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舟行諸天 > 第271章 天下震蕩

    第271章 天下震蕩

        當封舟和諸葛亮等人在長安城忙著善后的時候,長安被大漢奪走的消息便傳遍了天下。

        收到這個消息,不禁各大世家的心里開始產生了各種悸動,連大漢內部也有了種種風潮。

        錦官城內,吳太后的兄長、都亭侯、關中都督吳懿找到族弟安樂亭侯,后將軍吳班,開口道:“元雄,我軍攻占長安,占領漢中,只怕接下來就會遷都長安了。”

        “兄長所言極是。”吳班點了點頭,道:“大漢定都長安,本是順天理,承人心之舉,但我擔心益州群臣只怕要反對遷都。”

        “不錯。”吳懿冷笑道:“益州群臣乃是川人,在錦官城根深蒂固,得享清福,卻不知道天下大勢,便是定都長安。其實他們所能阻擋?”

        吳班道:“我吳氏一族,本是兗州大族,隨陽城侯入蜀,距今已經有三十五年,雖說和蜀地早已融入一體,但我等之心,依舊當心向中原。”

        “不錯,亂世之中,益州安寧,但當今為大爭之世,我輩當為家族長遠考慮,支持陛下遷都長安,蜀中官員若是要反對遷都,那我們就應該據理力爭了。”吳懿見和族弟打成共識,心中十分高興。

        “益州大臣數不勝數,只有我兄弟二人,怕是力有不逮,不如尋找援手。”吳班建議道。

        “不錯。”吳懿點點頭,盤算道:“鎮東將軍黃權、長水校尉秦苾、左中郎將杜瓊他們對大漢忠心耿耿,對陛下更是推崇備加,有他們相助,則遷都之事,必定阻礙偏少。”

        因為路途關系,關羽和張飛收到的消息則要晚一些,張飛忍不住飲酒慶賀,關羽卻不僅沒有喜形于色,反而一拍桌子,略有些低沉:“我等追隨先帝多立功勛,今陛下攻克長安,占據關中,你我做長輩的,卻連一座宛城都無法攻克,當真慚愧!”

        張飛點頭道:“二哥所言極是,本以為提兵宛、洛,敵人必然望風而降,沒想到對面的司馬懿竟然如此難纏,以我八萬大軍,對付他五萬,竟然占不道上風,若非我們及時退軍,只怕被他算計。我看這司馬仲達,未必弱于孔明。”

        關羽冷哼一聲道:“仲達小兒,吾早晚必殺之。”

        哼完之后,隨即一聲長嘆,道:“三弟,當初陛下為世子之時,為他固守荊州,才沒有被孫權趁機而入,才讓我關云長一世英名得以保存啊!現在有冷風、石環鎮守江夏,李嚴鎮守江南三郡,才讓我無后顧之憂啊!”

        “二哥?”張飛一怔,像看陌生人一樣看著關羽,這還是我那個一向自視甚高,一雙眼睛除了大哥劉備、軍事諸葛亮之外,再無余人的二哥嗎?

        難道大哥中道崩殂,二哥也把對大哥的欽佩,變成了對當今陛下的欽佩?

        關羽搖頭苦笑道:“翼德,你我兄弟,不說兩家話,現在我們都已年過六旬,歲月無多,只怕哪一日,死在征途之上,所以某最近常三省吾身,故而發現,陛下眼光非凡,武勇超人,真曠世人杰也,吾不及也。”

        張飛聽了默然不語,沉思許久,方才點了點頭,道:“國生、茂生若能追隨陛下建功立業,也不枉了。”

        此言一出,兄弟二人迎著烈烈長風,感受著夕陽西下,一起長嘆。

        ……

        “劉阿斗!可惡的劉阿斗!這劉備到底做了什么孽,怎么會偏偏生出劉阿斗這等家伙!誅徐晃斬張郃,他走到上邽,郭淮殉國,走到長安,子丹大哥也自盡殉國,到底他要做到什么時候才會舒坦……?”

        洛陽太極宮,曹丕獨坐后宮,破口大罵。

        身邊的宦官戰戰兢兢,不敢抬頭。

        重臣蔣濟、鎮東將軍曹休、征南將軍夏侯尚,立在一旁,淚流滿面。

        曹丕是又氣又急,竟然敢忍不住以皇帝至尊,而口出臟話。

        他沒辦法不生氣,他費盡心力,耗費了無數糧草,好不容易將征南大軍帶到洛陽,準備西征,結果收到長安城陷落的消息。

        不但長安陷落,關中落入敵手,連他的肱骨兄弟曹真曹子丹也自盡殉國,十萬大軍盡數投降,對蜀軍的殺傷幾乎為零。這讓他如何不氣,如何不急?

        曹丕繼承了曹操多疑的性格,他信得過的大臣,只有征西將軍曹真,征東將軍曹休,征南將軍夏侯尚,以及南陽太守司馬懿的寥寥數人。

        如今曹真被殺,等于他曹丕失去一臂,心中之痛,幾不亞于曹操失去夏侯淵。

        “朕發誓,定要將阿斗小兒剁成肉醬,方解我心頭之……咳咳咳咳……”

        話音未落,曹丕突然捂嘴咳嗽起來,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殷紅,胸口上下起伏,一副被氣得氣息不暢的樣子。

        “陛下!”幾位重臣臉色一驚,連忙上前幾步。

        “朕無事!”曹丕推開身邊的幾個宦官,站起身來,道:“不殺阿斗小兒,不能為子丹大哥報仇,朕豈能……咳咳咳咳……”

        曹丕不站起來還好,這一站起來,只覺得咳嗽連連,更是頭暈眼花,心中一氣,頓時覺得天旋地轉,“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陛下!”

        “陛下!”

        “陛下!”

        幾個重臣連忙撲了過來,將曹丕扶起,卻見他雙目緊閉,臉色蒼白,不由得駭然。

        “快傳御醫……”

        ……

        御醫診斷,曹丕身體虛衰,又接連收到刺激,以至于龍體垂危,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眾臣一陣駭然。

        原來曹丕一直身患肺病,少年時期情況并不嚴重,也一直是瞞著所有人,如今登基,需要處理的事務更多,雜事纏身下,肺疾日漸沉重,曹丕心知自己不能長壽。

        可是沒有想到,只是一個春夏交際,天下局勢竟然已經大變,非但西北已失,連關中都不保,自己的肱骨兄弟曹子丹也自盡殉國,十萬大軍也盡數被滅。

        這一連串的噩耗,導致曹丕急火攻心,病情加重,便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公元225年,魏黃初五年,季漢建元一年,曹丕收到關中陷落,曹真殉國的消息之后,當即怒火攻心,病倒在床。

        ……

        皇宮臥室中,曹丕躺在床榻之上,面黃肌瘦,眼眶深陷,臉上隱隱然已經有一層黑氣,顯然大限將至。

        皇后郭氏,太子曹睿,跪在床前。

        曹睿不是郭后的兒子,而是洛神甄宓之子。

        殿下跪著一眾文武。

        鐘繇,華歆,司馬懿,陳群,曹仁,曹休等曹魏重臣。

        曹丕半坐著,倚在后枕上,略略偏頭,對著一眾文武說道:“朕登基為帝已有五載,正要與眾愛卿君臣同心,一統天下,打造一個盛世,奈何天不予壽,死期將至。”

        “陛下……”一眾文武聞言紛紛落淚。

        曹丕擺了擺手道:“天命有償,朕臨死之際,不得不以國家大事相托,太子曹睿,德行恭謹,深得朕心,可繼大業,朕死之后,卿等宜輔佐之!”

        說完,曹丕對身旁一個內侍下令道:“宣旨!”

        內侍從懷中掏出一份圣旨,宣讀道:“封曹休為大將軍,夏侯尚為大司馬,司馬懿為驃騎將軍,陳群為尚書令,四人為輔政大臣,朕死之后,好生輔佐新君,不得有誤。”

        四人拱手領命:“臣等遵旨!”

        這四人乃是曹魏重臣,也是曹丕的摯友,才能和忠誠都值得信賴。

        念完圣旨,讓眾臣離開,曹丕便喚過太子曹睿,抓著他的手說道:“睿兒,你對年幼,但聰明智慧在朕之上,這大魏江山,眼看就要壓在你身上了,此危急存亡之秋也,你可知道?”

        “兒臣知道!”曹睿點了點頭。

        曹丕一臉鄭重的看著曹睿,說道:“你當了皇帝,如何對付這蜀漢,如何對付江東,心中可有成算?”

        曹睿今年二十歲,雖然不怎么受曹丕待見,但是一直享受著太子的規格和待遇的,因此對于軍國大事還是有一定的見解的。

        曹睿沉吟道:“江東孫權守成有余,進取不足,只要有良將鎮守合肥,他是無能為力的。不過孫權也不是傻子,他一直對荊州虎視眈眈,若是操作得力,讓司馬懿與江東聯手,一起進逼荊楚,若關羽張飛定然會進退失據,那我軍定會有可勝之機。

        至于關中,如今已被劉禪所占,當下唯有守住函谷關,再聯絡步度根、軻比能,集合我大魏軍隊,三路征伐,讓他首尾不能兼顧,必定能克敵制勝,收服西北。”

        曹丕聽了曹睿的分析,終于露出一抹笑容:“好,計策妥當,不失穩重,你能繼承皇位,此朕之幸也,大魏之幸也。當然,還有一人,你需要提防……”

        “陛下……”

        “陛下駕崩了!”

        “陛下駕崩了!”

        曹丕交待完后事之后,便陷入昏迷,當天晚上,他便去世,洛陽皇宮,頓時敲起了八十一響鐘聲,悠悠鐘聲之中,伴隨著一陣陣凄厲的哭嚎聲。

        魏帝曹丕,在位五年,謚號文帝,駕崩之后,太子曹睿繼位。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乐平 | 博尔塔拉 | 常州 | 贵港 | 巴彦淖尔市 | 大兴安岭 | 恩施 | 哈密 | 宁波 | 三河 | 文山 | 晋城 | 珠海 | 东莞 | 儋州 | 安顺 | 临沂 | 延安 | 乌兰察布 | 朔州 | 广汉 | 鹤岗 | 秦皇岛 | 保山 | 中卫 | 贵港 | 商丘 | 湛江 | 台南 | 平潭 | 凉山 | 项城 | 顺德 | 琼中 | 信阳 | 毕节 | 包头 | 佳木斯 | 南安 | 鹰潭 | 安吉 | 昆山 | 濮阳 | 大兴安岭 | 龙口 | 廊坊 | 高雄 | 河池 | 邯郸 | 包头 | 枣庄 | 汕头 | 泗洪 | 儋州 | 蓬莱 | 乳山 | 库尔勒 | 阿坝 | 山南 | 那曲 | 朔州 | 青海西宁 | 和田 | 济宁 | 邹平 | 莆田 | 铜陵 | 徐州 | 铜陵 | 克孜勒苏 | 海宁 | 德宏 | 江苏苏州 | 温岭 | 牡丹江 | 湘西 | 秦皇岛 | 陇南 | 晋江 | 白银 | 雄安新区 | 新泰 | 蚌埠 | 湘潭 | 榆林 | 三沙 | 莱州 | 哈密 | 保亭 | 漳州 | 通辽 | 来宾 | 徐州 | 克孜勒苏 | 哈密 | 锡林郭勒 | 泰安 | 泗阳 | 图木舒克 | 三亚 | 四川成都 | 黔东南 | 安徽合肥 | 那曲 | 丽江 | 延边 | 和田 | 岳阳 | 七台河 | 台湾台湾 | 吉林长春 | 云南昆明 | 金华 | 改则 | 凉山 | 济南 | 铜陵 | 绍兴 | 永州 | 黔东南 | 通化 | 曲靖 | 东阳 | 昌都 | 西双版纳 | 杞县 | 大庆 | 盘锦 | 黄南 | 昆山 | 东海 | 承德 | 邹城 | 昌吉 | 辽宁沈阳 | 鞍山 | 嘉峪关 | 东阳 | 扬州 | 揭阳 | 唐山 | 舟山 | 驻马店 | 黄南 | 德宏 | 任丘 | 阜新 | 毕节 | 滨州 | 广安 | 南通 | 泉州 | 神农架 | 万宁 | 无锡 | 东阳 | 广安 | 东海 | 定西 | 启东 | 石狮 | 雄安新区 | 梧州 | 济源 | 承德 | 台山 | 泗阳 | 白城 | 南京 | 眉山 | 儋州 | 阿勒泰 | 如东 | 六安 | 仁寿 | 河池 | 丹东 | 武威 | 河池 | 新沂 | 中卫 | 温州 | 马鞍山 | 沭阳 | 日照 | 赤峰 | 常州 | 海南海口 | 辽宁沈阳 | 长兴 | 临汾 | 鄂州 | 大同 | 铜陵 | 广汉 | 无锡 | 香港香港 | 漯河 | 许昌 | 牡丹江 | 灌南 | 如皋 | 广州 | 丹阳 | 义乌 | 青州 | 万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