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這個故事有點扯 > 第九十章入魂
        “居然是先祖的意思,這到底是為什么,先祖戰敗反而不思重整旗鼓打回神州大地,反而要后代子孫立下重誓,不得找軒轅族報仇,還說自己是為救族人,到底是先祖臨死前神志昏迷從而胡言亂語,還是他的本意呢?”少主頗為不解的低聲咕噥道。

        共工身為神農帝的后代子孫,絕對不是什么貪生怕死的小人,據共工氏留下的書籍文典記載,自從神農帝歸順軒轅族黃帝之后,神農氏和軒轅氏親若兄弟,兩族互相通婚,幾乎融為一族,后來軒轅族的顓頊帝殘暴不仁,迫害共工先祖,先祖被逼無奈才起身反抗,不曾想戰敗,為保族人這才怒撞不周山,為族人求的一方安寧。

        既然共工氏是被迫害的一方,那么斷無可能受此冤屈還龜縮在這無名地界,共工先祖反而留下遺言讓他們不得著軒轅族報仇,更不得返回神州大地,這叫誰聽了都會覺的先祖是不是老糊涂了。

        “少主,先祖當時敕令親子立誓時,身旁還有諸多親屬和臣下,他們也都聽到了同樣的話語,并且在先祖的逼迫下,他們也立下相同的誓言,所以歷代主上未免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這才一直蒙騙族人,安于現狀。”月靈師知道此事事關重大,無論如何也要打消少主心中重返神州大地的念頭,不然他背上不忠不孝的罪名,到時候共工氏可就有大麻煩了。

        “本座明白,本座不會亂來的,兩位靈師,石靈師就教給你們來照顧了,本座猛然間聽聞此事,心緒難平,容本座好生休息片刻,回復心神。”少主拱了拱手面帶愁苦之色告辭道。

        “少主言重了,此事本就是主上交托給我等之事,如今只是提早知會少主,少主無須言謝,請好生休息,萬事以自身貴體為重。”月靈師和烏靈師同時拱手行禮道。

        少主和兩位靈師互相見禮后,這才旋身離去,原本華麗異常的錦衣此刻穿在他的身上反倒成了一件無形的枷鎖,他本以為自己即將繼承大位,現如今只是一個被逐的跳梁小丑,兩相對比之下,哪還有樂趣可言,怪不得自己以前老是看到父上對月仰天長嘆,他本以為父上是為靈氣枯竭而又憂心,現在得知真相,才知道他是為何而心煩。

        兩位靈師望著少主的背影消失在殿門之后,兩人這才挺直了腰板,互相對望了一眼,月靈師嘆了口氣道:“希望少主能接受這個現實,不要像曾經那位先祖一樣犯下不敢犯的過錯。”

        “希望如此吧。”烏靈師若有所思的迎合道。

        少主一出通靈殿,等候在殿外的虎盔將軍和風長老,立刻聞聲上前,心直口快的虎盔將軍看著表情陰郁的少主關心的問道:“少主,兩位靈師怎么說,石靈師可有大礙?”

        “石靈師的事就交給兩位靈師處理吧,拓跋將軍,你隨本座來,本座有要事交托于你。”少主揮了下手,似是要趕走心頭那煩人的思緒,然而話到嘴邊,卻仿佛喉嚨里堵了顆石子一般怎么也說不出來。

        說完他便越過兩人,踏上了通靈殿外一條向北的幽靜小道,朝著小道盡頭的一座宮苑緩步前行。

        “少主,您有何事吩咐,盡管直言,哪怕是要不周山山頂的仙果,拓跋勇絕不會讓少主失望。”拓跋勇見少主欲言又止,想來交托于自己的事情必定事關重大,于是對身旁的風長老匆匆行禮之后便快步追了上去。

        少主聽到拓跋勇的腳步聲和盔甲的撞擊聲從自己身后傳來后,回頭望了一眼,確定周圍沒有其他人后,低聲說道:“拓跋將軍勇武,本座早就有所耳聞,不過將軍要失望了,此事和不周山沒有任何關系,反倒是本座希望你去一趟幽靈谷,仔細查探一番,此行你無須帶帳下兵卒前往,本座另派兩位入魂巔峰的高手一同隨你前往,切記此去一路上務必小心,一切以自身安全為重。”

        拓跋勇聽到少主的話,臉色大變,立馬拱手勸道:“少主,自靈氣衰減,我族入魂級高手,一代少于一代,入魂巔峰現如今也只余下十來位,他們專職負責守衛神農居和少主的安危,如今貿貿然的派出去兩位高手去那個幽靈谷,請恕屬下斗膽,不知少主所為何事?”

        少主心知他對自己的這道命令定然有所疑惑,但是他又不好解釋,對著他擺了擺頭道:“你照本座的意思去做,記住一定要小心,沿途隱姓埋名不得暴露行蹤。”

        說完少主便揚長而去,拓跋勇看了著少主離去的背影,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幽靈谷這么個小地方為什么要自己帶兩位入魂巔峰的高手前往,一路上還要隱姓埋名小心行事,要知道自從靈氣衰敗之后,神開和破極境界的大能已經成了過眼云煙,入魂級的高手雖然不能移山倒海,呼風喚雨,卻也能千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兩位入魂巔峰的高手只要不被人圍困,應付千軍萬馬也不在話下。

        “將軍,為何愁眉苦臉,少主如此重用你,你不是應該高興才對嗎?”風長老帶著些許笑意的聲音從拓跋勇的身后傳來。

        “這算哪門子的重用。”拓跋勇下意識的將心里的郁悶說了出來,回頭想起少主臨走前的叮囑,趕忙將嘴巴緊緊的閉上,對著風長老擺了擺手便不理會他的挽留起身離開。

        風長老分別看了看拓跋勇和少主離去的方向,最后面向通靈殿,沉吟了片刻,忽然間一轉身,快步朝著神農居外殿大門走去,行動之快沒有絲毫的年邁之感,仿佛有什么十萬火急的事情等著他去辦一樣。

        夕陽在不知不覺間落下了山頭,天邊最后一片火燒云也隨著最后一抹肚白而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不周山也收起了它五彩繽紛的神光,化成了一座沉默不語的孤高巨人,佇立在漆黑的夜色中,承受著冰冷寒風的侵襲。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本溪 | 钦州 | 天长 | 扬州 | 燕郊 | 普洱 | 乐山 | 吉安 | 石狮 | 南平 | 阳春 | 张掖 | 海安 | 荆门 | 梅州 | 资阳 | 抚州 | 绍兴 | 黔南 | 吴忠 | 福建福州 | 莒县 | 北海 | 丽江 | 嘉兴 | 绥化 | 长葛 | 安徽合肥 | 宣城 | 陇南 | 阿拉尔 | 四川成都 | 图木舒克 | 仁寿 | 西双版纳 | 林芝 | 黔东南 | 白沙 | 博尔塔拉 | 巴彦淖尔市 | 广汉 | 鄂尔多斯 | 阿勒泰 | 宜春 | 孝感 | 徐州 | 东方 | 秦皇岛 | 红河 | 德州 | 文昌 | 嘉兴 | 绵阳 | 瑞安 | 青海西宁 | 阿勒泰 | 揭阳 | 宝应县 | 九江 | 阳泉 | 大理 | 荆州 | 阜阳 | 济南 | 湘西 | 清徐 | 焦作 | 烟台 | 甘南 | 安阳 | 泗洪 | 天长 | 湘潭 | 通化 | 诸城 | 燕郊 | 任丘 | 鹤岗 | 曲靖 | 鞍山 | 垦利 | 丹阳 | 馆陶 | 诸暨 | 姜堰 | 梧州 | 六安 | 阿克苏 | 枣阳 | 桂林 | 诸暨 | 锦州 | 雄安新区 | 荣成 | 衡阳 | 定安 | 五指山 | 宜昌 | 四平 | 鄂尔多斯 | 阿克苏 | 巴彦淖尔市 | 温岭 | 禹州 | 牡丹江 | 商洛 | 海丰 | 香港香港 | 五指山 | 铜川 | 东莞 | 岳阳 | 江苏苏州 | 庆阳 | 慈溪 | 山西太原 | 红河 | 库尔勒 | 安岳 | 济宁 | 鹤壁 | 晋江 | 抚州 | 黔西南 | 洛阳 | 鞍山 | 淮北 | 四平 | 吴忠 | 通辽 | 瓦房店 | 灌云 | 晋城 | 自贡 | 本溪 | 桂林 | 天门 | 天门 | 怒江 | 株洲 | 泗洪 | 吕梁 | 莒县 | 醴陵 | 呼伦贝尔 | 滕州 | 屯昌 | 建湖 | 咸阳 | 巢湖 | 铜仁 | 随州 | 永康 | 南通 | 昭通 | 嘉峪关 | 开封 | 大理 | 白山 | 神木 | 巴音郭楞 | 盐城 | 南京 | 果洛 | 台山 | 白城 | 库尔勒 | 邹城 | 黔东南 | 香港香港 | 泰州 | 宜都 | 温岭 | 营口 | 长垣 | 醴陵 | 山东青岛 | 白城 | 毕节 | 吴忠 | 玉环 | 东莞 | 榆林 | 如东 | 抚州 | 吉林 | 公主岭 | 铜仁 | 海西 | 肇庆 | 云南昆明 | 巴中 | 高密 | 宁波 | 澳门澳门 | 梧州 | 辽源 | 柳州 | 日土 | 泰兴 | 四平 | 台南 | 防城港 | 克孜勒苏 | 东莞 | 防城港 | 包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