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末世之逆命進化 > 威脅
        楓火屋第三層內,楚云發現此層空間極大,比起第一層還要大得多,就像是一個巨型的廣場一般。

        “好大!”楚云感嘆一聲。

        “大?對于這面積我倒是不感興趣,你難道還沒感覺空間中的能量比起下面要充足一些?”燕風雨輕輕的說道。

        被動的,楚云大口呼吸一陣,臉上立刻泛起幾分驚異,很是莫名道:“真是如此,感覺比起第一層的元素濃郁度強出三倍,差不多有其四倍的效果,那在這等地方冥想盤思的話豈不是提升的極快,也同樣快出三倍?”

        燕風雨哈哈笑了笑,綠衣微動,不動聲色的道:“你認為呢,要知道這可是第三層啊,第二層的速度也是第一層的兩倍,第一層之內卻也比起外面的尋常之地要快出不少。而我這里可是第二層的兩倍,速度方面自然是要快一些了,如果不是有著第三層的便利,我也早早出去尋找些事情做了,要知道很多時候生死歷練帶來的提高比起獨自靜修要好得多,準確來說是各有優點。”

        “那倒也是,燕老大作為楓火屋此屆第一人,整個騎士團當然得大力培養,不過我也在想,你們這畢竟是烈火騎士團的超青英,怎么不見出去騎馬歷練,到時候···”

        楚云說道一半,便是被燕風雨輕柔的聲音忽的打斷:“這倒沒什么,那是一般烈火騎士團員要被訓練的事,至于我們這烈楓火林的人大多是不騎那馬的,雖說那馬也是不錯,但哪比得上我們的契約魔獸呢,而且實力強大的話根本不用馬匹也能沖鋒陷陣,自身的實力永遠是最重要的。”

        “哦,原來如此!”

        “我帶你來也只能讓你在這里鞏固十幾天,還剩下兩個月的時間你就自尋方法修行,當然在你離開的時候我要你和我切磋一番,順便也能多給你點切身的建議。”

        “我這人別看是此處第一人,但我有個苦惱就是,這修行之路上沒有對手怎么行,我指的是和我一般輩分的排除那些長老先輩之列,這超青英每一位雖說都是驚才艷艷之輩,可與我依舊是有著不少差距,但你的出現卻是能夠給我一分壓力,一分,一分外在的動力!”

        “我···我?”楚云指了指自己,倒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這楓火屋的老大當成是一大目標了,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我看燕老大在整個西火帝國年輕一輩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吧,我和老大你的水準可是還相差極遠吧!”

        燕風雨搖了搖頭,微微謙虛:“要說整個西火年輕一輩,高手也是如云,即便是我也不敢說數一數二,但是排在前五的話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至于現在的你的確不是我的對手,但我的年輕可是大你七歲,要是再給你六七年的時間未必不能到達接近我甚至是超越我的地步,說起來我一直認定年輕一輩的目標就是炎柯,可惜···”

        這一番話也顯現出燕風雨對自己實力的自信,要知道整個西火帝國數十上百億人,即便是年輕一輩之中又有多少實力超群,資質逆天之子,這燕風雨敢說自己前五問題不大,沒有足夠的實力和底氣哪敢這般妄語。

        聽了此話楚云都是心中激起一番漣漪,就算是在那最弱的北冰帝國,楚云也不敢說出此等前五的話來,多少家族圈養的強二代以及一些特異存在隱匿青年高手,一兩年之前在那凌爾卡學院自己也不過是個特級五號而已。

        當然了,經過一兩年的一番提升,現在的楚云要是回去的話,同輩前五或許還是有幾分希望的。

        可是這西火帝國,又比起北冰帝國總體實力高出一個檔次不止。

        這一下,楚云也是暗暗明白燕風雨為何拿自己當做一個未來目標了,因為自己的天賦似乎也被傳的算是炎柯第二了,而且同樣是和炎柯一般的火系修者。

        “這燕風雨怕是想將我當成另一個炎柯來對待了!”

        “那好,現在離超青英重新洗牌的日子不過七十余日,你就在我這里靜心鞏固十幾天再說,到時候希望你也有機會進入前十。”

        ······

        這十幾日整個烈楓火林倒也平靜,不過卻是大戰來臨前的一種平靜,因為在數日后便是得在這地方重新洗牌一次。

        幾乎是所有人都努力的修煉者,一分實力就多一分機會。

        為了名次,沒了待遇,為了讓人刮目相看,每一人都在這種時候,特別的刻苦。

        當然,也是有些人像是無事一般,仍舊是當做尋常的日子來過。這一少部分人,也是有兩種,一種是三十名之后墊底的角色,知道這點光陰太過努力也是無用;而另一種則是前十那種實力極強的存在,這個時侯反而閑下來更容易讓自己突然領悟,因為這些人平常日子可算是努力過頭了,這等時候松弛一番效果卻是最好。

        至于那一直處在第三層的楚云,倒也時常成為其余人談論的話題。

        “你說那楚云要是過幾天出來之后會不會又有一番改變。”

        “我可是聽說那第三層的能量非比尋常,在哪里修行一天等于我們這里數日,十幾天對于楚云來說怕就差不多兩三個月了,等他出來的話實力必然更進一步。”

        “我說怎么燕老大每次都是第一,原來那第三層還有如此便利,要是給我上去住個兩三年進入前十怕也是沒有絲毫問題。”

        “那你就做夢吧,這第三層的入口便是有著一股封印之力,你就算要突破那力量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那也是,我剛才也只是開開玩笑,隨意想想而已!”

        ······這議論聲一直持續著,恐怕要等到楚云出來才會微微收斂一些。

        不過除了這楓火屋內,在這烈火騎士團總部那中央建筑高層,同樣有人對于楚云回歸的事情深深地討論著。

        烈火總部中央建筑高層,大型議論處,一張圓長的言論桌上,坐滿了人,火紅的議桌平面擺放著十二杯濃郁的火楓紅茶,算是西火帝國茶業的一大特產,茶香爽口而濃郁,厚重中帶著幾分細膩,茶味十足美味兼有著修身養性之韻味,尋常人等還聞不得這等高上茶香。

        十二杯火楓紅茶散發著微微帶著艷色光澤的香氣,像是一層淡紅色的薄霧,氤氳著,附在這議室的空氣之中。

        茶,有十二,但卻僅僅十一人端坐在議桌之上。

        那對著門口的圓長議桌的一段,茶有人無,整個議會場很安靜,或者說是微微有些嚴肅壓抑,遲遲無人說話,似乎在等什么人。

        “噠噠噠···”安靜的氣氛之下,響起了一陣明朗的敲門聲。

        一道淡色紅衣的俊朗中年男子緩緩的踱步而進,他的全身上下似乎散發著一股莫名的磁場魅力,似乎一進來,這屋子的空氣之間的每個分子也開始悄然變動,神秘至極。緩緩的在那空著的位置安然坐下,一雙平靜的目光看了看眾人,也不先大聲招呼,反而輕泯一口楓火紅茶,舒氣道:“喝來喝去,還是這楓火紅茶夠味!”

        “團長,你可總算是來了,現在這楚云卻給我們帶來了一個大麻煩!”這說話的卻是那副團長邱燁,就坐在那俊朗中年男子的右側。

        至于剛剛進來的男子卻是這統領整個西火皇家騎士團的傳說存在,烈火騎士團團長——洪炎!

        而能夠和正副團長共處一桌議事的,能夠是尋常人物?

        要是楚云在場,便是可以看到除了邱燁之外,還有兩人是他見過的,一位是一隊長路布,一位是將他送入烈楓火林的赤老。這里的其余十人,也都是在這烈火騎士團中舉足輕重的高級存在,每一位的權利多大不好描述,但實力也都是三神三圣級別的稀少存在。

        而且細細看去,和邱燁同樣在九級之上的存在也不只團長一位,那團長左側的一位藍紅衣飾的中年男子,以及團長洪炎對面的離門口最近也坐在圓方議桌一段的白須老者,那氣息也都不是單單初入三神三圣那種八級強者可以比擬的。

        除了那團長洪炎之外,另外的十一人,依舊是八名八級強者,三名九級強者,這等陣容,可是恐怖至極。就算是雪滅冰原第四圈層的五大圣獸來到這里,怕也得嚇得屎滾尿流了。

        恐怕沒有八級以上實力的人,在這種氣場之下,大氣都不敢喘息一下的。

        “哦?那楚云惹了什么麻煩,我剛剛從閉關所出來,這團中大小事情還比不上你們,真是有些失職了!”

        “具體原因我也并不清楚,但應該是楚云和西火帝國高層有些瓜葛,竟然有帝國高層的人來我們這兒要人。”邱燁說道,語氣之中透著一分擔憂。

        “嗯?情況都不清楚,有什么理由要人,那要人的是皇殿內哪個勢力?”一口紅茶下去,洪炎淡淡的問了一句。

        這次倒是那隔了幾個座位的赤老說話,只有三個字:“雄親王!”

        洪炎左側那九級藍紅衣飾男子也道:“這一次也不知道為什么,那雄親王似乎非要不可,好像不交此人他們還準備進烈楓火林想要劫持的樣子,楚云一個剛剛成為超青英的小鳥,聽赤老所言雖說潛力奇高但實力極弱,一個高高在上的雄親王卻是不放過這人,我怕背后必定有著不淺的企圖,這雄親王一直以來就藏得極深。”

        洪炎吸了口氣,“竟然是他,就算是國王羅克里亞或者翟元帥都好,竟然是這深藏不露的人面獅子,不好對付啊,交給他絕不會有好事,最重要的是到現在你們都不知道真是原因就答應了的話,我們皇家騎士團的尊嚴何在?”

        “我就怕他說動國王那就不好辦了,國王算是他的表兄,而我們整個烈火騎士團卻屬于帝國直屬于國王。”

        它們烈火騎士團雖說勢力極大,但畢竟是西火皇家騎士團,所屬西火帝國,要是羅克里亞下命令要人的話,那也很難違抗。

        “啪!”洪炎猛地拍了一下議桌,語氣堅定決絕的道:“這一次,絕對不能把人交出去,這家伙一定又想做些什么事情了,十幾年前炎柯的反叛其中不少的原因就是他熊剛給唆使的。要是在答應他一次,恐怕此次又會對我們烈火騎士團造成巨大的和損失!”

        “至于此事暫時封鎖,也不要向烈楓火林的超青英透露消息,更不要讓楚云現在知道,等過了著兩個月之后再說,晴長老,凝長老,這次超青英的大比便交給你們,結束后立刻將楚云的實力估測告訴我!”

        “是!團長!”兩位貌不驚人的長老忽然起身,齊齊恭敬道。“喝!哈!”一聲聲龍精虎猛的響聲,從一頭大漢的口中迸發而出,震動的樹林搖曳,樹葉飄飛。

        “想不到燕老大隨手之間便是讓我的肉身再上一個臺階,這一次我必定要獲得更高的名次!”說話的正是孟蠻,不斷地揮舞著強大堅實的身體。

        這已經距離那一招比試后過了十幾天的日子了。離那超青英洗牌之日也是剩下短短的兩個月。

        楓火屋外,也并非只有孟蠻一人,還有著不少的超青英也在爭分奪秒,每提升一分實力也就多一分機會。畢竟機會也都只會關顧那些有準備的人。這里的人天資聰穎,這等淺顯的道理自然都懂。

        在一道道苦練的人群中,便是可以看出這楓火屋的競爭是何等的激烈,遠遠超乎一般人的想象,而且都是天才與天才的競爭。

        當然,那第二層,第三層的超青英,一般便不會下來修煉了,因為那二三層可都是占著地利的優勢,能量便是比起底層要充足許多。

        “咦?楚云竟然這時候出來了!”

        “看,他似乎極為疲憊的樣子,看來在第三層被燕老大教導的很辛苦吧!”

        “不過,你們細看他眉目之間,似乎留存著幾分享受之意。”

        就在此刻,楓火屋的門口,楚云一臉疲態的緩緩走出,眉目之間卻又似是享受至極的模樣,甚至還有著幾分不舍之意。

        孟蠻此刻也是轉過頭來,心中嘖嘖嘆道:“好家伙!不過十幾日,這氣勢又是充足了不少,氣息也凝練了一番,看來是完完全全的穩定了六級的修為境界了,隱隱約約還給我一股無法抗拒的壓力,這小子真是超乎意料的恐怖。”

        “怎么樣,第三層的感覺可好?”在這些超青英中,恐怕孟蠻和楚云走的最近,楚云一出來,便是過去招呼。

        他這一招呼,其余不少超青英也是轉移的注意力朝這邊看來,畢竟這楚云實在是太過顯眼了一點。

        “第三層的確是個好地方,不過和燕老大切磋就不好玩了!”楚云也是有著苦笑的說道,似乎全身被折磨了一番。

        “呵呵,那怎么樣啊,我可連正面和燕老大交手都沒試過,你這才加入超青英多久,就被老大看上,快說,爽不爽?”

        不僅是孟蠻,很多超青英都不清楚燕老大的實力,也都想通過楚云這個側面了解一下,在一眾超青英的心中,這燕風雨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傳奇人物,論在這超青英的名氣除了十余年那位炎柯之外暫且無人能比。

        楚云搖了搖頭,瞥了孟蠻一眼,那意思似乎是說,你自己去試試不就知道了?不過終究是拗不過這么多人的好奇之心,只好開口道:“實在是抱歉了,我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總之就是沒什么感覺!”

        這一下孟蠻卻是疑惑百生,“沒感覺,和燕老大交手你都沒感覺,這到底怎么回事?”

        其余人也是盯住這邊,那一雙雙眼目之中露出與孟蠻一般的疑惑神色。

        “哎···我完全被虐,哪里會有什么感覺咯。”楚云瞪了孟蠻一眼,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三層之上也是露出一個碧綠人影來,“這家伙···我有這么殘忍么?”

        離超青英大比不過兩月,楚云雖然境界上進入第六級,加上十幾日光陰穩定凝練了一番修為,實力大增,但依舊是心中忐忑,對于超青英前十還不敢百分百的打包票,尤其是被燕風雨完完整整的狂虐了十數天,心理都甚至留著繼續陰影。

        能成為超青英的四十位可都是天才,前十那更是天才中的天才,每一位都殊不簡單,想要名列其中并不容易。

        兩月的第一個三十日,楚云可算是真真正正在實戰中度過,自己的對手自然是孟蠻。

        這一月之中,境界雖說沒有進步什么,但實戰的經驗卻是提升了不少。這可不比和燕風雨切磋,那等切磋實力相差太遠,反而對楚云起的作用不大,但是孟蠻不一樣,和自己還算是同等級別的存在,只是少了幾分壓力。

        最后一個月,第三日,夜!

        在烈楓火林的深處,不斷傳出野獸的咆哮之音,獸血飆飛,一道青白色的人影不斷快速穿梭著,在獸群之中如彈珠彈射,每每來回之間便是會有著不少的獸血染紅原本紅楓鋪滿的地面。

        “果然很好,這種實力蛻變的感覺果然不錯,現在的我魔武雙火,風之魔法力,冰之斗氣都進入了六級,總體實力感覺比起五級后期那時強了太多。”

        “原本這條路對我來說還危險至極,現在卻只能讓我有驚無險,不是一些**階的魔獸跳竄出來,我根本可以橫行無忌。”

        “尤其是這境界蛻變之后,我火旋奇境施展出來,也是更猛更迅,不是高級七階以上的魔獸,我甚至可以做到瞬殺,六階也逃不過我的手掌,要是現在回去那學院后山之中,那兩頭內圈中的八階魔獸恐怕也不能擊敗我!”

        楚云想想也覺得心情澎湃,這就是所謂的此一時彼一時,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

        正是楚云利用最后的二十幾天在這烈楓火林最兇險的幾條道路上廝殺魔獸,在血肉之中提升實力。

        上一個月那孟蠻可算是被楚云弄得極其的不舒服,楚云也是考慮到其的感受,便使用了這等方法給自己增加砝碼。

        時間不足一月,每分每秒對于現在的楚云來說都極為的重要,要知道一般來說要得到前三才有機會受到團長那等級別的存在傳授指點,這等高手的指點那可是萬金難求的。

        不過別說前三,就連前十楚云都沒有十足的把握,但只要有機會楚云便不會放棄,這等競爭算什么,就連不久前在那輪流下的經歷都是挺了過來,這也不過是小菜而已。更何況為了盡快開啟那零落史傳,那零落史傳可算是被無數老一輩的人窺伺著,楚云更不能有絲毫松懈,甚至在未知的將來還要直面九死疑宮那等幽深之下的神秘勢力組織。

        這一切的一切,楚云不能不提前準備,未雨綢繆。

        在天資機緣的基礎上,繼續奮斗,苦練,拼盡所有,否則到頭來必定是一場煙花。

        “雖說以前只有前三有機會受到團長的指點,但若是我以四十名這種墊底名次突殺到前十之內,必定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即便不能得到指點,但絕對也不會不給予些上等的獎勵,就算是換件高級點的火焰衣那也是不錯的。”

        “我這四十號的火焰衣也是下品金器,那前十起碼也會是靈器的存在,這也是一種質的提升,嗯,單單為了件衣服···我也只能繼續對不住你們了!”

        楚云說完,又是一陣快速如烈火飛彈般的穿梭,來回之間,又響起一陣陣悲鳴,那是屬于魔獸的痛苦悲鳴。

        明晃晃的月光下,血越發的透徹,如鮮亮的紅墨,覆蓋著地面,火紅色的楓葉也是散發著腥腥的濃重血味,深重的微微令人作嘔。

        楓火屋中,燈火明朗,尤其是第一層中,極為的熱鬧,雖說是大比前夕,但卻也并沒有太多的改變,只是眾人的修煉變得勤了幾分。

        “你說這楚云怎么這幾天每日晚上也不來這楓火屋休息,難道還在修煉?這也太瘋狂了一點吧。”

        “我看多半如此的,這家伙說不定這次真的有沖擊前十的實力,但也得看運氣,這東西還真的難說。”

        “對了,孟蠻,你上個月可算是被虐待的慘了,你應該是最有發言權了,你覺得楚云現在的實力有沒有資格上一層樓了。”

        孟蠻是十五號,既然沒有出去,那也是在第一層活動的,第二層是前十可以進入的,第三層,那就只有燕風雨可以進入,上次楚云進去十幾日那是個例外。

        孟蠻晃了晃腦袋道:“這個很難說,他和我對練的時候并沒有施展全部實力,至于第二層的實力我也都不十分清楚,不知道怎么比較,不過···”孟蠻突然把目光看向了一個角落,那里是黃日中一人獨坐的地方。

        黃日中似乎感受到孟蠻的眼神,也是余光微掃,神情一動,似乎在思考那不過之后孟蠻本來要說的話,可卻突然止住,這不得不讓人感到有幾分好奇。

        “難道孟蠻那粗人是想說,不過楚云的實力已經可以和我相當甚至在我之上了?”黃日中心頭想著,雙目忽然閃出一道精光,似乎決定了什么事情。

        第二層之上,一共八人。

        除了一號和三號,前十號的其余超青英都在此。

        “嘿嘿,聽到沒有,那四十號的小子這一次恐怕已經有可能進入我們一行列了,不過他進來,又會有誰下去呢?”說話的是那五號猥瑣男子,說到最后還把目光看向那十號帕帕朱,很顯然有些指意。

        “小朱,你這次還真夠危險,雖說你的實力比起黃日中還是要厲害一截,但這新起之秀楚云我也有幾分看不透,你還是小心點好,趁著最后幾日把實力再提升一些才妥善些。”那老成模樣的二號男子對帕帕朱提醒著。

        “的確,我可是看到這幾日那楚云更加的兇悍,直接在魔獸群里瘋狂廝殺,我并不想你下去。”七號皮拉爾動了動嘴唇。

        其余幾人也都是或多或少的對帕帕朱說了些許諸如此類的話語,說的帕帕朱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這也正常,要知道近乎一年的時間內,八人在這第二層中,感情不可謂不好,也不像隨意分散,至于那三號一般卻是不在楓火屋中。

        “咔嚓!”猛地一咬,帕帕朱的口中傳出什么東西碎裂的聲音,雙目更是一變,沒有了先前的隨意,變得幾分認真起來,還向著遠處看了幾眼。

        “希望這次過后,我們九人還在此處便好了。”那張清楓似乎也很重視這番情感。

        “大家好好準備一番吧!”七個聲音同時呼喝而出,只有那帕帕朱似乎沒有幾分底氣的樣子,只是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万宁 | 安顺 | 涿州 | 漳州 | 长兴 | 曲靖 | 绵阳 | 白城 | 张北 | 恩施 | 运城 | 宁波 | 海北 | 秦皇岛 | 漳州 | 内江 | 晋城 | 枣庄 | 郴州 | 洛阳 | 固原 | 通化 | 六安 | 姜堰 | 莱州 | 偃师 | 象山 | 山东青岛 | 黄南 | 沧州 | 丹阳 | 广饶 | 泉州 | 曲靖 | 常州 | 丽水 | 基隆 | 株洲 | 黔南 | 普洱 | 赣州 | 聊城 | 兴安盟 | 德阳 | 衡水 | 潜江 | 鹤壁 | 泰州 | 义乌 | 海东 | 庄河 | 河北石家庄 | 高雄 | 咸阳 | 山西太原 | 武威 | 伊犁 | 阜阳 | 楚雄 | 邹城 | 靖江 | 中山 | 滨州 | 灵宝 | 汝州 | 鞍山 | 焦作 | 焦作 | 陵水 | 阿坝 | 建湖 | 乌海 | 柳州 | 乌兰察布 | 遵义 | 绥化 | 济南 | 永州 | 南充 | 汉川 | 扬州 | 库尔勒 | 七台河 | 泸州 | 肥城 | 盐城 | 普洱 | 广州 | 牡丹江 | 金坛 | 北海 | 绥化 | 防城港 | 茂名 | 鹰潭 | 博尔塔拉 | 宝鸡 | 柳州 | 吴忠 | 三明 | 溧阳 | 揭阳 | 海丰 | 庆阳 | 呼伦贝尔 | 抚州 | 安顺 | 泗阳 | 邳州 | 邢台 | 海南 | 天长 | 攀枝花 | 钦州 | 和县 | 濮阳 | 肥城 | 巴彦淖尔市 | 晋中 | 博罗 | 塔城 | 达州 | 长葛 | 常德 | 荆门 | 威海 | 丹阳 | 湘潭 | 宜宾 | 聊城 | 海安 | 锦州 | 诸暨 | 舟山 | 阿勒泰 | 汝州 | 泗阳 | 娄底 | 中卫 | 亳州 | 德清 | 漳州 | 琼海 | 宝应县 | 武夷山 | 揭阳 | 宁国 | 广汉 | 白城 | 儋州 | 台州 | 肇庆 | 江西南昌 | 怒江 | 永康 | 靖江 | 黄冈 | 海北 | 阳春 | 锦州 | 南安 | 甘肃兰州 | 海安 | 濮阳 | 包头 | 诸城 | 垦利 | 东莞 | 临猗 | 长垣 | 海拉尔 | 巴彦淖尔市 | 张家口 | 灌云 | 眉山 | 内江 | 邯郸 | 广州 | 上饶 | 绍兴 | 巴彦淖尔市 | 沧州 | 四平 | 宜宾 | 临海 | 信阳 | 广汉 | 嘉峪关 | 灌南 | 娄底 | 江西南昌 | 双鸭山 | 庆阳 | 海北 | 汉中 | 神木 | 禹州 | 唐山 | 铁岭 | 百色 | 广饶 | 黔南 | 保定 | 潮州 | 大理 | 资阳 | 临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