被人算,今朝為人算盡,心底卻只有佩服二字!

        如此智者,委實值得任何人敬服。

        縱然是敵對之人,也不會有例外。

        爆炸良久之后,天地仍在不停的顫抖之中,隨處輕煙裊裊;四周一片山呼海嘯之聲,地面上,有如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占地方圓數千丈,深不見底。

        合共八千名壯士的全部生命,在這一刻的,化作了驚天一爆!

        他們早已知道,自己的實力在這最終一戰的戰場上根本難以起到作用,面對敵人,甚至都不會有出手的機會就會被屠殺。

        但在莫天機提出這個與爾同歸計劃的時候,卻沒有一個人猶豫。

        在這場戰斗中,地位絕對弱小的他們卻最終發揮出空前巨大的作用。

        最后的那十天時間里,這些人沒有出門走動,只是靜靜地在自己家里;與自己的親人在一起團聚。不管之前是多么蠻橫多么不講理多么暴躁也好、又或者曾經是喪盡天良曾經慘無人道也罷……再或者自己的妻妾乃是搶來的詐騙來的等等、或者原本就是良善的、與世無爭的;原本就是與人為樂的……

        所有的人,在這十天里表現的都是奇跡般的一模一樣,就只是靜靜地待著。

        也不練功,也不喝酒,什么都不做,只是很溫柔很不舍的看著、陪伴著自己的家人,陪他們做那些自己以前不屑一顧的瑣碎小事,聊那些家長里短。

        平常即使是再暴躁的脾氣,在這段日子里卻是從來沒有的安靜。

        厲宏,他的妻子本是厲家敵對勢力首腦的女兒,是他殺光了妻子全家,卻又因為貪圖妻子美色,將之搶回來強娶為妻;這一生夫妻二人幾乎就是在冷戰中渡過的……

        但在這十天里,厲宏就是這么安靜地陪伴著自己的妻子,溫柔微笑;每天操著笨拙的廚藝為全家做飯,有人抱怨難吃也是呵呵輕笑,每天晚上,竟很細致很溫柔的為妻子洗腳……

        只是,他仍舊沒有說一句抱歉的話,當年的事,不是一句抱歉就能了結的,他只是表現出他的最后心意……

        厲青云,這位厲家旁系子弟,由于自身資質不好,修為成就自然不高,平常的他會時不時的抱怨家族不給自己資源,可說是厲氏家族最大的刺頭,最難纏的滾刀肉;連厲無波等人看到他都會感覺頭疼。

        但在這十天里,這個刺兒頭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卻是磕頭。

        向歷代祖先,磕頭。

        我姓厲!

        厲成功,今年只有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如今已臻圣級四品之境,一向自我感覺自己是天才,不世出的天才,平常的性子自然是飛揚跋扈,目無余子,在家族內猶是橫行霸道,欺負過不少的人。

        但在這十天里,卻是逢人便笑臉相迎,態度幾乎低到了卑微的程度,誠摯地請求別人的原諒。只要對方說一句:沒事了,又或者是‘我原諒你了”頓時就會滿面春風。

        身死之前,債務要全消。

        厲安;向來最是桀驁不馴,因為他的父親管教他,曾與自己父親大打出手,最終更將自己父親的胳膊都打斷了……但在這十天里,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為自己的老父親按摩,按摩斷臂,按摩全身。

        晨昏定省,早晚請安,下午便攙扶著父親出去散散步,慢慢地在路上走,老父親老了,鼻涕流淌,經常一歪頭就抹在他身上,他輕輕的笑,用自己潔白的衣袍為父親擦拭……

        甚至,他還低下頭,在別人看不到的時候,用自己的舌頭嘗了嘗老父親的鼻涕,那一刻,眼中就汪滿了淚。

        父親養育了自己,還記得小時候父親強壯如山,現在……已經是連自己擦鼻涕都不會了……

        可我竟然從不曾注意過,還曾經將父親胳膊都打斷了……何等不孝!何等喪盡天良!

        沒有什么道歉的話,有的只是行動。

        我錯了。

        但我沒時間了。

        若有來生,我還要做您兒子,彌補今生之錯……

        還有許多許多……

        還有一些剛剛成親不久的毛頭小伙子,小夫妻十天里形影不離……

        這種情況維持到第九天的晚上,這八千人一個不少地在厲家祖祠匯合,八千人聚集一起,一言不發,沉默的跪倒,磕頭。

        那種場面,讓人震撼,心酸,流淚。

        但八千人并無一人哭泣,有的只有堅毅與頑強。

        三跪九叩首之后,昂然而出。

        決戰時刻到來,八千人一個不少,盡數出現,列隊整齊,臉色平靜。

        身后,是八千個家庭都敞開著門,一家人倚門相望,紅妝相送,淚眼迷離,無語流下。

        但八千人卻無人回頭。

        厲家子弟,同歸同在!

        在歷代祖先,自初代族厲春波以下的鞠躬相送之下,八千人,用最震撼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一生。就那么化作了塵埃,與八千名比自己強大得太多太多的敵人,同時化作青煙,化為一聲爆響。

        一瞬之末,化為過眼云煙。

        曾經的愛恨情仇,曾經的凌云壯志,曾經的罪孽累累,曾經的……

        統統成為過往!

        厲春波直起身來,淚流滿面。

        莫天機深深長嘆,道:“誰道世家無良才,八千子弟盡數來;身化飛灰猶不悔,同歸同在同慷慨!厲前輩……厲家男兒許多亦是有血性的漢子,緣何這萬多年來卻不能加以正確引導?只是以資質武力前途論成敗……但,誰曾想過,唯有人品,才是成就大事的第一先決條件!”

        ……

        咳咳,看了這一章我估計大家也沒投票的心情,所以就不說了……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大连 | 铜仁 | 万宁 | 五家渠 | 菏泽 | 库尔勒 | 恩施 | 沧州 | 天水 | 鄢陵 | 营口 | 偃师 | 永康 | 鹤岗 | 儋州 | 怒江 | 乐平 | 嘉兴 | 荆门 | 许昌 | 陵水 | 郴州 | 扬州 | 安庆 | 赣州 | 嘉善 | 白银 | 安顺 | 简阳 | 乌兰察布 | 醴陵 | 章丘 | 遵义 | 徐州 | 定西 | 武安 | 简阳 | 吐鲁番 | 宿迁 | 公主岭 | 迁安市 | 定安 | 宜宾 | 西双版纳 | 南平 | 广饶 | 鹰潭 | 文昌 | 灌南 | 喀什 | 新沂 | 达州 | 昭通 | 宁国 | 庆阳 | 云南昆明 | 乐山 | 文山 | 庄河 | 无锡 | 汕头 | 宁德 | 海拉尔 | 四川成都 | 衢州 | 宜昌 | 大丰 | 天长 | 金坛 | 晋中 | 玉环 | 池州 | 西藏拉萨 | 渭南 | 鄂州 | 桐乡 | 威海 | 莒县 | 绵阳 | 龙岩 | 莆田 | 东阳 | 丹东 | 曹县 | 滨州 | 雅安 | 六安 | 芜湖 | 日喀则 | 马鞍山 | 张北 | 澳门澳门 | 龙岩 | 新泰 | 德阳 | 塔城 | 鸡西 | 宜昌 | 汕头 | 如皋 | 万宁 | 红河 | 白沙 | 荆门 | 保亭 | 新沂 | 曹县 | 宣城 | 湖北武汉 | 滁州 | 石狮 | 顺德 | 河南郑州 | 台北 | 江门 | 蚌埠 | 惠州 | 大连 | 乐平 | 东莞 | 枣阳 | 佳木斯 | 醴陵 | 河池 | 阿克苏 | 温岭 | 普洱 | 茂名 | 朔州 | 三亚 | 三河 | 保亭 | 洛阳 | 淄博 | 长兴 | 黔南 | 吉林 | 桐城 | 晋中 | 仁寿 | 绵阳 | 衡阳 | 荆州 | 大理 | 濮阳 | 文山 | 永州 | 新沂 | 新余 | 陇南 | 湘潭 | 潮州 | 九江 | 上饶 | 单县 | 南通 | 海拉尔 | 江门 | 甘南 | 青海西宁 | 乐清 | 石嘴山 | 赣州 | 凉山 | 六盘水 | 临猗 | 黄石 | 澄迈 | 德宏 | 南京 | 云浮 | 赣州 | 滁州 | 曲靖 | 四川成都 | 邹城 | 商丘 | 山东青岛 | 日照 | 张北 | 金坛 | 果洛 | 常德 | 四平 | 吐鲁番 | 庆阳 | 聊城 | 昌都 | 招远 | 乐清 | 济源 | 大丰 | 阿拉尔 | 晋江 | 克孜勒苏 | 绍兴 | 濮阳 | 建湖 | 益阳 | 庄河 | 广汉 | 广饶 | 厦门 | 常州 | 简阳 | 安庆 | 鹤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