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美文散文 > 酒劍長歌行 > 第五百九十七章:賜予仙神葬的一頂大帽子

    第五百九十七章:賜予仙神葬的一頂大帽子

        滄瀾神君的名號就算是年幼的孩童也已牢記于心,不單單是因為前者的強大,更是因為前者為整個人族而做出的奉獻,如果要從偌大的人族地界中找到一個能夠在修為境界上超過滄瀾神君的人或許還真有那么幾個,但是如果想要找到一個能夠比起前者更有擔當,更加愛護人族的修士,那絕對是大海里撈針根本無法找到。

        如今圣靈神君親口保證說‘人族的叛徒’唐如巍的女兒唐棠就是滄瀾神君的陰陽大道的唯一傳人,這就是明著和你說眼前的這個姑娘她絕對不是魔族余孽或是人族的叛徒,而是一位能夠在將來擔起人族復興大業的絕世強者,也將會是未來的第二任令域外天魔膽顫心驚的滄瀾神君。

        當話音落下,無數的人都神情驚訝的打量著被圣靈神君護在身后的唐棠,但這還不算完,因為單單是唐棠一人依舊無法讓那些來到這里想要讓唐如巍認罪的修士放過整座青竹山莊,而這個時候就輪到四山之神出場了。

        終年居住在仙神界卻被所有人熟知銘記的不出世的神靈,四山之神的威望甚至還在滄瀾神君之上,當四位神靈自證了自己的身份是真實且開口表明自己也是為了唐如巍而來的時候,原先還打算嘴硬的爭辯幾句的人族修士徹底閉上了自己的嘴巴,也是在這時冷靜了下來開始思考之前木九卿曾說過的話。

        “諸位,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唐如巍與自己的妻子相愛在某些人眼里固然是十惡不赦的大罪,但據我們四個老頭子的了解看來,那位魔族女子不但未曾傷害過人族修士,更是一心愛著自己的丈夫,甚至害怕自己的孩子會因為自己的魔族血脈而遭到迫害選擇了犧牲自己也要將其從她的孩子體內抽離轉移到自己的軀體之中”

        動之情曉之以理這種辦法對于近乎永生的修士們來說通常都無法讓他們產生應有的觸動,但對于說出這些話的四山之神來說,只要能夠讓眼前眾人明白自己等人的意思就足夠了,于是北山之神上前一步,走至眾人面前,也不設任何防備的就開口繼續說道:“在他人看來,她就是一位有罪的,必須死去才能洗刷罪惡的魔族修士,但她同樣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母親!試問在座的各位誰能有如此決心為了自

        己的三個孩子甘愿拋棄自己的性命?無論如何,她已然死去,唐如巍也在‘仙神葬’的折磨下淪為廢人只有幾十年的歲月可活,所以我想要問問各位,有罪的究竟是誰?是那死去的母親還是淪為廢人的同族同胞,亦或是現在正維持著青竹山莊這樣一個保護人族地界的頂級宗門的唐家三姐弟!”

        “告訴我!究竟誰才有罪?究竟是誰該接受你們諸位的審判?”

        正堂內再次安靜下來,來到此地的眾人面紅耳赤互相對視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北山之神那一長串猶如演講般的振聾發聵的義正詞嚴,沒有人在抬起頭來用仇恨的眼光去看著正被前者護在身后的唐棠,也沒有再敢吹著口哨嘲笑著如今只有仙君之境的唐沐風。

        “有罪的···是那‘仙神葬’!”

        待得茶涼之時,終于有人開口說出了這個由木九卿制定的計劃當中最為完美的結局。

        原來當初在與四山之神以及圣靈神君商量如何才能挽救青竹山莊于不倒的時候,本就有些小聰明的木九卿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了威脅自己要自己交出三分之一神魂的‘仙神葬’,還有自己身為‘永生仙’傳認的這一個身份,也就是說,今日北山之神的這一番言論不僅僅是為了挽救青竹山莊,更是為了將矛頭引向‘仙神葬’

        但是想要讓人族修士的目光完全轉移還需要下一劑更猛的藥。

        于是眾人見到北山之神將一旁的木九卿拉到身邊說道:“想必諸位應當認識當年為了人族殺入域外天魔卻又消失不見的‘永生仙’吧?”

        “那是當然!我們人族修士永遠不會忘記!”

        “沒錯,我們人族修士豈敢忘卻當初為了我們與域外天魔拼死斗爭的‘永生仙’?”

        “很好!既然諸位都記得,那么老頭子我也就不賣關子了”,見到眾人的反應如往常那般激烈,北山之神暗自松了一口氣,而后轉頭示意木九卿不需要在藏著掖著了之后用手指著頭頂的正堂屋頂大聲說道:“真正有罪的究竟是誰?我想各位絕對不知道,‘仙神葬’的人居然膽大妄為到威脅‘永生仙’的傳人,以你們這些天所聽聞的消息來要挾他獻出自己的部分神魂,要知道,就算

        是一絲一毫的神魂那也是蘊藏著‘長生道’的力量,這難道不是對‘永生仙’的侮辱嗎?諸位!不知老頭子我說的對否?”

        這下可好,北山之神的威望和它說的話再加上木九卿刻意散發出來的屬于‘長生道’的氣息,不過一瞬間就讓所有人認同了眼前這位年輕人的‘永生仙’繼承人的身份,也在這時,所有人的注意力便是真正意義上的轉移到了‘仙神葬’的身上。

        誤導眾人差點使他們迫害了一個本就不完美的家庭,又在暗處威脅‘永生仙’傳人讓其獻出‘長生道’,這一頂一頂的帽子扣下來,就連‘仙神葬’自己都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發生到現在這個地步,但如今這樁事情的最終結果便是青竹山莊無事安好,‘仙神葬’卻成為了人族修士口中得而誅之的過街老鼠。

        是夜,青松院。

        “九卿你的計劃實行的非常完美,如今本是死局的災禍已然蕩然無存,那么接下來呢?關于‘仙神葬’那個神神秘秘的地方你有何打算?”

        在圣靈神君與自己的朋友們相繼離開后,四山之神中唯一沒有離去的北山之神留在了青松院,此刻正坐在涼亭的石凳上和喝著醇酒打著酒嗝的木九卿商議著是否要對‘仙神葬’進行適當的復仇。

        由于現在人族地界言論的轉變,他們現在完全可以借助人族的力量去解決掉‘仙神葬’這個存在許久去無人知道其中存在著什么的詭異之地,但是木九卿毫不猶豫的讓北山之神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他認為現在大動干戈的去對‘仙神葬’出手絕對會引來域外天魔之人的侵犯,倒是人族分身乏術必然身陷囹圇無法自拔,甚至可能就此被覆滅與塵埃之中。

        “此事只能靜觀其變,而且直到現在我們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那里究竟是否還存在著絕世強者,也不知道‘仙神葬’是否與域外天魔有著聯系,若是冒然行事必然鑄成大錯!”

        木九卿的冷靜讓他敲定了接下來的計劃,或者說是讓那些愿意叫囂的人族修士自個去囂張跋扈的挑釁神神秘秘的‘仙神葬’,而自己,青竹山莊則是趁此機會繼續安然的在世間屹立不倒,直到域外天魔再次出世入侵人族地界。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广西南宁 | 海南海口 | 安吉 | 苍南 | 池州 | 清徐 | 沧州 | 偃师 | 温州 | 眉山 | 固原 | 涿州 | 图木舒克 | 顺德 | 霍邱 | 普洱 | 抚州 | 咸阳 | 台山 | 偃师 | 绥化 | 汝州 | 枣庄 | 台湾台湾 | 甘孜 | 潍坊 | 林芝 | 果洛 | 甘肃兰州 | 启东 | 徐州 | 晋城 | 厦门 | 咸阳 | 新余 | 醴陵 | 崇左 | 宜宾 | 新泰 | 松原 | 南充 | 博罗 | 沛县 | 迁安市 | 和县 | 济南 | 库尔勒 | 株洲 | 黑河 | 石狮 | 嘉峪关 | 铜陵 | 泰州 | 天水 | 齐齐哈尔 | 莱州 | 赵县 | 黔西南 | 甘肃兰州 | 东方 | 抚顺 | 仁寿 | 吉安 | 包头 | 济宁 | 赤峰 | 启东 | 义乌 | 荆州 | 忻州 | 顺德 | 荆州 | 自贡 | 吐鲁番 | 曲靖 | 澄迈 | 株洲 | 临沧 | 乌兰察布 | 安吉 | 嘉善 | 牡丹江 | 商洛 | 桐城 | 仙桃 | 丹东 | 阳春 | 阳江 | 长葛 | 东莞 | 张掖 | 兴安盟 | 梧州 | 黄冈 | 贺州 | 漳州 | 黄石 | 河池 | 乐平 | 丽水 | 霍邱 | 恩施 | 仁寿 | 泰兴 | 衢州 | 无锡 | 神木 | 任丘 | 蚌埠 | 枣庄 | 芜湖 | 菏泽 | 湘潭 | 毕节 | 垦利 | 桐乡 | 诸城 | 吉安 | 醴陵 | 涿州 | 黄石 | 黔南 | 项城 | 牡丹江 | 常州 | 白银 | 武威 | 邳州 | 枣庄 | 常德 | 云南昆明 | 沛县 | 伊春 | 偃师 | 简阳 | 汕尾 | 广西南宁 | 德清 | 新乡 | 上饶 | 改则 | 滕州 | 日照 | 东阳 | 宁德 | 日土 | 平顶山 | 吕梁 | 衡水 | 景德镇 | 荆州 | 盘锦 | 蚌埠 | 金坛 | 安岳 | 四平 | 山西太原 | 兴安盟 | 中山 | 库尔勒 | 赵县 | 醴陵 | 宜宾 | 阳泉 | 武夷山 | 雄安新区 | 万宁 | 张北 | 中卫 | 宝应县 | 河南郑州 | 威海 | 临夏 | 大连 | 延边 | 邳州 | 桓台 | 河南郑州 | 定州 | 云南昆明 | 绍兴 | 佛山 | 襄阳 | 兴安盟 | 基隆 | 巴音郭楞 | 广安 | 溧阳 | 灌南 | 锦州 | 章丘 | 烟台 | 保定 | 台湾台湾 | 澳门澳门 | 西藏拉萨 | 高密 | 双鸭山 | 通化 | 遵义 | 燕郊 | 吕梁 | 潜江 | 贵港 | 平顶山 | 诸暨 | 五家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