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真言道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楊浩

    第八百九十七章 楊浩

        這第二層酒樓就這么大,來的又都是修士,那些人怎么可能找不到人呢。僅僅只是看了幾眼,那一伙人便發現了小男孩在凌遠的身后,于是便冷笑著走了過來。一群人大概有八~九個,雖然說對于凌遠而言,這些人的修為都不算是高,但在其他人的眼中,卻還算是可以了,之前說話的那個明顯是領頭的,此時修為在玄仙級別。

        凌遠看了他們一眼,便沒有再去管他們了,任由他們靠近過來。那些人都穿著統一的服飾,所以,一眼便可以看得出來定然是出自于同一個宗門之中,而且,這個宗門凌遠還不陌生,因為正是之前在輪回洞就打過一次交道的圣火教。

        “小雜種,我看你這次還能夠跑到哪里去!修為不高,跑路倒是挺厲害的!你是自己跟我們走,還是要我動手,將你給帶下去呢?”來到凌遠身前不遠的地方,一群人站定,為首的大漢看著小男孩惡狠狠的說道。

        “前輩,求求你救救我吧!我是被他們抓走了,就真的沒命了!”小男孩的臉上滿是驚恐的表情,看得出來,他現在是真的嚇壞了,所以,將身邊的凌遠給當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盡管不知道凌遠的實力如何,也在苦苦哀求。

        凌遠本來是不想管這件事情的,但看到這小男孩的樣子,也不由的有些心軟了。倒不是說他這個人很容易被打動,畢竟,誰要是像他一樣經歷過這么多的殺伐之后,恐怕也會變成鐵石心腸了。但這其中有真假之分,看到一個小男孩如此真情流露的苦苦哀求自己,而自己又剛好和這些圣火教的人本來就不對付,凌遠自然就不會袖手旁觀了。

        “你就待在這里吧!沒有人能夠動得了你!”凌遠摸著小男孩的頭,淡淡的說道。

        “吆喝,這居然還有管閑事的!小子,你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看看大~爺是什么人?居然就敢插手我們的事情,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本來就沒有將凌遠給放在眼中的這些人,此刻突然間聽到這話,那領頭的人不由的大笑起來,說道。

        “就是,我們圣火教的事情,還從來沒有人敢管的!勸你識相一點,趕緊將這個小雜種給我們交出來,否則的話,定要你好看!”跟在那人身后的一些修士,此刻也跟著大聲嚷嚷起來。

        這樣的一幕情勢落在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眼中,頓時便覺得有事情要發生了,畢竟,之前他們之所以不敢出來管這件事情,就是因為發現了圣火教的人居然摻雜入了其中。否則的話,這里這么多的人,總會有一兩個熱心的人的。

        但是生活在鬼仙域中的人,尤其是離鬼霧林勢力范圍越近的地方,那些修士們恐怕越知道圣火教的路數。圣火教的實力已經算是不錯了,更不要說后面還站著一個無人敢惹的鬼霧林,這才是大家都不敢出手的原因。也許大家對于那個小男孩的遭遇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和自己的小命比起來的話,自然是還是自己的小命更加的重要了。

        “唉,圣火教的人囂張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如果不是因為鬼霧林的關系,恐怕早就被滅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人群中有人低聲感嘆道。

        “就是!連這樣小的一個孩子也不放過,也太沒有人性了。那個年輕人倒是有勇氣,不過,恐怕是不知道圣火教的來歷吧!否則的話,恐怕就不敢管這件事情了!”有人也說道。

        看熱鬧的人,都在此刻是低聲議論著,而圣火教的那些人則是以不屑的眼神看著凌遠,似乎在等著他跪地求饒一般。不過,他們不知道凌遠是誰,否則的話,恐怕就不會有這樣的表情了。

        “圣火教而已,又算得了什么!想要人的話,讓龍幽子親自來吧!現在,給我滾!”凌遠掃了他們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你竟敢輕視我們圣火教,還敢直呼圣子大人的名諱,簡直是罪不可赦!你等著,有膽你就不要跑,定要叫你知道得罪我們圣火教的下場!”聽到這話,本來還是顯得非常囂張的大漢,不由的愣了一下,而后卻是反應過來,大罵道。

        不過,這個家伙顯然也不是太蠢,聽到了龍幽子的名號之后,便暗自斷定眼前之人必然是高手,要么就是和龍幽子有著什么關系在。身為圣火教的人,自然知道自己能夠在外面囂張行~事,那完全是因為傍上了鬼霧林少主這條大~腿。所以,不管是哪一個猜測,他都覺得這件事情已經不是自己所能夠掌控的了,準備回去搬救兵再說。

        “你去吧!我就在這里等著你,不過,要是你不敢來的話,我可不會一直等下去!”凌遠依舊淡淡的說道。對于這些人的行~事,他是見得多了。

        一群人飛快的消失不見了,而周圍的其他人此時都覺得事情可能會鬧大了,畢竟,如果說圣火教也就罷了。但扯到了龍幽子的身上,那就是和鬼霧林扯上關系了,在場的這些人,恐怕大多數的人光是聽到這個名字就已經是嚇壞了吧!哪里還能夠和凌遠一樣,一臉從容淡定的坐在這里呢!

        這些人之中,有不少的人都在暗中佩服著凌遠,畢竟,能夠這樣訓斥圣火教的人,那可是周圍這些人早就想干的事情。不過,更多的人開始猜測凌遠的來歷和身份了,畢竟,一般人應該不會敢去挑戰龍幽子的。

        “你叫什么名字?”凌遠讓那孩子坐在凳子上,而后給他夾了一點吃的東西,問道。

        “我叫楊浩!”小男孩臉上顯得有些臟亂,顯然,這一路上逃亡過來不輕松啊!雖然說年紀不大,倒也是有修為在身,一身修為雖然不高,但也有元嬰級別。這要是放在修真界中的話,恐怕真的會是驚掉所有人的下巴,但在仙界之中的話,倒也可以稱得上是資質不錯了。

        “吃吧!有我在,沒有人可以傷害你!”看到這楊浩盯著桌子上的那些東西不停的舔~著嘴唇,凌遠不由的露出一絲微笑,對他說道。楊浩頓時開始大吃起來,顯然是餓了,畢竟,哪怕是修士,如果一直都處在一種擔驚受怕的過程之中,有時候也和一個普通人沒有什么兩樣。吃點東西,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讓他安心下來。

        不過,這樣的安寧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被打亂了。因為那樓底下又傳來了腳步之聲,而且,這一回來的似乎是高手了。感覺到了的凌遠,依舊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樓梯口,便沒有了其他的動作。倒是楊浩,此刻連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跳到了凌遠的身邊,拉著他的衣裳不放了。

        “教主,剛才放話的人就是他,不但是敢藐視我們圣火教,居然還敢看不起圣子大人!還有,那個小孩也在他那里!”來人之中,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正是之前跑回去的那個人,不過,此時聽到這話,便知道他回去之后,恐怕是沒有少添油加醋了。

        “知道了,我倒是要看看誰這么大膽,居然連圣子大人也不放在眼中!”這個聲音更熟悉,正是圣火教的那位教主。不過,他這聲音是大,但是等到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凌遠之時,便不由的愣了一下,心中暗道一聲晦氣,卻又不得不上來行禮,說道:“原來是凌前輩在此,在下失禮了!”

        跟在圣火教教主身后的那些人,本來還想著看一出好戲,讓別人看看圣火教的教主大展神威,將敵人給殺個片甲不留的。但沒有想到,眼前的這一幕卻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了。此刻再傻的人也知道,眼前這一個看起來并不顯眼的年青人,恐怕是來歷非凡了。

        “咱們又見面了啊!”凌遠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是是是,自從輪回洞一別,沒有想到這么快又和前輩見面了!”圣火教主苦笑著說道,心中巴不得不見面。不過,此時也不好再退卻了,沉默了一下之后,接著說道:“這個,這小孩乃是我們圣火教的雜役,因為犯了事情,所以不得不抓回去管教,還請前輩放行,將他交還給我們吧!”

        在場的人一聽到這話,頓時不由的一陣鄙夷,這樣小的一個孩子,能夠犯什么事?充當雜役也太小了一點,再說了,如果真的是雜役的話,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出來的。這里面的隱情雖然大家都不知道,但最起碼的常識還是有的。

        “凌遠?輪回洞?我知道了,那個人是凌遠啊!當初在輪回洞那里讓圣火教的龍幽子都不得不退避的人!前些日子大鬧天墓的可不就是他嘛!以他的本事,倒是完全不用將這圣火教給放在眼中的!”而到了此時,許多的人開始慢慢的想到了凌遠的身份,不由的興奮道。

        一些人只覺得一場好戲就在眼前,但更多的人則是意識到不妙了,紛紛是想著離這里遠一點,否則的話,萬一真動起手來,恐怕自己是扛不住啊!

        :。: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厦门 | 攀枝花 | 鹤壁 | 阿拉尔 | 海南海口 | 衡阳 | 大连 | 凉山 | 承德 | 白山 | 渭南 | 永新 | 南阳 | 临汾 | 邳州 | 商洛 | 黔南 | 娄底 | 大同 | 通辽 | 江西南昌 | 咸宁 | 湖北武汉 | 东阳 | 抚州 | 东台 | 韶关 | 六安 | 桐城 | 兴化 | 山南 | 扬中 | 安顺 | 庆阳 | 漯河 | 宣城 | 郴州 | 周口 | 临海 | 瑞安 | 黔东南 | 滨州 | 益阳 | 瑞安 | 福建福州 | 钦州 | 曲靖 | 淮南 | 黔东南 | 图木舒克 | 伊犁 | 澳门澳门 | 东台 | 吉林 | 温州 | 澄迈 | 商丘 | 辽阳 | 双鸭山 | 迁安市 | 阜新 | 临海 | 吉林长春 | 丽水 | 昌吉 | 霍邱 | 咸阳 | 安岳 | 龙岩 | 黔西南 | 金华 | 扬州 | 桂林 | 泉州 | 新沂 | 齐齐哈尔 | 忻州 | 保定 | 台州 | 长葛 | 滕州 | 石嘴山 | 德阳 | 昆山 | 东营 | 马鞍山 | 象山 | 燕郊 | 亳州 | 贵州贵阳 | 唐山 | 安顺 | 迁安市 | 晋城 | 章丘 | 泰安 | 梅州 | 七台河 | 东海 | 甘孜 | 阿拉尔 | 安阳 | 庄河 | 忻州 | 东莞 | 上饶 | 邹城 | 济南 | 正定 | 汝州 | 海北 | 嘉兴 | 台山 | 南京 | 阿克苏 | 马鞍山 | 九江 | 景德镇 | 塔城 | 新余 | 无锡 | 钦州 | 台北 | 仁怀 | 贺州 | 吴忠 | 三门峡 | 和县 | 阿里 | 楚雄 | 果洛 | 章丘 | 巴音郭楞 | 泗阳 | 娄底 | 通辽 | 南通 | 乌海 | 天水 | 安徽合肥 | 曲靖 | 定西 | 鹰潭 | 营口 | 博罗 | 嘉峪关 | 信阳 | 海西 | 克孜勒苏 | 万宁 | 鹤壁 | 漯河 | 台中 | 淮北 | 达州 | 安庆 | 吉安 | 瑞安 | 单县 | 来宾 | 兴安盟 | 五家渠 | 濮阳 | 廊坊 | 安康 | 南平 | 海西 | 盘锦 | 镇江 | 莆田 | 淄博 | 沭阳 | 吉林 | 陕西西安 | 潮州 | 贺州 | 惠州 | 牡丹江 | 澳门澳门 | 霍邱 | 滕州 | 泗阳 | 塔城 | 云浮 | 黔西南 | 信阳 | 汉川 | 顺德 | 宿迁 | 玉林 | 那曲 | 三河 | 澳门澳门 | 南阳 | 开封 | 昌吉 | 义乌 | 中山 | 河南郑州 | 乐山 | 亳州 | 平凉 | 黑河 | 巴中 | 寿光 | 吕梁 | 阳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