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九章 天縱奇才!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六百七十九章 天縱奇才!

        歸家送和藍承志兩個人本來還想要出出頭,顯示一下自家的根基,自家的與眾不同,更彰顯一下:白浪做不到的,咱們能做到!

        以此事,在今后將白浪徹底的壓下一頭去。但此際猜到楚陽的身份的這一刻,這種念頭瞬時便打消得無影無蹤。乖乖的站在一邊,面如土色,連離開這是非之地都不敢。

        若是不知道楚陽身份之前,一切都好說,離開此地也無不可,現在知道了楚陽的身份,再想避開此事的漩渦就不是那么的容易了!

        心中無限后悔:我們兩個就在那雅間里坐著裝著不知道不是蠻好的么?還能看個熱鬧!非得出來干什么?

        這一下可好,被卷進了這蹚渾水……眼下卻是騎虎難下,抽身不得,這可是難受的要死了。

        若是被家里知道,一頓實得惠的責罰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若單純只是懲罰還好說,頂多是皮肉受苦,要是還有其他的……

        兩人不敢再想下了去!

        至于壓下白浪一頭去……這更加是不用考慮了。這貨正面惹到了楚陽,必死無疑!自己和一個死人較什么勁兒?

        ……

        東皇宮之中。

        東皇雪淚寒高高在上,有些疲倦外加百無聊賴地斜著身子半躺在龍椅上,意態卻是極盡悠閑。

        在他對面的,正是白大將軍,正在說著什么。

        看得出來,雪淚寒很有些心不在焉。往往,在白大將軍低頭匯報的時候,眼神中閃出來意味深長的光芒,還有些掙扎……

        便在這時……

        “啟稟陛下,丞相求見。”

        “啟稟陛下,藍大將軍求見。”

        雪淚寒與白大將軍同時一怔:什么事兒能夠讓兩位大佬一起跑來了?

        東皇天暴動了?!錯非這等大事,也不至于能驚動這兩位吧?

        “傳。”

        “是。”

        話音未落,歸丞相和藍大將軍一起沖了進來。

        看到白大將軍在場,兩人均是一陣意外。

        “什么事?”雪淚寒淡淡問道。

        “陛下……他來了。”藍大將軍一個抱拳。說了一句也就他能懂,其他人能聽見,卻多數聽不明白的話。

        這件事……白大將軍貌似還不知道呢……所以只能含糊著說。萬一陛下不想讓白大將軍知道那件事,卻由我嘴里給說了出來,豈不又是一個錯誤?

        “誰來了啊?你說什么呢?”雪淚寒大惑不解。

        藍大將軍平素里雖然也是個言簡意賅的人,可說話也沒有這么言簡意賅的,連點頭尾都沒有啊!

        “是那誰,就是那個劍主來了。”歸丞相很是隱晦的說道。

        雪淚寒聞言即時“嗯”了一聲,喜形于色,哈哈大笑:“這混蛋。終于舍得來了么。”

        白大將軍對眼前種種大惑不解。很顯然對三個人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的狀況很不適應,順口問道:“陛下,敢問這位劍主……是什么人?臣下怎么……一頭霧水呢?啥也不明白……”

        雪淚寒此刻心情極是舒暢,而此間又沒有外人。正打算要解說上幾句,卻聽見外面一陣嘈雜,有人正以一種亡命奔馳的速度前來,似乎有什么要緊事發生了。

        隨即,內侍進來稟報:“陛下……是白大將軍府上有人前來稟告,說是白大公子被一強橫歹人扣住,生命垂危,正自等待解救……對方至少也是一位圣人巔峰層次的大高手……”

        白大將軍身軀一震:“竟有此事?”

        雪淚寒對這個意外也是很有些詫異:在東皇天敢這么做的……貌似一共也沒幾個人吧。就算是藍大將軍和歸丞相,貌似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做出這等事請。什么人居然如此的肆無忌憚?太囂張了吧?

        這簡直就是在挑釁本東皇的權威啊!

        白大將軍臉上陣青陣紅,終于轉身:“陛下,容微臣前去處理一下家事。”

        不得不承認,白大將軍這會還是很有理智,很有頭腦。說出了很有智慧的場面話。一句“家事”將這個變故定義成了私人事件,周全了東皇陛下的臉面。

        只是現在事件既然發展到了讓家人找到了皇宮來,說明其他人出面肯定是完全不管用的了。想要救場,就只有自己親自出馬了,白大將軍這一刻心中的怒火可謂是燒到了半天云里。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如此大膽,如此的下我面子!

        “恩,左右無事,倒不如咱們一起去看看。”雪淚寒突然怪異的笑了笑。

        某皇肯親身去到現場,倒也不是因為白大將軍那句“家事”的投桃報李,而是隱約感到了制造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應該是自己的熟人而已。

        藍大將軍和歸丞相心領神會,道:“確實左右無事,咱們一起去看看。果然最好!”

        這會輪到白大將軍有些躊躇了,這三人一起到場,這個……貌似有點不大妥當吧。自己剛才一句家事,本意也是拒絕圍觀的意思……

        但東皇陛下怎么突然有這么大的興致?

        若是陛下去了,若是事情掰扯明白了,自己的那位后代占著理還好說,若是不占理……那自家的面子可就難看了。

        但根據自己的猜測來說……自己家這邊,多半是不占理的……這么多年了,難道連自己家什么家風也不知道?

        但白大將軍卻又沒有任何的立場反對,只好捏著鼻子答應下來。心底只能摸摸祈禱:那家伙千萬不要做得太離譜才好,之前聽到的那些個風聲,千萬都要是謠傳哪……

        這四人都是絕世高手,連文官之首的歸丞相也是如此,自然不需要什么隨從,直接輕車簡從,安步當車,施施然地出了皇宮。

        白家那位來報訊的高手驚見這一幕幾乎嚇得屁滾尿流:天地良心哪,我就只是很單純地向要請出自家的白大將軍而已,怎么連東皇陛下也被我請了出來……

        這事兒可真正的大條了,壞菜了……

        “究竟是誰這么的狂妄,在東皇天。在東皇城,正面挑釁白大將軍的權威?”藍大將軍似乎是無意的皺著眉頭。

        “難說……”歸丞相也皺著眉頭。

        雪淚寒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但歸丞相和藍大將軍兩個人心中,卻隱隱地有了一個猜測。

        應該…可能…或許…就是……那個人吧?

        東皇陛下應該也是猜到了,否則他也不會親自出動,主動提出來要前去參與這么一件小事。

        沒道理這么巧的,前腳接到消息,說是那個人進了城,后腳白大將軍的人就出了事……

        如果真的是他的話,那今天的場面可就太熱鬧了。

        也不得不佩服白大將軍的后人。真真是太牛逼了。

        人家前腳才剛剛進城。估計屁股還沒坐穩呢。你就惹了上去……

        這得多么機敏,多么具備得天獨厚的坑爹條件才能做到這樣的珠聯璧合、恰到好處啊。

        歸丞相和藍大將軍隱秘的對了對眼,心中均是有些幸災樂禍:若是自己猜測無誤的話,那么今天白大將軍可是真的要倒大霉了……

        不過這貨一向陰陽怪氣。大家都看他不順眼,倒霉就倒霉吧)兩人心中都在想:只要我倆不倒霉就行啊……

        幸虧惹到那位爺的乃是白大將軍后人,若是自己的后人……恐怕真的哭也哭不出來了——兩人心中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對自己的家人嚴加管教!

        這幫惹是生非的小兔崽子真的說不定啥時候就能坑死人啊。此事不得不防!

        白大將軍一馬當先,沖在了最前面,臉色很非常相當難看。

        白大將軍認為,這已經不是什么后代生死的問題,而是白大將軍自個臉面的重大問題。在東皇城,如此不給白大將軍臉面……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白大將軍根本沒注意到,歸丞相和藍大將軍臉上那一閃而逝的奇異表情。

        ……

        隨著往前走。慢慢的,丞相和藍大將軍這兩位的臉色也都有些怪異起來。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油然而現。

        真真是太讓老夫幸災樂禍……果然是嘿嘿嘿了……

        “陛下,這個……往前,就是東天第一樓……”歸丞相臉上似笑非笑:“看來就是在這兒出的事兒……”

        “東天第一樓?”雪淚寒不解的說道:“那又如何?”

        歸丞相嘆了口氣:“那位劍主大人……進入東皇城之后,落腳的地方。就是此間東天第一樓啊。”

        雪淚寒臉色也頓時變得格外的精彩,險些迎風嗆了一口;緩緩吐出一口氣才說道:“這么說來,那個……白大將軍的那個后人還真是一個難得的人才啊,深藏不露啊……這么短的時間里,居然就能辦出來如此大事……”

        歸丞相險些就笑了出來,佝僂著身子說道:“不錯,白大將軍的后代,的確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才。”

        藍大將軍由衷感嘆:“真乃天縱奇才也!”

        白大將軍在前方飛馳,風聲呼呼,更兼心事重重,心急如焚,竟沒聽清楚后面說什么,但,隱隱約約的聽到,東皇陛下似乎好像大概在夸贊自己的后人是個難得的人才?

        心下就是一喜,刻意地放慢了腳步,等雪淚寒三人追上來,道:“小孩子家家的胡鬧,那里算得上什么人才,陛下您太過獎了……”

        “噗……咳咳……”

        歸丞相和藍大將軍仰天噴了一下,隨即連聲咳嗽,咳得一個臉紅脖子粗,好半天才緩過來。

        ........

        &lt;今天是我們可愛的,傲凌藍霜的生日,讓我們祝她生日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gt;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瑞安 | 北海 | 沛县 | 台南 | 图木舒克 | 荆门 | 盘锦 | 曹县 | 广元 | 伊春 | 阳泉 | 东营 | 大理 | 大连 | 滁州 | 阜阳 | 安岳 | 驻马店 | 抚顺 | 沛县 | 黑龙江哈尔滨 | 江门 | 深圳 | 贵港 | 诸暨 | 安岳 | 云南昆明 | 昌吉 | 吐鲁番 | 梧州 | 上饶 | 琼海 | 贺州 | 牡丹江 | 山南 | 锦州 | 达州 | 东阳 | 长治 | 永新 | 鹤壁 | 平潭 | 固原 | 蓬莱 | 山南 | 日土 | 淄博 | 佛山 | 燕郊 | 连云港 | 辽宁沈阳 | 扬中 | 广西南宁 | 图木舒克 | 昌都 | 澳门澳门 | 甘南 | 天门 | 任丘 | 三河 | 汉川 | 枣阳 | 湛江 | 塔城 | 来宾 | 莆田 | 锡林郭勒 | 常州 | 巢湖 | 乌兰察布 | 安顺 | 荣成 | 鄂州 | 六安 | 安阳 | 芜湖 | 宿迁 | 东台 | 威海 | 宿州 | 赤峰 | 神木 | 西藏拉萨 | 鄢陵 | 泸州 | 台湾台湾 | 山东青岛 | 南通 | 威海 | 肥城 | 石狮 | 黔南 | 菏泽 | 甘南 | 绍兴 | 三沙 | 吐鲁番 | 保定 | 涿州 | 嘉兴 | 垦利 | 改则 | 招远 | 烟台 | 临汾 | 营口 | 西藏拉萨 | 吕梁 | 常州 | 齐齐哈尔 | 天门 | 定西 | 三亚 | 怒江 | 黄冈 | 海南 | 绵阳 | 漯河 | 陕西西安 | 荆州 | 和田 | 宁德 | 运城 | 佳木斯 | 五家渠 | 运城 | 舟山 | 赵县 | 淮安 | 韶关 | 长治 | 佳木斯 | 葫芦岛 | 海安 | 淮安 | 白银 | 泗洪 | 上饶 | 新沂 | 泰兴 | 六安 | 梧州 | 广州 | 海宁 | 陕西西安 | 金华 | 渭南 | 吉林长春 | 巴中 | 长葛 | 大兴安岭 | 德清 | 图木舒克 | 惠东 | 攀枝花 | 青州 | 安庆 | 沭阳 | 榆林 | 池州 | 海北 | 慈溪 | 南阳 | 辽宁沈阳 | 任丘 | 温岭 | 营口 | 广汉 | 菏泽 | 绥化 | 抚顺 | 吉林长春 | 七台河 | 临猗 | 榆林 | 桂林 | 包头 | 广安 | 孝感 | 温州 | 厦门 | 广汉 | 威海 | 德阳 | 建湖 | 开封 | 宁波 | 商丘 | 铁岭 | 韶关 | 柳州 | 偃师 | 高雄 | 大同 | 桐乡 | 阿里 | 恩施 | 姜堰 | 赤峰 | 阿拉尔 | 定安 | 锡林郭勒 | 黔西南 | 湖州 | 焦作 | 黑河 | 迪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