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科幻小說 > 異界追魂使 > 第六九0章——陌生之地 錯失良機

    第六九0章——陌生之地 錯失良機

        伏在門縫上聽了聽,里面什么聲音都沒有,就在我剛要推門的時候忽然聽到里面響起了腳步聲。

        奶奶的,怎么這樣巧啊?這時候再想退回去已經來不及了,眼看腳步聲就到門前了我急忙縱身跳起。

        祖廟的梯形外墻表面并不是光滑的,每隔一段距離便有兩米高的墻面縮進去半米寬的一圈,像糖葫蘆串一樣凸凹凸凹的,所以瑪雅人的月亮金字塔又叫階梯金字塔。

        我跳起來后便把身子貼在凹進去的墻面上,下方凸起的墻面剛好可以遮住我。

        這邊剛藏好下面就傳來開門聲,隨即腳步聲來到外面;那腳步聲有點怪,踢踏踢踏的、好像來人是個瘸子。

        來人出門后沒走多遠就停下了,我上身后傾著看不到下面的人,但是心里很是納悶:不是說這祖廟平時不允許人進來的嘛!可是這個腳步聲不可能是假祖婭藍呀?

        下面的人不知道在干什么,好一會沒有任何的動靜,我慢慢直起身子探頭往下看。

        這時下面的人又向前走了幾步,于是乎我看到了一頭銀色的頭發,不禁心生疑竇。

        那個人還真是個瘸子,每走一步整個身子都要往左側栽一下,應該是他的左腿有殘疾。

        可能是在屋里憋久了,那個人走了幾步再次停下來,伸展著雙臂活動關節;他的個子應該挺高、身材也很健碩,無疑是個男性。

        我越看越是疑心,因為有銀色頭發的人不多呀!我知道的也就只有羅倫左和妖魔泰康兩個人,下面這個人...無論身高、體型都很像泰康啊?

        不對!昨天在渡口遭遇到泰康,我雖然打了他一掌、但是好像他并沒有受傷,而下面這個人不是個瘸子就是左腿有傷、不可能是泰康呀!

        我正在遲疑下面的人活動了一番后突然轉過身來,我怕被發現連忙又貼回到墻面上。

        由于是從上往下看,所以這匆匆一瞥并沒有看到那個人的臉,踢踏聲響、那個人又走進去了。

        聽到關門聲我飄身落地,這時太陽西斜已經近黃昏了,我所在的祖廟東側有些陰暗。

        我貼在門縫上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正對著門是一條寬闊的走廊,走廊里亮著燈、能看到兩側各有兩個房間;時間間隔很短,卻沒有看到剛才那個人。

        想了想我輕輕拉開門,祖廟里面很靜沒有一丁點兒聲音,我輕手輕腳的走進去、輕快的來到右側頭一個房間前。

        那是道單扇木板門,了吊上掛著一把銅鎖。沒人,我立刻走向與之相對的左側房間,特么的、也掛著鎖。

        再往前走看到前面的房門沒有鎖,我掃了一眼右側第二個房間、那道門上也掛著鎖,如此說來剛才那個人應該是進了這個房間。

        我湊過去貼著門縫聽了聽,什么聲音都沒有,奶奶的!來就是找人來了,還怕個屁啊?我直接推開房門。

        里面亮著燈,房間不大不小、正對門有茶幾沙發、右墻角有搖椅有飲水機有花卉;左側是衛生間、往前走幾步是墻角,轉過去有梳妝臺、矮椅,再往里有張圓形大床。

        我留意到床上有枕頭、毛巾被,看樣子剛剛還有人躺過,但是現在卻是空床一張。

        我立刻出了房間,通往祖廟外面的門還關著、而走廊另一側一團漆黑,仿佛是個巨大的空間、按說那里應該是祖廟的大殿吧!

        走過廊燈來到走廊盡頭,面對黑暗我得適應適應,漸漸的能看到前面有幾個高大的黑影、應該是石像吧!

        我緩步向前,剛走了兩步忽然有一股不好的感覺...針芒在背、好像有人在盯著我看;我的感覺向來都是很準的,立刻停下腳步警覺的掃視。

        陡然,前方一個大黑影下好像有什么東西動了動,等我凝目望去卻又看不到什么。奶奶的!不對勁兒,因為那種針芒在背的感覺立時消失了。

        我兩個箭步竄了過去,大黑影果然是座石像,卻沒有看到其他東西;心里猜想剛剛動的八成就是那個長著銀色頭發的人,難道剛才我被發現了嗎?

        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我處身于一個巨大的殿堂,殿門敞開著、有微光透進來;殿中靠后的位置一排三個高大的石像,每個都有五六米高,光線太暗看不清石像的相貌。

        我圍著三座大石像轉了一圈,也沒能發現什么;西側跟東側一樣也有四個房間、都上著鎖,大殿正門兩側的角落里各有一條樓梯,看來上面還有一層。

        我順著西側樓梯走上去,這里是祖廟里最暗的地方,簡直是深手不見五指。

        預防為主我抽出妖圣劍提在手中,左手扣著符箓,樓梯很長走了三十幾級才到拐角;我剛轉過身就感覺上方有什么東西響,那時也是太緊張了、我立刻抖手飛出符箓。

        天罡烈火符出手馬上化為一團明亮的火球,火光中一個高大身影一晃就不見了,只是匆匆一瞥我看到了一頭銀色頭發。

        奶奶的!可以斷定假祖婭藍不在這里了,否則這家伙也不會四處躲藏。

        “站住...!”我驅使著符火直接飛上去。

        上面的空間明顯比下面小了許多,南墻上有四扇窗子、東西兩面各有兩個房間,北墻上掛著十來張大幅畫像。

        我飛上來時那個銀色頭發的人已經飛到了東側樓梯口,“泰康,你給我站住...!”

        那個人回頭瞥了一眼立刻飄身下樓,雖然光線很暗、雖然離得遠,我也能斷定那個人就是泰康。

        追過去浪費時間,我立刻轉身順著原路下樓梯,等來到下面卻沒有看到他。特么的,他先我一步下樓不應該落到我后面的,我急忙追出殿門。

        這時太陽已經落入地平線之下,只西天邊殘留著一片晚霞,殿前空地上空空如野、連個鬼影都沒有。

        王八蛋!這可是我報仇的大好機會,難道就這樣白白錯過了嗎?

        我靜下心來仔細想了想,按說泰康不能這樣快,如果他是從正門逃出的我應該能看到他...哎喲!那邊還有側門呢!

        我急忙返身進殿,徑直奔東側的走廊跑去,遠遠的就看到走廊盡頭的門開著。混蛋!便宜他了。

        我正自沮喪忽然有人說道:“算了,人早就跑沒影兒了!”...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吕梁 | 昌吉 | 东阳 | 日喀则 | 乌兰察布 | 黄冈 | 中卫 | 阿里 | 巴音郭楞 | 邳州 | 诸暨 | 延边 | 丹阳 | 淄博 | 连云港 | 南通 | 开封 | 三明 | 济源 | 唐山 | 温州 | 牡丹江 | 垦利 | 台南 | 伊犁 | 梧州 | 忻州 | 七台河 | 岳阳 | 鄢陵 | 南安 | 滁州 | 昌吉 | 六安 | 宝鸡 | 镇江 | 攀枝花 | 运城 | 文山 | 铜仁 | 梅州 | 红河 | 邹城 | 喀什 | 中卫 | 海东 | 白城 | 定西 | 湘西 | 广安 | 苍南 | 四平 | 邯郸 | 高密 | 陇南 | 毕节 | 图木舒克 | 霍邱 | 垦利 | 昆山 | 大连 | 商洛 | 酒泉 | 焦作 | 营口 | 绵阳 | 镇江 | 肥城 | 营口 | 九江 | 单县 | 黑龙江哈尔滨 | 澄迈 | 崇左 | 吉林 | 图木舒克 | 枣庄 | 嘉峪关 | 本溪 | 海西 | 襄阳 | 燕郊 | 任丘 | 台南 | 信阳 | 丽江 | 贺州 | 扬州 | 昭通 | 承德 | 清远 | 三河 | 鸡西 | 南阳 | 安顺 | 博尔塔拉 | 湘潭 | 常州 | 淄博 | 阿里 | 醴陵 | 齐齐哈尔 | 陕西西安 | 台北 | 平潭 | 雄安新区 | 湖北武汉 | 资阳 | 抚顺 | 海安 | 郴州 | 七台河 | 鞍山 | 丽江 | 洛阳 | 盘锦 | 桂林 | 澄迈 | 黔东南 | 嘉兴 | 儋州 | 海门 | 钦州 | 姜堰 | 溧阳 | 伊春 | 雄安新区 | 泗阳 | 商丘 | 惠州 | 姜堰 | 汝州 | 莱州 | 惠东 | 醴陵 | 盐城 | 海拉尔 | 秦皇岛 | 阜阳 | 沧州 | 溧阳 | 定州 | 广西南宁 | 海北 | 巴彦淖尔市 | 珠海 | 仙桃 | 莆田 | 东方 | 延边 | 咸阳 | 铜仁 | 邳州 | 亳州 | 厦门 | 惠东 | 海北 | 济南 | 长治 | 唐山 | 神农架 | 乌兰察布 | 漯河 | 黄石 | 肥城 | 宿迁 | 莆田 | 马鞍山 | 抚州 | 萍乡 | 榆林 | 海南 | 蓬莱 | 白银 | 靖江 | 莱州 | 茂名 | 无锡 | 遵义 | 常德 | 建湖 | 金昌 | 江门 | 文山 | 金坛 | 西双版纳 | 定安 | 泰安 | 酒泉 | 靖江 | 衡阳 | 鹤岗 | 阳江 | 邳州 | 泗阳 | 滕州 | 浙江杭州 | 平顶山 | 南京 | 湖北武汉 | 本溪 | 怒江 | 铜川 | 孝感 | 济源 | 项城 | 如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