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劍徒之路 > 第940章 寄言
        ( )        李績順墓壁游下,雖然知道大象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同樣游動,但還是沒辦法感覺到他的半分氣息,心中感嘆老頭的爐火純青:果然老壁虎!

        放置靈柩的大廳感覺不到任何的生氣,十數丈方圓的地方也不值得如何搜尋,和大象碰了個頭,李績在墓壁輕叩三聲,燕二郎隨后也飄身而下,

        三人來到大廳后的一個地穴旁,燕二郎指著直徑十數丈的洞口,解釋道:“由此洞向下,深不可測,且越往下,空間越是廣闊,我曾經最深探到萬丈之深,彼時空間已如巨城,整個地穴便如一錐體,咱們現在站立處,便為錐頂。

        古怪的是,越往下,元磁射線對修士的壓制反而越弱,我在三千丈處已恢復至筑基修為,萬丈處則能動用元嬰能力,也不知這淘寶礦星的元磁壓制機理到底為何,十分令人不解!”

        大象道:“為何不繼續深入?是有屏障,還是法力不繼,或者預感危險?”

        燕二郎澀然道:“似障非障,似屏非屏,我的感覺是意境之屏障,從三千丈恢復筑基修為時就會出現,六千丈境至金丹時同樣會有,在萬丈時,我感覺進入其中意境之變極為猛惡,動輒識滅煙消,想當初外劍五祖在淘寶星附近盤恒數百年之久,我估計便是在磨礪意境,以為深入,故此躑躅。

        您也知道,我自成嬰以來,法力尚可,意境方面一直是弱項,故此通過筑基金丹兩關時也頗費了些周章,在萬丈處實沒有多少把握,想著先培養意境再說其他,便蹉跎至今。”

        在修真界無數的結界領域空間中,純粹的意境領域是極難得的存在形式,其形成的條件太過苛刻;不過現在看來,雖然表面上礦星禁法禁空禁意,但究論這些被禁的現象去了哪里也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法力可以被元磁中和,那么意境呢?在礦星內核出現這么一個封閉的意境空間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純粹的意境空間還有個不可思議的特點--肉身去往不知名處!

        也就是說,在地穴三千丈處,如果修士憑筑基修為闖入,那么他實際上闖入的是一股意識,而不包括身體!他的身體也不會留在原處被人窺覷,而是自動消失于莫名,直到意識從意境空間返回為止!

        燕二郎就是憑一股意識闖過三千丈筑基,六千丈金丹,但最終停于萬丈元嬰處,有心無力,不得不返回;這不能說是膽小,知其不能而強為之,是為缺智!

        一旦迷失于意境空間內,那是終身不得出的,直到自己的意識也成為意境空間的一個組成部分;現在的情況會更復雜,因為里面還有無上修士,法修在意境上的能力還在劍修之上,因為他們修的就是這個!一邊與意境空間內的大道意境爭雄,一邊還要和無上修士的意識分生死,這樣的探險,其驚險程度要遠超以往!

        但收獲也是豐厚的,能從中活著出來,修士的意境認知將有一個質的變化,而這種變化是修士數百上千年修行都不能做到的!

        這是一個選擇題,是在危險中進步?還是在保守中原地踏步?沒人能代替他人做出答案,這就是殘酷的修真界!

        李績心思機巧,對大象道:“師叔,我先下去三千丈處看看情況,在那等你們!”

        大象點點頭,李績沖燕二郎一笑,順著穴壁便溜了下去,轉眼不見蹤跡!

        眼看李績走遠,大象便嘆了口氣,神情有些落寞,“二郎,我還拿你當軒轅弟子,有些話我便直說了?”

        燕二郎直直回望,“燕二從未拿自己當外人!軒轅便是我的家!您也永遠都是我的師長!”

        大象目注黑黝黝的地穴,自嘲道:“是不是覺得我們內劍一脈都很好殺?殘忍無忌?”

        燕二郎很是尷尬,“師叔,你……”

        大象擺擺手,“沒關系,我能理解,也不在乎!這不是內劍的傳統,這只是個人的選擇罷了,像我,像你李師弟,我們都是一類人,閻羅殿的地獄十八道極刑,就是為我們這樣的人準備的!

        你把它理解成大道也好,追求也罷,說根到底,其實就是天性,誰也改變不了,境界越高,越無法抑制!直到終止的那一天!

        所以,我們不是不怕!我們只是停不下來,二郎,我和你師弟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燕二郎有些模糊,“師叔,我倒是覺的你們行事好生瀟灑,隨心所欲,讓人向往……”

        大象嗤笑,“瀟灑?只是把恐懼畏縮藏在心里故作無畏而已!當你習慣了這條道路,你就不能停下,你只能更狠更惡,才能勉強讓周圍敵視的人群不敢輕舉妄動,一旦你想改變,想偃旗息鼓了,你就會發現所有人都會認為你老了,牙不尖爪不利了,會馬上撲過來把你生生撕成碎片!”

        點指燕二郎,“你不同!你和我們不是一類人,哪怕你背叛了師門!

        你心中仍有底線,仍有正義,這不是壞事,誰又能說別人的路一定就是錯的呢?

        不必和我們學,那不是你!

        你在萬丈處耽誤了數百年,就一定是錯的么?未見得!

        都是對的!你愿意花數百年增強自己,和你師弟迫不及待的跳下去一息都不肯耽誤,都是對的!

        修行,有無數條路,都能走到最后,可不是非此既彼的選擇!”

        燕二郎有點明白大象的意思了,“師叔,我其實……”

        大象打斷了他,“你最終做出什么樣的選擇,是你自己的事,我現在說的是你師弟!

        知道他成嬰不過百年,都殺了多少成名元嬰了么?

        快半百了!比我還多!

        他值了!所以我從來不勸他,也從來不攔他,他就是個殺胚,死哪兒哪兒算!

        這是我們的歸宿,對我們來說,探險和殺人,沒有區別!

        此去地穴,我們一旦進入,就不會停下!要么殺盡里面的無上修士,要么闖不過下一道屏障,輕易不會回頭!

        所以,恐怕也很難照顧到你!終究,修行是個靠自己的職業,他人的幫扶很有限!

        到了萬丈,要好生想清楚,即不要萎萎縮縮,也不要沖動急切,人云矣云,你就是燕二郎,你不是李績,也不是大象!

        我的話,你聽明白了!”

        燕二郎當然早已明白了這位內劍師叔的意思,深深一楫,“唯心而已!二郎省得!”

        大象一笑,“所以我說你和那烏鴉不同,你知若換成他,我對他說這些話,那烏鴉會怎么應?

        他會說:老頭兒,人老話多,嘰嘰歪歪的,抓緊干活了!”

        閱讀網址:m.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沧州 | 桂林 | 池州 | 西双版纳 | 偃师 | 中山 | 湘西 | 基隆 | 晋城 | 龙岩 | 通辽 | 丽水 | 松原 | 鸡西 | 蚌埠 | 广安 | 辽阳 | 嘉兴 | 乐平 | 茂名 | 正定 | 单县 | 柳州 | 改则 | 龙岩 | 云南昆明 | 凉山 | 吴忠 | 吉林 | 南阳 | 普洱 | 湛江 | 恩施 | 山南 | 赣州 | 通辽 | 涿州 | 晋城 | 乐平 | 淮安 | 宜昌 | 包头 | 日照 | 甘肃兰州 | 德阳 | 临猗 | 陕西西安 | 龙岩 | 天长 | 通辽 | 慈溪 | 张北 | 金华 | 长葛 | 舟山 | 大庆 | 台湾台湾 | 赵县 | 鹤壁 | 日照 | 钦州 | 库尔勒 | 漳州 | 章丘 | 渭南 | 阿里 | 台州 | 嘉兴 | 廊坊 | 阿拉善盟 | 温州 | 凉山 | 宝应县 | 日喀则 | 迁安市 | 正定 | 蓬莱 | 海西 | 荆州 | 宝鸡 | 日喀则 | 桂林 | 遂宁 | 香港香港 | 萍乡 | 林芝 | 寿光 | 昭通 | 吕梁 | 益阳 | 无锡 | 广西南宁 | 长葛 | 延边 | 迁安市 | 海东 | 商洛 | 潜江 | 十堰 | 商洛 | 昭通 | 衡水 | 泰州 | 海西 | 平凉 | 三门峡 | 平顶山 | 天门 | 河源 | 南平 | 上饶 | 柳州 | 大同 | 阿拉尔 | 伊犁 | 海北 | 日喀则 | 永州 | 陕西西安 | 曹县 | 黔东南 | 益阳 | 济宁 | 乌兰察布 | 长垣 | 周口 | 乌海 | 平顶山 | 永新 | 泰安 | 茂名 | 香港香港 | 大理 | 锡林郭勒 | 巴中 | 南阳 | 香港香港 | 新沂 | 新泰 | 南京 | 珠海 | 松原 | 涿州 | 渭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白沙 | 济南 | 潮州 | 巴彦淖尔市 | 荆门 | 东营 | 任丘 | 四平 | 汉川 | 鹤壁 | 沛县 | 东阳 | 眉山 | 景德镇 | 高密 | 晋城 | 阿坝 | 珠海 | 大兴安岭 | 台南 | 三沙 | 大理 | 项城 | 天门 | 聊城 | 大庆 | 项城 | 迪庆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邯郸 | 大庆 | 吉林长春 | 三沙 | 开封 | 阳江 | 遂宁 | 邵阳 | 招远 | 顺德 | 甘肃兰州 | 临沂 | 南阳 | 淮北 | 大连 | 台中 | 台湾台湾 | 东营 | 张家口 | 三明 | 铜川 | 鄂州 | 盐城 | 丽江 | 池州 | 昌都 | 文山 | 陵水 | 商洛 | 淮南 | 中山 | 公主岭 | 醴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