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六百九十九章 騷擾攻擊,無休無止

    正文 第七部 第六百九十九章 騷擾攻擊,無休無止

        紫晶礦前,煙塵彌漫。//:去讀讀小說網看小說 ww//

        蕭晨雷看著面前橫七豎八的尸體,身子簌簌顫抖,那無言的憤怒,已經變成了滔天烈火,幾乎將他自己也焚燒干凈!

        就在剛才,那幫天殺的惡賊,就在自己眼前,伏擊了自己的人手!

        十七位至尊,在這一擊之下,死了十六個!

        碩果僅存的一個,也是奄奄一息遍體鱗傷!

        對方的襲擊便如雷轟電閃,在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發動,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卻又結束了。

        而且就是這樣的出其不意。

        根本不給人反擊或者追蹤的機會,一擊出手,不管中與不中,立即撤退!

        這是典型的殺手風格!

        面對這樣的敵人,蕭晨雷縱然氣破了肚皮,也是無計可施!

        敵人根本不跟你正面作戰,而且,精通隱形匿跡之術,縱然你有通天修為,又能有什么辦法?只能徒呼奈何。

        接下來的連續四五天,莫天機指揮著兄弟們一次次的突襲,頻繁出動。從四面八方無孔不入的攻擊,每一次都是一沾即走!

        來無影去無蹤!

        最差的戰果,也是造成了兩三人傷亡,當然,最輝煌的戰果也不大,也不過殺死十來人,摧毀一些設施……

        但蕭家人面對這樣的攻擊,已經快要被折磨的崩潰了。

        人人都是人心惶惶,個個都在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似乎隨時隨地都會有敵人從自己腦袋后面沖上來……

        “目前形勢,敵眾我寡。”

        “正面交戰,我們就完了。”

        “所以,當敵人認為我們一定會出擊的時候,就算有必勝的把握,我們也不能動!”

        “硬拼。必勝也是損失!”

        “戰場殺敵,無所不用其極!”

        “所以,當他們認定我們不會動手的時刻,我們偏偏就要動手。而且是接二連三的動手!”

        “一次正面交戰能全殲敵人,但卻要承受自身的損失。十次突然襲擊也能夠全殲敵人,但卻能避免自身的損失。那么……只要沒有特殊情況,縱然是襲擊二十次,我也會避免哪一點損失。”

        “所以。這一次交戰。每一次出戰,襲擊,每個人都不準超過一次出手的機會!”

        “最好是只出一招!”

        在一個陰暗的角落里,莫天機在不厭其煩的解釋著這一次的戰術:“所以,大家也不要以為丟臉,更不要抱著那種‘我是正人子。我要與人正面決戰’的迂腐想法。”

        “戰場上仇敵間,只有生死勝敗,沒有正人君子。也沒有卑鄙小人!”

        “目前我們在這五天里,已經成功的襲擊了三十余次……所以接下來的襲擊將會艱難一些。而這五天里基本每一天都會襲擊,他們也一定有了防備……所以今天休息。”

        莫天機發布了休息的命令。

        眾兄弟如蒙大赦。

        這幾天里真是被折騰毀了。蕭家的人緊張,咱們又何嘗不緊張?甚至咱們一個個比他們要累得多啊,簡直是疲于奔命……

        如今,這個惡霸一樣壓榨我們的莫天機終于良心發現了。

        大伙兒一哄作鳥獸散。

        董無傷與墨淚兒作伴,一眨眼就不見了;其他人都在站沒站樣坐沒坐樣的閑聊。一直沒有參與戰斗的莫天機開始做苦力,先是用元力打洞,在地下無聲無息的搞出一個休息的地方,然后在地表用紫晶布陣,構建起一個天然的陣勢,讓兄弟幾個都進去。

        隨著莫天機一聲:“放心的睡,放心的打呼嚕。有這個陣勢在,打翻天別人也聽不到!”這句話之后,隨即就聽到鼾聲大作。

        當莫天機看到莫輕舞鬼鬼祟祟的挪動,最后靠在楚陽身上才安心的閉上眼睛睡了過去的樣子,不由得又是一嘆。

        楚陽茫然不知所以,好奇看來,正迎上莫天機有些些咬牙切齒的神情,剎那間頓時醒悟,洋洋得意的擠了擠眼,一伸手將莫輕舞抱在懷里,嘴角含笑,閉上眼睛,睡覺了。

        莫天機一口氣就憋在了喉嚨里。

        他們這邊是放松了,放假了。一個個睡得很熟,很香。

        但,人家蕭家那一邊卻哪里能睡得著?

        連續五天遭受襲擊!每一天的時間段都是不相同的,這等損失,怎一個慘字了得?

        第一天,被對方先來與老祖宗大戰一場,本以為戰過之后大家都受了重傷,兩三天內不會有什么動靜,結果人家當晚接著就去偷襲了大本營!

        將整個大本營一腳踹上了天。

        這一次襲擊毒辣之極,讓蕭家人只能吃自身攜帶的東西了……

        當然,蕭家高手如云,怎么也不會餓死。

        不過當時人人都想到對方已經完成了這么一個戰略目標,想必會消停一下,哪想到就在對方襲擊了大本營之后,居然接著就在喘口氣的時間里襲擊了援兵!

        這還不是終點!

        援兵死傷慘重之后終于撤回,接著又在紫晶礦口遭遇了第二次襲擊!

        一下子全軍覆沒。

        第一夜,四次攻擊,每一次,都是出乎預料之外。

        第二夜,蕭家人一日一夜的搜索,沒有發現什么,剛剛入夜,居然整個紫晶礦遭受了對方的攻擊!

        那個時候,也就是天色剛剛擦黑。誰也不會想到會在那個時候發動攻擊:一般不都是在后半夜嗎?

        于是,又一次人仰馬翻。

        還未整頓一下,對方居然從原本襲擊的位置,再一次原湯原味的第二次攻擊!

        蕭晨雷勃然大怒,奮起神威將那片地域整個一九品至尊修為掀翻,擊碎,卻是一無所獲。

        然后整個前半夜就過去了;終于判定敵人不會再來了,可快到天亮的時候,又來了一次。

        然后眾位蕭家高手就差點兒崩潰。

        最無恥的是,天亮之后緊接著又一次!

        然后緊接著又一次……

        一天的時間里。居然被攻擊了十二次!每一次被攻擊的時候,蕭家人都會這么想:這應該是今天最后一次了吧?

        但……偏偏就不是!偏偏就還有,而且是一次又一次周而復始……

        每一次都是在眨眨眼的時間里開始,然后眼睛還沒眨完,就結束了……

        終于,蕭家高手明白了:這幫家伙看來今天是要折騰一天了……這種時候,大家都是恨意滿胸,拼著不睡了也要嚴陣以待來個硬碰硬的時候……

        對方戛然而止。不來了。

        于是那一夜。蕭家眾位高手們那個憋屈和小心就甭提了。

        于是一直到了第四天夜里,都沒有動靜,大家疲累欲死,想要休息休息的時候,突然間就又來了一次,而且又是接連不斷的三次。

        大家正在猜測這是不是又要繼續十二次……那個時候。對方嘎然停止了。

        以為對方還要在快天亮的時候襲擊,結果也沒有來,眼看太陽都升到了頭頂。大家罵著娘咒著祖宗的才開始稍稍休息一會兒……哪想到在這時候又來了!

        而且一來又是連續四五次……

        ……

        總而言之,就是捉摸不透對方的戰術!

        蕭晨雷曾經在無數次的被襲擊之后,從憤怒、狂暴。慢慢地變成無奈。仰天長嘆:“九劫智囊,果然是神出鬼沒!面對這等智計心術,老夫根本無計可施!只能一次一次的尋找機會……但對方如何能夠給我們機會……”眾人心有戚戚焉,一起仰天嘆息。

        若不是有龍鳳之骨在這里,干系重大。蕭晨雷早已經率眾返回家族,不在這里受這等無窮無盡無頭無腦的鳥氣。

        但……偏偏這龍鳳之骨卻又運不走,而且拆不開,并且打不爛,更加的搬不動……

        這就讓蕭晨雷無奈了。走,走不得;打,打不著;留,盡是憋氣!進退維谷,,才是最折磨人。

        如今,剛剛遭受一次襲擊,蕭家人都已經明白了:對方是絕不可能罷手的,每一天,不管是什么時間,反正是必定的會來攻擊……

        所以大家都在精心的戒備。

        但是……半天過去了,大家更緊張,一天過去了……大家越來越緊張……又到晚上了,大家更緊張……

        但一直到第七天中午,還是沒來!

        蕭晨雷暴跳如雷!

        雖然敵人一直不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蕭家眾位高手們卻是越來越緊張了。就連蕭晨雷安撫,也安撫不下來。

        因為對方隨時都會出現啊……

        蕭晨雷看著礦洞內的三百多人,心中頗有些悲涼的感覺。從蕭家前來,發現龍鳳之骨之后,立即傳訊家族,大舉出動,共是君級高手之上修為的七百人的隊伍前來。

        如今,在六天之內,損失了五百!

        君級高手現在已經是一個也沒剩下;七品圣級之下的人,也是被殺的干干凈凈。剩下的這三百人之中,還有一百來人乃是純正的礦工……

        剩余的兩百多名高手,身上不帶傷的,也不超過一半了……

        蕭晨雷長嘆一聲,道:“把外圍警戒全部撤進來,都在這龍鳳之骨的地方集合吧。一來集中,二來,大家也能想休息休息,三來……這龍鳳之骨不能破壞,而且有這個在這里,山體根本無法摧毀,我們就在這里,等著他們決一死戰!”

        大家精神一震,眼中終于有點希望。

        隨即眾人依計而行,魚貫進入其中。當然,‘重傷’的紀二爺,也名正言順的撤了進去。

        在這里,紀墨臥底八天之后,第一次,親眼看到了龍鳳之骨!

        …………

        <傲世七重天vip全訂閱群:2522,還有數十個空位,歡迎大家。>

        <傲世普通書友群星夢輕舞群:293989837,有起點賬號可以回帖便可加入。歡迎大家。>

        <昨晚上喝的狂吐一夜,今天一直難受到現在,腿還在發飄。我繼續碼字,第二更應該會很晚……>

        而且遇到一個問題,我想要盡快的結束這里的情節,但卻發現快不了,必須先解決一個九品至尊……目前我正在想……(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十堰 | 喀什 | 金坛 | 洛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禹州 | 张家口 | 潮州 | 丽水 | 海拉尔 | 玉树 | 大理 | 铜川 | 雅安 | 吐鲁番 | 襄阳 | 贵港 | 石嘴山 | 仁怀 | 眉山 | 汉中 | 东阳 | 张掖 | 黔南 | 崇左 | 宁波 | 蚌埠 | 西双版纳 | 佛山 | 云南昆明 | 三门峡 | 大庆 | 铜仁 | 武夷山 | 青海西宁 | 大同 | 潍坊 | 任丘 | 梅州 | 莱州 | 厦门 | 辽宁沈阳 | 启东 | 广安 | 陵水 | 泗洪 | 滕州 | 靖江 | 临汾 | 大丰 | 东海 | 广西南宁 | 佛山 | 永康 | 雅安 | 梅州 | 台湾台湾 | 温岭 | 图木舒克 | 兴安盟 | 陵水 | 寿光 | 台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宜春 | 宜春 | 阿里 | 大庆 | 莱州 | 南阳 | 衢州 | 赣州 | 淮安 | 渭南 | 广安 | 阿拉尔 | 阜阳 | 郴州 | 大庆 | 阿里 | 广元 | 庄河 | 自贡 | 济南 | 塔城 | 枣庄 | 海西 | 昆山 | 阿坝 | 大兴安岭 | 鸡西 | 鞍山 | 玉环 | 咸宁 | 改则 | 林芝 | 马鞍山 | 平顶山 | 庆阳 | 温岭 | 锦州 | 西双版纳 | 安庆 | 甘孜 | 齐齐哈尔 | 黔西南 | 漯河 | 阿里 | 深圳 | 阿里 | 台南 | 萍乡 | 聊城 | 衡阳 | 固原 | 宝鸡 | 济南 | 黔南 | 百色 | 绥化 | 伊春 | 昌吉 | 石嘴山 | 乐平 | 涿州 | 中卫 | 高雄 | 神农架 | 衡水 | 丹东 | 普洱 | 屯昌 | 揭阳 | 石嘴山 | 张家界 | 三亚 | 瓦房店 | 连云港 | 平凉 | 锦州 | 曹县 | 抚州 | 和田 | 海北 | 巴彦淖尔市 | 巴彦淖尔市 | 西双版纳 | 铜仁 | 黄南 | 乌兰察布 | 五家渠 | 海宁 | 瓦房店 | 广元 | 新泰 | 马鞍山 | 烟台 | 高雄 | 台北 | 十堰 | 克拉玛依 | 如皋 | 临海 | 厦门 | 周口 | 吴忠 | 延安 | 安顺 | 安顺 | 博尔塔拉 | 湘潭 | 滨州 | 日照 | 齐齐哈尔 | 石狮 | 北海 | 娄底 | 琼中 | 琼海 | 牡丹江 | 仁怀 | 临猗 | 平潭 | 乐平 | 香港香港 | 丹阳 | 台山 | 澄迈 | 永州 | 河池 | 蓬莱 | 清远 | 长兴 | 南平 | 宿州 | 六盘水 | 澳门澳门 | 杞县 | 济南 | 福建福州 | 湖北武汉 | 临猗 | 金华 | 韶关 | 黄石 | 枣庄 | 广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