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神裁 > 第六十章 三國會議(二)

    第六十章 三國會議(二)

        既然三位國王已經到了,接下來就是重點。帶著帕琳達來到會議的屋子之后,茉德莉拉邀請三位國王跟隨自己進入更里邊的獨立房間,而他們的護衛都被要求留在外面。

        “你讓陛下單獨進入房間能保證安全么?”鴉后臉色擔憂,她質問著茉德莉拉,其他護衛們的態度也一樣。

        “這里已經被我布置好結界了,任何生物在這里都不可以使用暴力,不信的話你們可以揮拳頭試試看。”人偶說著托起鴉后的一只手“用力打我。”

        鴉后將信將疑地握緊了拳頭,既然這是茉德莉拉的要求,自己也不便推辭。女人集中力量就要揮拳,這時一股綠色的光芒包裹住了她的手,在這股綠光的影響下鴉后不能動了“這是什么魔法?”

        “秘密~”人偶眨了眨眼睛。

        “我相信茉德莉拉不會有疏漏的。”帕琳達用溫柔地表情看著大家首先表明了態度,她微微一笑,絕美的容顏一下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

        “我們進去吧。”穆諾斯無暇欣賞女王的美麗,他率先往里走了。而菲勒斯也緊隨其后。

        于是在眾多護衛的注視下,三位國王與茉德莉拉進了里間的會議室。

        這個隱秘的會議室其實內部并沒有什么特別,這里幾乎和冒險者公會的陳設完全一致。這對于養尊處優的國王來說有些寒酸,不過現在形勢緊迫,所以他們也沒有提出什么意見。

        房間中央擺放著一個中型的圓桌,需要準備的文件都已經事先放在了上面,茉德莉拉將三位國王引入座以后,先轉身為他們倒茶。

        “咖啡可以么?”人偶側過頭看向三人。

        “來到你這什么都可以。”帕琳達隨性地回答道。

        這里心情最好的就是帕米拉的女王了,其他兩人因為戰爭壓力都是一副臭臉,自然對茶水這種事情沒什么意見。

        “在圣都的時候我和那些會長們也都是喝咖啡提神,也就露琪亞和約瑟夫在喝茶。”將咖啡端給三位國王,茉德莉拉若無其事地開始聊起了閑話。

        “你們總共也才四個人吧?”端起杯子,帕琳達綴了一口“不是現泡的?”女王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也是別有一番風味哦。”將最后一個杯子放在自己面前,茉德莉拉拿起了桌上準備的文件“那么就像之前和各位說的,相關的會議的內容都已經發給各位看過了,現在就按照議程一項一項討論吧。”

        “第一個是關于我們云奈爾的物資援助吧?”狂王終于說話了,他已經和幾位族長討論了好幾天,為的就是在這里爭取到最大的利益。

        可沒等穆諾斯開始他的游說,帕琳達先開口了“關于這點,我之前就表過態,帕米拉愿意資助。具體數額我這里也已經和你說過了吧,茉德莉拉?”女王看向人偶。

        “是的。”人偶敲敲桌子,正中心出現了魔法影像“這是帕米拉給出的數額,云奈爾能接受么?”人偶說著看向穆諾斯。

        帕米拉給出的

        條件非常優厚,不僅是糧食還有許多的石材、木材以及勞工,這些是云奈爾現在最缺乏的東西,給出的量也很大,對于云奈爾的戰后恢復來說很寶貴。

        不過這些資助當然不是無償的,帕米拉給云奈爾開出的條件是一切援助除了糧食都要在戰爭完全結束后才會提供。并且以后二十年,云奈爾要免費提供帕米拉大量的食材供給,具體的數量為國家總產量的二十分之一。

        “非常感謝,帕琳達女王,我完全接受你的條件。”狂王笑得合不攏嘴。

        這個條件要求回報的量其實不小,不過從以物換物的角度來看,云奈爾是不虧的,在如此環境下還保持公平交易,這就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波特納斯也一樣,我們的條件也給你了,茉德莉拉。”菲勒斯看著帕琳達的東西皺起了眉頭,連忙也提了一句。

        “當然。”人偶又敲了敲桌子,帕琳達的條件旁出現了一列新的條文。

        仔細看過波特納斯給的條件之后,在場的人都皺起了眉頭“菲勒斯,你這是落井下石。”狂王拍著桌子站了起來“你的這些施舍我不要了!”如果不是綠色的光芒限制了狂王的行動,也許這場面就不會只是動嘴那么簡單了。

        一旁的女王也冷哼起來“你給的資助不到我的一半,還要云奈爾那份的秘銀礦開采權,很貪婪啊。”

        “云奈爾現在正處于戰爭狀態,秘銀礦本身開采的進度就受阻了,我這么做是為了保證教會的秘銀供給,等云奈爾恢復了,我可以重新讓出來啊。”菲勒斯笑著看向眾人“至于說物資量,你也知道,波特納斯現在受到的損失也很大,不過還是有討論的余地的,我可以適當再加一些。”

        “不必了吧。”帕琳達沒等穆諾斯開口就又說話了“你那點數量帕米拉補上,而且我們對云奈爾的條件不增加。”女王說完甩了仁王一眼,這可是**裸的挑釁。

        “帕琳達!”菲勒斯低吼了一聲,不過馬上又重新擺出一副哭喪臉“不瞞你們說。我這邊是真的很困難,很多城市都鬧起了饑荒,那些數額我都是硬著頭皮擠出來的啊,能夠省下來我很感謝。”

        然而并沒有人理睬仁王的悲傷訴苦,穆諾斯站起身捏了捏女王的手“真是太感謝了,帕琳達。”

        “沒關系,穆諾斯,其實我也有私心,自從上次我的女兒參加了艾莉莎的洗禮后回來天天跟我念叨。我也是為了她以后可以去那里玩才幫你那么多的哦。”帕琳達滿面笑意看起來非常親切,不過這話似乎有所指。

        狂王此時笑得也很開心,他知道女王說的是什么“我當然歡迎丹娜王女來云奈爾,屆時,我會派沃德爾親自接待她。”

        兩位國王會心一笑,然而這讓一邊的菲勒斯非常尷尬。

        趁著這場會議還沒發生不可挽回的沖突,茉德莉拉及時插話進來“那么第一項關于云奈爾的支援就到這吧。”人偶翻過了一張紙“第二項,關于波特納斯的求援,兩位陛下請表個態。”

        “我的王國自顧不暇

        ,很抱歉我實在沒辦法幫忙。”穆諾斯白了一眼說道,非常果斷。

        “帕米拉...”帕琳達瞟了一眼菲勒斯“可以幫,不過具體的后面討論吧,這塊先放一放好了。反正魔導器還能再撐很久呢。”

        僅存的表態者表示先擱置,那么議程只能繼續往下了,只是菲勒斯已經氣得臉都黑了。

        “好吧,第三個議程”人偶只是主持,她并不會參與他們的討論,再拿開一張紙“關于烏切波德,你們的態度。”這議程明顯有所指,說完茉德莉拉掃了三人一眼。

        提到這唯一沒有參與的王國,三位國王臉上一下子就都不好了“他們我記得是有個叫馴龍香的東西是么?讓他們自己不受巨龍侵襲,但不向我們公開。帕米拉是決不會忘記他們的所作所為。”帕琳達率先表態了。當然了,其實這就是她要茉德莉拉加進去的東西。

        “云奈爾也一樣。”穆諾斯也是一臉憤恨的表情,他的損失最大,對于烏切波德的憤恨也是非常強烈。

        “波特納斯也是。他們的做法無法讓人原諒。”菲勒斯這次和其他兩位的態度一致。

        “那么就像我之前和你們提過的,聯合宣戰聲明。”拿出三張紙,茉德莉拉遞給了三位國王“有意見么?”

        “帕米拉同意開戰。”想都不想,帕琳達直接簽了,本來這就是她的目的。

        但其他兩個王國就沒那么爽快了,菲勒斯提筆猶豫著,而穆諾斯更是筆都沒拿起來。

        “兩位,你們這都能忍氣吞聲么?”帕琳達用手拍了下桌子“烏切波德可是見死不救啊,難道我們要默許這種行為么?”

        “你們帕米拉不和他國土相連,真的開戰了,龍騎兵飛不到你這。”菲勒斯哼了一聲。

        “你以為帕米拉會光喊不發力么?”帕琳達看向狂王“只要宣戰,帕米拉就不會讓你們獨自面對那些飛龍。再說巨龍都不怕了,還怕區區飛龍么?”女王說著挺起了胸膛,法袍被她的曲線撐了起來“我可以簽訂盟約,派軍隊支援云奈爾和波特納斯,我的法師不會讓那些龍騎兵囂張的,而且你們放心,相關的軍費帕米拉也會支援一部分,我不為別的,就是要出這口氣。”帕琳達說的義正言辭。

        看著女王的眼神,穆諾斯想想之前的援助,嘆了口氣“云奈爾同意宣戰。”他簽下了名字“具體作戰需要更詳細的討論,我們的國力已經承擔不起一場新的戰爭了。”他這話是對著帕琳達說的。

        “帕米拉很清楚云奈爾的處境。”女王點點頭“不會讓你感到為難的,穆諾斯。”

        而菲勒斯看到兩個王國都簽了,自己再說什么就是自討沒趣了“那加我一個吧。”于是他也簽了。

        “那么這樣。”三張紙此時泛起一道藍光,然后飄回到了人偶手里“具體作戰等巨龍的事情結束以后再說,不過宣戰聲明我會即刻發出。”

        然后人偶又拿出一張紙“沒想到今天那么順利,接下來的議題是...”

        。m.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新乡 | 博尔塔拉 | 五家渠 | 如东 | 新沂 | 余姚 | 松原 | 凉山 | 开封 | 香港香港 | 武夷山 | 阿拉善盟 | 黔南 | 诸暨 | 洛阳 | 眉山 | 大连 | 三河 | 咸宁 | 鞍山 | 鄢陵 | 潮州 | 乌海 | 河源 | 锡林郭勒 | 陇南 | 西藏拉萨 | 博罗 | 江西南昌 | 朝阳 | 燕郊 | 宜昌 | 吉林长春 | 唐山 | 昭通 | 新疆乌鲁木齐 | 桐乡 | 临海 | 鞍山 | 乐山 | 鄢陵 | 临汾 | 芜湖 | 丹东 | 伊春 | 昌吉 | 锦州 | 石河子 | 厦门 | 榆林 | 晋江 | 台中 | 招远 | 兴安盟 | 泰州 | 长治 | 泗洪 | 泸州 | 象山 | 基隆 | 铁岭 | 七台河 | 江门 | 玉环 | 玉环 | 咸阳 | 绍兴 | 新疆乌鲁木齐 | 昌吉 | 吉林 | 禹州 | 嘉兴 | 五家渠 | 乌海 | 无锡 | 开封 | 秦皇岛 | 上饶 | 公主岭 | 宜都 | 铜陵 | 中山 | 蚌埠 | 焦作 | 巴音郭楞 | 图木舒克 | 泸州 | 锦州 | 禹州 | 本溪 | 大庆 | 钦州 | 图木舒克 | 金昌 | 宁德 | 鄂尔多斯 | 萍乡 | 鹤壁 | 临猗 | 仁怀 | 三门峡 | 衡阳 | 迁安市 | 酒泉 | 鹤壁 | 永州 | 德清 | 安徽合肥 | 厦门 | 白山 | 邹平 | 张掖 | 内江 | 贺州 | 清徐 | 万宁 | 绵阳 | 丽江 | 滨州 | 香港香港 | 文昌 | 池州 | 岳阳 | 嘉峪关 | 永康 | 防城港 | 甘南 | 鄢陵 | 琼中 | 安庆 | 黄南 | 贵港 | 大同 | 潍坊 | 三亚 | 慈溪 | 厦门 | 巢湖 | 山南 | 清远 | 株洲 | 商丘 | 东莞 | 漯河 | 信阳 | 七台河 | 博罗 | 海宁 | 淮北 | 呼伦贝尔 | 漯河 | 新泰 | 石河子 | 吐鲁番 | 蓬莱 | 诸暨 | 伊犁 | 阿克苏 | 运城 | 宁波 | 佛山 | 盘锦 | 长治 | 松原 | 三明 | 巴彦淖尔市 | 昭通 | 安徽合肥 | 崇左 | 四平 | 嘉峪关 | 台山 | 天长 | 琼海 | 汕尾 | 昌都 | 德清 | 广西南宁 | 保定 | 东营 | 顺德 | 贺州 | 绥化 | 偃师 | 马鞍山 | 简阳 | 屯昌 | 儋州 | 琼中 | 云南昆明 | 贵港 | 曲靖 | 东莞 | 济南 | 克孜勒苏 | 山东青岛 | 三沙 | 茂名 | 阜阳 | 黔西南 | 保定 | 咸宁 | 天门 | 唐山 | 曲靖 | 桐乡 | 黔西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