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章 第一關!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六百九十章 第一關!

        以楚陽等人目前的修為,飄行移動自然不算什么,可是能夠飄行的,至少也有得至尊層次的修為,才能短暫為之,這個實力層次,在九重天可是相當高的水準了。

        而且,還不止那管家,貌似來來往往所能夠看到的所有人……走路會部都去…”飄著走!

        而這些人分明就沒啥修為,莫說至尊,只怕比之最尋常的武者也多有不及,甚至比一班人還要弱上幾分,這就透著古怪了……

        看著看著,莫輕舞突然靈機一閃,想到了這是什么,剎那間毛骨悚然,一聲驚叫,抱住了鐵補天,渾身顫抖的說道:“這些不會就是……那東西吧?”

        鐵補天和烏倩倩兩女較之莫輕舞自然要略沉穩一些,聽得輕舞一言,瞬時也想到了什么,也告臉色發白,勉強道:“不會……吧?”

        楚陽無奈的搖頭:“晨風流云本就是十方地下世界之主……在他麾下的,不是這個,又是什么?”

        那位管家聞聲回頭,貌似略有些慚愧的說道:“是啊,我們就是鬼了……哎。”

        又是一聲尖叫。

        楚陽饒有興趣:“有何證明?”

        那位管家苦笑一聲,隨即一伸手,居然把自己的腦袋揪了下來,拎在手中,無頭的身軀繼續大踏步前行。

        這位,居然無巧不巧乃是一個掉頭鬼,上演了如此活靈活現的一幕。

        當真去……拎著腦袋去玩命!

        這句話在這里得到了完美的詮命……

        莫輕舞鐵補天烏倩倩三人同時尖叫一聲。

        楚陽呻冇吟一聲:“您還是把腦袋裝上去吧,我怕她們再叫幾聲,這里的許多鬼只怕還得多死一次……”

        女人就是女人,以三女的實力而論都不用動手,吹口氣乃至一個眼神,就可以令到此間無數“這個”灰飛煙滅,魂飛魄散,居然能嚇成這樣不愧是女人哪!

        不說別的,就她們的叫聲,只要有意無意的摻雜幾分真氣絕對可以秒殺群“這個”無數!

        “是。”

        那位管家帶著楚陽等人穿過了不知道多少彎彎繞繞,終于來到了一個隱秘山谷之前。

        一扇黑色的大門緊閉。

        “這里就是第一關了。”管家說道:“這是主宰大人給您準備的,三關守關人的資料,小人就只能送到這里……其他后續的小人實在無能為力了。”

        楚陽點點頭:“送到這里已是多謝,您忙您的去吧。”

        “小人這便告退了。”那管家恭敬的行禮。

        “嗯,且慢。”楚陽從懷中取出來一個亞、瓶,道:“有勞您一路相送,這是一點淬魂泉……或許對你們能有用,收下吧。多謝你帶冇路。”

        那管家突然間呆住了。

        不可置信的望著面前的那小瓶,臉上露出來不可遏制的狂喜,突然跪下,砰砰砰大力磕頭:“多謝劍主大人!多謝劍主大人!”

        說著說著,聲音居然有些哽咽了。

        淬魂泉對于楚冇陽來說也只是一個滋養神魂的泉水,實在不算什么,但,對于這些已經失去了肉冇身的靈魂來說,卻是天上地下第一等天材地寶!

        再沒有任舟東西可以比擬!

        哪怕是楚陽九劫空間里所有財富,所有天材地寶加起來,在一個靈魂眼中,也絕對不如一瓶淬魂泉來得珍貴!

        管家絕對想不到自己就只是帶個路,居然就能得到這等天地奇寶!

        那管家貌似猶豫了一下小聲道:“劍主大人……,注意反其道而行之……”

        楚陽目光一閃,輕輕點頭:“多謝了。”

        這位管家拿著玉瓶,又再千恩萬謝之后,幾乎是以一種雀躍的姿態離開了這里。

        楚陽轉過頭,望著面前那扇黑色的大門然后,打開了晨風流云留下的第一關守關人的資料。

        第一關。

        守關人:沉默。

        性格孤僻,素來言簡意贓,無論方式方法,只要讓他打開了大門,就算過關。

        莫輕舞三人也偏著頭看過來。

        “為什么非要過關呢?”鐵補天疑問的看著楚陽:“過了關之后,又要做什么?或者,你想要得到什么?有什么具體好處?”

        楚陽揉揉鼻子一臉苦笑:“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一定要過關口更加不知道過關后會看到什么…”至于好處或者得到什么…”更加的沒有半點頭緒……”

        “啊?”三女同時大是驚訝的看著他。

        “但我有個預感這一關……,必須要過,而且一定要闖過去。”楚陽深沉的說道。

        “那……,好吧……”鐵補天沉思著:“這么一個人,怎么能讓他打開門呢?無論方式方法?這個說法貌似太籠統了吧?”

        楚陽也不禁皺起眉頭,一臉的苦惱。

        “守關人沉默,今日在下楚陽前來闖關,還請出來一會。”楚陽揚聲叫道,聲音遠遠地傳了出去,相信只要守關人在,就一定能聽到。

        良久良久之后,里面終于傳出來一個冷硬的聲音“闖?”

        ,

        居然只得一個字。

        而且只是聽那個聲音,就充滿了不近人情的味道。

        楚陽昂然道:“既然來到這里,當然是要闖關的。”

        不意這次那冷硬的聲音反應十分的迅速,仍是只得一個字:“滾!”

        楚陽不禁為之愕然。

        你丫的在這里守關,不就是為了等待九劫劍主的到來?如今九劫劍劍主來了,你就算不大開大門,熱烈歡迎,也不該出言不遜,張口就是一個“滾”吧?

        “我若真個走了,你在此守關的意義又在何處?”楚陽哼了一聲,語氣更顯居高臨下。

        “煩!”那人仍是只得一個字。

        真真是無語了。

        楚陽瞅著面前的這道黑色的大門,宛如老虎吃天無處下口。

        這等奇葩,每次搭話就只得一個字,連兩個字都不肯說。還能指望跟他溝通什么呢?

        “那個誰,咱們打個商量如何?”楚陽忍住心頭的不耐,再度開口。

        “毛!”那人哼了一聲。

        楚陽一時冷然,想了好一會才明白過來,這個“毛”大抵應該就是‘商量個毛,的意思。

        一時間不由得啼笑皆非。

        這啥人啊,所謂言簡意贓也沒這么省略的吧?

        這何止是言簡意賅,簡直話少的好像死人,頂多也就是比死人多一口氣!

        “你在此守關,目的不外就是為了等待闖關人,有闖關人,你才有存在的意義,若是闖關人就這么被你給趕走了,你還有存在必要么?是不是這么一回事吧?相信閣下亦是明理之人,這么淺顯的道理不會不明白吧?”楚陽說道:“身為守關之人的你,總該讓我試著闖一闖,若是我最終闖不過去的話,也算是有個說辭,但若是連闖關的起始都不曾開始…”那也大“…那啥了吧?”

        那沉默沉默了好久,道:“給。”

        給?

        給什么?

        是“給”機會?!

        你妹的你丫的總算松口了。多說一個字會死啊?……,

        楚陽感覺自己快要憋得大小便都出來了。

        隨即,就看到一張紙條從門里面飄飄忽忽的飛了出來。

        闖關守則。

        寫一封信,只要能讓守關人看得順眼,則即時開門。

        間關若是開始,則不能停止,一旦停止,后退無路。闖不過去,就一直重復闖……

        大體就是這個意思。

        楚陽心中苦笑:“他去的,這他么的什么狗屁守則,這要求似易冇實難,若是寫出信來,這貨死活就是看不順眼,那么老冇子這輩子哈也不用干了,就在這里周而復始的寫信吧。”

        楚陽等四個人商量了一下,卻沒有太好的對策。

        然后楚陽執筆寫信,拿出一張紙,想了想,在上面寫了幾個字:“我是九劫劍主楚陽!”

        折了折就扔了進去。

        這是很必要的嘗試,沒有開始就沒有進步,只有開始嘗試,才有破關的可能。

        那封信投入關內,里面卻如泥牛入海,毫無動靜。

        片刻之后,一片飛安飄了出來,顯然,對方不認賬。

        “我是九劫劍主楚陽,前來闖關,久聞閣下名為沉默,性情沉默,性情中人,無限向往……,”楚陽又寫了一封信,這次卻是無限大拍馬屁,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大肆吹棒,一揮而就。扔了進去。

        仍是片刻之后,又見一片紙灰飛了起來。

        還是不行?

        楚陽撓撓頭:“為什么不行?”

        說實話,楚陽這次沒指望對方能回答,只是下意識的問道。

        不意里面的這位沉默,居然回答了,雖然語氣仍舊冷森森,卻回答道:“簡!”

        楚陽心中怒罵一句:簡你妹!

        口中卻道:“簡?是寫得太繁瑣了么?”

        不想里面這次卻直接不出聲了。

        “是要寫得簡單一些。”鐵補天提醒。

        楚陽又寫了一封信,有或者說是字條,字條內容九劫劍主前來闖關。

        還是不行。

        又寫:楚陽闖關。

        仍是不行。

        再寫,干脆只寫:楚陽。

        就是不行。

        再次簡化:闖!

        始終不行。

        對方到底什么意思?還能再怎么簡單啊?這都一個字了,還能更加的簡單么?

        里面,那位沉默冷笑著坐在一張椅子上,看著外面雪花一般的往里面飄進來信箋,每一封,都只是一打眼,隨即就是用手一捏,即時化作飛灰。

        沒有任何一個字,能夠讓他多抬一下眼皮。

        孩咳,想想怎么才能通過第一關捏?…”

        求月票!被爆菊了,很痛苦,很撕心裂神!我的屁股好痛……

        所以,求月票,我明天爆發好哞?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海安 | 衢州 | 长垣 | 龙岩 | 汉中 | 黔南 | 鹰潭 | 白山 | 梧州 | 眉山 | 蚌埠 | 武安 | 玉溪 | 韶关 | 东阳 | 武威 | 宁国 | 清徐 | 赣州 | 文昌 | 启东 | 哈密 | 廊坊 | 厦门 | 定州 | 东阳 | 玉溪 | 大兴安岭 | 象山 | 惠州 | 保亭 | 六安 | 大同 | 象山 | 屯昌 | 揭阳 | 潮州 | 招远 | 甘孜 | 襄阳 | 乌兰察布 | 偃师 | 改则 | 毕节 | 新疆乌鲁木齐 | 济南 | 信阳 | 庄河 | 莱芜 | 株洲 | 宿迁 | 陇南 | 黄石 | 日照 | 邹平 | 涿州 | 陵水 | 台州 | 韶关 | 云南昆明 | 辽宁沈阳 | 阿克苏 | 黄石 | 内江 | 甘南 | 抚顺 | 娄底 | 甘南 | 蓬莱 | 邵阳 | 辽宁沈阳 | 儋州 | 石狮 | 山西太原 | 迪庆 | 菏泽 | 清徐 | 丹东 | 赣州 | 巴音郭楞 | 三沙 | 聊城 | 营口 | 乐清 | 嘉兴 | 咸宁 | 大连 | 连云港 | 泉州 | 石河子 | 赣州 | 陕西西安 | 辽阳 | 寿光 | 乌海 | 中卫 | 偃师 | 青海西宁 | 宿迁 | 黔西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灵宝 | 黔东南 | 保定 | 佛山 | 延安 | 台南 | 澳门澳门 | 武安 | 鞍山 | 邹平 | 韶关 | 泸州 | 大同 | 喀什 | 三沙 | 台州 | 吐鲁番 | 中山 | 云南昆明 | 诸暨 | 德宏 | 涿州 | 大庆 | 巴彦淖尔市 | 四平 | 芜湖 | 丽江 | 鹤壁 | 明港 | 林芝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阜阳 | 文山 | 东阳 | 安顺 | 榆林 | 如皋 | 汕尾 | 沭阳 | 临猗 | 大庆 | 乐山 | 高雄 | 锡林郭勒 | 库尔勒 | 苍南 | 漯河 | 大兴安岭 | 亳州 | 济宁 | 清徐 | 慈溪 | 嘉峪关 | 郴州 | 启东 | 四川成都 | 甘肃兰州 | 池州 | 淮北 | 黔东南 | 蚌埠 | 喀什 | 龙岩 | 陕西西安 | 滁州 | 南阳 | 巴音郭楞 | 临沧 | 鸡西 | 唐山 | 桂林 | 佳木斯 | 郴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乌兰察布 | 博尔塔拉 | 河池 | 呼伦贝尔 | 荆州 | 塔城 | 云浮 | 巴中 | 乐平 | 巢湖 | 自贡 | 庆阳 | 莒县 | 龙岩 | 恩施 | 涿州 | 河源 | 柳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乌兰察布 | 晋城 | 葫芦岛 | 淮安 | 镇江 | 果洛 | 吉林 | 宁夏银川 | 驻马店 | 保山 | 河南郑州 | 岳阳 | 三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