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將夜 > 正文 第六卷忽然之間 第六十五章 無數雙手

    正文 第六卷忽然之間 第六十五章 無數雙手

        這里是般若峰的最深處,無論到峰頂,到崖坪,還是到天坑地底,距離都是十余里,沒有區別。

        山峰表面的聲音傳不到這里,地下河水的聲音傳不到這里,這里不會有任何聲音,死寂如同墳墓。

        首座看著自己胸前的那兩道鐵箭,感受著那道清晰的痛楚,想起自己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這樣的感覺,有些新鮮、有些生動,蒼老的臉上流露出自嘲的情緒。

        他修佛無數年方修至巔峰,晉身金剛不壞,本以為夫子登天之后,便再沒有誰能夠威脅到自己,誰能想到,數年前數年后,連續兩次他被書院兩名弟子聯手慘敗。

        “你覺得這樣就能囚住我?”

        “你將不飲不食,聽不見聲音,看不到光線,你將衰弱而老,或饑餓而死,或絕望而瘋,你或者能夠活下來,甚至掙脫這兩根鐵箭,以無上毅力走出幽暗的山洞……但到那時,你一力維護的佛國,必將已經被我的鐵劍毀滅。”

        君陌的這段話不是威脅,更不是恐嚇——威脅和恐嚇從來都不是他的戰斗方式——他只是在陳述事實。

        唯因為是事實,陳述的如此平靜,于是才真正恐怖。不飲不食,無聲無光,孤單寂寞,與世隔絕……那是何等樣的折磨,除了蓮生沒有人經歷過,即便是蓮生,也被折磨的險些發瘋,講經首座最后會落個如何下場?

        首座艱難合什,看著君陌悲憫說道:“我佛慈悲。”

        他本應悲憫自己的悲慘遭遇,為此后數年甚至數十年的地獄生涯而悲傷,他卻悲憫著對方,悲憫著書院的選擇。

        如果換成旁人,面對著首座此時依然平和悲憫的目光,或者會自省,甚至有可能會覺得慚愧,但君陌不。

        “你佛慈悲,書院不慈悲?自大狂妄而令人作嘔。”

        君陌面無表情說道:“無數年來,這佛國化無數生人為白骨,役無數靈魂為奴隸,人骨砌成的山峰,人血涂成的金頂,美妙的極樂世界?這里是幽冥,毀掉這一切,殺死你和這些禿驢,那才是真正的慈悲。”

        說完這段話,他沒有再說什么,轉身向著崖洞外走去,隨意拂袖,鐵劍破空再起,切削落無數崖石,將這條通道堵的死死的,風和雨、光線與空氣都不能進。

        ……

        ……

        寧缺在城墻上等了三天三夜,整個人間也等了三天三夜,無論是小鎮上的屠夫,還是清河郡的橫木,都沉默了三天三夜,等著他的箭究竟會shè向哪里。

        以往或者還有可能,他不會shè出鐵箭——所謂的大殺器,在沒有施出的時候才最有威懾力,而且這樣的手段一旦使用,便會打破雙方之間的平衡,寧缺也不敢輕舉妄動。

        但現在不同。觀主飄然下桃山,就此失蹤不見,酒徒不再盯著書院,修行界的平衡已經被打破,更重要的是,人間感覺到了寧缺的焦慮,那么他今rì必然會shè。

        長安城外出現了兩道洞,不是空間撕扯形成的通道,也不是真實的箭洞,只是鐵箭形成的冷凝云。

        兩道冷凝云,向著西方的天邊延伸,過了數十里后消失不見,已經足夠看清楚方向指著何處。

        湛藍的天空里出現兩道筆直的云線,就像當年的天空里出現一道由地面生出的彩虹,都是極罕見的奇觀。

        很多長安百姓攜老扶幼到街上來看,興高采烈地議論著,推算著十三先生又把哪位敵方強者shè殺了。茶館里的爭論更是激烈至極,有人說是金帳王庭的單于,有人說是昊天留給人間的禮物,那個叫阿打的小奴隸……

        戰爭開始,唐國舉世為敵,邊疆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死去,民眾的情緒難免有些壓抑和晦暗,今rì這兩道箭云終于成功地令jīng神抖擻起來,甚至有了狂歡的感覺。

        寧缺也在看著天空里的那兩道冷凝云,天光落在臉上,讓臉sè顯得更加蒼白,他的眼中亦是喜sè難禁,兩道鐵箭讓他損耗了無數jīng神,也讓他收獲了很多。

        修行器有些傳說極別的武器:比如佛祖留下的棋盤,比如盂蘭鈴,比如道門教典里記載的某些圣器,再比如現在才剛開始在人間展露恐怖神威的幾卷天書,當然更不能忘了夫子留下的那座長安城,但那些武器大多數來自天賜,或者是像夫佛祖這樣人物的遺存。

        由修行者自行打造,卻能表現出傳說級別威力的武器,非常稀少。如今還存在的,除了書院前賢和墨池苑曾經的大師聯手制作的河山盤,便只有元十三箭。

        時至今rì,寧缺的鐵箭已然聲震天下,所有修行者都知道那是恐怖的大殺器,但真正明白其中原理,明白那道鐵箭為什么擁有如此難以想象的威力的,只有書院后山眾人。

        元十三箭的強大在于寧缺最初異想天開的設想,以及書院諸人匪夷所思的實踐能力,強在它是一種符箭。

        所有人都以為元十三箭是箭,但其實并不是。

        符箭,不是箭,而是符。

        或者,應該把元十三箭看作一種箭符。

        每次鐵箭shè人間,便是寧缺在人間寫了個符。

        當鐵箭離開弓弦的那瞬間,箭桿上的符紋被刻滿,并不代表那個符已經寫完,相反,那才是真正的符的第一道筆畫。只有當鐵箭出現在目標之前,最后一道筆畫才會落在彼處,至此才能說寧缺把那個符寫完了。

        符是整體,缺少任何筆畫,都不算完成,寧缺shè箭的過程,自然也是整體,從鐵箭離弦到命中目標,這個過程無法切割,所以鐵箭一旦shè發,便強大不可摧。

        鐵箭寫出的大符自成一體,自然沒有時間與空間的概念需要,所以表現的甚至比無距更難以想象。同時因為符從最開始到最后都是相互聯系的,寧缺不需要看,只需要知道最后一筆應該落在何處,那么他便能讓鐵箭落在何處。

        在他的識海里,在他寫符的時候,長安城與遙遠的西荒,本質是聯系在一起的,箭最后落在崖坪上,出現在講經首座的身前,這道符才寫完。空間都無法切割開這道符,無法阻止那道鐵箭,再加上長安城的力量,金剛不壞的佛身又如何?

        最初書院研發出元十三箭的時候,沒有任何人真正的完全明了其中的原理,君陌不能,寧缺也不能,直到很久之后,他在光明祭上,隔著千里shè殺了崔老太爺,才隱約有所悟。

        今rì在長安城墻,向著極西荒原放了兩箭,他對于如何書寫這種大符,又有所得,而他知道這對自己是很重要的事情,甚至不下于箭shè首座這件事情本身,因為這是老師顏瑟臨死之前對自己的期望,也是自己命中注定要做的事。

        當然,就像隆慶推算的那樣,元十三箭需要得到配合——他與君陌之間遠隔萬里,鐵箭在顯形之前,符的過程里本身無法提前傳遞任何信息,他只有等著,希望二師兄能夠算到自己想要什么,希望能夠在識海里看到首座。

        君陌在地底世界征戰數年,也只闖過一次山,與講經首座交過一次手,寧缺的期望,在事前看來更像是奢望或者說癡心妄想,但他卻偏偏這樣做了,一等便是三天三夜。

        事實證明,寧缺對了。他與君陌這對師兄弟之間,沒有任何聯系,卻自然有種默契,知道彼此心意。

        就像鐵箭這個符一樣,沒有人能夠切斷。

        寧缺不知道現在懸空寺的情況,不知道講經首座有沒有被自己的鐵箭重傷,但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兩道箭符寫的很完美,那么二師兄必然會把剩下的事情做好。

        唯一遺憾的是,這兩道鐵箭便讓他損耗嚴重。將長安城的力量運到遙遠的西方,即便是如今境界的他,也有些難承其重,此時驚神陣在源源不斷地補充著他的念力,但短時間內再也沒有辦法shè出像先前那樣威力的兩道鐵箭。

        不然他一定會把箭筒里的鐵箭盡數shè完,直至將講經首座完全shè死才會罷手,沒有誰比他更清楚,幫助二師兄早rì毀掉佛國,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君陌在西荒拖住整個佛宗以及右帳王庭和月輪兩個國家,看似為書院和唐國承擔了極重的負擔,但寧缺更希望他能夠回到長安城,那柄鐵劍應該在更大的舞臺上揮灑,他的鐵劍下應該斬殺更強橫的那些強者,比如正在向桃山走去的那人。

        寧缺收回視線,不再看天空里的兩道凝云,轉身望向東方,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會收弓的時候,他再次彎弓搭箭,然后于毫無征兆之間,向著東方shè出一箭!

        很多長安百姓正在城墻下看熱鬧,因為城墻太高,看不清楚上面的畫面,但能隱約看到寧缺的動作。

        看著他突然再次彎弓,城墻下方驚呼驟起,黑壓壓的民眾像cháo水般涌向這方,想要看的更清楚些。

        人群忽然變得鴉雀無聲,看著那道鐵箭脫離弓弦,伴著一聲輕錚,就此消失在寒冷的冬風里。

        轟!響起的是萬人齊聲一喝,那是感嘆震撼,能夠親眼看到這幕畫面的無憾,更是對書院先生的助威。

        碧藍的天空里再次出現一道清晰而筆直的冷凝云,仿佛先前那道鐵箭將天地元氣甚至是天地本身都撕開了一條道路,但實際上是那道鐵箭在天地間自行創造了一條道路,一條不在天地之間的道路,那便是符箭的筆畫相聯之道!

        符箭便是箭符,寧缺這道符的終筆落在遙遠的成京城!

        ……

        ……

        燕國成京在下雪。黯淡的鉛云不停擠落著純白的雪片,而在云層深處,隱隱有淡青sè的閃電不時亮起,有的閃電竟是穿透了云層,隨著片片落雪來到荒涼的田野上。

        冬雷震震,夏雨雪……

        這時節風雪常見,閃電卻極罕見,畫面顯得格外詭異,仿佛蘊藏著極大兇險,又或是有什么力量在其間穿梭。

        隆慶撣去肩上的雪屑,望向城外云深處,視線穿過飄落的雪花,落在那些高遠處,神情有些凝重。

        隱隱約約間,他看到有青袂飄過。只是那處雪太盛,閃電太密集,他無法確定看到的是真的還是產生的幻覺。

        高空的暴雪里忽然有淡影掠過,數道閃電擦著那個身影劈了下來,看著極為兇險,畫面極其令人震撼。

        隆慶確認這次看到的是真實的,因為那個身影飄掠到了成京城的城墻上方,他甚至隱約聞到了一股糊味。

        大師兄的棉衣,被云層里的那數道閃電給燒焦了,如果先前那刻他的反應稍慢些,或者已經告別了這個世界,饒是如此,他的形容也極為狼狽,棉衣裂口里的棉花和流出來的那些血水,亂七八糟地涂抹在一起,很是難看。

        隆慶神情驟凜,身周的雪花驟然間蕩開,他右手在雪中一攬,便有朵極幽暗的黑sè桃花,護在了身前。

        在宋國都城里,大先生沒有向他出手,因為酒徒在側,也因為他手里有卷天書,此時天書依然在懷,但他確認李慢慢會對自己出手——任誰也能想明白,冒著奇險強地從無距境界脫離,出現在成京城上的大先生,總要做些什么。

        如隆慶所料,大師兄掠至城墻上,手里拿著根看著很普通的棍子,便向他的頭頂敲了下來。

        隆慶哪里敢怠慢,右手舉著黑sè本命桃花便迎了上去,左手更是已經握緊了沙字卷殘卷,隨時準備拼命。

        那根看似不起眼的棍子,其實很有來歷,那是夫子當年創辦書院之后親手做的一根戒棍,專門用來打不聽話的學生,而夫子登天后,這根戒棍自然便交給了大師兄。

        這根戒棍曾經打的觀主在南海飄離數十年不敢登陸,也曾經在蔥嶺前的原野間打死過月輪國主,就像這根棍子最原始的用途那樣,師長打學生那是理所當然,學生如何能避?既然不能避,那么通常都是避不開的。

        隆慶知道自己避不開這根棍子,只能用本命桃花硬接,他現在的身軀里,有數千名道門修行者的念力與jīng魄,單以數量論,當世無敵,但面對大先生的棍子,根本不敢有任何輕敵,毫不猶豫釋放出了所有境界。

        棍落在桃花上。

        桃花自然便萎了,書院的師徒們,總是喜歡和道門的桃花過不去,夫子斬盡滿山的桃花,自有后來者。

        隆慶的臉變得極度蒼白,那道傷疤因此變得非常清晰,再不像平rì那般不引人注意,而顯得猙獰起來,他的雙臂不停顫抖,雙足深陷在城墻里,難以自拔。

        黑sè桃花散去,無數粉礫帶著有如實質的天地元氣,向著四周呼嘯勁吹,城墻上突起的磚石,都被吹成了粉末!

        大師兄未做停留,再次消失在雪空之中,穿越那些恐怖的閃電,向著最早時那道青sè的衣袂追去。

        隆慶神情還算平靜,眼眸里卻有極深的悸意,他知道最開始看到的青袂也是真的,大先生在追觀主,只是看見自己在成京城墻上,臨時動意出來打了自己一棍。

        隨意一棍,便逼得他施出全身修為境界,如果讓大先生專心致志地來打一棍,自己能夠擋得住嗎?

        隆慶想著這些問題,卻不知道有更嚴峻的問題在等著自己,他沒有發現,城墻外的風雪似乎停滯了一瞬。

        有箭自長安來。

        一道鐵箭出現在隆慶的身前。

        隆慶的臉sè本極蒼白,此時卻變得cháo紅一片,仿佛血管里流淌著的血液,驟然間加快了無數倍流速。

        他的血液在這一瞬開始燃燒,無數道門前輩留下的意識開始幫助他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反應。

        他的胸前再次開出一朵黑sè桃花,與先前那朵相比,這朵黑桃要顯得小很多,晶瑩剔透,像是最珍貴的寶石,花瓣在風中顫顫yù碎,看著煞是可憐,令人憐惜。

        事實上這朵看似脆弱的小黑桃很可怕,花瓣里流淌著無限寂滅的氣息,流淌著無數氣息可異的念力。

        那道鐵箭shè在瑟瑟桃花上。

        隆慶的胸腹間有個洞,是寧缺用元十三箭shè出來的,這朵看似弱小的黑sè桃花,便是從那個洞里生出來的。

        這朵黑sè桃花不是他的本命桃花,是他的第二條命。

        隆慶這一次不準備讓寧缺的鐵箭,把自己再shè穿一個洞。

        黑sè桃花擋住鐵箭的那瞬,他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身前的空中,緊緊地握住了鐵箭的箭桿。

        黝黑的鐵箭里傳來難以想象的力量,隆慶的十指間抓了荒原風雪里的無數天地元氣,依然無法控制住它。

        相反,他的雙手瞬間被撕爛,血水開始淌落。

        就在第一滴血水剛要離開箭桿的時候,又有一雙手落在了鐵箭的箭桿上,那是一雙蒼白的不似人類的手。

        那依然是隆慶的手。

        隆慶的身后,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人形的輪廓,在風雪里很是模糊,似乎隨時便可能被拂散。

        第二雙手依然攔不住那道鐵箭。

        隆慶厲嘯,身后的風雪里忽然多了無數道身影,那些身影很淡渺,在陽光下,根本看不清楚細節,只能確定應該都是人,都是聽從他意志的人。

        厲嘯聲中,那些身影集體向前探出手去,就像那些痛苦地尋找食物的餓鬼,又像是尋求解脫的罪人,伸向那道鐵箭。

        ……

        ……

        (繼續努力,請大家繼續支持。)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顺德 | 百色 | 定安 | 保亭 | 莱芜 | 果洛 | 巴彦淖尔市 | 吐鲁番 | 营口 | 台州 | 玉树 | 高密 | 松原 | 惠州 | 忻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铜仁 | 包头 | 宁德 | 衡水 | 河北石家庄 | 阜新 | 铜川 | 咸宁 | 南充 | 宣城 | 株洲 | 荣成 | 安康 | 孝感 | 龙岩 | 临猗 | 温州 | 澳门澳门 | 乌海 | 台山 | 玉树 | 姜堰 | 盘锦 | 仙桃 | 阿克苏 | 嘉善 | 甘肃兰州 | 驻马店 | 宝鸡 | 武夷山 | 阳春 | 昭通 | 三明 | 灌南 | 诸城 | 抚顺 | 遵义 | 丽江 | 七台河 | 河南郑州 | 株洲 | 阳江 | 烟台 | 郴州 | 吐鲁番 | 双鸭山 | 乳山 | 攀枝花 | 厦门 | 德宏 | 嘉善 | 鄢陵 | 图木舒克 | 南京 | 海西 | 临猗 | 玉溪 | 怀化 | 德阳 | 临汾 | 汝州 | 锡林郭勒 | 大兴安岭 | 楚雄 | 乐山 | 高密 | 白银 | 长葛 | 梧州 | 济宁 | 新余 | 晋中 | 延边 | 济源 | 临沂 | 东方 | 瓦房店 | 佳木斯 | 大连 | 阿坝 | 博尔塔拉 | 金坛 | 宝鸡 | 驻马店 | 通化 | 醴陵 | 沧州 | 怒江 | 鄂尔多斯 | 榆林 | 鹤岗 | 茂名 | 临夏 | 长葛 | 海南海口 | 阿坝 | 张北 | 宝鸡 | 兴化 | 雅安 | 沭阳 | 楚雄 | 塔城 | 衡阳 | 六盘水 | 阳江 | 鸡西 | 福建福州 | 舟山 | 荣成 | 黔南 | 琼中 | 台湾台湾 | 乌海 | 临汾 | 烟台 | 泰兴 | 沛县 | 亳州 | 山西太原 | 焦作 | 博尔塔拉 | 如东 | 新疆乌鲁木齐 | 汉中 | 崇左 | 潍坊 | 定西 | 鹰潭 | 淮南 | 顺德 | 南京 | 恩施 | 玉林 | 邳州 | 济源 | 丽江 | 五指山 | 枣庄 | 信阳 | 固原 | 南充 | 瑞安 | 广汉 | 章丘 | 德州 | 巴彦淖尔市 | 玉树 | 孝感 | 开封 | 平潭 | 乌海 | 海南 | 博尔塔拉 | 云浮 | 昌吉 | 黄南 | 果洛 | 保定 | 河北石家庄 | 双鸭山 | 鸡西 | 渭南 | 大兴安岭 | 云浮 | 偃师 | 桂林 | 晋城 | 咸阳 | 焦作 | 广元 | 荣成 | 肇庆 | 黄石 | 常州 | 鄂尔多斯 | 和县 | 郴州 | 宣城 | 汉川 | 濮阳 | 凉山 | 如皋 | 威海 | 三河 | 湖州 | 新沂 | 明港 | 百色 | 铜川 | 十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