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武修時代 > 第227章 出發,去異界

    第227章 出發,去異界

        25日一早,寧遠拒絕了花毛和田佳農要與他同去野外的請求。

        他一個人輕車簡行,于上午10點到五泉小鎮,臉上涂了油彩,還特意戴了一頂帽子,背著長條皮箱和背包,穿過小鎮,徑直奔往八斗山方向。

        夕陽西下之時,寧遠一身血色再次出現在五泉小鎮,

        他背上背著碩大的包裹、鼓囊囊的背包和長條皮箱,匆匆開車離去。

        此后幾天,寧遠又跑了一趟野外,幾乎把第一斗的十多山頭上的藥材給拔了個精光,總算是獲得了充足的武勛值,讓大家都挺過了最后幾天的高強度訓練。

        29日,上午,寧遠在靈訓大樓完成左下肢的最后一塊骨骼,髖骨淬煉,元力氣息和精神力一舉突破最后1點的瓶頸,順利晉級二品境圓滿。

        武修等級:二品納息境圓滿

        元力氣息:6200基力

        藥力吸收:8.5(未知丹)

        精神力值:350茲力

        自從晉級二品境之后,他再也不能像一品境時候,每次都能精神力提前突破,而是停滯在最后1點,等待元力氣息跟上,直到最后淬骨完成才能突破。

        把剩下的半個小時,瘋狂吸收靈氣提升修為花完,寧遠沒有選擇唰卡繼續。

        能晉級二品境圓滿,已經達成了他的既定目的,

        短時間內,他不可能突破到三品境去,與大比的高手們,在修為上也不會相差太大,異界那些晉級到三品境的家伙另論。

        出了靈訓大樓,寧遠回到搏武院,拿了他的點烏槍獨自進了西一室,把門給鎖死,防止有人打擾,隨后,從口袋里掏出他買了許久,一直沒有服用的二品高級丹藥,還元丹。

        一口吞服了丹藥,寧遠滿心期待著奇跡的發生。

        “系統,給我槍與力合意境的感悟提示……槍與力合……”

        寧遠在心中快速默念,萬事俱備,他現在只欠東風,若是感悟了槍與力合意境,他將不懼大比中的任何對手!

        “滋滋……發現二品生物能……”

        寧遠心中一喜,按正常的劇本,是建議修者進行某某修煉。

        也就在此時,系統大爺居然卡帶了,發出一陣雜亂的滋滋聲,遲遲不出結果。

        把寧遠急得汗都出來了,過了十余秒,系統才重新恢復正常。

        “滋滋……二品境圓滿考核,請修者自悟一門意境。提示:修者可以選擇體術、身法、器械任意一門,完成意境感悟考核。

        告誡:若修者不能完成考核,將不能晉級三品境,會一直停留二品境階段!”

        寧遠徹底愣在當場,系統大爺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又給他出幺蛾子添亂。

        滿滿的竺老頭惡趣味在做祟啊!

        那老頭……哎,寧遠是無力吐槽了,他還能怎么辦?當然是認清現實、重振旗鼓,盡快通過系統給他的考核啊。

        想了想,似乎,最好感悟的幾門意境,包括大悲手的意動意境,都已經給他提前完成了。

        而剩下的,都他么巨難,像破力境之后是老張都沒有領悟的恒力境,聽老張說,三百余年來,武修界中感悟出了恒力境的屈指可數。

        輕身步的意境都給感悟到了從來沒有聽說過的輕靈步,還叫他怎么無中生有?

        剩下的唯有一門他到目前還沒摸到門徑的槍與力合意境!

        資料不知翻了多少,聽駱啟豐導師指點的方法,寧遠都能倒背如流。

        或許,是系統大爺見他過得太順風順水,看不過眼了,故意要給他添點堵。

        收拾了心情,寧遠決定順其自然,憑他目前掌握的功法意境,以及后手絕招,在大比中,應該能與新生中最厲害的高手們一較高下。

        隨著實力的增長,寧遠心中的大比目標,早就不是前八,他有了更大的野心!

        武修,不趁著萬眾矚目的機會去爭,去拼命搏一次,更待何時!

        想通之后,寧遠拉開架勢,在空曠的訓練室中間練習起基本的槍法,

        自從在池水中和瀑布下訓練以來,他的基本槍法又有了不小的進步,

        也讓寧遠對于老張第一次教導時所說,“把簡單的基本招式,發揮出超過別人絕招的威力”,又有了新的體會認識,溫故而知新啊。

        7月1日,武基大道,群雕廣場上。

        所有在校的老師和學生,全部肅穆地整隊而立。

        鐘天行大聲念名:“寧遠,田佳農,金鴻衛,戴小芹,關冬云,范醒,段雄彪,齊湫,許觀明,徐晉嶸。”

        按修為從高到低,每念一個,寧遠十人就會有一人出列站到最前面列隊。

        鐘天行的目光從十人臉上一一看過去,道:“你們,是荊武的驕傲,我們以你們為榮!我代表荊楚武大,期待你們勝利歸來!”

        突然振臂放聲大吼:“荊武,血勇無畏!”

        “荊武,血勇無畏!”

        所有人都齊聲大吼,連吼三次,最后一次,吼得聲浪震天,吼得寧遠十人熱血沸騰,吼得有些老年導師熱淚盈眶。

        “出發!”

        隨著鐘天行的喝令,穿著荊武青灰色新生服裝的十人,“啪”一聲立正,抱拳行禮,爾后,大步朝校外走去,汪修遠等五位導師最后跟上,他們是隨隊導師。

        群雕廣場上所有師生,全部抱拳相送。

        學校廣場外,有一輛大巴等在那里。

        到了機場,一架寫有“荊楚武大”字樣印有校徽的中型飛行器,正等著他們。

        一個多小時后,飛行器降落在華國南部的云州所屬景城機場。

        出機場有車在等著了,汪修遠領著眾人馬不停蹄奔赴景城的軍事重鎮,南關鎮。

        “在我們華國境內,還保留了兩條進入玄空大陸的通道,這是南關通道。進入玄空大陸有修為限制,華國所有武修,達到了三品境或以上,可以自由出入玄空大陸。沒有達到修為的武修,除非拿到武修聯合會開具的證明,否則,不得進入玄空大陸。”

        汪修遠給十人簡單介紹著,又指著戒備森嚴的街道,低聲道:“南關鎮,屬于管制區域,常年都有宗師坐鎮,這是除了京城以外,防衛最嚴的地方了,在這里,嚴禁大聲喧嘩。”

        花毛好奇地四處張望,問道:“汪老師,那……去了異界,不想回來了,是不是能一直留在異界生活?”

        “可以啊,但是有親人朋友在地球,總還是得回來吧?”

        汪修遠笑道:“你們去了玄空大陸,不要當著他們說異界,他們不喜歡被地球人歧視,要叫玄空大陸以示尊重。在玄空大陸生活,也與地球一樣,都不容易,你們呆久了就知道。”

        掛有特別通行證的車子,在南關鎮的一座灰撲撲高樓前停了下來。

        寧遠跟著老師們下車,他看到街道兩邊來來往往的都是穿著各異的武修,甚至還看到了一伙明顯是外國人的武修,走進了掛著“南關”二字招牌的高樓。

        “只要沒犯罪記錄,外國三品及以上武修,交納一定的費用,也能走南關進入玄空大陸。”

        汪修遠解釋兩句,帶著眾人走進了南關樓內。

        里面是一個寬闊的大廳,有三條隊伍排在驗證窗口前,大廳邊上還有兩隊全副武裝的士兵分左右值守。

        汪修遠領著眾人去了右邊的“優先”窗口,遞上武修聯合會開具的證明,所有人在窗口前刷了校卡,幾分鐘后,走優先通道進入電梯,升到高樓的頂樓。

        上面也是一個大廳,只是多了一排排的座位,供等待的武修們休息。

        汪修遠一掃,發現了一群人中間有幾個熟人,回頭與張仲橫道:“是粵城武大的黃老師他們,走,過去聊聊,呵,他們過來了。”

        兩群人在大廳中間位置迎上,汪修遠笑著與對面的幾位老師拱手,低聲寒暄,又介紹崔延、駱啟豐、任鳳云導師與對方認識。

        寧遠打量對面的十個粵城武大學生,兩個二品境圓滿,三個高段,其余都是中段,整體修為比荊楚武大這邊要強,

        荊楚武大是一個二品境圓滿,兩個高段,四個中段,還有三個低段。

        見對面的一男一女兩位二品境圓滿,對他的微笑招呼很冷淡,寧遠也就沒了與對方認識攀談的想法,那個冷面女子,是齊玉欣,他在資料上見過照片。

        “老汪,你們這屆學生培養得不錯嘛,還有一個二品圓滿。”

        “和你們不能比啊,老黃,回頭你得傳授一些經驗給我,可不許藏私。”

        “好說,好說!”

        張仲橫不耐與對方虛與委蛇,只隨便與其中一個相熟的老師敷衍了幾句,看到對面的大光幕上,顯示出“粵城武大參賽代表隊準備,荊楚武大參賽代表隊準備”字樣,道:

        “該我們了!走了!”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中卫 | 珠海 | 湛江 | 德清 | 莱州 | 衡水 | 云南昆明 | 襄阳 | 迪庆 | 邳州 | 荣成 | 金坛 | 明港 | 吕梁 | 百色 | 滁州 | 大庆 | 禹州 | 溧阳 | 巢湖 | 眉山 | 湖北武汉 | 迁安市 | 桓台 | 玉树 | 蚌埠 | 瓦房店 | 青海西宁 | 普洱 | 如皋 | 铜陵 | 保定 | 定州 | 来宾 | 象山 | 大兴安岭 | 赣州 | 阜新 | 贵港 | 怀化 | 石河子 | 赣州 | 淮南 | 蓬莱 | 菏泽 | 株洲 | 佳木斯 | 东营 | 德清 | 白山 | 湖北武汉 | 海门 | 江苏苏州 | 铁岭 | 神农架 | 洛阳 | 许昌 | 绵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张家界 | 山南 | 珠海 | 钦州 | 巢湖 | 山南 | 南京 | 和县 | 琼海 | 新泰 | 枣庄 | 仙桃 | 海门 | 蚌埠 | 汕尾 | 赣州 | 辽宁沈阳 | 塔城 | 苍南 | 邳州 | 高密 | 唐山 | 泰州 | 漳州 | 内江 | 平潭 | 日喀则 | 鄢陵 | 启东 | 益阳 | 汉川 | 陇南 | 白城 | 安吉 | 黄石 | 永康 | 济源 | 镇江 | 阿勒泰 | 佳木斯 | 巴音郭楞 | 保山 | 辽宁沈阳 | 徐州 | 高雄 | 澳门澳门 | 莆田 | 永新 | 泰州 | 达州 | 玉树 | 广饶 | 新泰 | 萍乡 | 泰兴 | 东方 | 溧阳 | 临海 | 梅州 | 新泰 | 西藏拉萨 | 广饶 | 顺德 | 丹阳 | 岳阳 | 景德镇 | 宜都 | 莱芜 | 包头 | 馆陶 | 建湖 | 瓦房店 | 河北石家庄 | 辽阳 | 随州 | 克孜勒苏 | 天水 | 崇左 | 安徽合肥 | 金昌 | 汕尾 | 岳阳 | 博尔塔拉 | 安庆 | 聊城 | 咸宁 | 温岭 | 甘南 | 眉山 | 达州 | 吐鲁番 | 醴陵 | 蓬莱 | 牡丹江 | 喀什 | 衡水 | 襄阳 | 安岳 | 阿勒泰 | 宁波 | 庄河 | 遵义 | 启东 | 大连 | 三河 | 珠海 | 桓台 | 儋州 | 临沧 | 聊城 | 济宁 | 伊犁 | 垦利 | 克孜勒苏 | 永州 | 改则 | 大兴安岭 | 江苏苏州 | 衡水 | 白城 | 张北 | 大丰 | 图木舒克 | 安阳 | 桐城 | 内江 | 日土 | 兴安盟 | 仁寿 | 广州 | 辽源 | 文昌 | 江西南昌 | 长兴 | 淮安 | 贵州贵阳 | 肇庆 | 忻州 | 黄山 | 广汉 | 开封 | 武安 | 渭南 | 潮州 | 黔南 | 昌吉 | 赣州 | 沧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