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五百七十二章 舌燦蓮花【第三更!】

    正文 第七部 第五百七十二章 舌燦蓮花【第三更!】

        “楚陽?域外天魔楚陽?”厲家人當然是消息靈通的,一聽見這個名字,立即就知道了此人乃是在大陸上攪起了漫天風云的楚神醫,楚天魔。

        “楚陽是真的,域外天魔卻未必。”楚陽灑脫地笑著:“敢問這里,乃是誰在主持?”

        “不管誰在主持,先拿下他!”一個聲音如同金鐵交鳴,鏗鏘傳來。

        幾位至尊欺身上前,楚陽毫不反抗,下一刻,就被鎖了丹田,封了氣血運行,幾位至尊也放下心,松了一口氣。

        里面有人說道:“將他帶進來!”

        便有人帶著楚陽,走了進去。楚陽雖然丹田被鎖,氣血被封,但卻無礙于正常行動。依然是不緊不慢地走了進去。

        拐過彎,便是一頂雪白的帳篷。

        此刻,三個人從帳篷中魚貫而出,三雙眼睛,都是如刀鋒一般看著楚陽。

        “說,你來的目的!”中間的厲輕雷淡淡問道。

        “我此番來,不加反抗,當然是來與厲家合作。”楚陽輕輕一笑:“敢問閣下是?”

        厲輕雷怪異的笑了起來:“你不知道我是誰?你不認識我?”

        楚陽迷惑地搖頭。

        “可我卻認得你!”厲輕雷嘲諷的道:“若是老夫老眼尚未昏花的話,當日,在最關鍵的時刻救走浪一郎等人的那個白衣人,就是你吧?”

        楚陽頓時悚然一驚:“前輩真是慧眼如炬!只可惜晚輩眼拙。居然沒有看到前輩當時在哪里。”

        另外兩位六品至尊頓時眼中殺機閃爍。

        “殺了他吧!跟他啰嗦些什么?”厲輕風厲聲道。

        “稍安勿躁!此刻。他已經在我們手中,要殺要剮,也不急于一時。”厲輕雷輕輕擺擺手:“說說,你來的目的乃是為何?”

        楚陽昂然道:“此一來,乃是與前輩談一談,我們雙方,如何能夠合作下去。”

        “合作?”厲輕雷輕笑:“如何合作?”

        楚陽道:“首先我要解釋一下,當初之所以出手,乃是被圍攻的人之中,還有四個人。乃是我的朋友!前輩消息靈通,自然也知道,那四個人是誰,與我有什么關系。”

        厲輕雷頷首:“不錯!那魏無顏。萬人杰,成獨影,與包不還,與你的確是關系匪淺。”

        “所以他們身陷險境,我不得不救他們。”楚陽誠懇地道:“江湖中義氣為重,相信就算是換做前輩在我當時的處境,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出手吧。”

        “不錯!”厲輕雷再次點頭。

        “而且,前輩的大仇人,執法者刑堂首座浪一郎,現在已經死在前輩的重掌之下!”楚陽淡淡一笑:“而剩下的四位刑吏。也已經成了我的人!”

        “成了你的人?”厲輕雷皺眉。

        “是的,要控制人,辦法很多,比如,用毒。”楚陽淡淡的一笑:“隔一段時間就需要服一次解藥的毒。”

        厲輕雷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繼續說。”

        “前輩的顧慮,無非是我們出去之后,找執法者通報厲家對抗執法者的消息,引來滔天大禍。”楚陽不卑不亢的道:“但只要我們達成了合作,這一層顧慮,便可免去。”

        厲輕雷眼中神色變幻不定。

        “執法者在全天下搜捕域外天魔;給我壓上這萬世不得翻身的罪名!”楚陽深吸了一口氣:“我與執法者之間。生生世世,絕對無法協調!前輩乃是聰明人,當知道,我并沒有說謊話。”

        “是!的確是如此。”厲輕雷承認。

        “厲家現在的形勢,前輩比我清楚。九劫劍主即將出世。厲家即將正面迎敵八大家族以及執法者!但九劫劍主剛剛出現時,實力必定弱小;所以。厲家雖然底蘊龐大,卻也絕對不是整個執法者和八大家族的對手!”楚陽道。

        “是!”厲輕雷皺皺眉,還是點頭。

        “目前,厲家的外圍,已經被八大家族蠶食不少!而厲家面對這種情況,只能收縮,不斷的收縮,卻不能反擊,可說是極為憋屈。”

        “的確不錯!”

        “從現在來看,厲家很安全!但從長遠來看,厲家的處境,危如累卵!”楚陽道:“一個不小心,就是舟覆人亡,全族覆滅!這并非是不可能!”

        “說的不錯。”

        隨著楚陽的一步步訴說,厲輕雷眼中的玩味之色更濃。

        “而目前,八大家族與執法者聯手,來圍剿我。”楚陽道:“所以,從根本上來說,我們雙方,敵人是一致的!”

        “對!”

        “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楚陽道:“前輩想必是認可這句話的!”

        “當然!”厲輕雷深沉道。

        “而我的資料,前輩想必也清楚。”楚陽傲然道:“面對執法者,與八大家族,我楚陽,也并非沒有一拼之力!”

        厲輕雷眼中奇異的神色閃了一下,道:“哦?”

        “前輩應該知道,八大家族屠道一戰!”楚陽嘴角微微一撇:“七百至尊,無一幸存!盡數死于非命!而,創造出這份輝煌戰績的絕世高手,就是我這一方的人!目前,正在東南平沙嶺楚家!”

        楚陽坦然道:“當然,她也受了傷。不過,經過這段時間,也恢復了大半。”

        厲輕雷眼神閃爍了一下,道:“我信!”

        屠道之戰,雖然八大家族極力隱瞞,但這樣的大事,如何隱瞞得住?尤其是厲家這樣手眼通天的大家族,更加不可能被瞞得住。

        “還有風月二位尊者,目前,也在我家!”楚陽道。

        厲輕雷臉上的神色慎重起來:“不錯。”

        “當年九劫之一的舞絕城。也在我楚家!這一點。對別人是秘密,但對于厲家,想必不是秘密。”

        “是,我知道這件事。”厲輕雷長長吐了一口氣。

        從這個楚陽口中說出來的這幾個名字,無一不是翻翻手就能震動天下的大人物!這些名字,一旦出現一個,都會風云色變。更何況是集中在一起?

        “前輩應該也知道。布留情與寧天涯兩位至尊,與我們乃是聯盟。”楚陽微微笑了笑:“他們兩個共同的弟子,乃是在下的未婚妻。”

        楚陽臉上帶著傲然與睥睨,一連串的說道。

        “風月至尊的弟子。乃是在下的紅顏知己。”

        “毒醫舞絕城,乃是在下妹妹的師父。”

        “那位一戰屠盡七百至尊的絕世高人,乃是我的至交!”

        厲輕雷默不作聲。

        但旁邊的厲輕風與厲輕雨兩人卻是越來越震驚!

        這少年的身后的底蘊,竟然是如此強大!

        能夠一戰屠盡七百至尊的絕世高人!當年九劫之一的毒醫舞絕城!寧天涯。布留情!月聆雪,風雨柔!

        整個天下站在金字塔最頂層的人物,居然有一大半,站在了他這一邊!

        這些人,隨便來一個人,厲家都要高接遠迎!

        楚陽淡淡的一笑:“我們不是天下所有執法者的對手,更不是執法者與八大家族聯手的對手!但我們的力量,想要自保……卻是沒有任何問題。就算是法尊親至,八大家族始祖全到;但我們若只求自保,他們也只有干瞪眼。無可奈何!”

        “所以,今天若不是被你們厲家逼入了窮途末路,我也沒有想過,要與你們厲家合作!”楚陽微笑:“畢竟,與你們厲家合作乃是對抗全天下的事,風險太大。而我們家族,卻沒有九劫之一……”

        厲輕雷輕輕喘了一口氣:“這么說……你現在來與我們談條件,乃是給了我們厲家天大的面子?”

        楚陽淡淡一笑,道:“當然,一來。乃是我現在困守在此,不得而出。若是我們雙方繼續作對,那么,我固然難逃一死。但你們厲家,除了八大家族和執法者之外。又加了我這一方的敵人!”

        “二來,我們雙方合作。對我的益處,也只有現在暫時保住性命;但對于你們厲家來說,卻是長久大計。要不然,我怎么會就這么束手就擒來見你?”

        楚陽指著自己眉心,呵呵呵的一笑:“這里,這一道金線,看到了吧?便是雙魂聯系,生死同心。前輩應當知道,這是什么……呵呵,此乃是那位一戰屠盡七百至尊的至交所留。若是我死,縱然千萬里……前輩以為,可以隱瞞真相嗎?”

        厲輕雷的臉色有些難看。

        厲輕風與厲輕雨面面相覷;從滿腔怒火,轉為沉思。

        對方所說的,并沒有一句是假話!

        而且,對方也實在是被自己家族逼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才如此來委曲求全……若是真的與對方合作,對于目前的厲家來說,的確是一件好事。

        但,想來想去,卻總覺得哪里還有些不對勁。

        “同一陣線,何必苦苦相殘!”楚陽認真的說道。

        “呵呵,我承認,你說的全是真的。”厲輕雷瞇起眼睛:“但我卻不相信你!不相信你會與我們合作。”

        他瞇起眼睛:“第一,我不相信你的金線,第二,我不相信浪一郎的刑吏會成了你的人,第三,我更不相信,我放你離開之后,你會遵守諾言。”

        厲輕雷淡淡一笑:“食言而肥的事……老夫可是見過很多的。對于你們來說,傳播消息,讓我們與執法者連天血戰,似乎更加有利!我很難相信你出去之后不會這樣做!”

        …………

        咳,你們猜,他們是合作呢還是不合作捏?>

        求月票!

        外面在下大雪,我出去逛逛去,今天三更!>(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金昌 | 宿迁 | 乳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新沂 | 荣成 | 哈密 | 澳门澳门 | 博尔塔拉 | 中卫 | 南阳 | 邳州 | 博尔塔拉 | 大连 | 莱芜 | 海南海口 | 大连 | 大兴安岭 | 莱州 | 连云港 | 雄安新区 | 抚顺 | 莱芜 | 永州 | 改则 | 招远 | 防城港 | 黑河 | 朔州 | 安吉 | 公主岭 | 徐州 | 桓台 | 泉州 | 涿州 | 淄博 | 吉林长春 | 湘潭 | 福建福州 | 宁国 | 乳山 | 临海 | 景德镇 | 枣庄 | 保定 | 商丘 | 三亚 | 延安 | 伊犁 | 文山 | 常州 | 长葛 | 如皋 | 台湾台湾 | 庄河 | 江门 | 汝州 | 喀什 | 张掖 | 启东 | 鹤岗 | 阿拉尔 | 慈溪 | 如东 | 泉州 | 莆田 | 吉林 | 莱芜 | 西藏拉萨 | 黔西南 | 延安 | 阿坝 | 南平 | 安吉 | 汕头 | 泰兴 | 孝感 | 定州 | 晋城 | 石狮 | 喀什 | 广元 | 昭通 | 永州 | 济南 | 湖北武汉 | 临汾 | 宁德 | 牡丹江 | 南阳 | 日喀则 | 如东 | 襄阳 | 昆山 | 佛山 | 临猗 | 江西南昌 | 黔南 | 郴州 | 甘肃兰州 | 通辽 | 白城 | 内江 | 吕梁 | 铁岭 | 广饶 | 长兴 | 四川成都 | 任丘 | 吴忠 | 资阳 | 绵阳 | 聊城 | 河北石家庄 | 吐鲁番 | 大兴安岭 | 大连 | 桐乡 | 琼中 | 象山 | 漯河 | 宜都 | 德阳 | 黔南 | 中山 | 保亭 | 台中 | 河池 | 松原 | 玉溪 | 枣庄 | 钦州 | 和县 | 晋中 | 宜春 | 桓台 | 新泰 | 泰兴 | 眉山 | 钦州 | 梅州 | 淮安 | 唐山 | 岳阳 | 石狮 | 偃师 | 洛阳 | 安康 | 防城港 | 宿迁 | 昆山 | 霍邱 | 揭阳 | 泉州 | 德清 | 永新 | 台中 | 台北 | 玉溪 | 诸暨 | 南安 | 乌海 | 正定 | 东莞 | 临猗 | 辽源 | 吉林长春 | 台南 | 中山 | 岳阳 | 湖州 | 明港 | 营口 | 四川成都 | 池州 | 丽江 | 榆林 | 随州 | 衡水 | 项城 | 鄂州 | 公主岭 | 贵港 | 香港香港 | 白银 | 邹城 | 武夷山 | 莆田 | 绍兴 | 锡林郭勒 | 锦州 | 咸宁 | 唐山 | 青海西宁 | 塔城 | 顺德 | 东营 | 衢州 | 娄底 | 日喀则 | 象山 | 邳州 | 湖北武汉 | 石河子 | 随州 | 保山 | 绵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