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洪荒之萬道天尊 > 第四百五十九章鎮蚩尤,軒轅謀

    第四百五十九章鎮蚩尤,軒轅謀

        軒轅氏回到部落,想道自己該做的均已做完。便想求長生之術,于是向廣成子、玄女詢問修道養生之法,如此數年后,軒轅寫下了陰符經、黃帝太乙門入式訣、黃帝太一門入式秘訣、黃帝太一門逆順生死訣。

        以他的順位,應該成為人皇,集人族天地人三皇之稱,但是人皇之名為人族的共主,就算是以軒轅的功績也不可能一直稱自己是人皇。

        所以自封黃帝,而修煉內功的集合為黃帝內經,黃帝內經里面包羅萬象,有著公孫軒轅對于武道,仙道,醫藥,人體各種的了解,而其余的集合為黃帝外經。

        當然,黃帝內經當中最為出名的就是黃帝自己研究出來的陰陽大道,御女成道,為了讓自己的黃帝內經圓滿,除了之前找的那幾個妻子,加起來一共三千妻子。

        一天,軒轅細數著自己的日子,細細算來已經一千一百多年了,離一千二百年已經快到了,但是他始終覺得自己還是缺了些什么,就連那些九黎之人還沒有并入人族當中。

        而蚩尤在押回來的那天就已經斬首了,卻沒想到斬首之后,蚩尤居然還沒有死,突然一陣詭異的笑聲響起,軒轅黃帝驚駭無比的望去,只見蚩尤那無頭之軀根本沒有流下一絲鮮血,那被斬下的頭顱正在瘋狂的大笑著

        “哈哈哈公孫軒轅,本座早就說過,吾乃不死之身,即便是那軒轅圣劍也休想斬殺我蚩尤哈哈”

        蚩尤笑罷,口中喃喃念誦著什么,那被斬落的頭顱瞬間飛至斷頸處光華一閃,再次緊密無間的聯系在一起

        軒轅黃帝看著這詭異無比的景象,心中沒有絲毫的波瀾,不過面上卻是十分焦急,道:“蚩尤,即便你有此保命神通,今日你也死定了”言罷,再次揮動手中的軒轅圣劍將那蚩尤的頭顱以及四肢斬下

        那被斬下的身體部分還在活動,蚩尤頭顱笑道:“公孫軒轅,無論你斬一萬次還是無數次結果都一樣,吾修成了無相元神,元神不滅,吾便是不死之身”

        軒轅黃帝緊皺眉頭,心中苦苦思索,看向廣成子。

        這時那廣成子說道:“陛下,貧道師弟赤有一寶貝,名曰陰陽鏡,定可克制這蚩尤”

        軒轅黃帝大喜,望向赤道:“還請師叔相助”

        赤聞言淡笑道:“陛下不必客氣,貧道自當相助”言罷,取出陰陽鏡,白紅二色閃爍不斷,把白色的一面照射在蚩尤的身上

        只見蚩尤在白光的照射下,依然無所畏懼,面帶笑意的望向眾人

        “怎么可能,陰陽鏡竟然不起作用”赤大驚失色

        眾仙亦是大驚,忍不住暗道:難道這蚩尤真是不死之軀嗎?

        此時位于九天之上的天庭中,在一方圓鏡中亦是閃現出這一幕景象,那玉皇大帝笑道:“幫助人皇完善三皇之功,此乃無上之功德,如今人皇袖手無策吾卻是應該相助一二”言罷,取出道祖鴻鈞所賜的寶貝,昊天鏡

        就在眾仙暗暗苦惱之際,只見天際上卻是飄來一朵祥云,軒轅黃帝看去只見那祥云上有著一個鏡子,九天玄女連忙說道:“陛下,這是玉帝的寶鏡可相助人皇陛下斬殺蚩尤,建立不世之功。”很明顯昊天已經說了這昊天鏡的用法。

        軒轅黃帝大喜不已,聞言謝道:“玉帝,軒轅多謝了”

        九天玄女點了點頭,手持昊天鏡對準蚩尤,只見鏡子閃爍出一層毫光,光華一閃照射在蚩尤的身上,蚩尤立馬感覺到一股危機感傳來,自身修成的無相元神瞬間被一股玄奧的力量所封印

        心中驚恐不已,望向那寶鏡眼中露出濃濃的恐懼

        軒轅黃帝手持軒轅劍上前一劍斬下蚩尤的頭顱,只見這時蚩尤身軀終于流出鮮血,軒轅大喜又連斬四劍斬下蚩尤的四肢

        那廣成子道:“這蚩尤不知修煉的何種神通,竟然這般詭異,為了日后避免其復活還是將他身軀分別置放在天地五處,借助天地之力鎮壓”

        軒轅黃帝道:“老師此舉大善,就依老師之言”

        卻是命人找來龍馬,將蚩尤的頭顱,四肢連接的軀干部分運送到五岳之地,在輔以無數陣法禁止將封印之地布置的固若金湯,日夜命人看守。

        回想起當時和蚩尤的約定,想了想,避過了所有人,來到了封印蚩尤頭顱的泰山當中,走進了一個山洞里面,布下的陣法對于軒轅來說幾乎時沒有作用的。

        而在陣法的最深處,一個身軀魁梧的人影盤做著,看見軒轅,道:“如何,還有什么事情嗎?”這人正是蚩尤,可是軒轅之所以鎮壓蚩尤在五岳當中,是為了一個計劃。

        而也是后土娘娘曾經與他的交易,只要蚩尤的頭顱加四肢能得到五岳的滋養,到時候成就大帝就會比較簡單。蚩尤知道了后土娘娘的安排,也不再反對,而且軒轅打算在泰山立下祭壇,成就人皇,蚩尤也會得到一部分功德,因為他是主動融入軒轅。

        在軒轅龐大的功德之下,他獲取的功德幾乎不可見,但是這只是一個引子,為了蚩尤的元神能脫離身軀,讓蚩尤的肉身在五岳當中,自己的元神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只是蚩尤不知道為什么軒轅還要來此,“九黎之人在雨師和風伯的帶領下,消失不見了,可能去了地府,但是九黎是人族的一大族,要是這樣人族就不算統一。”

        “地府,怎么會去那里了,莫非是燭九陰祖巫要求的,當是我要求他們就是等一段時間就加入你的。”蚩尤皺起眉頭,當時他留下的信息可不是這樣的。

        軒轅嘆息了一口氣,“那當如何是好?”

        如果這樣的話,自己的無法完成統一人族的事情,畢竟九黎也算是人族,到那時九黎到了地府,那自己怎么去拿人呢,要知道地府可是巫族的地盤。

        “我現在不可能出去,你可以找神農人皇問一下。”11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咸阳 | 邳州 | 邹平 | 宝鸡 | 柳州 | 金昌 | 清远 | 延边 | 本溪 | 鹰潭 | 山西太原 | 屯昌 | 淄博 | 诸暨 | 乌海 | 伊春 | 辽宁沈阳 | 惠州 | 临夏 | 曹县 | 乌兰察布 | 永州 | 钦州 | 邵阳 | 巴中 | 甘南 | 河池 | 鹰潭 | 泰州 | 南充 | 滨州 | 曲靖 | 库尔勒 | 昆山 | 济宁 | 灌云 | 海西 | 日照 | 偃师 | 馆陶 | 黄南 | 铜川 | 济南 | 葫芦岛 | 宁国 | 衡阳 | 嘉善 | 陕西西安 | 大庆 | 襄阳 | 庄河 | 宣城 | 海拉尔 | 保定 | 萍乡 | 黄冈 | 如东 | 乌海 | 庄河 | 永康 | 长葛 | 宝鸡 | 巴音郭楞 | 芜湖 | 廊坊 | 乐清 | 吴忠 | 寿光 | 防城港 | 茂名 | 镇江 | 滨州 | 宝应县 | 丹阳 | 宣城 | 广西南宁 | 三亚 | 蓬莱 | 长治 | 龙口 | 沛县 | 江苏苏州 | 赵县 | 承德 | 株洲 | 和县 | 克孜勒苏 | 高雄 | 南充 | 晋城 | 黄山 | 遵义 | 昆山 | 建湖 | 张北 | 定安 | 南京 | 商丘 | 咸阳 | 五指山 | 姜堰 | 如东 | 牡丹江 | 来宾 | 遵义 | 泰州 | 张家界 | 山南 | 黑河 | 屯昌 | 佳木斯 | 澄迈 | 内江 | 广元 | 张掖 | 三门峡 | 金坛 | 内江 | 塔城 | 澳门澳门 | 北海 | 渭南 | 黄石 | 锡林郭勒 | 白城 | 湘潭 | 黔东南 | 湖南长沙 | 韶关 | 遵义 | 石河子 | 梧州 | 延安 | 安康 | 余姚 | 文山 | 迁安市 | 黔西南 | 常德 | 锦州 | 朔州 | 顺德 | 台山 | 广西南宁 | 鸡西 | 日照 | 宣城 | 锡林郭勒 | 禹州 | 日照 | 六盘水 | 乐平 | 铜陵 | 博尔塔拉 | 义乌 | 烟台 | 包头 | 泗阳 | 灌南 | 玉林 | 毕节 | 潍坊 | 宜昌 | 衢州 | 海南 | 玉林 | 新余 | 澄迈 | 安岳 | 惠州 | 博尔塔拉 | 高密 | 枣阳 | 新泰 | 晋江 | 三河 | 三门峡 | 荆州 | 巴中 | 黔南 | 灌云 | 佛山 | 陇南 | 玉环 | 牡丹江 | 香港香港 | 琼中 | 郴州 | 日喀则 | 鸡西 | 东方 | 包头 | 佛山 | 绵阳 | 泉州 | 阿克苏 | 江苏苏州 | 章丘 | 义乌 | 安吉 | 湖州 | 周口 | 汉中 | 偃师 | 济宁 | 广安 | 阿勒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