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鈞天道祖 > 第三章 混亂
        陰世本來就是一個世界的下層了,而那九幽深淵更要下層。

        不過此時,卻有著一種力量,拉扯著這方空間世界連同王真靈一起,墮入更深層的下層的黑暗之中。

        黑暗之中,電閃雷鳴,天空下著血,地上流淌著巖漿,無數生靈在其中哀嚎。

        一股極其龐大而又邪惡的意志,似乎只是稍稍從王真靈身邊掠過,就已經驚出了王真靈的一身冷汗。

        這種力量太過強大的,甚至王真靈只是在天帝身上見過。

        然而這股力量卻是無比的扭曲黑暗邪惡。

        那種感覺,仿佛你閉上眼睛,有著一個鬼爪正在你的背后或者頭頂,不斷撓動一般。

        或者是一條邪惡冰冷的蟒蛇,貼著你的皮膚正在爬行,絲絲的吐著信子。

        無數的黑暗和恐懼像是冰冷的冷水一般,慢慢漲了上來,仿佛最終將人給淹沒!

        就在這種冰冷邪惡就要徹底淹沒過頭頂的之際,忽然一股強大的力量拉扯著王真靈一下子跳躍而出。

        仿佛溺水之人,快要淹死之際,從那黑暗的深井之中被人一把給救了出來一般。

        王真靈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即使已經是紫敕星君,然而渾身卻依舊是冷汗如雨。

        他回頭看去,那珠子之中的空間世界里面,仿佛真的多出了一口巨大的深井,正在泊泊的向著外面冒出一層層的漆黑如墨的黑煙。

        那是深不可測的黑暗邪惡,是煞氣業力的終極存在。

        這種散逸而出的邪惡力量充斥著整個空間,仿佛要將整個空間加以改造,然后徹底的跌落入那無盡的深淵世界一般。

        “有意思,有意思……”

        即使剛才的處境十分危險,然而這個時候,回過神來,王真靈的目光之中,閃過了興奮到亢奮的光芒。

        似乎因為到口的獵物居然飛走了,而顯得憤怒異常。

        下面的空間居然翻滾起來,仿佛剛才王真靈碰觸到的,那個巨大到不可思議的意志,仿佛也要沖出來,把王真靈這個肥美的獵物給抓回去!

        然而,此時王真靈微微一笑:“哪怕你比天帝都還要強大,然而不過也就只是一個混亂意志啊!”

        如果這股意志已經人格化了,王真靈當然為之畏懼。

        那絕對是幾乎不弱于天帝的存在!

        但是,這還只是一股非人格化的泛意識。

        不僅如此,就算是當初沒有天帝存在的,東辰世界意識也充滿了秩序。

        或者說,道本來就是有著秩序之意。

        整個諸天宇宙,處處都是充滿著秩序。

        然而現在這股力量卻不一樣,其充滿了混亂。

        混亂就代表著這股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卻能夠發揮出來的,能有多少?

        所以,王真靈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隨著那黑暗霧氣不斷冒出,幾乎將整個世界徹底染成黑色,王真靈忽然開口:“小白,小黑,出手!”

        與此同時,王真靈自己已經悍然出手。

        整個水德星宮的之中的力量澎湃崩騰,仿佛瀑布噴流,生生地壓在了那

        巨大的深淵門戶。

        而就在這方世界之中,剛剛折斷無及之木的樹枝所化的參天大樹,原本就已經枯萎。

        然而在此刻,得到那水行之力的澆灌,居然煥發出異樣的生機,和真正的無及之木發出共鳴,一瞬間貫穿了這顆寶珠之中的所有空間。

        就在這個寶珠之中的空間世界之中,一根無及之木的樹枝,仿佛化為了一棵新的無及之木。

        下一刻,無及之木的根莖就已經穿透了這顆寶珠之中的每一塊土地,吸收著這充斥整個世界的墮落邪惡的煞氣,而釋放著淡淡青色的光芒來……

        這就是青帝不能容忍無及之木的原因!

        如果無及之木只是金敕級數的話,青帝并不會太過于忌憚。

        但是如果無及之木晉升為青敕的話,同樣會插足生生之氣的領域。

        好在如今天帝動手,讓無及之木徹底融合在王真靈的天宮洞天之中。

        如此一來,無及之木就屬于王真靈的星宮洞天之中,自成一屆,而不會再出現在東辰世界和那青帝爭奪法則權柄!

        大地轟轟轟的震動著,即使堵住了那深淵之門,然而卻好像是堵住了那火山口一般,下面醞釀著更猛烈的爆發。

        幾乎就在下一刻,王真靈的封禁就破碎了開來。

        一個強大而又邪惡到了極點的意志,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的沖出。

        仿佛是從極深的九幽深處,突破而出,帶著混亂和毀滅的意志!

        然而,王真靈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仿佛這一切都不過只是在王真靈的預料之中一樣。

        嘩嘩的大雨落了下來,卻是王真靈接著出手。

        身為水部之主,掌控水行元力,水木相生,就連王真靈隱約也掌握道了水行元力之中的生之力量。

        原本,王真靈通過水府珠,黑帝神箓,以及其他種種,所領悟到的,都是水的秩序之力。

        而在后來,以大水沖毀火焰之國的時候,領悟水的毀滅力量。

        這時候,就領悟水的生機!

        這世界,任何生靈都缺不得水。

        有水才有生命。

        就如同此時,隨著大雨澆下,和無及之木灑落的光輝互相迎合,生的力量和這方世界之中那強大的混亂毀滅之的死亡力量互相沖撞抵消。

        最終承受不住,這方空間世界轟然爆開。

        在這種程度的爆炸之中,沒有任何人承受得住。

        就算是那種強大到扭曲瘋狂的毀滅意志!

        也都在這種爆炸之中,回歸虛無,徹底消散。

        一切都回歸到了當初,回歸到了混沌,回歸到了原始。

        下一刻,就重新化為了一顆混沌珠!

        此時,王真靈敢肯定,只要自己賦予這混沌珠足夠的物質和力量,混沌就能夠再次開辟,重新成為一個充滿生機的世界。

        無他!

        盡管最初在王真靈的實驗之中,已經將那原本空間世界的生機盡數消耗完了。

        那些生機可非是憑空而來,是最初末法世界的上億生靈的純粹靈光所化。

        原本想要恢復,絕非是簡單的事情。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铜陵 | 天水 | 河北石家庄 | 启东 | 项城 | 宝鸡 | 迪庆 | 克孜勒苏 | 防城港 | 仁寿 | 武安 | 新余 | 南充 | 淮安 | 周口 | 海拉尔 | 广安 | 抚州 | 台州 | 海宁 | 沧州 | 琼海 | 平顶山 | 菏泽 | 濮阳 | 灵宝 | 义乌 | 章丘 | 廊坊 | 阿拉尔 | 义乌 | 海丰 | 定安 | 鹰潭 | 盐城 | 蓬莱 | 凉山 | 杞县 | 恩施 | 神农架 | 通化 | 大理 | 任丘 | 松原 | 广饶 | 湘西 | 馆陶 | 东台 | 章丘 | 梅州 | 温岭 | 双鸭山 | 百色 | 南通 | 武夷山 | 曲靖 | 石河子 | 海丰 | 厦门 | 广安 | 铜陵 | 毕节 | 西藏拉萨 | 南平 | 池州 | 盐城 | 温州 | 亳州 | 海南 | 燕郊 | 咸阳 | 如东 | 日照 | 张家界 | 甘南 | 启东 | 神木 | 甘孜 | 来宾 | 海安 | 济宁 | 公主岭 | 崇左 | 巢湖 | 黔南 | 通辽 | 保定 | 亳州 | 七台河 | 包头 | 株洲 | 任丘 | 台北 | 常德 | 东营 | 承德 | 白沙 | 武安 | 大丰 | 昌都 | 北海 | 曹县 | 日喀则 | 青州 | 扬州 | 萍乡 | 昌都 | 信阳 | 霍邱 | 内江 | 雅安 | 郴州 | 迁安市 | 廊坊 | 攀枝花 | 池州 | 晋城 | 五家渠 | 吉安 | 博尔塔拉 | 东阳 | 澳门澳门 | 遂宁 | 石狮 | 如皋 | 漯河 | 南京 | 宝鸡 | 包头 | 莱州 | 宣城 | 三明 | 巢湖 | 沧州 | 台湾台湾 | 葫芦岛 | 延边 | 防城港 | 辽宁沈阳 | 自贡 | 周口 | 朝阳 | 象山 | 湘西 | 信阳 | 六安 | 朔州 | 佳木斯 | 乳山 | 馆陶 | 盘锦 | 大庆 | 绥化 | 山东青岛 | 如皋 | 安岳 | 镇江 | 怒江 | 贵港 | 乌兰察布 | 东莞 | 曲靖 | 宜昌 | 怒江 | 日喀则 | 桐乡 | 盘锦 | 河源 | 徐州 | 邳州 | 宜昌 | 仁寿 | 无锡 | 南充 | 玉环 | 北海 | 澳门澳门 | 白沙 | 任丘 | 丽江 | 诸城 | 南京 | 溧阳 | 燕郊 | 遵义 | 黄山 | 淮北 | 偃师 | 丹东 | 安康 | 吐鲁番 | 涿州 | 焦作 | 柳州 | 萍乡 | 庄河 | 渭南 | 忻州 | 阿拉善盟 | 牡丹江 | 马鞍山 | 乌海 | 抚州 | 丽江 | 万宁 | 镇江 | 赣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