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第六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第一百四十一章恩怨糾纏,不死不休【第六更!】

    第六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第一百四十一章恩怨糾纏,不死不休【第六更!】

        第七部第一百四十一章恩怨糾纏,不死不休【第六更!】

        等到再上路的時候,是包不還躺在了馬車里,兩匹空馬拖著馬車緩緩而行,堪比牛速。(《沸騰文學網》huaixiu)

        萬人杰、成獨影,楚陽,楚樂兒四個人步行,眾人的神態已經是和緩了許多,笑語晏晏,眾人一路而行,親熱的就像是一家人了。

        萬人杰的傷勢,楚陽也小試牛刀,給他治療了一下,偷偷地摻了一些生機泉水,萬人杰便頓時感覺身體輕松了不少,沒口子的稱贊。

        楚樂兒人小腿短,身體又弱,走了幾步,就有些累了,楚陽就將她背了起來。

        萬人杰看著眼熱,強烈要求背著,楚陽正好樂得輕松,就將楚樂兒轉移了陣地。

        萬人杰將楚樂兒扛在肩頭上,一路上樂得合不攏嘴。

        楚樂兒高高興興,一路灑下一串銀鈴一般的笑聲,頭上插著一個紫光盈盈的發釵,左手里拿著一個憨態可掬的紫晶小豬,右手里拿著一個精靈可愛的紫晶小狗……

        均是愛不釋手。

        萬人杰大有成就感,一路上居然絮絮叨叨的給楚樂兒講故事,他見多識廣,經歷多多,將自己所經過的事情,不管是糗事還是趣事,只要有趣味性的,就略加編排,用一種小孩子喜歡聽的口氣講出來,楚樂兒聽得津津有味。

        大家反正不急,走慢一些沒事,楚陽更不急:走得急了去哪里找魏無顏去?

        所以大家走了沒幾里路,天就黑了。

        找了一個依山傍水之地安營扎寨,眾人就停頓了下來。

        扎起了帳篷,成獨影親自出馬,前去獵取野味,其他人便在外面說話,不時有笑聲朗朗,馬車里的包不還聽見外面熱鬧,居然也支撐著身體蹣跚走了出來,參與討論。

        這讓萬人杰更是感激。圣堂huaixiu按照包不還的傷勢,平常情況,十天半夜能從床上爬起來就不錯了,如今被楚陽治療之后,居然這么快就能行動了。

        說話間,成獨影從樹林中一掠而出,一直手里提著三只野兔,一只手里用一根樹枝挑著五六只山雞,居然是滿載而歸。

        眾人哈哈一笑,隨即開始忙碌。

        “三位老哥這是要往哪里去?”楚陽撥弄著火堆,笑著問道。現在在萬人杰的堅持下,楚陽也不叫大叔了,干脆成了老哥。

        “咱們這一次,本是去黑松林戰區,想要沾點兒便宜的……”萬人杰嘆了口氣,道:“這一次,九大家族之中,夜家與蕭家交戰,可真是大快人心,不管是哪一家死絕了,都是大大的好事……本想去煽風點火,搞出點兒事來,來個火上澆油……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魏無顏這個混貨!”

        楚陽道:“老哥與九大家族,有如此的深仇大恨么?要知道九大家族……可不是好惹的人物……三位老哥勢單力孤,還是……有些單薄了。”

        萬人杰苦澀的一笑:“九大家族財雄勢大,高手如云,我們三個人苦練一生,也不過是圣級九品……跟九大家族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不過人這一生,總有一些事情,雖然明知道不可能,卻還是要去做。”

        楚陽真心的不解起來:“愿聞其詳。”

        萬人杰嘆了口氣,另一邊,正在翻烤著山雞的成獨影與斜躺在地上的包不還也是深深嘆氣。火光映照夜色,三人的臉上,皆是一片陰翳。

        “我等三人就是乞丐。”萬人杰呵呵一笑:“承蒙恩師不棄,收我們三個人為徒,盡心教導。師恩深如海……不報怎為人?”

        “三位師父雖然性情有些直爽剛硬,也有些剛愎自用,自高自傲,這是性格缺點,作為弟子,也不諱言。但我三位恩師,一生之中只是做血酬,憑著自己地實力掙一碗飯吃,卻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曾經有一年,三位恩師在中都喝酒,醉了,說了幾句狂話,沒想到因此惹怒了夜帝,只是五招,三位恩師就吐血敗退,更被迫立下誓言,有生之年,再不入中都一步!”

        “受到這種屈辱,三位恩師回來什么都沒說,唯恐我們年輕氣盛,惹出什么亂子,丟了性命。(《沸騰文學網》huaixiu)”

        “那一年,我們三人正在練功,三位師父突然又是重傷而回,原來他們在出任務的時候,惹到了風雨柔……風雨柔并未下殺手,但卻重傷了他們。在風雨柔出手之后,不知何故,三位恩師這一路回返,卻不斷的遭到九大家族高手的圍攻,一路回到東南的時候,已經是奄奄一息……回到家之后,囑咐我們立即搬走,三天之后,三位恩師就過世了。”

        “自始至終,沒有說過是誰傷了他們。唯有我恩師再見到兩位弟弟死在面前,他那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氣,神智也有些迷糊,臨死時說了一句話……”

        萬人杰沉沉的說道。

        “什么話?”楚陽問道。

        “我恩師臨死前突然大叫一聲:若是有來生,定當滅絕九大家族與執法者!”萬人杰似乎又回到了恩師身死的那一刻,仰起頭,咬著牙,嘶啞地說出了這句話。

        在他說出來之后,成獨影與包不還都是渾身一顫,臉上露出復雜的神色,眼中竟然流下淚來。

        萬人杰說出這句話時候的口氣聲音和神態,與恩師死前的那一句話,竟然是一模一樣!

        樹林中一片沉寂。

        “我兄弟三人從此隱姓埋名苦練,幾年后才敢偷偷出去,打聽這件事,才逐漸的知道了這件事的內幕!”萬人杰咬著牙,腮幫子上鼓起了兩道棱,狠狠道:“此仇不報,枉為人子!此仇不報,將來如何見三位恩師于地下!所以我兄弟三人在知道原委的那一刻,對天發誓,今生今世,無論如何,與九大家族和執法者勢不兩立!”

        楚陽終于明白。

        為何這三人一直以來不屈不撓的對九大家族搗亂,原來如此。尤其是明面上的第一大盜萬人杰,更是因為此事臭遍了九重天……

        萬人杰說的模糊,楚陽知道此中定然還有別的內情,但卻不愿意再追問了。

        “這一次來,本想暗中行事,刺殺一兩位重要人物,進一步引起他們之間的矛盾……卻被魏無顏這混蛋,橫插了一手,破壞了計劃。”

        萬人杰呵呵一笑,神色間有些蕭瑟:“以我們目前這樣子,遇上九大家族的人,也只剩下了逃命的份兒,還能刺殺什么人?這次計劃,只好作罷,只是……忒也可惜了這一次天賜良機!”

        楚陽沉吟著,心中思索著,道:“萬老哥,依你之見,這一戰還能打多久?”

        萬人杰道:“再有一個月,也打不完!不過現在只是對峙,偶爾刺殺,暗中對陣,明面的大戰,應該暫時掀不起來了。”

        他嘆了口氣:“不過就算是這一戰打上倆月,我們的傷,也最少一個月之后才能好,至于老三,則最少要在兩個半月之后……這還是遇上了小兄弟這位神醫圣手才會如此,若是一般情況,就算不殘廢,也要半年……而我們的刺殺計劃,乃是以三弟為主,所以,這一次,是無論如何,也趕不上的了。”

        “嗯……”楚陽沉吟道:“或者,我能夠有辦法,將三位老哥的傷勢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治好……只是,過程會很痛苦,也是很危險……”

        “什么辦法?”萬人杰與成獨影均是精神大振,兩眼放光,一把抓住了楚陽的肩膀,就連在有氣無力斜躺著的包不還也昂起抬頭,一臉迫切的看著楚陽。

        “乃是服用一種藥……這種藥,服用之后,能夠提升五百年的修為……我們可以用這種辦法,完全用修為通經脈,用天地元氣,療治傷勢,一旦傷好,不僅修為盡復,還能夠更進一步,進入至尊的行列……”

        楚陽沉吟著,有些不確定的道:“只不過……這種藥極為兇險,服用者,生死只有五五之數……”

        萬人杰、成獨影、包不還同時驚呼出口:“紫云丹?執法者的紫云丹!你有紫云丹?”三人都是圣級高階高手,對這種九重天除了九重丹之外最為神奇的神藥,豈能不知道?楚陽一說,他們就立即猜了出來。

        楚陽微笑道:“應該是那種東西。當年,恩師曾經救了一位執法者的高層,獲贈一顆紫云丹,然后我師父便根據這一顆丹藥,打碎了細細研究,竟然研制出來了紫云丹的丹方,但,由于材料珍貴,就只搜尋到了能夠煉制六顆的藥物,這么多年來,已經耗去了兩顆。”

        楚陽迎著三雙神光熠熠的眸子,展顏笑道:“在我此次出來的時候,恩師便將這四枚丹藥,都給了我……”

        萬人杰三人同時呼吸急促起來,三人看著楚陽,三個喉結同時上下劇烈顫動:“這……這……這……”

        滿臉都是患得患失。

        楚陽心中也不由得贊嘆了一聲:若是換做一般人,聽說自己有這種奇珍異寶,恐怕早已不顧一切的搶奪了吧?

        但這三人卻沒有做出這種事,足見其行事自有底線。

        當然,他們若是搶,楚陽也會給;只不過那樣就會多加點兒材料罷了……

        楚陽呵呵一笑:“既然我們如此有緣,小弟與三位老哥哥一見如故,藥物再是神妙,終究是死物,焉能比得上人的感情?”

        萬人杰與成獨影頓時感動至無以復加,幾乎有落淚的沖動!

        這可不僅僅是療治傷勢了,乃是能夠讓三個人一步登天的好事!從九品圣級到至尊,這可是質的飛躍!

        這對于他們以后的行事,也是大大的提高了成功的機會,減少了失敗身亡的概率!

        這簡直是等于楚陽再給了他們每人一條命一般!

        如此大恩,何以為報!

        …………

        報告大家一個好消息:傲世四重天開群了!群號是:254369092,本群是傲世第四個全訂閱群;入群需要驗證,歡迎訂閱傲世的兄弟姐妹們加入!風凌在里面恭候大駕。來者皆我兄弟,皆我姐妹;我希望與你們成為朋友,大家在一起,凌天下、舞風云、傲世九重天!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白山 | 德州 | 盐城 | 定安 | 咸阳 | 徐州 | 嘉善 | 滁州 | 舟山 | 清远 | 宁波 | 高雄 | 邢台 | 陵水 | 周口 | 泗洪 | 宜都 | 佳木斯 | 桐城 | 保山 | 景德镇 | 临沧 | 嘉峪关 | 那曲 | 苍南 | 邢台 | 咸阳 | 南充 | 徐州 | 邵阳 | 徐州 | 唐山 | 石河子 | 温州 | 承德 | 琼海 | 晋江 | 黄冈 | 任丘 | 上饶 | 台山 | 昭通 | 寿光 | 高雄 | 邹平 | 平凉 | 香港香港 | 万宁 | 甘孜 | 湖南长沙 | 台北 | 亳州 | 汕头 | 南平 | 焦作 | 周口 | 淮南 | 桐乡 | 无锡 | 吉林 | 北海 | 白城 | 龙口 | 玉环 | 大同 | 酒泉 | 广汉 | 龙口 | 山西太原 | 黔西南 | 黔西南 | 日喀则 | 株洲 | 建湖 | 三沙 | 正定 | 海门 | 开封 | 平顶山 | 梅州 | 枣阳 | 三亚 | 六盘水 | 曲靖 | 黑龙江哈尔滨 | 白沙 | 五家渠 | 如东 | 黄石 | 云浮 | 垦利 | 遂宁 | 白沙 | 兴安盟 | 漯河 | 长垣 | 安顺 | 沧州 | 白城 | 呼伦贝尔 | 大庆 | 西双版纳 | 辽源 | 庄河 | 澳门澳门 | 阳江 | 黄冈 | 临汾 | 滁州 | 滨州 | 景德镇 | 杞县 | 平潭 | 东阳 | 项城 | 濮阳 | 通化 | 潮州 | 海安 | 九江 | 余姚 | 咸宁 | 防城港 | 台湾台湾 | 雅安 | 平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海丰 | 阿坝 | 广汉 | 沭阳 | 新沂 | 定州 | 锡林郭勒 | 杞县 | 松原 | 包头 | 基隆 | 鄂尔多斯 | 兴安盟 | 海南 | 凉山 | 江西南昌 | 长垣 | 梅州 | 垦利 | 衡阳 | 香港香港 | 常德 | 如皋 | 济南 | 阳泉 | 赣州 | 陵水 | 林芝 | 泰州 | 湛江 | 中山 | 陕西西安 | 广州 | 台湾台湾 | 玉溪 | 大庆 | 昌吉 | 雄安新区 | 六盘水 | 阜阳 | 白山 | 龙口 | 仙桃 | 甘南 | 阿克苏 | 德州 | 顺德 | 阳泉 | 铜陵 | 莒县 | 保定 | 库尔勒 | 博罗 | 南阳 | 石河子 | 仁寿 | 巢湖 | 泸州 | 宿迁 | 惠东 | 保亭 | 淮南 | 运城 | 朔州 | 大同 | 义乌 | 鄢陵 | 曲靖 | 黑河 | 台州 | 朝阳 | 常州 | 汕尾 | 青州 | 天水 | 长垣 | 黄石 | 徐州 | 宁国 | 内蒙古呼和浩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