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楚陽的殺機!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楚陽的殺機!

        “莫氏家族?”董無傷眨眨眼睛,道:“莫氏家族跟我們董家一個在南,一個在北;隔得很遠。具體事情,還不知道。不過莫天機回到家族之后,就被派遣去了滄瀾戰區。”

        “嗯?”楚陽皺了皺眉頭。

        “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但是莫天機走的時候聲勢很大;聽說他竟然帶著鐵騎沿途狂掠,而且。故意的走了一些彎路……更在一路上到處游蕩了一番,先去了紀氏家族坐了一會,不知因為何事與紀氏家族吵了一架,又轉頭向南,跟羅氏家族打了一架;然后砸了顧氏家族一個店鋪,最過分的是,竟然還燒了我們墨刀家族的一個鋼刀坊!”

        “整個中三天都知道莫氏家族的二少爺瘋狂了……”董無傷哼了一聲,道:“若不是我急著回來,就要追上這混蛋教訓他一頓!”

        楚陽眉頭越皺越緊,突然目中射出森冷的神光,一拳砸在床頭桌子上,桌子轟隆一聲粉碎,楚陽咬牙切齒的道:“可惡的莫氏家族!”

        楚陽比這世上任何人都要了解莫天機!

        上述的這些事情,中三天家族之中任何一個紈绔子弟做出來都不奇怪,甚至是顧獨行這樣冷靜的人物,若是一旦狂怒起來,做出這事情也不會讓人太吃驚。但惟獨莫天機絕對不可能做出來!

        以莫天機的性格,他做出這等事來,簡直就是一般人的喪心病狂了!但這極端不可能的事情,卻偏偏就讓這個極端不可能做的人做出來了。

        這其中就耐人尋味了。

        楚陽在想著,莫天機做這些事情,其中必有深意!或者是……莫天機回去之后,就出不來。或者是下不來了;所以,他唯有用這種方式,來向自己暗示一些什么。

        雖然只是短短一夜的相見,但莫天機卻真正知道,這世上,若是有人能夠為了莫輕舞不顧一切,那么其中一個人是他自己,另一個人,就是楚陽!

        所以有些事情,他要讓楚陽知道。

        而莫天機騷擾的這幾個家族,正是楚陽這里的五個人所在的家族!

        莫天機搞得這樣天翻地覆,甚至將他自己都置身在一個險惡的環境里,只是為了向楚陽傳遞一個消息:莫輕舞的處境現在很不妙!

        與紀氏家族本是親戚;但莫天機依然鬧了一頓,這是在說:親人不可靠,家族起紛爭。

        與羅氏家族本是世仇,他跟羅氏家族打架,是在說:很嚴重,很憤怒,不死不休!

        去顧氏家族鬧事,顧氏家族是莫氏家族的盟友,這是在說:兄弟反目!

        燒了墨刀家族的鋼刀坊,就是在明確的告訴楚陽:那柄刀,被搶走了!

        同時要告訴楚陽:對手很強大!很強大!連他自己,也不得不去滄瀾戰區。這無形之中對楚陽就是一種警告:要謹慎,要謀而后動!

        楚陽咬著牙,緩緩問道:“莫氏家族的大公子,是不是叫做……莫、天、云?!”

        “不錯!”董無傷沉思了一下。

        “莫天云……若是按照中三天家族因為九劫劍主出世而子弟試煉的事情……這個莫天云……應該現在在下三天吧?”楚陽淡淡的問道。

        “是!”董無傷只覺得自己的后頸突然毛發悚然。

        楚陽這句話雖然說的平淡,但不知為何,董無傷卻硬是聽出來了一股濃烈到幾乎形成實質的殺機!

        難道楚陽要殺死莫天云?

        可這兩人從來就無冤無仇……而且前段時間楚陽還剛剛救了莫天云的妹妹莫輕舞,莫氏家族感激他還來不及,若是有一天楚陽去了中三天,那么,莫氏家族極有可能會成為楚陽忠實的盟友!

        楚陽又怎么會對一個將來有極大可能成為盟友的人動殺機?

        而且……這樣的殺機,幾乎就是不共戴天的那種!

        “把人都叫過來吧,有些事情,要說一下。”楚陽沉著臉,淡淡地道。

        董無傷怔了怔,轉身走出去叫人。

        不一會兒,顧獨行等人就集中在了楚陽房中。

        “咱們六兄弟,今天是第一次坐得這么正式,也是第一次在一起談論一些事情。”楚陽也不說什么客套話,直接就開門見山:“關于你們的下一步,我想說說。”

        五個人不約而同的坐直了身體。這位老大雖然年紀輕,而且功力在六人之中也是最弱的,但人人都知道,以楚陽的進階速度,要趕上自己,恐怕用不了一年。

        “再過一段時間,就是紀墨的生日,紀墨要回去;其實我覺得,你們都可以回去;這里只留下我和顧獨行兩個人就夠了。”楚陽慢慢的道。

        “為什么?”幾個人都有些不舍得,好不容易有了幾個可以交心托命的兄弟,怎么能就此分開?

        “你們以為,你們若是與莫天機相比?如何?”楚陽眼神在幾人臉上掠過。

        “不如!”顧獨行很干脆,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

        董無傷緩緩點頭。

        “與莫天云相比呢?”

        “也不如。”

        “那好,若是與傲家的大公子傲邪云相比,如何?”楚陽慢慢地問道。

        “也……不如……”

        顧獨行和董無傷臉上都有些愧色。

        “你們的聰明才智,任何一個人都不在這幾個人之下,但不管是心機手段,還是為人處世,甚至是功力修為,都有些不足。誠然,這些人都要比你們大幾歲,不過,這卻不是主要的原因……”楚陽沉重道:“乃是因為你們經歷的事情太少!”

        “換句話說,就是被打擊的太少!經受的挫折太少!”楚陽眼神慢慢的明亮,道:“所以,你們要補足這一點。才會真正的成長起來!”

        說到這里,顧獨行董無傷和紀墨等人紛紛點頭。

        楚陽這句話,可說是說到了點子上。

        “我也想跟你們長久的在一起,但不行。那樣的話,你們就廢了!”楚陽說道:“我們在一起,有什么事情都是一起辦;那么,就算是莫天機和傲邪云,他們的力量和智慧,也絕不會跟我們六個人的綜合相比!力量是大了,但個人力量,卻也永遠不會增加。”

        “我說的個人力量,是閱歷和心機。”楚陽補充了一句:“所以,在一起時間長了,對你們來說,很不利!”

        “必須要分開!各自去經歷風雨,各自成長。”楚陽用一句話結尾。

        “這個沒事,我回去了,就向我大哥要求一下,分管一些家族事務過來。”董無傷點點頭,道:“大哥跟我說過好多次,我就是不想管;為了這他還打了我好幾次……那家伙,也不怕我搶了他的家主之位……”

        羅克敵翻了翻白眼,嘟囔道:“就你這個刀癡的樣子,居然還想搶家主之位……”

        董無傷瞠目以對。

        “我這邊也沒事……”紀墨唉聲嘆氣:“我那大哥就是一個懶貨;除了打我,他也沒有什么別的嗜好……家族事情,我們倆誰都不管;我回去若是這么一說,估計我老爺子得高興得夠嗆。”

        “我這邊有事……”羅克敵愁眉苦臉:“我大哥權力欲望很重,我回去恐怕他不會給我權力……”

        “所以你要斗爭哇!”其余五人異口同聲:“把你大哥干掉!”

        羅克敵打了個哆嗦……

        “我回去就跟著師父搶劫去。”芮不通很干脆的說。令五個人同時暈翻……

        “也別光是搶劫,還要迷香偷竊打悶棍……尤其是對這些大家族……”楚陽循循善誘:“最好讓他們都追殺你,那你的進步一定很快!”

        “那我死的也很快!”芮不通翻了翻白眼,心中卻是暗暗的活動:可行不可行?

        “嗯,過幾天,等無傷的刀成型,我們就起程,一起去大趙!”楚陽道:“屆時,我們在大趙共同做一件事,做完了,就在大趙分手!”

        “這么快?”五人異口同聲。

        “不快,估計這件事情,紀墨做一半就可以回家了。”楚陽道:“今天還有一件事,要和大家商量商量,那就是,如何才能讓大趙整個的亂起來?”

        五個人面面相覷。

        “若是讓大趙的江湖亂起來,我倒是有一個辦法。”紀墨沉思了一下,道:“就是讓他們來一個瘋狗搶食……”

        “瘋狗搶食?”楚陽心中若有所悟。

        “老大的刀和劍,可以拿出兩柄,然后編排一下來歷……流入江湖。”紀墨道:“這樣的神兵利器,一向是江湖人的最愛……不過具體該怎么做才能引起最大的轟動,則要好好的考慮一翻,策劃一下。”

        “這倒是一個主意……”楚陽摸著下巴沉思起來。

        “至于朝堂……則就難說了。”紀墨皺起了眉頭。

        “放心,船到橋頭自然直。”楚陽一錘定音:“先去了再說。”

        “鐵云地處北方,天氣嚴寒,所以,中三天的家族歷練,一般都是在大趙。因為那里氣候適宜,而且最為繁華。所以我們這一次去,將會遇到很多的中三天家族的歷練子弟。”楚陽陰陰沉沉的道:“其中有一個人,就是莫氏家族的大公子,莫天云。”

        董無傷心中一凜:楚陽終于提了出來!

        “老大要針對莫天云?”顧獨行眉頭皺了皺。

        “不是要針對。而是要殺了他!”楚陽緩緩道:“我想知道,若是我將莫天云永遠的留在下三天,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這一刻,兄弟五個人清晰地感到了楚陽那狂濤駭浪一般的殺機!

        。。。。

        。。。。

        訂閱的數據很不好,向兄弟姐妹們求助了。有條件的兄弟姐妹,還希望你們到起點中文網訂閱支持一下,畢竟,風凌就是靠著這個吃飯的。還請大家支持我,將這本書沒有后顧之憂的寫下去。

        一個訂閱幾分錢而已,一個月也花不了幾塊錢。二十個人訂閱一章,才能買一個饅頭,六百人訂閱一章,才能買一斤肉……哎;還要養家糊口,大家能支持的就支持一下吧,謝謝了。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喀什 | 济源 | 姜堰 | 锡林郭勒 | 瓦房店 | 邹城 | 攀枝花 | 青海西宁 | 齐齐哈尔 | 邢台 | 建湖 | 淮北 | 商洛 | 肇庆 | 六安 | 宁夏银川 | 三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鞍山 | 荆门 | 崇左 | 池州 | 黄冈 | 阿勒泰 | 聊城 | 巢湖 | 丽江 | 黄山 | 蚌埠 | 济源 | 神木 | 福建福州 | 辽源 | 呼伦贝尔 | 宝应县 | 肥城 | 呼伦贝尔 | 陵水 | 昌都 | 温岭 | 如东 | 五家渠 | 安岳 | 浙江杭州 | 遵义 | 龙口 | 怀化 | 台南 | 安徽合肥 | 通化 | 贵港 | 天水 | 博尔塔拉 | 日土 | 图木舒克 | 百色 | 牡丹江 | 如东 | 随州 | 建湖 | 任丘 | 福建福州 | 大兴安岭 | 灌南 | 锡林郭勒 | 禹州 | 惠州 | 大兴安岭 | 南京 | 正定 | 葫芦岛 | 丽江 | 石河子 | 包头 | 大庆 | 晋城 | 澄迈 | 阿拉善盟 | 邹平 | 烟台 | 曲靖 | 百色 | 汕头 | 安庆 | 吐鲁番 | 连云港 | 灌云 | 黑河 | 深圳 | 固原 | 濮阳 | 桂林 | 江门 | 台山 | 杞县 | 阿拉尔 | 白山 | 七台河 | 济南 | 临汾 | 甘南 | 三明 | 济宁 | 广汉 | 博尔塔拉 | 海拉尔 | 阜阳 | 塔城 | 黄冈 | 伊春 | 郴州 | 海西 | 洛阳 | 日土 | 潍坊 | 辽阳 | 云南昆明 | 吉林长春 | 长治 | 海北 | 中卫 | 宝鸡 | 新疆乌鲁木齐 | 温州 | 四川成都 | 佳木斯 | 东莞 | 怒江 | 霍邱 | 公主岭 | 辽阳 | 柳州 | 毕节 | 金坛 | 吉安 | 曲靖 | 濮阳 | 佳木斯 | 定州 | 图木舒克 | 大兴安岭 | 黔西南 | 阿坝 | 防城港 | 白沙 | 和县 | 榆林 | 燕郊 | 梅州 | 兴安盟 | 吉林长春 | 三明 | 泉州 | 毕节 | 恩施 | 黔南 | 沧州 | 南安 | 茂名 | 池州 | 宜都 | 昭通 | 周口 | 梅州 | 项城 | 醴陵 | 烟台 | 安阳 | 安岳 | 三亚 | 咸宁 | 徐州 | 咸宁 | 酒泉 | 盘锦 | 白银 | 巴彦淖尔市 | 日照 | 长垣 | 章丘 | 绥化 | 项城 | 柳州 | 百色 | 黄南 | 韶关 | 桂林 | 昌都 | 海安 | 郴州 | 赵县 | 铜川 | 济宁 | 东台 | 牡丹江 | 燕郊 | 延安 | 铁岭 | 和县 | 广饶 | 厦门 | 贺州 | 牡丹江 | 海西 | 攀枝花 | 汝州 | 防城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