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四百八十六章 開誠布公

    正文 第七部 第四百八十六章 開誠布公

        只見蘭若沉吟了一下,皺起眉頭:“不錯雖然不錯……不過,下面怎地有地道?而且地道并不是四通八達,全是死地道,而且地道之中,還有床鋪……看來只是臨時避難之所?由此看來,那位楚閻王和中三天的顧公子,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他搖頭,笑著:“而且,在地道之中還有茅坑?那位楚閻王住在這里的時候,難道上個茅廁都要去往地下不成?”

        在他身后,兩個藍衣老者亦步亦趨的跟著,聞言笑了笑,沒有說什么。大公子應該只是隨口一說,當成一個話題的引子,接口與否,無關緊要。

        果然,下一刻,蘭若已經改了話題:“通道還未打開?”第七部  第四百八十六章  開誠布公

        “沒有。現在與家族根本聯系不上。”兩位老者沉重點頭。

        說來也倒霉,他們這些人,第一時間偷偷摸摸急如星火的下來了,來到這里之后不過一個月的時間,九重天通道就徹底的封閉了。

        這一來,大家都是有些焦躁。

        通道封閉,一切行動就只能自己做主。但,這件事情卻是關系到蘭家的萬年榮辱,生死存亡!縱然蘭若乃是家主繼承人,第一大公子,在一些重大事情上,也不敢做出過分決定。

        蘭若微微笑著,道:“這下三天,倒也是不錯的……起碼,比上三天,要干凈得多;也要平靜得多。就算找不到劍主,在這下三天多住些日子。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他笑了笑:“反正咱們帶的紫晶足夠多,不必擔心靈氣和修煉的問題。”

        另外兩人笑了起來。

        蘭若目光悠遠,喃喃道:“姑奶奶說,她這位弟子乃是冰心徹玉骨,就算是在上三天,團也是頂尖兒的絕色佳人,真的很想看看。這位絕色佳人,長得什么樣子。”

        說話間第七部  第四百八十六章  開誠布公,竟然有些神往。

        那老者嚇了一跳。慌忙勸阻道:“大公子,這件事,還是不要動念頭的好。我們此番下來。就是要交好九劫劍主;而這位皇帝陛下,很有可能就是九劫劍主的女人;若是……恐怕不僅僅不能為友,反而成了奪妻之恨……那可就真的壞了。”

        蘭若灑然一笑,道:“我也只是說說……再說,她是不是九劫劍主的女人,還真是不一定的;若是有一天證明了不是……那么我是一定要看看的。”

        身后兩位老者同時有些無語。

        但轉念一想:若是鐵補天真的不是九劫劍主的女人,那么……大公子看看或者納入房中,似乎……也并無不可。

        “畢竟,一個皇帝陛下成為我的侍妾,任由我為所欲為……這種事情。可是任何男人想一想都要熱血沸騰啊。”

        蘭若開玩笑的說道。

        兩個老者苦笑一聲;雖然蘭若的口氣一聽就是開玩笑,但從蘭若目光中的閃爍看來……這句話,可不僅僅是開玩笑那么簡單啊。

        便在這時,人影一閃,一個藍衣人出現在面前。

        蘭若緩緩轉身。看著來人,微笑著,并不說話。

        這便是世家大公子的風度了!永遠不會先出口。只等別人張口說完之后,他才會做出總結。“大公子,有新情況。”藍衣人雙腳剛落地,就急不可耐的說道。

        蘭若淡淡一笑。歪了歪頭,依然不說話。

        “皇帝陛下今天沒有上早朝……而且,我們在宮中的四個人手,也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三個。如今,只剩下七娘了……”藍衣人急促的說道。

        “哦?”蘭若眼中閃過一絲懊惱:“宮中有陌生面孔出現?”

        “是的。據七娘說,有一個年輕男人,出現在皇宮之中。然后,鐵補天就休了早朝。”藍衣人說道。

        “年輕男人……”蘭若微笑著,臉皮有些發緊,輕輕的笑了笑,輕聲說道:“看來是這賤婢的情郎來了,昨夜一夜顛鸞倒鳳……導致今天不能上早朝?”

        他嘴唇抽了抽,眼中掠過一絲陰鷙,低聲的喃喃自語:“看來……真是被……干壞了……”

        一瞬間,蘭若居然有一種‘被帶了綠帽子’這樣的感覺。

        他是曾經見過鐵補天的;而且,不可否認的,蘭若對于這位帝王,乃是有著絕對的野心的。男裝的鐵補天英姿颯爽,他幻想過不止一次鐵補天穿女裝的樣子。

        對于蘭若來說,鐵補天長什么樣子,是否花容月貌國色天香,這根本無關緊要,甚至就算是很丑……也不打緊。他在意的,是鐵補天的身份!

        正如他前面所說:一個帝王,成了侍妾……那是什么樣的成就感?

        而蘭若追求的,就是這一種感覺。

        如今,突然聽到這樣的消息,在蘭大公子心中,不可否認的有一種吃了蒼蠅的感覺。

        但他心機畢竟深沉,這種感覺剛剛升起就被壓了下去,淡淡道:“你細細說來……”

        隨著藍衣人的訴說,蘭若的臉色也越來越是凝重,喃喃道:“看來,我們必須要行動了。”他的眼神在一瞬間恢復了清明,他也是拿得起放的下的人,自然知道大局為重。一瞬間,就把心中原有的不舒服驅散得干干凈凈。

        淡淡的下令:“命令所有人手,準備行動。”

        “是。”

        “嗯,展現我們的力量;不過,對于這種人,還是開誠布公的好。”蘭若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若是拐彎抹角的迂回,恐怕還會有反效果。”

        身后,兩位老者神色一緊,道:“大少,這事情,還是從長計議……”

        “沒時間了。九重天通道封閉,我們聯系不上家族,在這里。那就是我說了算!”蘭若一擺手。

        他緩緩踱了兩步,臉上露出一絲胸有成竹的笑意:“我們這一次,來了十五人。四位君級,三位四品圣級,三位九品圣級;兩個一品至尊,一個三品至尊,一位六品至尊……加上我。這樣的力量。在下三天,壓服一位還未成氣候的九劫劍主……也足夠了……已經下午,楚陽才在鐵補天的百般催促之下。起了床。

        鐵補天滿臉紅潮,慵懶的坐在將鏡子前面梳妝;但,每當他要換上男裝的時候。背后就會有一雙咸豬手百般襲擊;一個梳妝半個時辰居然還未完成。一直是嬌喘吁吁,又是嗔怒又是無奈又是羞澀又是甜蜜……

        良久之后,鐵補天終于以‘你再胡鬧以后休想上床’這樣的霸道理由,止住了楚御座的騷擾,如愿以償的換好了衣服。

        但走了兩步,依然覺得腳步虛浮,而且,下身還有隱隱的疼痛,不由得狠狠的白了楚陽一眼:“這個樣子,讓我如何上朝?”

        楚陽關切的問道:“怎么了?還疼?哪里疼?我摸摸……”

        鐵補天一拳就打了過來。

        胡天胡地了幾乎一天一夜。楚陽體質強悍,還不覺得如何,但鐵補天卻已經是饑腸轆轆。

        這一夜加上半天的累,簡直是鐵補天從所未有。

        走一步,都要扶墻。偶爾渾身哆嗦一下,只覺得口干舌燥;居然連修為也提不起來的那種感覺。

        楚陽只是壞笑,連忙從空間里取出來生靈泉水,鐵補天咕嘟咕嘟的喝了幾口,這才恢復了一下精神,急忙安排御廚上飯菜。

        正在吃飯。小小身影鬼鬼祟祟的走了進來:“母后,爹爹……”

        小家伙來請安了。

        楚陽哼一聲,道:“這半天干嘛了?”

        “念書……”小家伙怯生生的說道。

        “你會念什么書!”楚御座一把抱了起來,道:“等會爹爹給你講故事……”

        小家伙一張臉頓時有些扭曲。

        誰給誰講故事?莫要顛倒黑白好不好……

        鐵補天早在小家伙叫出一聲‘爹爹’來的時候就滿臉通紅,連忙將兒子抱了過來,噓寒問暖。

        下午,鐵補天依然渾身慵懶,什么都不想做,處理不了政事。

        楚陽‘給兒子講了一會兒故事’,就找了個理由,讓鐵補天哄著兒子,自己溜溜達達的走出來寢宮。

        寢宮門前,遠遠的一個中年太監正在站著,似乎要進去,又不敢。

        楚陽溜溜達達的走過去,和藹可親的微笑道:“你就是現在的大內總管?”

        風總管點頭哈腰:“是,奴婢正是。奴婢不敢。”他雖然不知道這家伙是什么來頭,但看到這小子居然在皇帝寢宮里呆了一夜,就知道定然是了不起的人物,嗯,說不定……就是那話兒……

        所以風其涼更加的小心翼翼,神色也更加的恭謹。

        楚陽點頭:“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風其涼。”風其涼大總管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咳咳……因為奴婢的名字的諧音……大家都開玩笑的叫我,七娘……”

        “七娘……”楚陽頓時嗆了一下,連聲道:“好名字!好名字!”

        風其涼干笑。

        “我說,七娘啊。”楚陽呵呵笑了笑,道:“那三個人,你都上報了吧?”

        風其涼大吃一驚,猛然抬頭,瞠目結舌:“啊?”

        “啊什么啊?”楚陽斜著眼:“你在這里等候,也不是等候皇帝旨意吧?而是在等我?”

        風其涼頓時亂了手腳:“這個……”

        “什么都不必說,大家都是聰明人。”楚陽呵呵一笑,親切地問道:“你們蘭家這一次來的是誰?居然知道在這里等我……這份心思,深得很啊。”

        面對這么一個妖孽一般的聰明人,風其涼無計可施,唯有開誠布公:“是,我家大公子有請尊駕,晚上在天運樓一聚!”

        “果然是干大事的人!”楚陽贊道:“開誠布公我最喜歡,我很欣賞!你可以回稟,晚上,我一準的到!”

        他叮囑道:“告訴你家大公子,這酒席,可不能寒酸了。”(未完待續)RQ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枣庄 | 阳江 | 孝感 | 黔南 | 丽江 | 阿拉尔 | 如皋 | 寿光 | 宝鸡 | 遵义 | 临夏 | 晋江 | 丹阳 | 玉溪 | 神木 | 阜新 | 桓台 | 伊犁 | 乐平 | 崇左 | 盐城 | 温岭 | 日土 | 玉树 | 邯郸 | 图木舒克 | 大理 | 汉中 | 固原 | 宜都 | 商丘 | 武安 | 郴州 | 玉环 | 商丘 | 任丘 | 仁怀 | 鄂尔多斯 | 宁德 | 吉安 | 包头 | 中山 | 阳江 | 台中 | 东阳 | 桐城 | 蚌埠 | 五指山 | 龙岩 | 宁夏银川 | 青海西宁 | 博罗 | 泉州 | 琼中 | 泗阳 | 台湾台湾 | 桐乡 | 如东 | 兴安盟 | 东方 | 龙口 | 长垣 | 永康 | 酒泉 | 沭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临猗 | 哈密 | 鞍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泸州 | 怀化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吴忠 | 云浮 | 阳江 | 东台 | 汕头 | 攀枝花 | 博罗 | 陇南 | 公主岭 | 白银 | 邹城 | 三门峡 | 荆门 | 安康 | 禹州 | 万宁 | 抚顺 | 昌都 | 梅州 | 中山 | 平潭 | 甘肃兰州 | 梧州 | 黄石 | 泰州 | 泰兴 | 九江 | 锡林郭勒 | 宜昌 | 阿勒泰 | 怀化 | 莱芜 | 西双版纳 | 广汉 | 文山 | 天长 | 陇南 | 吉林长春 | 诸暨 | 广元 | 九江 | 博罗 | 杞县 | 衡水 | 章丘 | 宿迁 | 永州 | 巢湖 | 南阳 | 呼伦贝尔 | 徐州 | 义乌 | 西双版纳 | 浙江杭州 | 连云港 | 宿州 | 南京 | 阿勒泰 | 崇左 | 大连 | 蚌埠 | 赵县 | 梧州 | 乌海 | 东阳 | 巴中 | 晋城 | 长治 | 白沙 | 邢台 | 甘南 | 抚州 | 大理 | 醴陵 | 固原 | 咸宁 | 黄冈 | 莱州 | 清徐 | 大连 | 肥城 | 唐山 | 和县 | 莱芜 | 雅安 | 庄河 | 丹东 | 喀什 | 武夷山 | 昌都 | 汝州 | 北海 | 滕州 | 岳阳 | 九江 | 滨州 | 滁州 | 辽宁沈阳 | 伊犁 | 潜江 | 馆陶 | 宜昌 | 兴安盟 | 和田 | 张掖 | 昭通 | 景德镇 | 南平 | 柳州 | 哈密 | 鹤壁 | 周口 | 临海 | 台中 | 渭南 | 兴化 | 汉中 | 巴彦淖尔市 | 泗洪 | 济源 | 伊犁 | 正定 | 灌南 | 承德 | 南通 | 曹县 | 绥化 | 雄安新区 | 如皋 | 随州 | 灵宝 | 保定 | 潍坊 | 新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