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科幻小說 > 里院 > 第四卷 第二十三章 繼續修煉

    第四卷 第二十三章 繼續修煉

        ( )        王曦站在里十院的門口,和趙竹仁道別。

        這兩位院長,本來就是過來調查解決子君一事的,里十院的人安然無恙,那么他們就不會多呆了。

        張吉和陳敏芳在看到小一在視頻那邊活蹦亂跳之后,也松了一大口氣。

        小一雖然想念父母,但還是聽話,乖乖地留了下來。

        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

        里院最近得到的情報不少,高層們有得忙。

        而王曦他們呢,依然是留在了這邊,在何雨宇身前聽差。

        在接下來的幾天,他們都會挺忙的。

        光王曦手中的單子就顯示,至少有十來位里一院的醫師,會分批次地來到這邊。

        這些全都是何雨宇的老部下,來探望受傷的老上級。

        看來何雨宇以前在里一院的時候,性子雖然很淡,可人緣倒還真的不錯。

        現在,對于王曦來說,感覺里十院又變得冷清了許多。

        師傅走了,廬院長走了,烽哥和楊主任他們都走了。

        陳日津倒還仗義,沒有說把那處自成空間給收回去,師兄弟幾人,干脆就搬了進去。

        按理來說,四個大男人,一個小女生,在一處自成空間里面進進出出,的確不妥。

        如果陳日津不是那么忙,或許還會過問一下。

        可她忙,那就沒辦法了。

        王曦這幾天都不想出門,因為動漫影碟的事情,他在內網上又著實火了一把。著實讓他郁悶。

        可不出去,又能干什么呢?

        答案是泡溫泉。

        放著這么好的一池溫泉不用,簡直有些暴殄天物。

        他給里三院的藥劑科主任錢鑫鑫打了電話,詢問里院有沒有什么特別厲害的藥材,能夠在這種情況下使用的,最好效果能是可以洗髓易筋,泡一下就能功力大漲那種。

        錢鑫鑫告訴他,去外面藥店買幾瓶碘伏倒進去,可以殺殺菌……

        “舒服嗎?”小一問道。

        “算了,你還是別捏了,等會兒師兄他們看到不好。你又在哪里去學的啊?”

        此時,王曦泡在溫泉里,兩只手自然地撘在池邊,看上去像個二大爺一般。

        而小一則盤腿坐在他身后,替他捏著肩。

        “放心,師兄他們不會進來的。你沒發現么,只要我們兩個一到后院來,他們就絕對不會出現。而且,今天他們也出去了。好像是去工地那邊幫忙去了,因為何院長今天要去。”小一道。

        “哪座里院?”

        “里十二院。”

        “怎么?又開始動工了?哪里來的黃泉石?”

        “穿幫啦!地府出來背的鍋!”

        原來,當初何雨宇的那一招,雖然巧妙,可還是忽略了一件事情。

        那便是數量如此巨大的黃泉石,其本身所蘊含的空間之力,便不容忽視。

        這段時間以來,漁民們發現,在有一片海域,無論如何,都捕撈不到任何魚,不僅魚撈不到,什么東西都撈不到。

        這個什么東西,指的便是漁網,也收不回來,總感覺有什么東西在拉住一般,而且力量非常的大。

        可你如果不去拉,那一頭的力量也不會主動的去拖拽。

        就好像漁網被什么死物給纏住了一般。

        但在這片海域作業了那么多年,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啊。

        于是,便有漁民自發組織潛水查看。

        還好日本機器人產業發達,使用機器代替人工的意識,也普遍比較高,這要是潛下去一個人,再消失了,那何雨宇他們的罪過,就大了。

        通過潛水機器人的攝像頭拍攝回來的畫面顯示,在這片海域的海底,有著許許多多形狀規則,大小均等的小石塊。大家頓時覺得稀奇。再看,又覺得不對。這明明就很多魚在這里游來游去嘛,而且魚超級多!

        這一片風平浪靜的樣子,讓先前那些迷信的漁民們的各種猜測不攻自破。

        可回收的時候,又出問題了。

        無論怎么指揮,機器人在上升到某個深度的時候,便再也無法移動半分,似乎有一個什么透明的結界,將它給攔住了。

        畫面里明明什么都看不到啊。

        這可就奇怪了。

        不過,既然沒有什么危險,了不起就損失臺機器人而已。

        于是漁民們繼續操縱著機器人四下游弋,最后確定了一個大概的邊界,在這里面,許進不許出。

        這下漁民們的思路紛紛從迷信轉換到了科學,認為這是什么大發現。

        總之就是,只要用眼睛看了,沒什么危險也不嚇人的東西,那就先選擇相信科學。

        要是看不見摸不著,還挺嚇人,那就先焚香禱告。

        這事自然就傳到陰陽師那里去了。

        陰陽師們自然有辦法回收啊。

        而且到了后面,隨著下面的黃泉石越來越少,其空間力量已經能夠使用物理的方法對抗的時候,甚至還可以使用機械作業。

        陳日津一聽不好,這邊才和安井信談得好好的,雙方的感情迅速升溫,而且名義上是平等關系,可實際上安井信已經自認為矮了一頭。

        現在搞這么一出,很傷感情啊。

        本來經過這次和安井信的深入交談,里院覺得,這里十二院也不是不能夠現在就開始修建。

        如果里十院覺得人手不夠,難以控制局面,那么本土里院,除了里五院這座游動的底牌不能動之外,其他的各院,一家抽點兒,不用太多,一家出個三五十人,湊夠個三四百人,先替他們搭個小的框架起來便是。

        但那前提是這批黃泉石,要算在里院的頭上。

        雖然這批黃泉石都被切割成了特征十分明顯的大小,但至少要算成是里十院幫你們找到的。

        可人算不如天算,人家自己找到了。

        陳日津立馬找到了現在日本地區的地府負責人,一名千夫長鬼將,想尋求幫忙。

        她在這里經營多年,和這名鬼將也是老交情了,說難聽一點,就差把人家給發展成自己的部下了。

        這千夫長一聽,有些拿不定主意。

        這里面怎么看,都是你們陽間的事情,沒辦法摻和啊。

        但論起扯皮來,不管是嚴肅正經的扯皮還是胡攪蠻纏的扯皮,里院都是專業的,其水平和他們的學術造詣差不多高。

        陳日津表示,怎么沒有關系?

        這黃泉石是用來做什么的?

        修鬼門關的啊。

        你們陰間那邊的鬼門關,可是一直沒有停工的啊。

        我們這點兒黃泉石,就是修個這邊的鬼門,鋪設條黃泉路,以及建一些黃泉路上的陣法而已。

        這兩邊進度不一樣,出了事兒誰負責?

        知道古時候負責給皇帝修建陵墓的山陵使嗎?出了事,是得殺頭的!

        她的責任,自然有里院來打板子,那你的呢?

        反正繞來繞去,最后說成好像是這千夫長也得擔一份兒責任來一般。

        只要地府這邊被繞進去了,那就好辦。

        那名千夫長估計也和安井信認識,召喚手下的大量鬼差和少量陰兵,一起參與進黃泉石的回收。

        至于怎么解釋,只要有人先把鍋給背了,那理由就實在太好找了。

        王曦聽完后,松了一口氣,道:“那還好。哎,最近的事兒實在太多了,有些是別人找上來的,有些干脆就是自己給自己找的。真頭疼。”

        “你就是想事情太多了。所以我覺得,我們以后還是和周師兄他們在一起比較好。只有和他們在一起,你就懶得動腦殼,跟柳師兄這個懶家伙一樣。”小一盯著一個地方死命的捏,王曦的雙側肩部已經是緋紅一片了。

        王曦道:“也是,最近動腦殼太多了。最后發現,這些問題,其實不用自己來想,自然也有人想。就好比周師兄不在身邊的時候,總覺得這下就全靠自己了。可是周師兄又不是不在了,人家在其他的地方,其實也一樣在思考啊。搞得來最后做些重復的事情。”

        “趙師叔說,接下來的時間,讓何院長來操練你,所以最好你還是盡量享受這最后的時光吧。”

        王曦伸了個懶腰,從水里起來,道:“怕什么,你也應該有感覺啊,被高手操練,事半功倍。一開始,我就是獨自一人,在病案室看書,接下來,就是兩位師兄陪著我練。然后去了里七院,理論課又系統,眼界又擴展了不少。那個時候,楊主任提出,說我長期和周師兄他們對練,對他們的套路太熟了,而且大家同屬于一個科室和師門,風格難免相近,久了,對練便成了排練,失去了意義。所以,接著楊主任又陪我我和師兄們修行了好一陣子。現在如果讓何師娘……院長再來指點一二,我想應該效果會很不錯吧。哦,記住,以后不要喊何師娘了,就喊何院長。”

        “那你現在……到底是個什么級別呢?”

        王曦想了一下,道:“具體的,我也不好說。沒有一個什么東西來量化。比如說一星醫師,二星醫師,三星主治醫師,二星副主任醫師,九星主任醫師。那樣倒好辦了。總覺得自己和剛開始沒什么太大的變化,可仔細算下來,又覺得強了不少。這級別與級別之間,又沒有什么標志性的劃分,實力強悍的資深住院醫師,也不是不能夠干翻剛升職稱的主治醫師。級別碾壓,貌似在咱們里院,不是太好使啊。當然了,技術碾壓是肯定存在的,越往上,人家學得東西也就越多。”

        “那挺不錯啊,我本來以為你會不高興呢。以前你可貪玩了。”

        “我貪玩?我貌似一直都非常刻苦勤奮吧?”

        “是是是,王曦最努力了,最厲害了!”

        “走吧,我們也去吧,不然顯得我們在偷懶一般。”

        “不用,何院長給我說了,讓我在這里陪著你。先看會兒書。”

        “還有這種好事兒?看什么書?”

        “就是一些資料。何院長說,讓你先熟悉一下這次的操作對象。”

        哦,實戰啊,可以,沒問題。

        王曦跟著小一回到房間,接過幾頁紙,看了個題目,就愣住了。

        伽椰子?

        《咒怨》里的伽椰子?

        伽椰子的形象太經典了,提到她,王曦自然第一反應,便是其影視作品里面的造型,不由渾身上下起了一絲雞皮疙瘩。

        “什么時候去?”

        他一邊翻著,一邊問道。

        資料還算詳盡,有許多有用的信息。

        “沒說,聽何院長的意思是,要弄成隨堂測驗一般,搞突擊檢查。”

        主要是想嚇我吧?

        王曦指著資料上面第一頁,伽椰子的評級是高危,丁級。意思是必須要進行收容處理,不然會引起較大的社會危害。

        “不對吧,按照分級,伽椰子這種應該是極高危啊,放任不管,完全就是滅世級別的妖孽,雖然她實力一般,但沒有普通人能招架得住。”王曦問道。

        伽椰子的怨氣之大,根本無法溝通。

        怎么危害程度,降了一個檔次啊。

        “你繼續看,后面有寫的。剛開始的時候,的確是極高危,可估計是被關了這么久,老實了,日本和尚又經常超渡,可能現在怨氣沒那么大了吧。”

        “哦,當然也可能是被煩的。哈哈哈哈。”

        “嗯,你好好看,不要辜負了何院長的一番心意。”

        “你這話,說得老氣橫秋的,放心啦,又不是什么壞事,我會用心的。伽椰子是嚇人,但那是電影,估計實際上,應該不至于那么陰森猙獰吧?”

        “這我就不曉得了,但我想應該是吧。聽何院長說,這次他提出要求,陰陽師那邊很快就答應了下來,完全不像當初她想見一面那么麻煩。而且據說伽椰子也答應得很爽快……”

        “等會兒?什么?伽椰子也答應得很爽快?什么意思?”

        “不曉得嘛,估計這個可能就是隨堂測驗的內容嘛。”

        “我去,多半是商量著怎么嚇我吧?”

        “這肯定的啊。你要是怕,我陪你去嘛。”

        “你不怕?膽子最小的就是你啊。”

        “你為了我,連大蜘蛛都不怕了,我還不是可以呀。”

        小一笑嘻嘻地道,兩只眼睛都快瞇到一起了。

        王曦內心覺得一片溫柔和甜蜜,道:“沒事,到時候你就在外面給我加油,看我下場干翻伽椰子!”

        “哦,不是這樣的,是實景測試。隨堂測驗的意思,不是說不知道什么時候把你們兩個關在一起打一場,而是伽椰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就來到了你的身旁。”

        (教育123文學網)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日土 | 崇左 | 烟台 | 肥城 | 大同 | 三明 | 丽江 | 大丰 | 宿迁 | 三明 | 海东 | 岳阳 | 宜都 | 泉州 | 单县 | 河北石家庄 | 邹城 | 嘉峪关 | 九江 | 邳州 | 平顶山 | 陕西西安 | 牡丹江 | 阿里 | 巴彦淖尔市 | 自贡 | 乌海 | 阜阳 | 黄山 | 商洛 | 乳山 | 庆阳 | 中卫 | 宁波 | 吴忠 | 厦门 | 河池 | 海门 | 威海 | 章丘 | 邢台 | 安庆 | 德清 | 桐城 | 玉溪 | 三沙 | 阿坝 | 甘肃兰州 | 衡阳 | 赤峰 | 黄山 | 莆田 | 南平 | 台湾台湾 | 巴彦淖尔市 | 杞县 | 嘉兴 | 简阳 | 定西 | 吕梁 | 娄底 | 鹰潭 | 基隆 | 迪庆 | 庄河 | 巢湖 | 江门 | 定安 | 陕西西安 | 淮安 | 黄山 | 玉树 | 锡林郭勒 | 海东 | 五指山 | 基隆 | 基隆 | 邢台 | 台山 | 河南郑州 | 巢湖 | 锡林郭勒 | 醴陵 | 萍乡 | 石狮 | 徐州 | 通辽 | 牡丹江 | 启东 | 三河 | 德宏 | 赤峰 | 仁怀 | 黔东南 | 莱州 | 辽宁沈阳 | 伊春 | 铜川 | 宜都 | 盘锦 | 澄迈 | 遵义 | 大同 | 遂宁 | 大连 | 聊城 | 德阳 | 任丘 | 台州 | 铜陵 | 平潭 | 承德 | 延安 | 芜湖 | 黔西南 | 延安 | 黔东南 | 淮安 | 吴忠 | 五家渠 | 九江 | 溧阳 | 乌兰察布 | 揭阳 | 牡丹江 | 沛县 | 汝州 | 澳门澳门 | 宣城 | 嘉兴 | 宿迁 | 开封 | 陇南 | 普洱 | 汕头 | 塔城 | 丽水 | 保定 | 汕尾 | 牡丹江 | 醴陵 | 海丰 | 楚雄 | 玉树 | 雄安新区 | 咸阳 | 海拉尔 | 揭阳 | 贺州 | 河池 | 神农架 | 塔城 | 嘉兴 | 吉林 | 眉山 | 张北 | 巴彦淖尔市 | 铜陵 | 海南海口 | 安徽合肥 | 平凉 | 昌吉 | 金坛 | 瓦房店 | 大兴安岭 | 泰兴 | 香港香港 | 湖北武汉 | 保定 | 甘肃兰州 | 海南海口 | 海南海口 | 克拉玛依 | 台州 | 海西 | 喀什 | 榆林 | 泰安 | 宜春 | 武安 | 邢台 | 崇左 | 南京 | 齐齐哈尔 | 北海 | 大理 | 枣阳 | 赵县 | 保定 | 张家界 | 汉中 | 伊春 | 简阳 | 蚌埠 | 禹州 | 朝阳 | 三门峡 | 泰州 | 桐乡 | 宝鸡 | 大庆 | 海丰 | 仁怀 | 绵阳 | 诸暨 | 迪庆 | 洛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