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永恒星君 > 第七百一十八章 禁水

    第七百一十八章 禁水

        呂光心中萬分酸澀,不禁生出一陣苦悶,這隱約可見的光罩與外界隔離開來,依靠蠻力是絕難進入其內的,難道天真要絕我?不行

        沒有路我也要闖出一條路來!

        呂光念頭閃動,就想溝通蝸居在心海內的玉魂,欲要借它之能,讓自己先行脫身。就在四圍山石馬上就要涌來之時,水菱弱突然睜開雙眼,望見了全身滿是泥土的呂光。

        水菱弱眼睛明亮的像天上的繁星,只見她冷聲說道:“童子命,讓他們進來。”

        童子命閉目不語,雙手變換姿勢,掐了個法訣,指印翻飛,霎時一道藍光從他揚起的掌中發出。藍芒仿似一條急卷而來的繩索,陡然分成兩道。

        一道沖著摔倒在地的蘇韞影襲來,另一道則向著站在近處的呂光卷來。呂光自然聽到了水菱弱先前之言,他放下心來,不躲不避,任由光芒射到身上。

        藍芒觸身,呂光突覺身體不受控制的向童子命水菱弱身邊飛去,好像身子被人在后邊推搡了一把,藍芒牽引著他,向前疾馳。

        震耳欲聾的震動之聲,越加劇烈兇猛。

        童子命水菱弱各自縮回橫豎在胸前的雙手,抬頭仰望著黑空中的那位老者,對于四面方滔滔而至的山石,渾然不掛于心。

        呂光循著他們的眼神,向那一簇跳躍狂躁的藍芒中看去。

        老者盤坐在虛空的身軀,似乎被這響天徹地的巨響,給震得發顫。那雙腿之上的手杖,震動的幅度尤為巨大。一蹦一跳,仿佛下一刻就會從高空中跌落下來。

        山石轟鳴作響,那團在空中燃燒的藍色火焰,倏然迸發出更加強烈的光暈。

        而后,只見那老者眼皮一動,好像是從久遠的沉睡中清醒了過來。呂光看的分明。那老者的眼瞼突然啟開,一雙眼瞳藍如汪洋,放射出兩道若有形質的藍色劍芒,自上而下,直接刺在蠟黃臉頭頂虛空的幻影身上。

        蠟黃臉通靈而出的閻摩羅王,幻影凝實,在陰晦黯淡的山谷之間,但見它凜然不動,任由劍芒刺入胸膛。

        蓬!突然一聲驚爆,蠟黃臉腳踏大地,狠狠一跺!

        只見他背后的那道詭異幻影,數十只胳膊揮舞生風,手掌連連拍向周遭天地,一道道赤紅匹練,鞭笞在無數塊山石上。

        從山崖滾落而下的山石,砰然四裂,一個呼吸,便全部化為齏粉。

        氣浪澎湃,煙塵層疊。

        即便是身處藍色光罩內的呂光,也是身臨其境的感覺到了外邊的巨大動靜。

        “呼!好厲害啊。”呂光忍不住脫口感慨,被這一直未動的蠟黃臉給深深震驚了。

        山石應聲而碎,兩側山峰也不再震動驚顫,是以由山峰滾落而下的巖石,便隨即中斷,好像洪水泄閘,在此一刻,突然是關閉了閘門。

        天幕虛空中的那位老者,雙眉急速顫動,頓時藍芒一閃,然后就向更高的天上遁去,躲開了那抹向他擊來的紅光。

        紅光通天,山谷立刻一亮。

        炸響震天,巖石隨之崩裂。

        “不好,這臭道人隱藏了實力境界!”童子命一臉驚惶,口中疾呼,“水菱弱,我支撐不住了!”

        話音剛落,呂光就看見罩在周身虛空的藍色光罩,頓然裂開一道細紋,隨后那細紋越加粗寬,砰的一聲,光罩猶如玻璃落地,倏然化為一片片光幕,消失在山谷中。

        呂光眼見此景,不禁心中一震。

        幸虧現在沒有滾滾而至的山石了,這光幕像是一個保護罩,可能是在受到了蠟黃臉的攻擊,所以童子命才支持不住了。

        “哼!”

        水菱弱冷哼一聲,小手輕揚,紅袖拂動,猛然從中灑出星星點點的粉末。

        粉末乍一出現,虛空上的那個老者,隨之張口噴出一道藍色電芒,爾后只聽得一聲聲炸響,粉末就馬上閃現出閃電才會擁有的光亮。

        亮光突現,立時又罩在呂光他們頭頂上。

        忽然之間,呂光只覺頭前一閃,一圈璀璨晶瑩的藍光,隨即把他緊緊的包裹住了。

        這種景象,使他更加確定了先前的猜測,呂光心中暗想,這光罩必定是保護童子命水菱弱本身的一種道法。童子命唇角浮起一抹冷笑,雙手虛點,一道金光,倏然射到傘柄頂端。

        呼!

        黃色羅傘觸光見長,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柄巨傘,形似亭臺,把這幾個面面相覷的夜叉,罩在其中。

        巨傘罩住一眾夜叉,上下四周,無論何處,傘身上都是散發著一絲絲觸目可見的金光,絲絲相連,光芒織成一片無縫無隙的光幕。

        夜叉仿佛是感覺到了四周危機潛伏,不由得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轉而怒吼滔天,指甲一次次的撓在光幕之上。

        令人驚奇的是,光幕非但沒有發生破裂,反而是越加明亮璀璨起來。

        噗!

        巨傘頓而一轉,虛空一震,蕩出一陣旋風,發出一聲悶響,陡然合攏,萬道金光也隨即一閃,收攏在內。

        接著,幾個夜叉,便被鎮壓在傘面之下。

        合攏的紙傘,變為原先一般大懸浮在離地三尺之上的虛空,其上隱隱顯出一絲血紅之色,周圍漂浮著一層層陰霾瘴氣,一眼望去,詭異可怖。

        “這真空道的豆兵夜叉符遠遠要比傳聞的厲害幾分。幸好我留心處之,否則還真是危險啊。”

        童子命面色欣喜,幻身一頓,把紙傘一收,心念轉動,神魂立即歸回肉身腦海之中。

        “唔”

        童子命腦海一震,仿佛做了一場大夢,腦海清醒過來,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怕起來,本以為這夜叉會很好對付,只要靈光一現,那群陰兵勢必會消失無蹤,不想最后遺留下來的這幾個夜叉,竟然是能發出類似于攻擊神魂的聲音,到底是自己輕敵了,不過也終歸是沒有讓它們施展出什么道法來。

        童子命低頭看著手中的黃色羅傘,不禁陷入了沉思。

        片時之后,他突然覺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對,不由得抬頭尋望,四周竟然是杳無一人,安靜至極!

        忽聽四周風聲呼嘯,其內隱隱有著一聲聲鬼哭狼嚎。

        陰風過處,不消一刻,虛空中仿佛同時響起了無數夜叉的冷笑聲。

        童子命見此情形,大吃一驚,面色慘白,身形劇烈震動,如篩糠一般,神色一片茫然,喃喃囈語道:“這是怎么回事?為何此處不見水菱弱跟那個書生”

        “莫非我的神魂中了幻象之術?現在神魂依舊出體在外,還未回到體內?”

        他心念閃動,念及至此,恍如晴天霹靂!

        嘭!

        念想未完,突聽一聲巨響,蓋過了響徹漫天的鬼哭嚎聲。

        童子命小臉繃得緊巴巴的,毫無血色,他從未有過這般經歷,心內開始有些驚慌失措起來。他身形晃動,陡覺腳下山地,仿佛杯中茶水,由人搖晃。

        地面左右晃動顫抖,劇烈非凡!

        童子命神色頓時慌張起來,神魂受傷,可不是鬧著玩的。如果現在真的是神魂未曾回身,那么一切就會變得危險萬分、不受控制了。

        黑暗中童子命身影顫動,雙腳站立不穩,蓬的一聲,頓時摔倒在地,抓在手中的紙傘,也隨之向前跌去,傘身翻滾落地,其上血光通天,虛空中瞬即仿佛掛上了一片紅幕。

        陰風還是同樣的凜冽,不同的是虛空中的鬼聲更加巨大起來。

        “這”

        童子命嬌小的身子,趴在地上,原先那一派飄逸出塵的氣質,因為跌倒在地的狼狽,轉而蕩然無存。

        只聽在那紙傘之中,仿佛是封印著一頭怪物,嗚咽嚎叫的聲音,悶響不斷,在幽寂的夜色中,這聲音更是顯得無比清晰,富有穿透力。

        這聲音就好像一錘鑿子,一下又一下的鑿在童子命心中,把他的內心鑿出了一個大窟窿。

        茫茫塵煙中,那紙傘兀自顫動,突然一蹦一跳,上下飛竄,四圍虛空,頓時有著一道紅芒在閃爍跳躍。

        嘩啦!

        爾后黑暗中,紙傘砰然裂開,碎紙紛飛,飄舞在空。

        童子命目光一緊,遙望前方,但見虛空煙霧下,站立著一個夜叉模樣的陰兵,但是這夜叉的身形實在是太過龐大了,如同一座小山,遮天蔽日。

        童子命站在它身邊,只能看見它通神**的下身,仰頭一望,猶如岑天巨樹在空,他覺得自己小的彷如是一只螻蟻。

        這個夜叉,嚎聲震天,手中持著一柄數丈長的鋼叉,猛然觸地,一個晃動,就挑起了猶在震驚發顫的童子命。

        鋼叉戟尖,形如一根銀針,扎在童子命腹部。

        此情此景,童子命就好像是夜叉餐桌上的一道小菜,只見夜叉巨爪一伸,直接就把童子命從鋼叉上拔了下來。

        童子命還未來得及有所反應,便身不由己的被夜叉那枯槁無肉的巨手,捏在指尖。童子命與夜叉四目相對,看清了夜叉面容相貌,不由得驚呼一聲,脫口喝道:“是你?!”

        “這書生,他怎么變成夜叉了”童子命喃喃自語,也顧不得身體上傳來的劇痛,掙扎欲起,當即喊道,“你”

        啊!

        話還沒有說完,只聽一聲慘叫頓然響起,彌天蓋地,余音不斷。應聲望去。但見童子命已是被夜叉雙手撕成兩半,血肉橫飛,四肢斷裂。場景慘不忍睹、異常恐怖。

        夜叉張開血口,口腔里散發出一股惡臭,撲鼻而來,使人窒息難聞。

        它紅色的舌頭上,還粘著一絲絲綠色滴液,黏稠至極。隨即它便咬動獠牙,將四分五裂的童子命放入口中,發出一陣嘎嘣脆兒響。瞬間,童子命就被夜叉吞入腹中,化為烏有。

        夜叉就好像是一個吞噬天地的上古巨獸,眨眼就把童子命消滅的是干干凈凈,不留一絲一毫的痕跡。

        隨之天地間一片靜謐,僅剩下陰風呼嘯而過的嗚咽聲。

        風在呼號,虛空中凄迷的云霧,繚繞成絲,包裹著夜叉龐大威武的身軀,只見它仰頭望天,猙獰的面孔中,那雙猶似嬰兒拳頭般的眼睛里,卻是閃過一絲稍縱即逝的悲苦。

        那眼神中彌漫覆蓋的是一種疑問、一聲嘆息、更是一言難以傾訴的隱痛!

        陰森濃黑的虛空下,夜叉轉動頭顱,望著漆黑的天幕,嘴唇一點點蠕動著,仿佛在向上天訴說著一段埋藏在心底很久的故事。

        陰霾籠罩的大地,突然有一縷金光,直刺而來,射在漆黑的夜幕里。

        只見適才那黑的不著邊際的一塊布幕,因此一捶,而倏然出現了一個大洞,從洞口中射出一道璀璨光芒。

        無盡黑暗中,夜叉沐浴在這道細弱的光芒之下。

        金光流動,自上而下,神似水流,永不停歇,照射在夜叉黑浚浚的身體上,那剛才因吞食童子命而染滿的鮮血,也在金光的照耀下,不再顯得那么令人感到駭然可怖。

        這雙拳頭,捶在天穹,直讓天幕露出了一個大窟窿!

        一縷光芒,射向大地,正因為四周全是一片黑暗,方才顯得這縷金光,異常耀目動人。

        黃光流瀉在夜叉身上,從它蓬頭垢發的頭顱一點點向下,落在它那雙大腳背上。

        光芒之中,映照出夜叉那丑陋無比的面容,只見它的眼神里竟似好像閃動著一絲欣慰之意,它身處其下,一派淡然篤定之色。

        夜叉經受光芒照射,巨大的身軀頓時又凝固不動,仿似石像。

        從天穹流淌而下的光芒,越來越是粗大明亮。

        在漆黑的夜幕中,光芒猶似一根金棒,越變越大,通天徹地。

        夜叉渾身沐浴在閃爍跳動的黃光下,看上去是那么的莊嚴肅穆,黑如山巒的身體,質地十分堅硬,金光流動在上,居然還反射出一絲絲光芒。

        夜叉凝然不動,形似一尊屹立在此處萬年不動的巨大石像。

        金光從天幕上兀自流瀉,一刻也不停歇,光芒越聚越亮,逐漸要遮蓋住夜叉的全部身體。

        嗤嗤

        在金光甫一完全照耀在夜叉身軀上時,驟然一聲細微的響動,徘徊回蕩在此間天地。

        爾后只聽得“咔嚓”一聲巨響,頓時響徹在九天之上。

        金光破空襲來,從天幕上遙遙落在枯立不動的夜叉身上。但見夜叉龐大的身體,仿佛一尊龜裂的石像,其上猛然出現了一道裂紋。

        其后咔嚓咔嚓的聲音,此起彼伏,不絕于耳。此處虛空,頓時一片沸騰,石像仿似龜裂的大地,裂紋初現,瞬即便蔓延神向上下各處。11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台山 | 台北 | 温岭 | 吐鲁番 | 桐乡 | 澄迈 | 黄山 | 无锡 | 清徐 | 辽宁沈阳 | 汕头 | 安庆 | 吉安 | 五指山 | 遂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九江 | 铁岭 | 抚顺 | 琼海 | 平顶山 | 灌南 | 广西南宁 | 寿光 | 图木舒克 | 巴音郭楞 | 三门峡 | 酒泉 | 苍南 | 湖州 | 海北 | 运城 | 海西 | 明港 | 余姚 | 惠东 | 宁德 | 濮阳 | 长兴 | 淮安 | 大连 | 广西南宁 | 鄢陵 | 乐清 | 包头 | 海安 | 保山 | 益阳 | 大理 | 清徐 | 海东 | 仙桃 | 晋中 | 乐清 | 余姚 | 张家口 | 黄南 | 三门峡 | 台州 | 来宾 | 渭南 | 防城港 | 株洲 | 香港香港 | 宜宾 | 荆门 | 曲靖 | 兴化 | 鹰潭 | 神木 | 大庆 | 许昌 | 晋城 | 咸阳 | 珠海 | 枣庄 | 鄂州 | 开封 | 溧阳 | 高密 | 仁怀 | 文昌 | 巴彦淖尔市 | 葫芦岛 | 晋城 | 南阳 | 百色 | 双鸭山 | 营口 | 沭阳 | 仙桃 | 牡丹江 | 晋城 | 亳州 | 呼伦贝尔 | 武威 | 浙江杭州 | 双鸭山 | 义乌 | 海安 | 朔州 | 榆林 | 诸暨 | 龙岩 | 阿拉尔 | 通化 | 文昌 | 姜堰 | 昭通 | 益阳 | 邳州 | 绍兴 | 东海 | 屯昌 | 吐鲁番 | 明港 | 香港香港 | 建湖 | 晋中 | 义乌 | 日照 | 儋州 | 顺德 | 明港 | 贺州 | 吕梁 | 衡水 | 果洛 | 保山 | 唐山 | 泗阳 | 广州 | 阜新 | 庄河 | 株洲 | 武夷山 | 衡阳 | 营口 | 漯河 | 漯河 | 深圳 | 张家口 | 德州 | 鹤壁 | 柳州 | 库尔勒 | 池州 | 正定 | 鄂州 | 海丰 | 马鞍山 | 五家渠 | 克孜勒苏 | 巴彦淖尔市 | 阿拉尔 | 定州 | 通辽 | 德阳 | 伊犁 | 嘉兴 | 临海 | 信阳 | 溧阳 | 济南 | 铜川 | 阿勒泰 | 馆陶 | 和田 | 宜昌 | 扬州 | 毕节 | 秦皇岛 | 龙岩 | 海南 | 荆州 | 天长 | 禹州 | 包头 | 安康 | 潜江 | 云南昆明 | 阿勒泰 | 黄冈 | 松原 | 高雄 | 湖北武汉 | 东台 | 吐鲁番 | 丹阳 | 莒县 | 日喀则 | 上饶 | 西藏拉萨 | 德阳 | 葫芦岛 | 四川成都 | 如东 | 巴中 | 通辽 | 苍南 | 灌云 | 遵义 | 漳州 | 沭阳 | 晋城 | 淮北 | 新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