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神曲 > 第170章 覓主人
        曲悅問:“前輩, 難道不是天劫劍自己選主人的么?

        彌殷淡淡道:“與旁的名劍比起來,我師門之劍, 顯然沒那么挑剔。”

        真有神劍看中之人, 會賴上。

        若沒有入眼的, 被人搶到手也不抵抗。

        反正是鐵打的神劍, 流水的劍主。

        “我先走一步。”彌殷路過時恰好感知到他們, 又被曲悅聽見了動靜,才現身與他們聊兩句。

        “再會。”曲悅與他道別。

        彌殷往前邁步,一步邁出去人已在幾丈外, 身影如同虛化,眨眼消失于曲悅的視野。

        “如此看來, 天劫和天殘屬于同一種類型的修煉方式,劍主不需主動找尋機緣, 只需承受神劍帶來的負面影響,一個苦其心志, 一個殘其體膚。”謝無意關注的點和曲悅不同,他對彌殷搶劍的意圖絲毫不關心, 專注分析天劫劍本身。

        “天傷、天慟、天賢則需入世,主動去感悟機緣。說不上‘主動’和‘被動’哪個更難, 都挺不容易,但這屆劍主厲害,一個比一個會鉆空子, 有些白費了鑄劍者的一片苦心啊。”

        曲悅哪里有心情聽他分析, 在她看來, 劍門老祖分明是在報復社會。

        回憶起飲朝夕曾說,十二神劍里天殘劍最簡單,對比之下,果真如此。

        曲悅將木匣開一條縫隙:“韭黃,你得趕緊過去找找你爹,盯著他千萬莫去搶天劫劍,萬一被天劫賴上那就慘了。”

        九荒正坐在匣子里幫曲悅打造天人翅:“我爹即將步入合道,天劫應不會選擇他才對。”

        “以防萬一,反正離遠點。”

        “恩。”

        啪!

        九荒正準備出匣,曲悅一巴掌將蓋子拍闔上:“別!你就待在匣子里!”

        九荒被拍躺下:“恩?”

        曲悅一陣后怕:“你不是說你正在凝結的金系內丹,會吸引金屬性的物質么?”

        九荒迷瞪著反應過來:“對。”

        “也未免太巧。”曲悅將魔方大小的匣子掛在腰上,頭痛,“通常這種巧合,只能用冥冥中自有天意來解釋。”

        九荒還真像是天劫劍會喜歡的那類人。

        越想心頭越發毛,曲悅搞不懂了,她一個樂修,怎么與十二坑爹劍如此有緣分,“韭黃,你找找天工譜里,有沒有能夠快速挖地道的寶物。”

        “地道?”九荒想了想,“像之前毀掉劍峰的大巖蟻?”

        “差不多,但威力不需要太強。”想起劍峰的慘狀,曲悅千叮萬囑。

        “大巖蟻就可以,上次是我初次使用天工譜,不知怎樣操控。”九荒向她保證,“如今我已有足夠的能力操控,六娘放心,沒問題的。”

        “那手中可有現成的材料?有的話,先造一只出來。”

        “有。”九荒不問造來做什么用,一口應下來。他儲物戒里成堆的材料,這是幫葉承錫搬山,葉承錫賞他的,“葉家……我家超有錢,我爹也很大方。”

        曲悅當然知道葉家有錢,九荒此時穿的這套玄色法衣,一看便知價值不菲,發冠與腰帶,也俱是稀罕物。

        比九荒剛回葉家時穿戴的更加貴重,連葉承錫本人都沒有這么講究。

        也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葉承錫或許是讓九荒穿給她看的,“瞧,我兒子有身份有地位,不是什么野花雜草”。

        曲悅心里難免有點委屈,她自問待九荒不差,為何就給葉承錫留下個“奴役”九荒的印象了。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打住心思,她道:“那你先做一個吧,以備不時之需。”

        “好。”九荒收起手中天人翅的零件,開始造大巖蟻。

        ……

        再行半日,夜間抵達一處高山。

        立于此山之巔,勉勉強強能用神識窺探到火山。原本覆蓋著一層厚雪,因內部不斷爆炸,山體表面雪崩,大都堆積在山腳。

        陣法并未完全破除,以火山為中心,此時正不斷向外涌動著一圈圈氣浪,以曲悅的耳力,可以聽到氣浪沖擊空氣發出的嗡嗡聲。

        除此之外,是火山偶爾滾落巨石的聲響。

        空氣中彌散著濃郁的血腥味,曲悅對味道不敏感,分辨不出來源地。

        “能瞧見火山就行,前方太危險,我們待在這,不往前走了。”曲悅拿定主意。

        “那些大佬們,一個個藏哪里去了?”謝無意撩開長袖,手腕上帶著一塊兒腕表。

        指尖凝氣,往表盤上一指。

        指針飛速轉動,表盤逐漸變為羅盤,羅盤上有些小紅點若隱若現。

        腕表內有塊兒特制磁石,可以感知方圓百里的靈力磁場,紅點閃爍,說明附近靈力波動,可能藏著人。

        “咦。”

        在他們這片區域,除他們之外,周圍竟還有三個紅點。

        山頂上只有他們師兄妹,除此之外一覽無遺,也就是說他們下方的山谷凹地里藏著三個人。

        謝無意拍了下正眺望火山的曲悅的肩膀,伸長了手臂給她看。

        曲悅雖不曾見過這腕表,掃一眼便知用途,一霎謹慎起來。

        她收回放出去的耳識,集中注意力往腳下窺探。

        耳識仿若凝結成一條線,似蛇般往下鉆,果真觸碰到了一層隔音結界。

        曲悅不打算將耳識穿透入內,此地既然已被占據,決定換個地方,反正附近多的是藏身之地。

        正欲收回耳識時,突地一陣耳鳴。

        竟是山谷里的人,猛然釋放出了一道力量,攻擊的正是他們師兄妹。

        曲悅心下一駭,一聲不吭直接朝后輩下殺手,估摸著是個魔修,且力量超過九品。

        “師兄!”

        九品修為的力量,按照他們的修為,近在眼前方可感知,感知到也跑不掉了。

        然而謝無意早已通過腕表,瞧見自己這片區域驟升大片紅光,當即一手扣住曲悅的肩膀,一手從鐲子里取出一柄傘來。

        傘尖朝下,往巖石上一杵。

        黑漆漆的傘面將那道飛旋而來的靈氣彈射回去,同時借著這股力量,將他與曲悅彈走。

        “這位晚輩,我師兄妹二人無意路過,您至于下殺手?”曲悅瞧見謝無意握傘的虎口都被震出血紋來了,這傘是個極品保命法寶,可想而知,山谷之人下手有多狠辣。

        那女魔修冷笑一聲:“小子出身不錯,寶貝不少,可惜沒什么用。”

        再是一道無色氣波自谷底飛出,一派要將他們轟殺的氣勢,“你們這些世家子弟,仗著法寶就敢以卵擊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殊不知力量不是自己的,便總有用盡的時候。”

        “晚輩手握法寶,從不仗勢欺人,不知怎就惹到了前輩。”謝無意手中傘倏然合攏,傘尖似滅火器一般,“嘩”地噴出一大團白霧,將襲來的靈氣波凍住,“再者,非得晚輩自夸,即使您將法力用盡,晚輩的法寶依然能打,不信的話,您可以試試。”

        “師兄,咱們走。”曲悅勸他不要賭氣,同時按住腰間的木匣,安撫住想要殺出來的九荒。

        仇先記心里,當務之急是找邢諺。

        “想走?”山谷下的女魔修不依不饒。

        話音落下,一道劍光沖天而起。

        只不過躍上來的,竟然一名男劍修,二十五六歲的皮相,容貌冷峻,氣質冷若冰霜。他手中長劍并未出鞘,烏沉沉的劍鞘往前一刺,便有滾滾威壓奔襲而出。

        謝無意不疾不徐的以傘格擋。

        瘋狗么這是,曲悅也來了脾氣,將腰間的木匣打開條縫隙。

        頃刻間,一道黑綠毒氣蔓延出木匣,彌散在兩人身前。待劍氣沖擊來時,黑綠毒氣瞬間化為一柄鋒利的刀。

        一刀斬下!

        劍氣頓時潰不成軍,極速消褪!

        男劍修遭受反噬,一口血噴了出來,面露半分驚駭,半分憤怒。

        正欲拔劍,聽女魔修道:“回來!”

        他動作一滯,一雙冷沉又泛著血色的眼睛死死盯住曲悅腰間的匣子,隨后一言不發的落入谷底。

        女魔修:“滾。”

        “多謝前輩。”曲悅將謝無意拽走,去往另一個山頭。

        謝無意手中仍攥著傘,嘖嘖道:“果然拳頭硬才是真道理啊,我們這些拿法寶的,總被人低看一等。”

        “師兄年紀小,等往后修為高了,再有法寶傍身,便是如虎添翼。”她寬慰著謝無意,耳識傳來女魔修的說話聲。

        “此地不宜久留,走。”

        “你也就這點能耐,只會欺負小輩兒,在小輩兒身上找些存在感了。”是位男修的聲音,不是剛才飛上來的冷峻男劍修,此人聲音不屑又嘲諷,與女魔修明顯不是一路人。

        羅盤顯示有三個人,這應是第三個人。

        男修還在說:“結果呢,發現人家身邊跟著位高人,立馬就像一條夾著尾巴的狗。”

        女魔修聲音陰沉沉:“我是來為你搶天劫劍的,不想多惹是非罷了。”

        曲悅放慢腳步,她知道天劫劍?

        男修估摸著是她的俘虜,她和彌殷一樣,搶天劫劍也是為了報仇?

        女魔修莫非是神劍劍主?

        十二神劍中的天仇與天邪并非正道之劍,天邪如今正在大無相寺凈化,她手中莫非是天仇?

        曲悅僅聽飲朝夕提過一嘴,并不知天仇的特性,無法確定。

        “無能便是無能,狡辯什么?沒本事找我爹報仇,想用一柄破劍來對我葉家,你可真有想法。”

        聽到“葉家”兩個字,曲悅的腳步完全停住了。

        “葉大少爺,我且容你再嘴硬兩天,往后有你哭的。”女魔修對他的嘲諷無動于衷,“哦對,我險些忘記,你那邪修大哥死而復生,你現在是葉二少爺。”

        曲悅的瞳孔緊緊一縮。

        “師兄,鎖定他們。”曲悅催促,旋即將木匣打開,“韭黃,快殺過去,那女魔修綁了你弟弟。”

        敢對六娘下殺手,九荒方才便按捺不住想去谷底宰人了。聽到前半句,他立刻飛出來,再一聽后半句,愣住:“弟弟?”

        “快去。”曲悅沒空解釋,“他們要走了!”

        九荒不再問,無法飛行,一躍而起。

        “追不上,消失了。”謝無意盯著手腕上的羅盤,看著那三個小紅點忽然黯淡,“估計她在附近布了幾個傳送法陣,供她來回跳躍。”

        曲悅望一眼羅盤,果然不見了:“看來她在島上逗留的時間不短。”

        不一會兒,九荒回來,自然是沒尋著人。

        再次進入匣子中,被曲悅掛在腰間。

        “真是我弟弟?”她不提,九荒幾乎想不起來有這么個人。

        “是吧。”曲悅捏捏眉心。

        九荒不在意葉藍鈞,她在意。

        因為九荒回葉家后,在外游歷的葉藍鈞收到消息,卻一直不見人。

        曲悅擔心他遲遲不歸,是對九荒心有不滿,畢竟世家大族里常常有著利益之爭。

        而今倒是稍稍放了心,原來是走半道被仇家給擄了。

        “無用之輩。”九荒語氣中透著嫌棄。

        會嫌棄,說明九荒當他自己人,比漠不關心強太多,曲悅心中頗安慰。

        謝無意放下袖子,遮住腕表:“師妹,現在怎么辦?”

        曲悅:“咱們連那女魔修的身份都不知道,自然是找葉承錫。”

        轟——!

        火山內又一輪爆炸聲。

        兩人經驗十足,直接蹲在地上。

        等地面不搖晃了之后,才重新起身。

        曲悅望一眼火山:“天劫與被鎮壓的兇邪之物,兩三天之內,應就會破印而出了吧?”

        原本她只用等著邢諺,現在九荒的弟弟卷了進來,她還需要操心天劫劍的歸屬。

        萬一那女魔修真是天仇劍主,搶到天劫的幾率太大了。

        曲悅不得不盼著彌殷成功。

        說曹操,曹操到,前方隱隱浮現出一個人影,仔細一看,正是彌殷。

        “前輩!”曲悅朝他喊一聲。

        彌殷巡脧一圈過罷,移形而來:“真巧。”

        謝無意訕訕:“彌前輩,這恐怕不是巧合。”

        曲悅道:“是不是您的天慟劍感應到了同門劍氣?”

        彌殷微詫:“你們見過了?”

        “不算見過。”曲悅指著女魔修先前藏身的山谷,“靈氣并非正道,是個女魔。”

        彌殷皺起眉:“天邪或者天仇。”

        曲悅篤定:“是天仇無疑。”

        彌殷沉吟:“那不妙。”

        正道十劍,彼此乃是同門,任何時候都要相互幫扶。

        然而天邪與天仇,當年老祖鑄造好之后,直接贈給一位魔君和一位邪王,并表示這兩柄劍不歸屬入我劍門。

        意味著正道十劍與魔道雙劍,可以自相殘殺。

        曲悅打量他的神情:“天慟搶到的幾率比天仇更大吧?畢竟天劫會更喜歡天慟才對。”

        彌殷并不樂觀:“魔道雙劍單獨拎出來,比正道十劍更強。”

        九荒傳音:“六娘,不如我與他合作?”

        曲悅明白他的意思,天慟加上他金系內丹的吸引力,將天劫引來。

        彌殷立刻收走,不怕它會纏上九荒。

        是個辦法。

        但曲悅有顧慮,且直接問出了口:“彌前輩,您要報復的仇人,應不是什么良善之輩吧?”

        “不知。”提及仇人,彌殷的聲音硬邦邦的,“總之我與他仇深似海,不死不休。”

        曲悅旁敲側擊:“對方也是劍修?您打不過,莫非是渡劫期的劍修?”

        彌殷沉默片刻:“是個樂修。”

        曲悅心頭嘎嘣一聲響,天下樂修萬萬千,但她莫名想到了自己的爹。

        此時才想起來,在彌殷面前她尚未自報家門。

        彌殷又道:“但他妻子是劍修。”

        曲悅松了口氣,還好還好,不是父親。

        等等。

        大嫂是劍修。

        曲悅轉瞬懷疑到曲唐身上去,但曲唐至今沒有孩子,應該不是他。

        卻又聽彌殷道:“他雖還無子,但遲早會有的,我等著。”

        曲悅:……

        心情一波三折。

        謝無意也聽出了點門道,傳音:“師妹,彌前輩的仇人,是不是你大哥?”

        曲悅真是糟心透了:“我上輩子是不是和入我劍門那位老祖有仇啊?”

        不然的話,這些坑爹劍為何總在她身邊陰魂不散的?!

        九荒聯想不了那么多:“六娘,怎么樣?”

        他問的是和彌殷合作之事。

        “不行。”曲悅不敢再詳細問下去,以免彌殷懷疑她,“這劍不能落在他們任何一個手中,我們自己搶。”

        可她又擔心天劫會看上九荒或者謝無意。

        思來想去,曲悅想到一個適合修煉天劫、且相比較九荒,天劫更有可能鐘情之人。

        她催動一線牽。

        半響。

        曲宋:“找到邢諺了?”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當年大哥去搶婚……大哥那個情敵,他是不是姓彌?”曲悅問著,眼尾余光偷瞄彌殷英俊的側臉。

        曲宋:“不是。”

        曲悅垂垂眼皮兒,“彌殷”有可能是個“藝名”:“這個稍后說,我告訴你,天劫劍即將出世。”

        曲宋微怔:“天劫?”

        “對,正是那柄斷子絕孫倒霉劍。”曲悅訕訕然,“你去隔壁院子告訴君執一聲,看他愿不愿意出來撿垃圾……”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张家界 | 赵县 | 雄安新区 | 天长 | 姜堰 | 钦州 | 鹤壁 | 义乌 | 渭南 | 招远 | 荣成 | 伊犁 | 菏泽 | 聊城 | 台北 | 香港香港 | 延边 | 七台河 | 嘉峪关 | 绵阳 | 泉州 | 大连 | 五指山 | 濮阳 | 雅安 | 景德镇 | 汕头 | 周口 | 乌海 | 娄底 | 阿拉善盟 | 十堰 | 北海 | 大庆 | 海南海口 | 连云港 | 乳山 | 延安 | 山东青岛 | 广元 | 诸城 | 遵义 | 珠海 | 定安 | 蚌埠 | 陕西西安 | 泰州 | 吕梁 | 鸡西 | 大兴安岭 | 唐山 | 大庆 | 阳春 | 呼伦贝尔 | 无锡 | 伊犁 | 阳江 | 湖北武汉 | 青州 | 五家渠 | 阿勒泰 | 巴中 | 项城 | 百色 | 玉环 | 酒泉 | 那曲 | 义乌 | 鞍山 | 石嘴山 | 阳春 | 阿克苏 | 包头 | 吴忠 | 定西 | 简阳 | 池州 | 靖江 | 眉山 | 鹤岗 | 桓台 | 大庆 | 甘肃兰州 | 鄢陵 | 顺德 | 牡丹江 | 泗洪 | 龙岩 | 台中 | 呼伦贝尔 | 崇左 | 安顺 | 德州 | 沭阳 | 肇庆 | 通辽 | 韶关 | 安岳 | 六安 | 丽水 | 惠州 | 博尔塔拉 | 汕头 | 新沂 | 吉林长春 | 临沂 | 连云港 | 恩施 | 长垣 | 靖江 | 安徽合肥 | 海东 | 丽水 | 威海 | 新乡 | 桐乡 | 盐城 | 吉安 | 海西 | 昆山 | 孝感 | 葫芦岛 | 昌都 | 东莞 | 百色 | 新乡 | 抚顺 | 桐乡 | 常州 | 晋城 | 永州 | 固原 | 三亚 | 陕西西安 | 单县 | 湖州 | 神木 | 牡丹江 | 黔东南 | 塔城 | 大同 | 白山 | 泗洪 | 辽宁沈阳 | 大丰 | 镇江 | 东海 | 吕梁 | 岳阳 | 白山 | 汕尾 | 澄迈 | 吉安 | 单县 | 宁波 | 临海 | 六盘水 | 仙桃 | 和田 | 乐山 | 韶关 | 云浮 | 诸城 | 三河 | 三沙 | 赤峰 | 澳门澳门 | 郴州 | 阿里 | 临海 | 黄山 | 博尔塔拉 | 济南 | 宝应县 | 迁安市 | 衡阳 | 梅州 | 楚雄 | 蓬莱 | 茂名 | 招远 | 焦作 | 日喀则 | 嘉峪关 | 甘肃兰州 | 东营 | 溧阳 | 阿勒泰 | 东海 | 德清 | 济南 | 保山 | 澳门澳门 | 天水 | 新余 | 禹州 | 襄阳 | 楚雄 | 石狮 | 高雄 | 山西太原 | 枣庄 | 仁寿 | 五家渠 | 湖南长沙 | 东海 | 天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