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二百八十五章 見面禮不能少【補昨日】

    正文 第七部 第二百八十五章 見面禮不能少【補昨日】

        “寧天涯……”法尊大人苦笑起來。

        知道這個徒弟是沒戲了。

        若是只有布留情一人,自己還可以運作一些手段,實在不行,寧可拼著付出巨大的代價,將布留情殺死,也要將徒弟搶過來。

        雖然那是不得已才走那一步,但法尊心中已經有了這樣的念頭。布留情并不是殺不死。只要自己拼著與他兩敗俱傷,加上執法者長老團,再發動九大家族所有至尊聯合,殺死布留情,絕不是不可能。

        但這個徒弟還有寧天涯的份兒……

        那這份計劃就徹底的行不通了。

        這并不是說,寧天涯就比布留情難對付,而是……

        寧天涯與布留情兩個人聯手,已經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了。

        這兩個人在一起,就算是法尊,也要退避三舍!

        若是說天下間最強的組合,在此之前,人人都知道,乃是月聆雪與風雨柔,但現在,肯定是改變了。

        寧天涯與布留情都已經共同傳授一個徒弟了,那么,兩人的關系還用說?

        或者可以這么說,若是有一個人,修為與布留情不相伯仲;兩人決戰唯有同歸于盡這一條路;但,若是決戰的時候,寧天涯站在布留情身后……

        那么,可以肯定的說,寧天涯甚至都不必喘氣,布留情就會必勝無疑!

        哪怕法尊再是自負,也絕對不敢說。自己面對寧天涯與布留情的聯手能不敗。開什么玩笑……這倆人聯手,他能逃得出性命,就已經是心滿意足……

        是發動九大家族來圍剿這倆人?

        法尊不讓自己再想下去了。

        因為那必然是一場慘烈的大戰,而且……打到最后勝利者。都不一定會是自己這一方。

        “原來這個徒弟寧兄也有份,既然如此,是小弟唐突了。”法尊有些不舍的看了看莫輕舞,灑然笑道。

        布留情頓時有些不爽。

        “我的徒弟你就要搶,寧天涯的徒弟你就不搶了?老子和寧天涯相比,就相差這么多?”布留情皺起了眉頭,有些不善的看著法尊。

        法尊苦笑:“布兄,你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布留情怒道:“我哪里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我介紹徒弟跟你們見面了,你們這些長輩居然沒有拿出點兒見面禮來?太沒面子了吧。”

        眾人一陣絕倒。

        我擦,你收了一個這么好的弟子。我們羨慕嫉妒恨還來不及,你居然還來找我們要見面禮。

        “見面禮?”莫輕舞歪著頭,看著自己的師傅,黑白分明的眼珠兒一亮:“師父,真的有見面禮哇?”

        “那是當然的啊。”布留情打定了主意要敲竹杠。

        “太好了。這么說,你要將我送出去的事情,我就不跟寧師父說了。”小蘿莉歡天喜地的說道。

        “呃,可別!我的小姑奶奶喲……”布留情頓時狼狽了起來。剎那間就矮了半截:“這事兒你可千萬不能跟寧天涯那混賬說……要是說了,那老賊非找我拼命不可……”

        莫輕舞快樂的笑了。

        布留情剎那間有些氣急敗壞。拉著徒弟的小手,來到法尊面前。教唆道:“叫師叔。”

        “師叔。”莫輕舞甜甜地叫了一聲。

        “伸手。”布留情道。

        莫輕舞很乖巧的就伸出來白白嫩嫩的小手,兩朵花一般的綻放在法尊大人的鼻子底下。抬起頭,惹人憐愛的眼神就看住了法尊。

        師徒兩人一個不要臉,一個天真無邪,配合的真是天衣無縫;被這樣的一雙眼睛看著,哪怕是再吝嗇的人,恐怕也要開始掏腰包了。

        法尊苦笑不已,都到了這種地步,還能怎么辦?

        遇到了布留情這么一位滾刀肉到極點的貨,自己就算是法尊,又能怎么辦?

        “相見即是有緣,小丫頭我真的挺喜歡的。”法尊慈祥的微笑著,從懷中取出來一截木頭,手指中指那么粗,那么長;塞在了莫輕舞手里:“這塊木頭,你拿去玩吧。呵呵,丫頭,以后若是對你師父不滿了,千萬記得要來找我哦,我就住在執法城,你只需要到了那里,說出你的名字,就會有人帶你去見我,知道了么?”

        雖然明知無望,法尊還是沒有放棄撬墻角的心思。若是你們徒弟自己離家出走,那就怪不得我了吧?

        布留情翻著白眼看天,心道,老子快將小姑奶奶當祖宗供著了,她會跳槽到你那邊去?做你的春秋大夢。

        “哦。”莫輕舞手里拿著這一小塊木頭,頓時有些失望,忍不住就有些腹誹起來。

        小氣鬼!

        沒見過給人家見面禮居然給木頭的,而且還是這么一小塊,雖然星光燦爛的很是惹人喜歡,可是木頭就是木頭啊……

        “哇靠!”布留情眼睛一亮:“天星木!法尊,哈哈哈,你真是有好東西。哈哈……小舞,這可是好東西,快快謝過法尊師叔。回去我就給你做一個戒指。”

        “多謝法尊師叔。”小蘿莉聽得這東西似乎還是好東西?連自己師父居然也如此推崇,頓時就心中活動了過來,甜甜的謝了一聲,轉頭向布留情道:“師父,戒指可要做的好看一些。”

        布留情滿臉笑容,連連答應。

        法尊狠狠瞪了布留情一眼,轉頭向莫輕舞微笑:“不必多禮,呵呵,小舞……真是個可愛的小姑娘呵呵……”

        心中卻恨不得將布留情一把掐死,你這混蛋,從老夫手里敲詐了東西,居然還給我降了輩份……師叔?那豈不就是你比小?

        但布留情已經拉著莫輕舞的手,來到了夜帝面前,介紹道:“這個,也叫師叔吧。這可是第一大家族的老祖宗啊,手上可肯定是有不少的好東西了,就怕這小子小氣,恐怕是不會拿出來。”

        夜帝頓時就嘗到了剛才法尊大人的心情:哭笑不得,無語糾結,很想一拳砸在面前這張臉上,但是不敢……

        勉強擠出來一絲笑容,道:“這個見面禮是應該的……”伸手在懷中一摸,掏出來一枚通體發紅足有鵝蛋大小的物事,道:“這是一枚十級巔峰級靈獸的內核……呵呵,不是啥好東西,就拿著玩去吧。”

        “多謝師叔。”莫輕舞伸手接了過來。

        眾人一陣咂舌,十級巔峰靈獸的內丹!絕對是價值連城,就被夜帝眼睛也不眨一下的送了出去……夜帝真是財大氣粗啊。

        夜帝心中卻是糾結:我也不想送啊,可是,布留情一雙眼睛,就這么探寶一般看著我,我要是拿出次等貨色,豈不就立即得罪了他?

        就在此時,突然咕咕一聲叫喚,莫輕舞肩頭的那只小小的白色狐貍,突然利劍一般竄下來,到了莫輕舞手心里,用粉紅色的小鼻子拱了拱莫輕舞的手,抬起頭,眼中滿是渴望之色。

        莫輕舞詫異道:“小雪,你想吃咩?”

        小狐貍不容置疑的點點頭。

        “那你就吃呀。”莫輕舞嬌笑一聲,將內核拎起來,小狐貍大喜過望,一伸脖子,居然將這顆十級巔峰靈獸內核一口吞了下去,然后心滿意足的抹了抹嘴,又到了莫輕舞的肩膀上蹲著,卻是閉上了眼睛,有些懶洋洋的起來。

        “風狐!十級巔峰靈獸!”在場眾位至尊頓時眼睛瞪的發直。

        這小狐貍居然能吃十級巔峰靈獸的內核,而且吃了之后反應還不是很大!……這么說,豈不起碼也是十級巔峰靈獸?

        想不到這小丫頭不僅拜了兩位巔峰至尊為師,隨身居然還帶著一個十級巔峰靈獸的寵物。

        想到這里,人人都是一身汗。

        若是有人不開眼睛想要招惹這小姑娘,圣級八品之下的恐怕根本不用布留情寧天涯兩位至尊師傅出手,就被這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小寵物’給活吞了……

        這小丫頭身上,居然是布滿了陷阱。

        隨便哪一個,踩進去就是萬劫不復啊。

        不過這小丫頭也真是敗家啊,一顆價值連城的十級巔峰靈獸內核,居然剛剛到手就眼睛也不眨一下的送給了寵物吃了……暴殄天物啊!

        夜帝看著莫輕舞肩膀上的小狐貍,嘴角隱秘的抽搐了兩下。

        本以為這玩意兒能得到布留情的青睞,獨占鰲頭;哪想到眨眨眼,居然就喂了狐貍了……

        這正是在中三天極北荒原就跟著莫輕舞的風狐,跟著莫輕舞,由于莫輕舞的寵愛,小狐貍算是占了大光,什么天材地寶盡著吃,修煉資源與莫輕舞共享,連睡覺的時候都在莫輕舞的口袋里,沐浴靈氣。

        此刻,已經是十級巔峰,無限的接近十一級。吃了這顆十級巔峰靈獸內核之后,恐怕就會成為歷史上第一只突破到十一級的風狐了……

        布留情毫不在意,拉著莫輕舞的手,走向下一人:“這位,叫蕭瑟,也叫師叔吧。就是九大家族之中蕭家的老祖宗,好東西多的是。”

        “師叔。”莫輕舞乖巧的伸出了小手。

        蕭瑟呵呵笑了兩聲,道:“我這個師叔可有些寒酸,沒啥好東西,一輩子就知道舞搶弄劍了。這樣吧,我就送給小舞侄女一把短劍吧,女孩兒也能用來防身,呵呵。”

        他雖然這么說,但大家都知道,能夠被蕭瑟送的出手的兵器,豈能有平凡貨色?最起碼,也是神兵利器級別的。

        卻沒見,莫輕舞和布留情師徒兩人都是有些隱秘的撇了撇嘴。

        短劍?什么樣的神兵利器,能比得過我的星夢輕舞刀?(未完待續。。)

        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仁寿 | 天门 | 贺州 | 松原 | 宁德 | 本溪 | 佳木斯 | 定西 | 新疆乌鲁木齐 | 邹城 | 铁岭 | 宁夏银川 | 绍兴 | 枣庄 | 岳阳 | 龙岩 | 如东 | 株洲 | 宜都 | 信阳 | 清远 | 信阳 | 吉安 | 亳州 | 辽源 | 普洱 | 晋城 | 铜陵 | 庆阳 | 济源 | 清远 | 呼伦贝尔 | 山南 | 邢台 | 江门 | 河源 | 迁安市 | 平凉 | 铁岭 | 茂名 | 阳泉 | 辽阳 | 汉川 | 余姚 | 泸州 | 霍邱 | 长垣 | 阳泉 | 佛山 | 扬州 | 湘潭 | 秦皇岛 | 长兴 | 天门 | 东营 | 赣州 | 天水 | 白银 | 锦州 | 孝感 | 海北 | 泰兴 | 济宁 | 本溪 | 随州 | 漯河 | 赵县 | 阿拉尔 | 海丰 | 东莞 | 赵县 | 随州 | 本溪 | 泰兴 | 鹰潭 | 哈密 | 株洲 | 衢州 | 宝应县 | 瓦房店 | 六盘水 | 承德 | 抚顺 | 吴忠 | 武夷山 | 铜仁 | 攀枝花 | 鄂尔多斯 | 高密 | 扬州 | 东阳 | 博尔塔拉 | 松原 | 迁安市 | 恩施 | 儋州 | 莆田 | 赤峰 | 榆林 | 威海 | 通化 | 梧州 | 忻州 | 延边 | 驻马店 | 崇左 | 玉溪 | 九江 | 张家口 | 灌南 | 青州 | 灵宝 | 衡水 | 五家渠 | 邯郸 | 三沙 | 株洲 | 佳木斯 | 陕西西安 | 鞍山 | 长兴 | 廊坊 | 莒县 | 乌海 | 霍邱 | 上饶 | 西藏拉萨 | 阿勒泰 | 上饶 | 深圳 | 广安 | 文昌 | 金坛 | 吕梁 | 鹤岗 | 鹤壁 | 瓦房店 | 澄迈 | 晋江 | 兴化 | 丹东 | 荆门 | 临海 | 东营 | 山西太原 | 廊坊 | 平潭 | 那曲 | 克孜勒苏 | 阳春 | 攀枝花 | 通辽 | 邵阳 | 甘南 | 吴忠 | 河源 | 平潭 | 泗洪 | 河池 | 兴安盟 | 五指山 | 馆陶 | 义乌 | 抚州 | 永康 | 邹城 | 淮北 | 上饶 | 汝州 | 湛江 | 驻马店 | 溧阳 | 南平 | 东莞 | 克孜勒苏 | 香港香港 | 简阳 | 苍南 | 通辽 | 梅州 | 鹤岗 | 金昌 | 咸阳 | 黑河 | 伊犁 | 三沙 | 蚌埠 | 随州 | 哈密 | 毕节 | 安阳 | 咸阳 | 蚌埠 | 淮北 | 崇左 | 呼伦贝尔 | 那曲 | 阿拉尔 | 灌南 | 宁夏银川 | 三门峡 | 绍兴 | 三亚 | 新泰 | 株洲 | 通化 | 永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