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第六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法洗刷的冤屈【第一更!】

    第六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法洗刷的冤屈【第一更!】

        第七部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法洗刷的冤屈【第一更!】

        楚陽心中在激烈的思索:夜初晨,可是師父的情人。是夜無波的妹妹?族妹還是親妹妹?

        孟氏家族?夜氏家族的附庸家族?

        師父的名字乃是孟超然,而蕭七說的與夜初晨傾心相戀的名字,卻是孟歌吟。

        但楚陽一想就明白,孟歌吟被滅族,只身一人逃出上三天,怎么還敢用原來的名字?所以,孟歌吟變成了孟超然,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楚陽心中一聲嘆息。

        孟超然,終于明白了師父這‘超然’的涵義,孟超然向來萬事不縈于心,將天地萬物,都看的淡淡的,似乎什么事也不會在意……

        這種超然性格,并不是天生,也不是本性,而是因為經過的太多的苦痛!

        滅族之仇,勞燕分飛之慘,放逐之痛,壓在他身上。而敵人不僅是天下第一的家族,而且還是自己深愛的女人出身的家族!

        就算能夠報仇,將來與夜初晨會如何,還是未定之天,誰也說不準的事。

        畢竟孟家因為兩人覆滅,夜家也會因為兩人血流成河!兩個人有沒有再續前緣的緣分,心中芥蒂能不能消除,可不可以坦然面對對方?

        師父現在應該已經在上三天!

        而且,絕對就在夜家附近!距離夜初晨,絕對不遠!

        楚陽心中有些急迫,在那樣的地方,身邊熟人不少,一旦暴露行跡,就是滅頂之災!

        這邊的事,要盡快結束,然后去那邊,幫助師父一臂之力。

        楚陽心中默默的想道。

        “師父一生已經夠苦了,若是還不能與相愛的人廝守終生,那可就悲劇到底了。”楚陽心道:“夜家,雖然有大仇,但師父親自出手殺人,畢竟是不妥。還是我將他們全殺了算了……那樣師父就沒啥罪孽,我殺光了他們,然后自叛于師門,那樣夜初晨也怪不著師父……”

        楚陽心中想著,一路回去。

        劍靈有些嘀咕,道:“這蕭家分堂也算是大地方,跟別的人家也隔著并不遠,這么激烈的戰斗,幾乎將那些人的房子都快震塌了,怎么居然沒有一個人過來看看究竟?”

        楚陽哈哈一笑:“誰敢來看?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大家躲還來不及。既然敢惹蕭家的,豈是等閑貨色?過來查看?那不是找著被滅口么?”(ps:真想不到這點還有人納悶的要死要活的。)

        夜風中,黑衣人影一路疾馳,淡淡的血腥氣和肅殺氣息,就彌漫了一路。楚陽不斷地揮發著身上的凜冽氣息,散在夜風中。

        人一旦殺過人,激烈的戰斗過之后,就會有一種特別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一般人與這人接觸的時候,就會很不舒服。而經驗豐富的武者,立即就會知道這個人剛剛做了什么。

        而楚陽現在做的,就是將這種氣息散去。

        否則回去的時候,恐怕還沒有進入自己房間,就會被截住了!

        這幾天里,楚陽在被寒瀟然提醒之后,一直在努力的修煉千幻神功!這種輔助功法難度并不是很大,一理通百理明,而且這種功夫,需要的大多是精神力量,而楚陽現在的精神力和神魂力,卻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

        只是幾天功夫,潛心修煉之下,已經修煉到千幻神功的第二重。而且正在往第三重邁進。

        我想讓你看到我是什么修為,你就只能看到我是什么修為!

        隨心所欲。

        一路回去,快到紫晶回春堂的時候,又是劍靈掌管身體,輕飄飄的進入房間,將‘房中有人’收了起來,楚御座安安穩穩的躺在床上,甜甜的進入了夢鄉。

        似乎什么事都沒做過……

        第二天,整個平沙嶺直接天翻地覆!

        “蕭家的分堂被挑了!”

        “是啊,全死了,一個也沒留下。”

        “真是太慘了。”

        “你去看了?”

        “你大爺!你才去看了!你不要害我,這話可不能隨便說。”

        “沒看你咋知道?”

        “血腥味啊,隔著好幾里路都能聞得見,昨夜沖天大火,連天都燒紅了……”

        …………

        清晨,楚神醫坐鎮紫晶回春堂。

        黃尚黃家主臉色陰沉的如同暴雨之前的天色,走進來的時候,跟楚神醫打招呼都是一臉的苦澀。

        蕭家分堂的事情,黃尚一大清早就聽說了。

        當場暴跳如雷!

        實在是想不到,這么大一個屎盆子,毫無預兆的就被扣在了自己頭上。

        蕭家和黃家有仇!黃家昨天剛剛揚言要對付蕭家。這事兒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昨天下去,黃家剛剛來到平沙嶺!昨天晚上,平沙嶺蕭家分堂就被血洗了!

        誰干的?

        這還用問么?

        但……問題是,黃家乃是確確實實的沒有干啊!若是真的是黃家做的,那也無話可說,問題是沒干,卻背上了黑鍋,這才叫冤屈!

        對于黃家這種大家族來說,這種事不僅冤屈,而且憋悶!

        最大問題是:解釋都沒法解釋。

        你帶著這么多人,就為了來平沙嶺玩玩?這他娘窮山僻壤的,你玩個鳥啊?

        只能是悶著頭吃下這個啞巴虧,對誰都沒法說……

        “黃家主,好早。”楚神醫神清氣爽的招呼著:“看起來,您今天氣色不錯。”

        黃尚一屁股坐下,頹然道:“何止是氣色不錯,簡直是興奮之極!***!”

        “額?黃家主難道有什么煩心事?”楚神醫體貼入微,關切的問道:“難道是昨夜睡得不好?”

        “這個……”黃尚張了張嘴,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個子丑寅卯,只余一頭黑線,長長嘆氣。

        “楚神醫,犬子就交給楚神醫了。”黃尚嘆息著,揮揮手。身后的人立即抬上來五個大箱子,擺在楚陽面前:“這里面,乃是四萬紫晶!還請楚神醫先收下,還有四萬紫晶,我回去之后,立即派人給楚神醫送過來。那藥材,會在一月之內送過來,到時候,請楚神醫多多費心了。”

        楚陽愕然道:“這……這……這多不好意思……”

        他搓著手:“黃家主莫非這是要……回去了?”

        黃尚嘆息:“不回去不行了……再不回去,恐怕黃家就會被蕭家掀翻了……這一次事件,可是嚴重之極。”

        楚陽大驚失色:“發生了什么事!這么嚴重!”

        “一言難盡。”黃尚哪里知道面前這個一臉震驚的楚神醫實際上就是真正地罪魁禍首?只是連連嘆息,神色愁苦。

        他雖然心中氣憤蕭家的毒辣,也想要報復,但卻絕對沒有想過用這種明目張膽開戰的方式報復。

        他心里清楚,黃家雖然勢大,但與蕭家相比,還是差了幾條街去。尤其是底蘊,根本無法相比。

        蕭家萬年底蘊啊!

        若是那些老東西不出來,蕭家與黃家倒是旗鼓相當,再不濟也能支撐下去,但那些老家伙只要出來,黃家立即就會使兵敗如山倒!

        但目前大幕已經拉開,隨著戰況越來越激烈,死人越來越多,蕭家的老祖宗們怎么能不出來?

        一想到這一點,黃尚就是頭大如斗!

        黃尚終于帶著夫人們告辭了,只留下了兩位圣級高手為黃霞柳做保鏢。而且不是昨夜那兩位;昨夜的兩位圣級,都是圣級二品。但今天留下的這兩個,卻是一個圣級六品,一個圣級五品!

        這兩人都是黃家上上代家主的結拜兄弟,一個叫白無忌,一個叫紫騰沖。

        與名字相反的是,白無忌卻是長了一副紫色臉皮,但紫騰沖卻是長得跟一個白面團子似的,甚有喜感。

        有這兩人在這里,黃霞柳基本可說是萬無一失。

        此外,黃霞柳的兩個夫人也住在了這里。

        黃家主的意思很簡單,雖然沒有說出來,但大家都明白:若是黃霞柳恢復了雄風,那就不要耽誤什么時間了,趕緊的開枝散葉吧……你這小子反正不肖,也就只剩下這點作用了……興旺家族的大事現在根本不指望你,就指望你兒子了……

        楚神醫特意安排,讓黃霞柳公子與自己的兩位夫人住在一個房間里!

        這個決定,遭到了本來就內疚難受自卑的黃霞柳公子極力的抗拒和大聲的抗議。但在楚神醫淫威之下,黃霞柳公子無奈屈服……

        隨著黃尚等人離開平沙嶺,黃霞柳公子也開始了第二療程的治療。

        搜集來的蜈蚣腿、毒蛇信……毒刺鐵黃瓜等等……都被楚神醫放在一個大鍋里熬,熬得臭氣沖天!

        滿滿一大鍋藥湯,烏黑發亮,上面漂著細密的蜈蚣腿等物事……

        楚神醫這一次滴入了兩滴媾蛟血。

        藥效比第一療程強了一倍。

        但黃霞柳公子在聞到這股藥湯的臭味的時候,就已經吐得稀里嘩啦了;再看到這一鍋藥湯的顏色,更加是魂飛魄散!

        兩只腳拖在地上,屁股猛往后坐,說啥也不靠前,更不要說是喝進肚子里了。

        楚神醫皺眉也不管用,黃公子搖頭如同撥浪鼓: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說不喝就不喝!

        眼見楚神醫雷霆暴怒,兩位圣級高手逮住黃霞柳,采用了先前那幾位護衛的做法:捏住鼻子,強行灌了下去。

        然后立即運功為其消化。

        等放開的時候,黃霞柳公子躺在地上一個勁的抽搐,嘴眼歪斜,已經是有些生無可戀的意思了……

        當聽到這種藥還要連續喝五天,每天六碗的時候,黃公子直接怪叫一聲,解下腰帶就往房門上掛,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要將自己的脖子伸進去……

        &………………

        昨天太累,今天一天迷迷糊糊,就覺得自己醒了睡,睡了又醒,一直折騰到下午才起來。

        起床一看,距離第一居然還有那么遙遠的距離。忍不住長聲一嘆,繼續努力!

        兩位副版主發截圖,昨天零點的時候大家居然投到了一千一百三十四票!大家太強大了!這樣我欠大家兩章。我會在今天加班,將這兩章先補上。

        也就是說今天最少更新四章!這是第一更!

        拼,就一個字!

        我在拼,所以希望大家陪我,給我力量!給我動力!

        誠懇地向大家求月票!!!

        我非常需要!!

        請大家,陪我繼續瘋狂!!

        絕不認輸!!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惠州 | 临汾 | 呼伦贝尔 | 辽源 | 商丘 | 日照 | 四川成都 | 徐州 | 延边 | 南充 | 聊城 | 天水 | 河北石家庄 | 张家口 | 吉林 | 莱芜 | 怀化 | 眉山 | 昌吉 | 龙口 | 昌都 | 白沙 | 烟台 | 通辽 | 铜陵 | 江门 | 齐齐哈尔 | 金昌 | 揭阳 | 喀什 | 大庆 | 牡丹江 | 青海西宁 | 克孜勒苏 | 仙桃 | 大兴安岭 | 柳州 | 红河 | 抚州 | 阳泉 | 延安 | 平顶山 | 甘孜 | 东营 | 攀枝花 | 日照 | 内江 | 忻州 | 保定 | 雄安新区 | 咸宁 | 宿州 | 辽源 | 陵水 | 三明 | 嘉峪关 | 诸暨 | 泗洪 | 吉林长春 | 昭通 | 舟山 | 苍南 | 高雄 | 淄博 | 益阳 | 果洛 | 吉安 | 建湖 | 余姚 | 巢湖 | 红河 | 淮安 | 永新 | 泗阳 | 枣庄 | 神木 | 长兴 | 伊犁 | 凉山 | 诸城 | 辽阳 | 咸阳 | 宜春 | 乌兰察布 | 宿迁 | 达州 | 玉林 | 燕郊 | 红河 | 巢湖 | 晋中 | 朔州 | 眉山 | 海安 | 公主岭 | 黄石 | 邹城 | 乌海 | 东方 | 汉中 | 益阳 | 安庆 | 鹤岗 | 新泰 | 扬州 | 泗洪 | 大理 | 绥化 | 潍坊 | 南充 | 衡阳 | 平凉 | 临汾 | 琼中 | 吉林 | 招远 | 乳山 | 石河子 | 海西 | 周口 | 陇南 | 泸州 | 海西 | 青海西宁 | 淮南 | 昆山 | 定安 | 黑河 | 果洛 | 青海西宁 | 襄阳 | 巴音郭楞 | 铜川 | 雅安 | 鹤壁 | 宁夏银川 | 湖州 | 德宏 | 广饶 | 林芝 | 靖江 | 芜湖 | 渭南 | 襄阳 | 兴安盟 | 深圳 | 三沙 | 澳门澳门 | 宜宾 | 常州 | 鄢陵 | 安庆 | 惠州 | 广元 | 大丰 | 泗阳 | 葫芦岛 | 乳山 | 安吉 | 黔西南 | 通化 | 益阳 | 嘉峪关 | 新余 | 广州 | 常州 | 库尔勒 | 东台 | 屯昌 | 吉林 | 三沙 | 孝感 | 玉环 | 遵义 | 三沙 | 济南 | 海南海口 | 南阳 | 灵宝 | 池州 | 锡林郭勒 | 五家渠 | 德宏 | 山南 | 海宁 | 三亚 | 台中 | 迪庆 | 泰州 | 白沙 | 宜宾 | 黔南 | 甘肃兰州 | 扬州 | 那曲 | 衢州 | 海拉尔 | 江西南昌 | 海拉尔 | 遵义 | 鄂州 | 凉山 | 保亭 | 淮南 | 菏泽 | 临海 | 江西南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