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網游動漫 >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濃縮的純潔之骸

    第一百三十一章 濃縮的純潔之骸

        晦澀難明的咒語在狹窄的病房里回蕩著,溝通那異次元的世界,黑暗的時空力量也瘋狂地肆虐著,形成仿佛能吞噬一切的時空漩渦。

        這狂野的漩渦中間,正站著李斯特,飄散的黑發掩蓋住了他的大半臉龐,難見他的神情,但從那半露眼眸里的精光和嘴角邪魅的弧度便可以看出。

        借由人偶王之心恢復了全部記憶,李斯特重新變回了那資料記載里,孤僻而神秘的次元行者,不再是天空之城醫療部里呆呆的小李子。

        時空的力量交錯,在李斯特的手中達成完美的平衡,狂暴的漩渦不停地壓縮,倏忽到達一個極限,光影互換,時空破碎,異次元之門破開。

        光明重新回到這潔白的病房中,侯逆濤的眼睛被驟然的白光一閃,陷入了短暫的失神,但殺氣感知里,一切似乎如舊。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告訴侯逆濤,事情出現了變數。

        短暫的失明很快褪去,侯逆濤眼里的世界恢復了光彩,只見次元行者李斯特正斜躺在地上,蒼白臉頰的左側,多了一個小巧的紅色掌印。

        但李斯特的臉上卻是掛著一個明媚的笑容,似乎這將他扇飛的巴掌能給他帶來不少的愉悅。

        “這家伙不會是傳說中的抖m吧。”侯逆濤心中一陣惡寒,但轉瞬,一個危險的念頭又飄過他的意識,“這好像問題也不是很大。”

        因為他看到了留下那個掌印的人。

        正確來說是一個人形生物,一個魅惑天成的異次元生物,天使般純凈的面容,卻有著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

        黑色的羽翼在她的背后撐開,雪白的身軀也只有薄薄的幾片皮衣遮住要害,再加上她手上那根黑色的皮鞭,醞釀著一股讓人窒息的旖旎風光。

        毋庸置疑,這就是次元行者李斯特的虛空眷屬,小雪。

        不過和李斯特挨了一巴掌還笑嘻嘻不一樣,小雪這個打了一巴掌的家伙卻是委屈巴巴地皺起鼻子,紫色的眸子里淚光盈盈。

        兩個家伙對視良久,然后……

        然后沒有了,侯逆濤接下來什么都沒看到了,他拖著一身木乃伊似的繃帶,蹦跳地離開了病房,給年輕人留下了自由的空間。

        ……

        拒絕了醫療部醫生的住院建議,侯逆濤邁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了醫療部的大門,但這并非因為他的傷沒有好。

        他之前會倒下完全是因為風振傳授技能的方式過于惡劣,以冒險家的強橫體制,這幾個小時過去,他的身體其實早就恢復如初。

        密密麻麻的繃帶下面,皮肉筋骨早就煥然一新,白皙細嫩的皮膚下,蘊藏著無比強大的力量。

        他之所以心情沉重……

        是因為醫療部例行劃結算的時候,他敏銳地察覺到了卡里的金幣數額不對,然后檢查一下大龍貓的信息,發現了這一條兩小時前冒險家工會西海岸分會綜合辦的信息。

        “尊敬的史詩賞金獵人獄血魔神先生,此次您激活的人偶玄關包場時間總計為五個小時,共耗費1億668萬金幣,您需要承擔的30%(5004萬金幣)已從您的賬戶扣除。”

        痛,痛徹心扉,虧得侯逆濤腰子都疼,他這時的腳步,怎么可能輕快得起來。

        ……

        腳步一路拖沓,下一站達到。

        “浴血魔神先生,恭喜您完成了本懸賞中心的高星級史詩級任務,并且獲得的賞金價值超過一億金幣,所以您自動進入了天空之城懸賞中心的史詩獵人名單,您有什么希望對后輩們說嗎?”

        在侯逆濤身前,一只小巧的石巨人正在嗡嗡地發聲,雖然它已經盡力在表現得柔和一點,但是它的實力卻阻止了它這么做。

        “果然又是這個環節嗎?”侯逆濤摸了摸水罐頭套,有些糾結,“赫頓瑪爾那邊的標語直接拿過來用好像不太適合,那有什么比較威武霸氣,又能宣傳致富口號的話呢?”

        沉吟片許,一道靈光閃過他的腦海,侯逆濤啪的一下打了個響指,“有了!”

        只見他提起筆,洋洋揮灑下一段文字,便轉身瀟灑離去。

        “本人荒古遺塵寶典大兒子,現接一切概率性任務,天空之城領主相關的高難度任務優先,越難越好,價格可談,我并不缺錢,我只想多幾個兄弟,一起跟我喊荒古遺塵寶典爸爸。”

        “獄血魔神,2122年秋書”

        來時低沉,離去時卻是瀟灑自如,背包里那五團散著神圣光輝的藍色殘骸是侯逆濤心情變化的根本原因。

        【濃縮的純潔之骸】

        品級:紫色稀有(極度稀有)

        類型:材料

        可以讓未被異界氣息感染的裝備獲得指定的異次元屬性,從而使得裝備可以進行增幅。(高增幅武器增幅失敗時,可以獲得該道具)

        ……

        增幅是強化的進階版,除了強化所獲得的屬性,增幅還可以獲得額外的四維屬性加成,這種讓普通裝備可以被增幅的材料,是侯逆濤要獲得強大戰斗力的必須物品。

        李斯特懸賞任務只說給一個,但是事實上直接給了五個,如此上道的雇主,讓侯逆濤心情大起大落,大起起起起起起……

        畢竟這是白白賺了四個億啊!

        斜陽晚照的時分,侯逆濤又一次踏出天空之城的大門,看著身前這通天巨塔被晚霞點燃,侯逆濤的思緒也漂浮著。

        此行的收獲雖然滿滿,但是疑惑同樣堆滿了腦袋。

        技能學習空間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為什么記載中已經死去的圣者風振會在那兒出現,之前的gsd,盧克西也是。

        這個疑惑還是比較好解決的,赫頓瑪爾工會的會長盧卡斯就說過,等到達了大師級別,復蘇之風的秘密就會解開,那么建立于復蘇之風的地下城系統,自然也沒有了秘密。

        但另外的問題,卻是讓侯逆濤萬分揪心。

        賽麗亞啊!

        風振所說的那個知曉一切的存在,會是你嗎?我就是你選中的人嗎?這發生的一切都是你編織好的情節嗎?

        敵人又在哪里,時間還剩多少?

        我又該怎么辦呢?

        ……

        “賽麗亞,你說我該怎么辦?”

        侯逆濤端著斗大的飯碗,扒拉著碗里的炸鱈魚,含糊著開口問道。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晋江 | 惠州 | 巴中 | 项城 | 玉树 | 黔南 | 包头 | 霍邱 | 济源 | 台南 | 图木舒克 | 遂宁 | 抚州 | 莆田 | 铁岭 | 巴音郭楞 | 山西太原 | 本溪 | 喀什 | 琼海 | 平顶山 | 长葛 | 驻马店 | 运城 | 汕头 | 乐清 | 枣庄 | 台湾台湾 | 南阳 | 达州 | 宜都 | 诸暨 | 贵港 | 沧州 | 楚雄 | 连云港 | 迁安市 | 宜都 | 十堰 | 阿拉尔 | 吴忠 | 陇南 | 厦门 | 商洛 | 馆陶 | 咸阳 | 定安 | 芜湖 | 昭通 | 贵港 | 唐山 | 锦州 | 淮北 | 建湖 | 和县 | 保定 | 武夷山 | 桓台 | 石河子 | 贵州贵阳 | 柳州 | 临沧 | 黄山 | 甘孜 | 长垣 | 阳江 | 河池 | 肥城 | 赣州 | 韶关 | 霍邱 | 常德 | 梅州 | 北海 | 梧州 | 渭南 | 海东 | 中山 | 扬中 | 莱州 | 广饶 | 长垣 | 宁国 | 库尔勒 | 海南 | 六安 | 长垣 | 灌南 | 阿拉尔 | 泰兴 | 大庆 | 新疆乌鲁木齐 | 汝州 | 五家渠 | 桓台 | 巴中 | 西藏拉萨 | 贵州贵阳 | 涿州 | 浙江杭州 | 中卫 | 山西太原 | 佛山 | 大同 | 瓦房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涿州 | 馆陶 | 阿里 | 宁波 | 朝阳 | 百色 | 余姚 | 建湖 | 保定 | 海西 | 延安 | 台山 | 钦州 | 包头 | 任丘 | 三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阿坝 | 云浮 | 荣成 | 永康 | 晋城 | 沧州 | 菏泽 | 温州 | 襄阳 | 商丘 | 陕西西安 | 阿里 | 酒泉 | 荆门 | 厦门 | 阿勒泰 | 天水 | 舟山 | 临沂 | 恩施 | 六安 | 三亚 | 建湖 | 鹤岗 | 黔南 | 贵港 | 建湖 | 邳州 | 日喀则 | 毕节 | 乌兰察布 | 遂宁 | 广安 | 铁岭 | 淄博 | 中卫 | 郴州 | 大连 | 澄迈 | 吉林 | 雅安 | 遂宁 | 汕尾 | 崇左 | 项城 | 任丘 | 海西 | 吐鲁番 | 桓台 | 宁波 | 黄南 | 芜湖 | 汝州 | 长葛 | 周口 | 洛阳 | 三沙 | 内江 | 白城 | 随州 | 广饶 | 南平 | 永州 | 灌南 | 荣成 | 九江 | 永新 | 唐山 | 乌兰察布 | 清远 | 鄢陵 | 吴忠 | 庄河 | 燕郊 | 漯河 | 淮安 | 河源 | 琼海 | 盐城 | 朔州 | 毕节 | 梧州 | 榆林 | 桓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