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武動乾坤 > 第兩百七十章 陰風煉體

    第兩百七十章 陰風煉體

        古碑空間,異常遼闊廣袤,林動即便是有著小炎代步,但在經過將近一個小時的飛行后,卻依然是未能見到絲毫的盡頭,那種滄桑與孤寂的味道,始終都是縈繞在鼻下,令得人心情都是為之變得沉重。&nsp;&nsp;&nsp;&nsp;這一路而來,林動遇見過不少人,雖說古碑空間很是遼闊,但顯然此次進入其中的人數,也是相當的恐怖,因此即便是分散開來,依然是能夠時不時的遇見。&nsp;&nsp;&nsp;&nsp;不過雖然遇見了不少人,但林動卻并沒有因此而停緩速度,進入古碑空間的人,大多都是想要撈取點寶物,彼此間,更是相互覬覦,與他們同行,不僅沒什么效率,反而引發種種麻煩。&nsp;&nsp;&nsp;&nsp;而在這一路中,林動同樣也遇見過不少氣息兇悍的妖獸,這些妖獸也的確如同小貂所說,擁有著一些遠古妖獸的血脈,個個兇悍無匹,其間林動更是多次遭到攻擊,但好在并未將他的速度拖緩下來。&nsp;&nsp;&nsp;&nsp;沿途中,林動也發現了一些在外界頗為罕見的靈藥,不過他卻并沒有因此而停下腳步,這些東西雖然算是罕見,但還遠遠達不到打動他的地步,而且他明白,真正的寶貝,是在古碑空間的中心地帶,這外圍的一些東西,在他眼中,只能算做平常。&nsp;&nsp;&nsp;&nsp;而在林動這般全速趕路下,天色也是迅速的變得黯淡下來,隱約間,天空中,逐漸的涌出一些冰冷徹骨的寒氣。&nsp;&nsp;&nsp;&nsp;“嗤!”&nsp;&nsp;&nsp;&nsp;全速飛掠的小炎,突然停下了身形,林動眉頭微皺的望著暗沉下來的天空,那種奇怪的寒氣,即便是以他的強度,都是感覺到了一絲刺痛之感。&nsp;&nsp;&nsp;&nsp;“嘖嘖,沒想到這古碑空間中竟然還有著“蝕骨陰風”的存在”小貂坐在林動肩膀上,望著天空上的那些寒氣,突然有些訝異的道。&nsp;&nsp;&nsp;&nsp;“蝕骨陰風?那是什么?”林動微微一怔,他伸出掌,的確是感覺到空氣中滲透著一絲絲猶如刀鋒般的風氣,在那風氣中,透著冰冷徹骨的寒意。&nsp;&nsp;&nsp;&nsp;“一種人為的強大段,這“蝕骨陰風”極為狠辣,若是被其波及,連骨頭都能腐蝕而去,一般說來,只有那些大宗派才能施展出來守護宗門。”小貂道。&nsp;&nsp;&nsp;&nsp;“竟然是人為的?”林動面色一變,什么樣的強者,能夠做到這般改變天氣的地步?&nsp;&nsp;&nsp;&nsp;“現在人肯定都死了,應該是大陣之力吧,不足為奇。”小貂隨意的道。&nsp;&nsp;&nsp;&nsp;“那我們找個地方躲一下吧。”林動目光四處眺望,沒想到這古碑空間中竟然危險到這種地步,若不是小貂出言提醒的話,他恐怕就有得苦頭吃了。&nsp;&nsp;&nsp;&nsp;“嘿嘿,別人或許是要躲一下,不過這對于你來說,卻并不需要。”聞言,小貂卻是一聲怪笑,道。&nsp;&nsp;&nsp;&nsp;“什么意思?”望著小貂臉上的怪笑,林動突然有些感覺到不妙。&nsp;&nsp;&nsp;&nsp;“蝕骨陰風固然狠毒,但同時也是能夠對產生極大的磨練,你如今方才將玉雷體修煉成功,還并不純粹,若是借助著蝕骨陰風之力,或許能夠讓得你的玉雷體修煉至大成地步,到時候,你的實力又將會上升一些。”小貂笑瞇瞇的道。&nsp;&nsp;&nsp;&nsp;林動聽得臉龐直抽搐,為什么他的修煉就一定要這么的苦?先是引雷淬體,現在又要來受這陰風剮骨之痛&nsp;&nsp;&nsp;&nsp;“小子,這可是會啊,這種蝕骨陰風可不是處處都能遇見的,錯了這次,就不知道得什么時候才能遇見了,僅僅只是讓你在其中待一晚上而已,若是讓你正常的修煉,想要將玉雷體修煉至大成,起碼得需要三個月以上的時間。”小貂道。&nsp;&nsp;&nsp;&nsp;“小子啊,你要看看你跟林瑯天之間的差距,如果不拼命一點的話,怎么去追趕人家?”&nsp;&nsp;&nsp;&nsp;對于小貂那恨鐵不成鋼般的話語,林動也是有些無語,最后只能一聲哀嘆,身形掠上一座孤零零的山峰,而后拍了拍小炎,讓得它躲在山縫之間。&nsp;&nsp;&nsp;&nsp;“我他娘的倒是要不信,雷都劈不死我,難道還能被這風給刮死不成?!”&nsp;&nsp;&nsp;&nsp;盤坐在山峰最高端的位置,林動抬起頭,此時的天色,已是盡數暗沉下來,一種灰黑色的風卷,悄然的在天空上成形,嗚嗚的刮動著,隱約間,有著一種徹骨的寒意,從遙遙的天空上,降臨而下。&nsp;&nsp;&nsp;&nsp;“嗚嗚!”&nsp;&nsp;&nsp;&nsp;望著那突然間便是籠罩了天地的灰黑色颶風,林動眼神也是有些凝重起來。&nsp;&nsp;&nsp;&nsp;“咻!”&nsp;&nsp;&nsp;&nsp;而就在林動凝神時,不遠處有著數道身影飛快的自天空上掠過,在路過林動上空時,還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前者,然而,還不待他們多想,一陣灰黑色的狂風,已是飛快的將三人所包裹,當下,凄厲的慘叫聲,陡然響起,在那刺耳的嗚嗚風聲中,傳得老遠老遠&nsp;&nsp;&nsp;&nsp;“咕嚕。”&nsp;&nsp;&nsp;&nsp;林動望著那從天空上墜落而下,血肉模糊的三具尸體,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眼中有著一絲驚悸之色,顯然是為這蝕骨陰風的威力感到駭然。&nsp;&nsp;&nsp;&nsp;“嗚!”&nsp;&nsp;&nsp;&nsp;天地暗沉,灰黑色的蝕骨陰風鋪天蓋地而來,這一刻,就連原本諸多囂張的妖獸,都是躲進狂風不及的地方,不敢發出絲毫的異聲。&nsp;&nsp;&nsp;&nsp;“小子,要來了,自己小心點,這蝕骨陰風在遠古時候,本就是那些宗派拿來給弟子淬體的,這在大炎王朝可是享受不到的待遇,只要熬過去,對你好處不小!”感受著天地間那連石頭都能凍得爆裂的寒氣,小貂的身體也是抖了抖,旋即直接是鉆回石符,笑瞇瞇的聲音,在林動心中響起。&nsp;&nsp;&nsp;&nsp;“混蛋!”&nsp;&nsp;&nsp;&nsp;見到這個家伙躲得比兔子還快,林動也是只能一聲怒罵,然后急忙凝神,心神一動,渾身的皮膚,便是開始散發出溫玉般的色彩,遠遠看去,猶如整個人都是變成了一塊琉璃一般。&nsp;&nsp;&nsp;&nsp;這種蝕骨陰風顯然威力極強,就算是林動,也不敢獨自使用硬抗,所以必須施展出玉雷體,方才能夠進行淬煉。&nsp;&nsp;&nsp;&nsp;在林動身體逐漸的被玉色光彩所覆蓋時,那鋪天蓋地的陰風,也終于是席卷而來&nsp;&nsp;&nsp;&nsp;“嗤嗤!”&nsp;&nsp;&nsp;&nsp;灰黑色的陰風,拍打在林動的身體之上,頓時無孔不入的對著林動渾身毛孔鉆去&nsp;&nsp;&nsp;&nsp;劇痛,也是在此刻如同潮水般的涌上林動心間,那種無法形容的冰冷,直接是令得體內的血液都是出現了凝固的跡象,不過好在他的頗為強悍,心神催動間,死死的抵御著那種徹骨的寒冷風氣。&nsp;&nsp;&nsp;&nsp;“嘶嘶!”&nsp;&nsp;&nsp;&nsp;林動的牙齒縫隙間,不斷的倒吸著冷氣,不過這種冷氣剛剛吸了兩口,他便是滿嘴被割出道道血口,立刻滿嘴便是涌滿了鮮血,駭得林動急忙閉嘴,生生的將嘴中鮮血咽進肚內,再不敢有絲毫的異動。&nsp;&nsp;&nsp;&nsp;陰風席卷,不過,在這種瘋狂的侵蝕下,林動身體表面的那種玉色光澤,卻是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的變得愈發明亮與純粹。&nsp;&nsp;&nsp;&nsp;那種感覺,就如同一塊璞玉,正在被雕琢成真正的美玉一般!&nsp;&nsp;&nsp;&nsp;而且,在那種席卷全身的劇痛中,林動也是能夠隱約的感覺到,肌肉之中所涌動的力量,仿佛也是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增強著,小貂的確沒有騙他,這蝕骨陰風對于淬體,的確是有著極為良好的效果,當然,前提是身體必須承受得了那種可怕的寒氣,不然的話,其下場,就會與先前那三個倒霉蛋一模一樣&nsp;&nsp;&nsp;&nsp;天地暗沉,山峰之上,一道玉色光澤在黑暗之中閃爍著光澤,灰黑色的風旋,聚集在此處,狂風如刀,一刀刀瘋狂的割在林動身體之上,帶出無數道細密的白色痕跡&nsp;&nsp;&nsp;&nsp;而隨著這種白色痕跡逐漸的增多,一絲殷紅之意,也是悄悄的滲透出來,最后越來越多,鮮血流淌,最后被凍成血冰,凝固在林動的身體之上,將那種玉色光彩,盡數遮掩。&nsp;&nsp;&nsp;&nsp;蝕骨陰風,足足持續了一整晚,而林動,也是盤坐在山峰上,動也不動的經歷了一晚上的陰風淬體的煎熬&nsp;&nsp;&nsp;&nsp;翌曰,陽光撕裂云層,從天空傾灑而下,照耀在了山峰之上那一道渾身被血冰凝固的人影身上。&nsp;&nsp;&nsp;&nsp;“咔嚓!”&nsp;&nsp;&nsp;&nsp;陽光照耀下,那血冰之上,突然崩裂開一道道裂縫,血冰飛快的滑落而下,而隨著血冰的掉落,一抹如玉般的色澤,緩緩的閃現而出。&nsp;&nsp;&nsp;&nsp;血冰飛速而落,轉眼間,山峰之上,便是出現了一塊人形玉石,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極為亮眼的光澤。&nsp;&nsp;&nsp;&nsp;“呼”&nsp;&nsp;&nsp;&nsp;一口帶著一些血氣的氣息,從林動的嘴中吐出,而后,那緊閉的雙眼,也是徐徐的睜開。&nsp;&nsp;&nsp;&nsp;雙眼睜開,讓得人驚異的是,林動的雙瞳,竟然都是在此刻變成了玉石,冰冷間,透著一種堅不可摧的感覺。&nsp;&nsp;&nsp;&nsp;身如玉,眼為石,琉璃染體,萬物不可破,這,方才是真正的玉雷體!&nsp;&nsp;&nsp;&nsp;(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吉林长春 | 沭阳 | 大理 | 石嘴山 | 十堰 | 伊犁 | 乌海 | 泉州 | 永新 | 石嘴山 | 防城港 | 黔南 | 湘西 | 诸城 | 三河 | 海门 | 保定 | 三明 | 台山 | 香港香港 | 白银 | 兴化 | 丽水 | 聊城 | 平顶山 | 吉林长春 | 阳春 | 图木舒克 | 南充 | 灌云 | 乐清 | 池州 | 黄石 | 东方 | 临猗 | 图木舒克 | 铜川 | 诸暨 | 宣城 | 岳阳 | 巴彦淖尔市 | 泰州 | 长垣 | 永州 | 和县 | 安康 | 宁夏银川 | 恩施 | 铜仁 | 肥城 | 玉溪 | 江苏苏州 | 北海 | 枣阳 | 株洲 | 焦作 | 佳木斯 | 荣成 | 七台河 | 宝鸡 | 涿州 | 梅州 | 绍兴 | 张掖 | 宜宾 | 莒县 | 乐山 | 蚌埠 | 红河 | 永州 | 陇南 | 芜湖 | 舟山 | 丽水 | 辽源 | 澳门澳门 | 云南昆明 | 台湾台湾 | 基隆 | 开封 | 克拉玛依 | 日土 | 汉中 | 江门 | 黑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克拉玛依 | 辽宁沈阳 | 鄢陵 | 鸡西 | 大庆 | 宝应县 | 随州 | 驻马店 | 酒泉 | 阿克苏 | 台州 | 万宁 | 甘南 | 哈密 | 安岳 | 淮北 | 云南昆明 | 嘉善 | 潍坊 | 绵阳 | 商洛 | 雄安新区 | 淄博 | 昌都 | 锡林郭勒 | 乐清 | 资阳 | 湘潭 | 海安 | 伊犁 | 果洛 | 江西南昌 | 桐乡 | 芜湖 | 吉林长春 | 绥化 | 安吉 | 宜春 | 嘉峪关 | 万宁 | 龙口 | 海西 | 普洱 | 金华 | 四川成都 | 灵宝 | 娄底 | 大兴安岭 | 洛阳 | 芜湖 | 东海 | 海西 | 广安 | 燕郊 | 河源 | 营口 | 象山 | 三亚 | 伊春 | 博罗 | 临沧 | 黄南 | 阿勒泰 | 禹州 | 温州 | 凉山 | 日喀则 | 迪庆 | 百色 | 海南 | 广西南宁 | 东莞 | 遵义 | 蚌埠 | 孝感 | 定西 | 香港香港 | 瑞安 | 台州 | 滨州 | 无锡 | 石河子 | 大庆 | 长垣 | 陕西西安 | 和田 | 上饶 | 湖北武汉 | 兴安盟 | 黄南 | 上饶 | 渭南 | 如东 | 九江 | 巢湖 | 淮南 | 天水 | 嘉善 | 河源 | 湖南长沙 | 阳春 | 赣州 | 宣城 | 保定 | 佛山 | 金坛 | 海丰 | 岳阳 | 广州 | 赣州 | 临夏 | 阿坝 | 青海西宁 | 毕节 | 安康 | 巴彦淖尔市 | 上饶 | 甘南 | 迪庆 | 阿拉善盟 | 泗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