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七百七十九章 震撼天闕【第三更!】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七百七十九章 震撼天闕【第三更!】

        楚陽心底所有的復雜情緒,全部歸結于到這三個字之中:“救命啊……”

        一直等到大肆洗劫一番的九劫劍回來的時候,這個本應該在莫天機明白道理之后就早就完結的故事,楚陽愣是還沒有講完……

        也幸虧九劫劍回來了,飛回楚陽手中,楚陽表示要趕緊去收拾這一次的收獲,一干女士們很明理很大度的表示了許可,終于完結了這個很痛苦的狗尾續貂故事……

        然后眾人啟程去往大西天的這一路上,楚陽居然又被逼講了大半路,許可是暫時的,收拾好了東西,大伙上路,路上是很無聊的,自然是要講“后續”的故事……于是某人一邊編一邊講,一邊還要應付無窮無盡的追問……

        一直講得楚陽連死的心都有了……

        早知如此,我管莫天機去死……

        死老大不死天機!

        莫天機很罕有地親自出手,遠遠地在前探路,與芮不通共同離開了這個全是女人的危險區域,紀墨羅克敵則遠遠的跟在后面壓陣,美其名曰是防御追兵,其實真意誰不知道。

        對于楚陽的凄慘遭遇,大家只有幸災樂禍。

        就你丫會講故事……講吧!——講死你!

        死老大,不死兄弟,這本就是九劫宗旨,十萬年亦從無改變,縱然是當代九劫劍主,亦未能例外!

        “這幫不講義氣的混蛋!狗屁兄弟,我都這么慘了,也沒人說來幫幫忙!”楚陽心中一邊咒罵,一邊苦著臉繼續講故事……真心的崩潰了。

        哎,不管是什么女人,不管大小。不管美丑,她們只要一聽到有關愛情的故事,不管這故事的最初出發點是啥……反正眼睛都綠了。

        你若是不讓她們知道這“愛情故事”的結局,尤其是不給她們一個滿意的花好月圓結局……那你就等著吧!

        還是那句話。看到這里的男同胞們要是不信。你就試試。我支持你們去試試……嘿嘿……

        楚陽等人星夜兼程趕往大西天!

        而,莫天機手下的天機情報部。目前唯一一個沒有遭到正面封殺的天兵閣下屬機構,已經將圣皇宮被滅的消息有如一陣風一般迅速傳到了整個九重天闕!

        幾乎就在剎那間,這個勁爆到極點的震撼性消息就像是在整個九重天闕突然扔下了七八萬顆原子彈!

        九重天闕瞬間整個沸騰了起來。

        不管是有錢的沒錢的,都在購買這個消息。只為確認消息的真確性;一個個搖頭咂舌嘆息震撼,不一而足。

        但在真正的強者世界,對于這個消息卻是如聞驚天霹靂,震撼莫名!

        漫長的百多萬年來,九重天闕至高無上的神圣之地的圣皇宮,自落成以來,從來沒有任何勢力、任何人敢在哪里叫囂的神圣之地。居然就這么被毀滅了!

        一夕之間,悉數毀滅,竟似全無抵抗之力一般!

        “根據可靠消息。大西天之戰后,獨行大帝不敵圣帝與其手下聯手夾攻。終于大敗虧輸;所有部署,亦星流云散;數年苦心經營,最終毀于一旦。終于勃然大怒,決議報復。”

        “某日,獨行大帝率領數名心腹手下,潛入中極天,趁圣皇宮空虛之際,發動攻擊,欠缺了圣君作戰的圣皇宮,只得不足數萬名人手,無能抵御決意報仇的獨行大帝,圣皇宮一夕之間,全面瓦解!”

        “圣皇宮雞犬不留,一代圣后雪仙兒,同告殞身其中。”

        然后,后面加了一個括號:(據推測,這極有可能是圣后的分身。并非本人。)

        如此勁爆的消息令到九重天闕完全沸騰了。

        上到巔峰武者,下到平民百姓,人人都在談論。

        甚至,還有些不可置信。強絕一時的圣皇宮,就這么被摧毀了?

        就這么消失掉了?

        那消息中說什么,獨行大帝不敵圣帝與其手下聯手夾攻?憤而報復,率領數名手下,攻擊圣皇宮,圣皇宮中欠缺了圣皇坐鎮,只得數萬人手,無能抵抗,一朝覆滅!

        應該是這么說的吧?那這獨行大帝的實力貌似好像似乎很非常相當特別的強大呢……

        還有……連圣后也死了?雖然情報中注明了‘那可能是分身’;但,在天下人心中,卻只注意前一句話:一代圣后雪仙兒,也殞身其中!

        這就更加的……震撼了!

        剎那間整個九重天闕就沸騰了……

        茶余飯后,大街小巷,人人都在談論。

        “你知道么……出了大事了……”

        “啥大事?”

        “圣皇宮被獨行大帝挑了……雞犬不留……”

        “啊?”

        “圣后雪仙兒都被殺了……”

        “啊?!”

        ……

        “你知道么,出了大事了……”

        “啥大事?”

        “圣皇宮被獨行大帝一個人殺的雞犬不留……”

        “啊?!”

        “聽說獨行大帝還殺了圣后雪仙兒……”

        “啊?!”

        “聽說還是先奸后殺……”

        “啊!!!”

        ……

        “你知道么?出大事了……”

        “……”

        “……”

        “……”

        “……就這樣,獨行大帝就這樣把圣皇宮男男女女都是先奸后殺……連圣后雪仙兒也不例外!”

        “啊!我太震驚了……”

        “嘖嘖……這位獨行大帝真有艷福,據說圣后當年可是第一美人……”

        “呃……”

        一時間,九重天闕流言四起,幾天的時間里,就已經傳得如神如仙如魔如鬼……事情之曲折離奇,也被傳揚的更加撲朔迷離……

        說的人口沫四濺,眉飛色舞,如同親眼目睹,聽的人目瞪口呆。連連點頭,心馳神往……

        ……

        聽聞到這個消息的那些遠赴各地的圣皇宮高手,更加的狂怒暴躁了起來。出門在外,本想要欺負別人。打壓別人的。但自己的老窩居然被人刨了!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

        這則消息傳到圣君耳朵里的速度很快。可以說,他幾乎是除了天機情報部內部人員之外。第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乍聽到這個消息,圣君罕有的沉默了一下。

        隨即就鎮定逾恒的繼續下達了命令:“任何人都不準輕舉妄動,一切,按照原計劃行事!”

        圣君此時的鎮定。讓所有人都為之大惑不解。

        老窩都被刨了,圣后都給人家給那啥了,居然還能這樣子的若無其事?圣君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圣君說完這句話,就已經徑自負手離去,臉色仍自平淡,眼神仍舊平靜。

        “大家都散了吧。等待下一步命令。”

        只有最后一個聲音如是傳回!

        ……

        在另一個雅室中。

        圣君再也不如之前的平靜,面沉如水。

        雖然他剛才表面上表現得毫不在乎。得失不縈于懷,但,此次變故事關自己根基,又怎么能夠真正地不在乎?更何況。自己的子女還有不少在那里面……

        這一次,也盡數的化作了灰燼。

        天人永隔!

        沒有人能夠明白他此刻心中的憤怒。但他死死地壓抑著,不讓別人知曉、察覺。

        “你們就是想要借此激怒我而已,但,不管你們現在做了什么,終有一天,你們要連本帶利的給我還回來!”

        “我不會允許你們之中,任何一個人輕輕松松的死去!等著吧!”圣君心中默默地念著,一字字的記住了下面這幾個名字。

        “所有的天兵閣首領……沒有任何一個,我會輕饒!楚陽,顧獨行,謝丹瓊,董無傷,芮不通,紀墨,羅克敵,談曇,傲邪云……還有,鐵補天,紫邪情,烏倩倩,莫輕舞,墨淚兒……甚至……還有東皇,雪淚寒,妖心兒……還有一個陌青青!”

        “你們這些人,統統都不得好死!”

        “我當日可以算計死紫豪,你們以為你們可以例外嗎?”

        圣君心底仍舊翻江倒海,波瀾不息,臉上卻重歸平靜,而且是平靜淡然到了極點。

        如同大海凝波,風平浪靜,波瀾不興。

        楚陽等人的名字,天兵閣現在名震天闕,圣君幾乎就是如數家珍。但,現在圣君依然拿不準……這些人,究竟是一伙的?是有統一組織的?

        還是只是屬于盟友的性質,卻是各自為戰的?

        究竟又是誰,有這么大的手筆?能夠弄出這么大的動靜,這無疑是圣君此刻心中最大的謎團所在。

        所有九劫中人,甚至包括家眷,到現在為止,沒有暴露的就只有最后兩個人:莫天機,楚樂兒!

        而這沒有暴露的兩個人,其中一個人,乃是當今天下毒功第一,可于無聲無息無痕無跡之間做出大范圍殺傷的不二人選!

        楚樂兒!

        而另一個人,則就是現在九重天闕大亂的最終源頭,掌控一切根源的幕后黑手!

        莫天機!

        相信圣君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到底遺漏了什么,自己的謎團……到底是什么!

        在他的身邊,卻是臉色有些蒼白的大西天狂劍天帝吳也狂。

        “圣君陛下……”狂劍天帝吳也狂輕聲道:“這次的變故,恐怕未必就是獨行大帝做的……”

        圣君翻了翻眼皮,淡淡的笑道:“嗯?”

        他淡淡的笑容里,平靜的臉色中,隱含有一股刺骨的寒意。

        以狂劍天帝這樣的人,在看到他現在這般平靜臉色的時候,居然也是忍不住心底抖了一下。

        ……

        《三更!求月票!!》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辽阳 | 株洲 | 保定 | 白城 | 山西太原 | 涿州 | 嘉善 | 宜宾 | 商洛 | 日喀则 | 阿拉尔 | 通辽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包头 | 钦州 | 聊城 | 平潭 | 阿坝 | 福建福州 | 襄阳 | 明港 | 周口 | 山南 | 桐乡 | 洛阳 | 葫芦岛 | 绍兴 | 昭通 | 德阳 | 嘉善 | 辽宁沈阳 | 毕节 | 株洲 | 阜阳 | 西藏拉萨 | 阜阳 | 天门 | 诸城 | 大理 | 泉州 | 常德 | 双鸭山 | 天门 | 保定 | 衡水 | 佛山 | 渭南 | 东海 | 随州 | 乌兰察布 | 泗洪 | 定西 | 湘西 | 鄢陵 | 雅安 | 和县 | 包头 | 义乌 | 黄冈 | 德宏 | 赵县 | 温州 | 定安 | 晋中 | 长治 | 寿光 | 益阳 | 喀什 | 大连 | 安康 | 淮南 | 余姚 | 安康 | 白城 | 涿州 | 来宾 | 临汾 | 建湖 | 柳州 | 乳山 | 石嘴山 | 广饶 | 临海 | 徐州 | 黑河 | 舟山 | 嘉兴 | 鄢陵 | 玉溪 | 十堰 | 保亭 | 漯河 | 湘西 | 酒泉 | 随州 | 荆州 | 廊坊 | 北海 | 齐齐哈尔 | 阿勒泰 | 信阳 | 金坛 | 随州 | 晋城 | 吉林 | 定西 | 武夷山 | 醴陵 | 阿坝 | 义乌 | 桐城 | 鹰潭 | 图木舒克 | 十堰 | 徐州 | 铜川 | 达州 | 枣阳 | 鄂尔多斯 | 马鞍山 | 绍兴 | 承德 | 亳州 | 公主岭 | 泸州 | 仁怀 | 湛江 | 喀什 | 青海西宁 | 常州 | 新乡 | 赤峰 | 深圳 | 来宾 | 运城 | 定西 | 泰兴 | 锡林郭勒 | 徐州 | 南通 | 仁寿 | 洛阳 | 邢台 | 景德镇 | 惠东 | 鄂尔多斯 | 双鸭山 | 鸡西 | 巴彦淖尔市 | 黄山 | 黄南 | 新沂 | 克孜勒苏 | 台中 | 果洛 | 潜江 | 乌兰察布 | 东海 | 盘锦 | 上饶 | 株洲 | 新疆乌鲁木齐 | 榆林 | 阿勒泰 | 广元 | 赵县 | 辽源 | 大同 | 宜都 | 朝阳 | 绵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泉州 | 宜宾 | 河北石家庄 | 邹平 | 高雄 | 潮州 | 澄迈 | 攀枝花 | 哈密 | 章丘 | 汕尾 | 庆阳 | 随州 | 肥城 | 文山 | 保定 | 内江 | 洛阳 | 广州 | 河池 | 信阳 | 武夷山 | 广西南宁 | 仁怀 | 邵阳 | 建湖 | 常德 | 三亚 | 灌云 | 襄阳 | 漯河 | 山西太原 | 乐山 | 通辽 | 黄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