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四章 九劫劍主回來了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四章 九劫劍主回來了

        楊若蘭說著說著,淚水撲簌簌的落下來。

        楚陽同樣哽咽了起來,緊緊抱住母親,兩人緊緊相擁,彼此實在地感受著對方的存在。

        良久良久,楊若蘭才將兒子的頭從自己懷里扶了起來,擦擦眼淚仔細端詳:“你這孩子,怎地瘦了這么多……陽陽,你吃了不少苦吧……可憐我兒,年紀輕輕地,臉上都有了風霜之色,在外頭哪里比得上在家自在舒坦……”

        楚陽破涕為笑:“娘,我們一路長途跋涉回來,怎么會沒有風霜之色……等我洗洗臉就好了,你兒子始終那么帥。我哪里瘦了……我比走的那會還胖了七斤半呢,我看我都快成胖子了……”

        楊若蘭不滿的道:“你這孩子,回來就與我頂嘴,我說你瘦了,你就是瘦了,怎么就胖了,怎么就成胖子了?”

        在母親眼中,孩子只要不在自己身邊,肯定就是吃不好睡不好,就算是真胖了,那也是瘦了。

        楚陽嘿嘿苦笑,道:“娘,您兒媳婦們也都來了……”

        楊若蘭聞言一驚,幾乎有些驚慌了:“啊?那我的頭發亂不亂?衣服皺不皺?這個……你這孩子咋不早說呢……”

        我咋早說?楚陽心中嘀咕……

        下一刻,楚陽就見識到了母親超凡入圣的變臉功夫。只見楊若蘭一把將楚陽推開,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不可擋的速度,迅速收拾頭發,擦擦臉,從懷中取出絲巾,把自己個收拾干凈,然后“刷”的一聲,身上的塵土完全消失。

        轉過頭向著楚陽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雍容親切,嚴肅大方,笑不露齒的說道:“陽陽,你媳婦呢?”

        “呃……呃……”楚陽看得目瞪口呆。

        原來自己個的娘親竟是這么的強大啊……

        這么快就變了一副模樣。從一個思念兒子成災的母親瞬間就變成了等著接見新兒媳的準婆婆樣子。

        此等功夫,當真是匪夷所思,不可思議,難以理解,難以解釋!

        太震撼了!太強大了!

        人影一閃之際,鐵補天率先出現,她卻是被烏倩倩和莫輕舞聯手推出來的。

        補天陛下可是頭一個入了門,還延續了楚家香火的媳婦,她不打頭陣,誰打頭陣?!

        往昔的一代帝君,如今的楚家媳婦,此際滿臉通紅,手足無措。

        呃,其實這也難怪,眼前之人,標準的熟人,除了是現如今的婆婆,還是往昔的師姐……

        這個這個……女皇大人心底也滿是尷尬……之前雖然也曾經見過,也承認了彼此身冇份,但見一次尷尬一次啊,有木有?

        “呃……”楊若蘭也是一陣錯愕,隨即就笑了:“甜甜啊……”

        “恩……”鐵補天一陣嬌羞,盈盈跪倒:“媳婦補天,參見婆婆。”

        楊若蘭笑不攏嘴,急忙攙扶起來:“快快起來,又不是第一次見了,怎地冇還行什么大禮,你這丫頭真是……”

        鐵補天紅著臉站起來。

        楊若蘭正待要拉著鐵補天回家,卻見面前人影晃動,居然剎那間又多了兩個千嬌百媚的絕色美人兒,對著自己拜了下去。

        “媳婦倩倩,見過婆婆……”

        “媳婦輕舞,見過婆婆……”

        莫輕舞和烏倩倩其實也都曾經見過楊若蘭,只是那時候都不是以楚陽媳婦兒的身冇份,所以也沒有那份尷尬。但現在卻是以兒媳婦的禮節參見自個婆婆,心中的那份忐忑當真難以形容,至少不是筆墨可以形容得了滴!

        惴惴不安。

        婆婆能不能看得上我呢?會不會覺得我太輕浮了?會不會第一印象不好?會不會……

        兩女一邊思量,一邊斟酌,一邊還要盡可能維持自身最美好的一面,卻不知,哪一張俏臉早已經燒成了大紅布。

        楊若蘭頓時呆住了。

        萬萬沒想到今天一下子就迎來了三個兒媳婦,而且每一個都是鐘靈琉秀,每一個都是國色天香,每一個都是天上難尋地下難覓的絕代佳人!

        “哎呀呀……快起來快起來。”楊若蘭急忙上前攙扶,一手扶起一個,總算剛才已經把鐵補天先扶起來了,要不手都不夠用了,回頭狠狠地盯了兒子一眼,你這小兔崽子回來就讓老娘好看,這第一次見面,我就這么跑了出來也沒帶什么見面禮……這么的失禮,你說咋整吧?

        正想著,卻覺得手里突然間多出來兩個玉鐲子,隨即看到兒子眨眨眼。

        急忙呵呵一笑:“第一次見面……這個,你們都是見過世面的人,啥好東西也都不稀罕了……恩,這是咱們楚家的傳家冇寶……來來來,一人一個,戴上了……戴上了就是咱們楚家的人了……”

        楚陽心中咳了起來:這就……傳家冇寶了?……

        楊若蘭呵呵親切的笑著,將玉鐲子遞了出去。

        下一刻,自己竟呆了一下。

        虧我說的那么謙虛。

        這兩個玉鐲子一拿出來,頓時霞光萬道,瑞彩千條;熠熠生輝!

        似乎整個蒼穹銀河,都在這手鐲里濃縮了一般。

        這是楚陽在元天限的寶庫中大發橫財之后自己做出來的極品貨色。

        一代天帝私人庫存里的好東西,肯定不會是簡單貨色。

        只要是女人,看到這個好東西就基本上沒有什么抵抗能力了。

        楊若蘭拿著手鐲,幾乎都不舍得送出去了。

        莫輕舞見獵心喜,一聲歡呼,二話不說,接過來就戴在自己手腕上,上下翻動,滿心的愛不釋手。

        烏倩倩同樣的當仁不讓,也接了過去,連聲感謝之余,把玩不停,顯然是珍愛非常。

        楊若蘭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再看到鐵補天兩手空空的站在一邊,更加不是滋味,一伸手就扭住了楚陽耳朵:“你個小混蛋……”

        卻覺得自己手心里一暖,又是兩個光芒四射的手鐲出現。

        楚陽故弄玄虛地擠眉弄眼,用意不言而喻。

        心愿得償的楊若蘭頓時恢復了雍容大方,便即將其中一個手鐲子遞給鐵補天,笑得極盡慈祥之能事:“上次進門竟忘了給你……這次統一補上。”

        “謝謝婆婆。”三女同時感謝。

        楊若蘭笑得合不攏嘴:“乖。”

        至于剩下的那一只手鐲,悄無聲息地戴在了自己手腕上,一副早就有了的樣子。

        “這手鐲戴上之后,遇到圣人級以下的攻擊,可以完全豁免傷害。”這句話,楚陽將之留在心里,并沒有說出來。

        畢竟對于莫輕舞等人來說,圣人級別的攻擊早已已經傷不了她們,更談不上什么豁免;但對于還在九重天大陸的楊若蘭來說,卻是實實在在的防冇身之寶!

        整個九重天大陸,貌似連個天級的高手都沒有,更不要說圣人級……楊若蘭帶上之后,基本可以說是天下無敵了。

        當天晚上,整個楚家大院燈火通明。楚家上下人人盡都心情振奮,楚雄成老爺子的豪邁笑聲,基本上就沒斷過。

        唯有楚樂兒的父母多少有些小失落,畢竟自家的閨女這次沒回來,不知道幾時才能歸來。所幸楚陽的一通解說,楚樂兒現在很厲害,而且很快樂,還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等不久的將來,就能帶著女婿一道回來了云云……一頓安慰,楚三爺兩口子終于釋然,開始了殷切地期盼……

        一夜無冇眠,楚家上下盡情一醉,連一向穩重的楚飛凌,竟也喝了一個酩酊大醉。看著自己兒子和三個風華絕代的兒媳婦,楚大爺只覺安慰至極,怎能不醉上一場?!

        九劫劍主回來了!

        這個消息,對于整個九重天大陸來說,毫無疑問絕對是一個堪稱石破天驚級別的重磅消息。事實上,就在當天晚上,當地執冇法堂就前來稟報了。

        風月兩位法尊大人,即時攜帶女兒啟程,向著這邊而來,之所以會攜帶女兒,不是因為這個女兒和楚家有那么一層關系么……

        一起前來的,還有現如今位高權重、不可或缺的第五輕柔大人。

        接到這個來訪消息不久,又陸續接到新的消息:蔚公子與妻子兩人聯袂而來,目前已經在路上……

        還有下三天皇宮傳來消息:鐵云帝君鐵楊已經啟程,正往上三天而來。

        看來這個小家伙也想念父母了……這個消息讓楚陽和鐵補天很是感到欣慰……

        總而言之,整個九重天大陸因為九劫劍主的歸來,陷入了一片前所未有的狂躁興冇奮風暴之中。

        甚至,一些大陸上的強盜組織,一些著名的殺手,一些不安定分子,甭管是知名的不知名的……全部都在這幾天里紛紛歇業整頓。

        閉門不出,無限的老實,很非常相當的識趣。

        開玩笑,不識趣行么?

        傳說中的九劫劍主可是一位嫉惡如仇的人……

        萬一被他老人家知道了自己有些不老實……

        找上門來,那可就不是一般的倒霉啦……

        也不需要出手,一口氣就把咱們吹零散了……

        甚至連那一口氣都可以省下了,只要歪歪嘴,稍微一個眼色,自然有許多人為其代勞,弄死人都不用太輕松!

        所以在這段時間里,還是老實一點比較好啊。

        小命只有一條,還是珍惜一點為好!

        整個上三天剎那間風起云涌,無數的家族紛紛快馬加鞭,都是家主一級的人物星夜兼程,趕往東南平沙嶺,覲見九重天的神話——九劫劍主大人……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长垣 | 台北 | 永康 | 乌兰察布 | 宣城 | 深圳 | 邵阳 | 滨州 | 滕州 | 乐山 | 湘潭 | 迁安市 | 泰安 | 宿迁 | 漳州 | 惠东 | 宿迁 | 驻马店 | 单县 | 长葛 | 忻州 | 日照 | 扬中 | 和县 | 南充 | 滨州 | 保定 | 琼海 | 儋州 | 广西南宁 | 杞县 | 芜湖 | 柳州 | 那曲 | 保山 | 湛江 | 云南昆明 | 宜都 | 泗洪 | 和田 | 南京 | 陵水 | 沭阳 | 呼伦贝尔 | 兴安盟 | 宝鸡 | 安康 | 临沂 | 内江 | 无锡 | 温州 | 衡阳 | 曲靖 | 阜阳 | 枣庄 | 陕西西安 | 铜仁 | 淮安 | 曹县 | 单县 | 河池 | 河北石家庄 | 潮州 | 芜湖 | 黑龙江哈尔滨 | 台湾台湾 | 和田 | 南京 | 绥化 | 安庆 | 甘南 | 许昌 | 桓台 | 昌都 | 灌云 | 临海 | 垦利 | 荆门 | 诸暨 | 如皋 | 平凉 | 宁德 | 东台 | 济宁 | 长垣 | 泰州 | 万宁 | 济南 | 晋江 | 漳州 | 景德镇 | 晋江 | 灌南 | 定州 | 松原 | 玉林 | 鞍山 | 日喀则 | 呼伦贝尔 | 石狮 | 七台河 | 沧州 | 阿拉善盟 | 齐齐哈尔 | 钦州 | 漯河 | 涿州 | 自贡 | 库尔勒 | 诸暨 | 宁德 | 临沂 | 福建福州 | 泗阳 | 果洛 | 日喀则 | 台山 | 东台 | 贺州 | 十堰 | 慈溪 | 巴音郭楞 | 神木 | 慈溪 | 梧州 | 泗阳 | 台北 | 屯昌 | 临汾 | 晋江 | 海西 | 荆门 | 琼海 | 昌都 | 大连 | 邯郸 | 鸡西 | 顺德 | 驻马店 | 吉林 | 玉环 | 菏泽 | 宜都 | 南平 | 九江 | 阳江 | 阿坝 | 姜堰 | 宜都 | 姜堰 | 永康 | 肇庆 | 乌兰察布 | 枣庄 | 陕西西安 | 遂宁 | 乐平 | 台中 | 金昌 | 黑龙江哈尔滨 | 韶关 | 金坛 | 南通 | 阿拉尔 | 张家界 | 镇江 | 简阳 | 海宁 | 海东 | 如皋 | 乌海 | 常州 | 阳泉 | 宝鸡 | 三河 | 台湾台湾 | 湖北武汉 | 昌都 | 定州 | 公主岭 | 日照 | 抚州 | 来宾 | 威海 | 天水 | 七台河 | 梅州 | 珠海 | 阿克苏 | 海北 | 昆山 | 迁安市 | 涿州 | 赵县 | 石狮 | 周口 | 北海 | 晋江 | 和田 | 垦利 | 大庆 | 西藏拉萨 | 河池 | 牡丹江 | 东营 | 临汾 | 安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