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將夜 > 正文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三十八章 渭城醉

    正文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三十八章 渭城醉

        寧缺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梳碧湖畔一片漆黑,他把剩的羊肉倒進身前篝火的灰燼里,抱著桑桑走回車廂,然后讓大黑馬啟動向南行去。

        黑色馬車的速度不再像前些天那般快,凌晨未至時出發,快要近正午的時候,才來到梳碧湖南方的那座土城外圍。

        桑桑早已醒來,一直靠著車窗,看著那些越來越熟悉的風景,沒有說話,直到看到遠方那座黃土圍成的邊城,神情才微有變化。

        寧缺看著遠處那座小城,說道:“多看兩眼,以后我們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二人自幼在岷山里的生活充滿了冷酷血腥背叛,直到來到渭城從軍,才終于擁有了相對安寧的生活,第一次品嘗到人間原來也有溫暖,在這座邊城里,他們生活了很多年,擁有自已的家還有很多債。

        渭城才是他們真正的故鄉。

        ……

        ……

        馬士襄在渭城任裨將已有多年,因為沒有家世背景,大唐與金帳之間又沒有什么大的戰爭,軍功積攢極難,所以始終沒能升官。

        再過一年,他便要離開邊軍榮休,回到瑯玡郡的家鄉,對此他很滿意,因為這些年積攢了不少銀兩,唯一遺憾的便是近幾年打柴的錢少了很多。

        自從那個家伙帶著他的侍女離開渭城之后,渭城的氣運似乎也變差了,荒原上金帳王庭對大唐邊境的壓力漸漸增大,雖然金帳王庭依然不敢犯境。但那些大部落的騎兵,經常冒充馬賊,襲擊去往賀蘭城的后勤馬隊,令包括渭城在內的七城寨甚至是整個北方邊軍都感到不勝其煩。

        現在令馬士襄更加煩惱的是另一件事情,他看著漸漸向渭城上空飄來的那片烏云,花白的頭發微微微顫抖,心想怎么才能應付城里那些大人物?

        如今的渭城里。除了數百名經驗豐富的騎兵,前些天還來了很多大人物,帝**部的兩名真正的將軍帶著數十名弩手、天樞處的十余名官員。還有欽天監的三位大人,都因為某個原因,來到了這座不起眼的邊城。

        據說七城寨里別的幾座邊塞情況也差不多。只不過渭城明顯是長安城里大人物們監視的重點,那十余名天樞處官員里竟有好幾位南門觀強者。

        長安城里的強力衙門,似乎把所有的力量都抽調到了過來,極為直接地接管了邊境的管轄權,令人吃驚的是,北大營對此竟是沒有做出任何激烈的反應。

        世間沒有能夠絕對保守的秘密,這些人來到渭城的原因,前兩天便已經流傳開來,渭城里的人們很是震驚,然而也不得不接受。因為他們都看到了西陵神殿頒下的誥令,知道那件事情是真的。

        隨著那片烏云越來越近,馬士襄的心情越來越沉重,他不知道自已應該做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當那名軍部大員發布軍令時,竟惘然地沒有聽到。

        “馬將軍,你有沒有聽到我的話?馬上帶領騎兵出城,趕至那片云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那輛黑色馬車給我攔在外面!”

        軍部大員沉聲喝道。

        馬士襄心情微安。請示道:“只需要驅趕?”

        一名神情陰沉的南門觀道人說道:“如果有機會能夠誅殺冥王之女,當然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到時候讓你的下屬見機行事,配合我們。”

        ……

        ……

        數百邊騎出渭城,有數輛馬車夾雜其間,最前方馬上的馬士襄很沉默,渭城的騎兵們也很沉默,隊伍便在沉默而壓抑的氣氛中,來到一片地勢稍高的草甸上。

        那片烏黑的云層已經越過了草甸,極為寬廣,前端已經要進入渭城,但最后方似乎還停留在梳碧湖附近,綿延遮天不知多少里。

        騎兵們抬頭望著頭頂的云層,依然沉默,臉上的神情卻極為復雜,當他們低頭時,便看到了云下緩緩行走的那輛黑色馬車,發出陣陣驚呼。

        數名副官和數百名騎兵,同時望向他們的長官。馬士襄手拉韁繩,青筋微現而隱,臉上卻是面無表情,更沒有什么命令。

        一名天樞處官員走下馬車,看著遠處荒原上那輛黑色馬車,神情驟然一凜,發現身周的騎兵沒有什么動作,憤怒喊道:“你們還在等什么?”

        馬士襄說道:“我接到的軍令是不讓那輛黑色馬車入境,現在它還沒有入境,那我們自然只有等著。”

        先前那名南門觀道人厲聲喝道:“這正是誅殺冥女的大好機會,你在猶豫什么?難道你想放那輛馬車離開?”

        馬士襄依舊面無表情,說道:“我是大唐軍人,只執行軍令。”

        天樞處官員匆匆走到后面一輛馬車前,看著那名軍部大員憤怒地揮舞著手臂,大聲喊道:“軍方必須配合我們的行動,你馬上下令讓騎兵出擊!”

        那名軍部大員沉默不語。

        欽天監官員地位最低,在旁訥訥勸解道:“朝廷雖然頒下文書,要求我們監視驅趕,但陛下的旨意里可沒有說要主動出擊。”

        寧缺和桑桑重現人世,并且正在逃亡,這件事情在長安城里引起了一場大風波,只不過帝國內部諸勢力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并不相同。

        天樞處主官諸葛無仁是皇后娘娘的親信,一心想著集帝國之力,毀掉那輛黑色馬車,順便殺死寧缺,替皇后娘娘去除一塊心病,南門觀的道門修行者雖然對寧缺沒有什么意見,但信奉昊天的他們,當然一心一意想著要殺死桑桑。

        公主殿下李漁,與寧缺和桑桑交好,然而面對著整個人間可能到來的浩劫,越是如此。她越要保持沉默,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實力最強也是最重要的軍方,對這件事情也不是很積極,比如此時那名軍部大員便一直沒有說話。

        大唐軍方地位極高,只聽從陛下的旨意和上級的軍令,所以那名軍部大員不說話。天樞處官員和南門觀的道人再如何焦急憤怒,也沒有辦法強行命令馬士襄帶著渭城騎兵出擊,而沒有唐騎的保護配合。他們又哪里敢靠近那輛黑色馬車?

        渭城騎兵站在草甸上,看著那輛黑色馬車,渭城里的人們則是站在土城上。看著那輛黑色馬車,城內城外,情緒都是一樣的復雜。

        渭城里的人們看著寧缺和桑桑長大,他們怎樣也想不到,寧缺離開渭城之后,會鬧出這么大的動靜,而他的小侍女,居然變成了光明之女。

        寧缺和桑桑如今是聲聞于世的名人,更是有渭城以來所出現的最大的名人,是渭城最大的驕傲。是大家津津樂道的對象,是渭城之光。

        賭鋪老板扶著土箭垛,看著遠處那輛黑色馬車,嘆息說道:“他還欠著我十幾文賭債哩,看樣子這輩子是收不回來了。”

        一名臉色黑紅的大嬸看著他嘲諷說道:“寧缺和桑桑每月從長安城寄來的銀子。可是全城人分的,難道給你的銀子都喂了狗?”

        賭鋪老板尷尬地笑了笑,然后有些緊張說道:“說說笑話而已……說起來,想著那時節小丫頭天天拎著酒壺來買酒的辛苦模樣,誰能想到她后來會變成光明之女,最后又變成了冥王的女兒。”

        渭城土墻上的人們。情緒本來就很復雜,很多人看著遠處的黑色馬車,很是驚恐畏懼,聽著冥王的女兒,更是臉色微白。

        那名大嬸看著眾人神色,向土墻下吐了口唾沫:“我呸!寧缺滿肚子壞水,全渭城都知道,但桑桑那丫頭心善人好,怎么可能是什么冥王的女兒?”

        “西陵神殿的誥令上可是這么說的。”

        “西陵神殿還說我們唐人都有罪,你咋不跳下去自殺贖罪?”

        ……

        ……

        渭城里的回憶爭吵甚至是辱罵聲,沒有影響到草甸上的數百騎兵,依舊一片沉默,一名今年才來渭城就職的軍官,有些承受不住場間壓抑的氣氛,還有來自天樞處官員的強大壓力,在馬士襄身邊低聲說道:“將軍,誅殺冥王之女乃是奇功一件,就算冒些險也是值得的。”

        馬士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然后又望向那輛黑色馬車,眉頭微微皺起,忽然揮鞭提韁,繞回草甸后方向,準備回城。

        數百名騎兵隨之奔下草甸。

        一名南門觀渞人掠至馬士襄馬前,臉色陰沉的仿佛要滴水,厲聲喝斥道:“馬士襄,你要做什么!臨陣脫逃,本道人直接斃了你!”

        馬士襄喝道:“陛下有旨意,我就出兵,陛下沒有旨意,你個雜毛老道算個毛?”

        天樞處官員趕了過來,嚴厲斥道:“你散了騎兵陣形,怎么把馬車攔在城外?”

        馬士襄說道:“馬車不會進渭城。”

        那名官員厲聲喝斥道:“寧缺要回書院,怎么可能不進渭城!”

        “你懂個毛。”

        馬士襄看著這名天樞處官員輕蔑說道。然后他一夾馬腹,生生把這名官員撞開,帶著數百渭城騎兵,挾煙塵而去,片刻后便進了渭城。

        當天夜里,馬士襄和數名副官,還有所有曾經參加過梳碧湖砍柴活動的騎兵,把渭城唯一一座酒樓擠了個密不透風。

        眾人說著梳碧湖的故事,破爛的小院,提水的小侍女,以回憶佐酒,很快便把酒樓老板存的所有酒水喝的一干二凈。

        馬士襄是渭城軍事長官,沒有人敢和他爭,所以他喝的最多,酒意漸酣時,他望著酒樓里的人們說道:“當年寧缺離開渭城時,對我說過三句話,就為了那三句話,我也不會對他動刀子。”

        一名副官打了個酒嗝,說道:“當初我就問過您,寧缺那小子那三句話到底是什么內容,你一直不肯說,現在可以說了吧?”

        馬士襄輕撫胡須,說道:“不可說,不可說。”

        當夜,馬士襄一場大醉,渭城一場大醉。

        ……

        ……

        (不錯不錯,只晚了十分鐘……別的都還成,就眼睛有些花,還有,我慢點寫哈。)(未完待續。。)

        p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 】

        將夜的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三十八章 渭城醉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河源 | 咸阳 | 天水 | 苍南 | 北海 | 启东 | 舟山 | 石狮 | 张家界 | 克孜勒苏 | 云浮 | 瓦房店 | 蓬莱 | 单县 | 滨州 | 赤峰 | 淮安 | 定西 | 渭南 | 玉溪 | 天水 | 博罗 | 菏泽 | 广饶 | 禹州 | 定西 | 武安 | 岳阳 | 和田 | 滨州 | 新余 | 安吉 | 泗洪 | 石嘴山 | 甘肃兰州 | 吴忠 | 三沙 | 龙岩 | 白银 | 潮州 | 五指山 | 平凉 | 吴忠 | 昭通 | 琼中 | 晋中 | 永州 | 和田 | 阿拉尔 | 保亭 | 唐山 | 酒泉 | 张家口 | 鹤岗 | 德州 | 德宏 | 漳州 | 茂名 | 嘉兴 | 安阳 | 长治 | 包头 | 和田 | 台山 | 驻马店 | 通辽 | 东海 | 文山 | 阜阳 | 襄阳 | 桓台 | 高密 | 济南 | 阿克苏 | 温州 | 昌都 | 崇左 | 灌南 | 三亚 | 红河 | 单县 | 平潭 | 淮安 | 德宏 | 锦州 | 韶关 | 临沧 | 宿州 | 汕尾 | 项城 | 日喀则 | 周口 | 天水 | 正定 | 青州 | 通化 | 温岭 | 酒泉 | 德宏 | 开封 | 台州 | 台北 | 儋州 | 果洛 | 肥城 | 伊春 | 瑞安 | 文昌 | 长治 | 西双版纳 | 安岳 | 馆陶 | 陕西西安 | 海门 | 江门 | 清远 | 高雄 | 武安 | 阿克苏 | 六安 | 那曲 | 张家口 | 浙江杭州 | 商洛 | 儋州 | 驻马店 | 七台河 | 衡阳 | 大丰 | 咸宁 | 聊城 | 渭南 | 琼中 | 改则 | 清徐 | 黑河 | 呼伦贝尔 | 日照 | 巴中 | 茂名 | 天长 | 桐城 | 大庆 | 吴忠 | 晋城 | 抚顺 | 萍乡 | 衢州 | 常德 | 吉安 | 大同 | 垦利 | 龙岩 | 锡林郭勒 | 中山 | 丹东 | 阳春 | 安阳 | 昌吉 | 中卫 | 孝感 | 永州 | 湘潭 | 湖南长沙 | 海拉尔 | 灌南 | 锡林郭勒 | 永州 | 萍乡 | 日喀则 | 黔西南 | 海丰 | 沧州 | 宿迁 | 六安 | 衡水 | 安岳 | 济源 | 济南 | 昆山 | 台南 | 安庆 | 揭阳 | 咸宁 | 中卫 | 盐城 | 濮阳 | 江苏苏州 | 陇南 | 钦州 | 如东 | 泰州 | 红河 | 安顺 | 肥城 | 海东 | 茂名 | 阿拉尔 | 山南 | 宜春 | 常州 | 金坛 | 赤峰 | 沛县 | 屯昌 | 长治 | 平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