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四百三十一章 藥谷慘案

    正文 第七部 第四百三十一章 藥谷慘案

        楚陽與諸葛云山兩人相互頷首,致意,微笑,告別。{htt友上傳更新}

        但彼此都知道,與對方的仇恨,怕是今生今世,都無法化解。

        唯有鮮血,可以洗刷!

        健馬長嘶,緩緩行動。一路出了天機城北門,順著楚陽來時的原路,一路奔馳而去。

        在諸葛家族眾人的夾道歡送下,眾人頭也不回,就走了。

        唯有月聆雪,與風雨柔進入了第二輛馬車中,向著諸葛蒼穹揮揮手,道:“傷勢沉重,就不下車辭行了。”

        諸葛蒼穹連說不敢。

        傷勢沉重到都不能下車了?鬼才信你!原本被你們俘虜的舞絕城現在都好了……你們居然不能下車了!

        不過,不下車也好,要是一下車……大家隨時都有準備逃命的心思,可就不美。

        眼看著楚陽一行在視線中消失,諸葛家族眾人臉色沉重。

        “全力整頓家族!恢復元氣!”諸葛蒼穹只留下一句話,就不見了影子。

        諸葛云山長吁短嘆。

        家族其他人都是目光閃爍。但,不管怎么說,每個人都是很清晰的松了一口氣。風月離開了,就像是搬走了眾人頭頂上的一塊大石頭。

        風月在這里,就算是不動,眾人也覺得咽喉上始終橫著一柄涼森森的利劍,每時每刻都覺得自己的腦袋隨時都會搬家。

        終于走了。大家也終于可以放心!

        其中一人試探著問道:“家主大人。難道就讓他們這么走了……我們……我們數十位至尊……數位嫡系子孫……”

        諸葛云山冷冷看了他一眼。道:“若是你愿意,我可以任命你帶領你的嫡系追擊!追殺月聆雪和風雨柔!你點個頭,我立刻發令!”

        追殺月聆雪和風雨柔?那人縮了縮脖子,不再說話:那您還不如直接賜我自殺吧,那樣還能留個全尸……

        諸葛云山怒道:“怎么不說話了?你不是很能么?你去呀?我馬上就下令!”

        那人將腦袋塞進褲襠里,一句話也不吭了。

        諸葛云山重重的哼一聲:“只會嘴上逞強的東西!丟不丟人!”拂袖而去。

        …………

        茫茫林海,滔滔雪原!

        天地之間,一片銀白!

        停了雪已經四五天,地面上的雪表層化了一部分,下面還是松軟的。{htt友上傳更新}上面一層薄冰。馬車走在上面,直接是這樣的:哧哧……噗;哧哧……噗……

        哧哧是在冰面上滑,噗,是馬蹄子將冰面踏破了。于是馬車一個趔趄。

        眾人無語至極。

        這他么的腫么走?

        走出十幾里路,就遇到了這種情況,干脆將馬車放棄,大伙兒統一坐雪橇。每一架雪橇,都有五十頭二級靈獸雪靈獒拉著,果然是又平又穩,速度刷刷地。

        風狐被楚陽揪了出來,小小的身體安安穩穩的蹲在第一輛雪橇打頭的那頭雪靈獒的兩個耳朵中間,威風凜凜,就像是領軍出征的大將軍!

        十二級靈獸帶頭開路。雪靈獒們更加是精神抖擻,鞠躬盡瘁!大有氣壯山河之勢。

        沿途,風狐就指出了正確的方向,在一片毫無差別的茫茫雪原中,一行四架雪橇,卻是在沿著最正確的道路行走。絕對不會有任何偏差。

        當然,以雪靈獒的能力,就算是積雪覆蓋的深溝懸崖,只需要速度起來,同樣可以拉著雪橇一掠而過。

        四架雪橇。楚陽莫輕舞烏倩倩孟超然夜初晨一架;然后是風月,然后是舞絕城楚樂兒楚飛寒;最后是芮不通董無傷墨淚兒。

        楚陽與莫輕舞還有風狐,組成了前方的防護陣線;而芮不通董無傷墨淚兒,則組成了后方的防御。

        自從上路,楚陽就偷偷地將烏倩倩放進了九劫空間里。每一天。心神都沉浸進去,練功之余。就與她說說話。

        每次看到這張沉睡的絕色嬌顏,楚陽的心里,都如針扎一樣的痛。

        還有著無數的牽掛,在心里滋生。

        想著烏倩倩說的話,楚陽心亂如麻。

        我從沒有想過,我竟然已經有了孩子。有了后人……

        我多想下去看看。可是……、

        “月前輩,要如何才能在現在下去中三天,或者下三天?”

        “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等!”

        “等?”

        “對,等;等九劫劍主開辟通天之路。才能夠繼續通行。除此之外,唯有等待!”

        ……

        “劍靈,九劫劍主什么時候能夠開辟通天之路,恢復三個位面的通道通行?”

        “第六節九劫劍!”

        “有別的辦法么?”

        “做夢!”

        楚陽苦笑。看來,自己真的要抓緊時間去尋找第五節第六節九劫劍了。時間緊迫,越早越好!

        若是讓自己的孩子長大了之后也來一句:都怪我那狠心的父親!……楚陽覺得自己一定會崩潰掉。

        ……

        楚陽坐在雪橇上,身披貂裘,看著這條原本熟悉,卻被大雪覆蓋的路,喃喃的說道:“他日云霄若相見,請君江南掃落花。江南在何處?”

        當初一路南來,只有三人。如今北歸,卻是物是人非。

        當初紫邪情一身白衣,絕代風華,不知道傾倒了多少英雄豪杰,也為楚陽惹來了無邊的殺孽!如今歸去,紫邪情已經不在身邊。

        但楚陽卻總感覺她還在。

        尤其是經過一些具有記憶的地方,發生事件的地方,楚陽總會感覺到,紫邪情依然一身白衣的站在那里,淡淡的看著這世間,看著這天下。

        當初來。有你在。你一身白。

        如今去,你不在,天下皆白。

        楚陽突然感覺自己的心境有些蒼老了一般,忍不住喟嘆了一聲,眼神有些迷蒙的看著連天雪白,一時間神思飄飄蕩蕩。

        莫輕舞從一堆厚厚的貂裘里伸出頭,就像是一頭小狐貍一般支楞了一下耳朵,唧唧喳喳的問道:“楚陽,你在嘀咕什么?”

        一張口,噴出一道濃郁的白氣。

        楚陽一笑:“沒什么。”

        莫輕舞嘻嘻一笑。似乎發現了楚陽的低落,從貂裘中脫身出來,斯哈斯哈的吸著冷氣,就把楚陽身上的寬寬大大的厚厚貂裘解開來。然后哧溜一聲鉆進去,從里面再系上扣子……

        于是就被裹在了楚陽懷里。

        楚陽終于明白了自己這件袍子的最大用處。在出發的時候,莫輕舞特意的找了一件無比肥大的貂裘給自己穿上,然后自己不穿還不行,就哭鼻子。沒奈何只好穿上這件足以包住兩個半自己的大袍子。

        現在終于知道;原來這丫頭乃是早有預謀!就為了她在這時候好鉆進來。

        莫輕舞在他懷里拱了拱,道:“還是這里舒服。”

        楚陽苦笑。

        就這么有一搭無一搭的說著話,莫輕舞逐漸的又有些困意,慢慢的居然又睡了過去。

        一上午的時間,已經出來了天機城四五百里。

        突然,前面的雪靈獒瘋狂的吠叫起來。楚陽一怔;就見風狐變成了一道白線,消失在前方左側茂密的叢林中。

        隨即,又化作一道白線出來,閃電般落在楚陽的面前,兩個小爪子此起彼落,比比劃劃,嘰嘰咕咕。

        楚陽一怔,難道是發生了什么事?

        放下莫輕舞,讓他不要動,一招手。芮不通如飛而來,兩人聯袂悄悄地趕去,風狐在前面引路,其他人在原地暫且等候。

        進入樹林一看,楚陽只見到樹林縱深處。一片狼藉,風狐用爪子在一個地方刨了刨;楚陽一揮手。地上的積雪刷的飛去,露出來下面掩蓋的一具尸體!

        大雪嚴寒,尸體并不腐壞,依然栩栩如生!

        楚陽一看,不由得心中一震!

        此人,認識!藥谷五長老!只見他身體早已僵硬,但眼睛卻仍然恐懼的睜著,似乎是見到了什么絕對不可思議的事情!

        竟然是死不瞑目!

        楚陽心中沉重,芮不通運功一掌,整片樹林的積雪全部飄起,翻翻滾滾的落在一邊。

        露出白雪下掩蓋的殘忍景象!

        藥谷的人!

        足足一百七十多人,橫七豎八的躺在這片樹林里。再往前,零零碎碎的還有,楚陽與芮不通搜遍了整個樹林,找到了將近四百具尸體。

        有刀傷劍傷,拳腳……還有的是被亂刀砍死。

        無一活命!

        楚陽長嘆一聲,在看到藥谷少谷主那張平凡木訥的臉龐的時候,楚陽突然感覺心中很壓抑。這種感覺,讓他有一種仰天長嘯的郁悶!

        萬藥大典,楚陽并不知道藥谷一定來了多少人,但,楚陽絕對相信,這里死掉的四百人,就是藥谷此次萬藥大典的主力。

        萬藥大典之后,他們就匆匆而走,沒有想到,卻是死在了這里!而且,死得如此凄慘!

        是誰,有這樣的力量?可以將這么多高手盡數的截殺!是誰,如此的心狠手辣?竟然下了毒手,殺死這樣的一群懸壺濟世的人!

        突然,楚陽似乎想到了什么,俯下身子,在少谷主尸體上摸了摸,臉色一變,接著又去其他的幾位供奉長老身上摸了摸,臉色也就更加難看。

        他速度極快的在所有人身上檢查了一遍,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之極!收手起身,怔怔的站立。

        “怎么了?老大?”芮不通詫異地問道。從未見到老大的臉色,會變的如此難看。

        “補天玉沒有了!”楚陽沉沉的說道:“他們身上的靈藥,連同補天玉,統統的沒有了!一點,都沒有剩下!”(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余姚 | 莆田 | 大同 | 百色 | 莱芜 | 海东 | 五指山 | 桐乡 | 湖州 | 钦州 | 宣城 | 乐平 | 安阳 | 阿坝 | 凉山 | 绵阳 | 琼中 | 五指山 | 通辽 | 镇江 | 五家渠 | 宜昌 | 山西太原 | 泉州 | 澳门澳门 | 临汾 | 五指山 | 大连 | 北海 | 盘锦 | 河池 | 如皋 | 德清 | 赤峰 | 兴安盟 | 瑞安 | 德清 | 项城 | 馆陶 | 宝鸡 | 定西 | 三沙 | 石狮 | 公主岭 | 大兴安岭 | 平顶山 | 惠东 | 玉树 | 霍邱 | 红河 | 丹东 | 盐城 | 大丰 | 定西 | 鹤壁 | 阿勒泰 | 益阳 | 武威 | 红河 | 海南海口 | 江门 | 甘肃兰州 | 运城 | 儋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福建福州 | 邹城 | 石河子 | 宣城 | 五家渠 | 神农架 | 三河 | 嘉兴 | 金华 | 温州 | 阿拉尔 | 毕节 | 邳州 | 滕州 | 丽江 | 芜湖 | 贺州 | 仁怀 | 灵宝 | 昭通 | 湘西 | 曲靖 | 大庆 | 汕头 | 文山 | 贵州贵阳 | 泗阳 | 定安 | 克孜勒苏 | 孝感 | 那曲 | 海拉尔 | 图木舒克 | 阳泉 | 天长 | 毕节 | 平凉 | 图木舒克 | 三亚 | 广汉 | 西双版纳 | 肥城 | 任丘 | 酒泉 | 德州 | 溧阳 | 湛江 | 绥化 | 厦门 | 景德镇 | 德州 | 阳泉 | 东营 | 阿克苏 | 赤峰 | 三河 | 襄阳 | 日照 | 阿里 | 高雄 | 新疆乌鲁木齐 | 安阳 | 图木舒克 | 盐城 | 景德镇 | 和田 | 章丘 | 白银 | 焦作 | 攀枝花 | 兴安盟 | 昆山 | 庆阳 | 锦州 | 东海 | 西藏拉萨 | 定安 | 常德 | 商洛 | 长垣 | 芜湖 | 陇南 | 永新 | 醴陵 | 阿拉尔 | 惠东 | 和田 | 青海西宁 | 漯河 | 定州 | 海丰 | 驻马店 | 恩施 | 十堰 | 安庆 | 安徽合肥 | 衡阳 | 巴音郭楞 | 钦州 | 库尔勒 | 漯河 | 鹤岗 | 衡阳 | 仁寿 | 燕郊 | 赵县 | 甘南 | 中卫 | 嘉兴 | 中山 | 扬中 | 广汉 | 任丘 | 阿拉尔 | 山东青岛 | 榆林 | 聊城 | 南阳 | 玉环 | 台北 | 包头 | 苍南 | 台中 | 宁夏银川 | 武安 | 长垣 | 阿勒泰 | 台湾台湾 | 玉环 | 深圳 | 平潭 | 青海西宁 | 天水 | 孝感 | 长葛 | 吕梁 | 中山 | 抚顺 | 乐平 | 河池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达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