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美文散文 > 神能大風暴 > 第九百七十九章 被逼無奈選擇賭

    第九百七十九章 被逼無奈選擇賭

        趕來的四人,是舞靈、狐媚婕、箐蓮、千茵四人。

        她們因在天道峰久等羅小巖,見他幾天都沒有消息,且向蜀山劍派掌門打聽,卻從掌門派出的探子那里,仍然沒有獲得有關羅小巖的蹤跡線索,反倒讓她們知道了白羽正在布置宗門,打算舉行婚宴,而新娘正是狐媚妤。

        于是,四人感到著急了,決定不再等羅小巖,自顧一路急匆匆趕來了天脈神宗向白羽要人。

        “幾位仙子有話好說,別因為一些誤會,傷了和氣。”白羽知道,與四人發生沖突,對于自己而言,那只有害處,毫無益處可言,沉吟片刻,這才微笑著向步步不近的四人說道。

        “少給我們花言巧語,我姐被你擒獲的消息,已經確鑿,且我們還聽說,你要趁我姐受到重傷之際,意欲強娶她為其,眼下這天脈神宗四處張燈結彩,貼著大紅喜字就是最好的證據,你可還有話說?”狐媚婕冷哼道。

        “小妹你可能真的誤會了。”白羽看著那與狐媚妤長得有點像的狐媚婕說道,“實話告訴你,我與你姐那是兩情相悅,她那是心甘情愿嫁給我的,我可沒有半點強迫她的意思。”

        “屁話,我姐她喜歡的是烈金虹,她的心思我們早就知道了……曾經勸她多次,讓她放棄與烈金虹的感情,她都以死相逼,如今怎么可能會心甘情愿嫁你?”狐媚婕應道。

        “小妹你有所不知,今時已不同往日。以前那是你姐沒有看清烈金虹的可惡猙獰的一面,一直以為他是自己心目中的完美男人……經前些時日發生的事情后,你姐深受打擊,烈金虹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那是一落千丈……”

        說到這里,白羽故意停頓片刻,裝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長嘆一口氣后,這才接著把當初他前往玄冥寺抓烈金虹、狐媚妤兩人之時所發生的事,詳細向狐媚婕她們四人說出。

        聽完白羽說的話,本來對烈金虹就感到極度不滿的狐媚婕,心里頓時那是憤恨不已,恨不得立即返回神域,前往獅妖族找烈金虹討個公道,責問他為什么在生死危機關頭,直接扔下她姐姐不管。

        不過,眼下她卻也在心中暗自慶幸,自己的姐姐還沒死,而且有可能因為最近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導致她徹底冷靜下來,然后慢慢忘記烈金虹。

        “既然你說我姐已經答應心甘情愿嫁給你,那你為什么還把我姐關押在不能見天日的地方呢?眼下她可是身受重傷,成天呆在陰涼之地,對她的傷勢而言,那是極為不利的……這一點你又作何解釋?”狐媚婕質問道。

        “根本沒有這回事……我怎么能那么做……你姐事實上就在主殿后面偏殿的一個房間里,只是為了避免賊人探得她的蹤跡,我在她養傷的房間附近布置下了幻陣,用以蒙蔽探查者的耳目。”白羽這么向狐媚婕回話。

        而私底下,卻在以密音之術向手下心腹傳話,讓他趕緊前往地下室,把狐媚妤從地下室帶出,安置到偏殿的房間里。

        當然了,白羽此刻會選擇這么做,那是因為他在心中已然徹底相信,羅小巖真的已經徹底控制住了狐媚妤,而她對自己也不會排斥,甚至愿意接納他。

        否則的話,他寧可把狐媚妤殺死在地下室,也絕不會把一個活著的狐媚妤交給任何人,因為在他看來,狐媚妤如果不能為他所用,待得狐媚妤徹底恢復正常后,定然會給他帶來無盡麻煩。

        畢竟,狐媚妤的實力比他強。

        “要我怎么相信你?”狐媚婕問。

        “我這就帶你們去見狐媚妤,然后你們可以親口問問她,她到底是不是心甘情愿嫁給我……假如是,希望你們不要胡鬧,非要將我們兩人強行拆散。”白羽非常自信,非常樂觀的說道。

        “行,我答應你,趕緊帶路。”狐媚婕回應道。

        “很明顯,狐媚妤姐不會選擇嫁給白羽的,他這么說,這么做,會不會有什么陰謀?亦或者說,他在天脈神宗囚禁狐媚妤姐的地方,布設下了陷阱,等著我們自投羅網,被他一舉擒獲?”見狐媚婕這么爽快就答應,一旁的箐蓮,連忙以密音之術提醒道。

        “有我們四人聯手,哪怕是他白羽有天大的本事,那都翻不了天,我知道他所言非真,直接答應,正是想要看看,他到底再耍什么花樣?搞什么鬼?”狐媚婕以密音之術回應箐蓮道。

        “原來是這樣啊……”箐蓮點頭回應。

        ……

        在白羽領狐媚婕、舞靈、箐蓮、千茵四人趕往天脈神宗偏殿的這會,白羽的心腹已經趕到了地下室空間,然后立即吩咐人手把狐媚妤扶起,帶她和羅小巖離開地下室空間。

        “白羽宗主這是要親自檢驗我的成果嗎?”路途中,羅小巖小聲向那帶隊的負責人問道。

        “應該是吧……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眼下有麻煩找上門來了,白羽宗主正在忙于應付。”那負責人回應道。

        “麻煩?什么麻煩?”羅小巖連忙追問。

        因為他擔心有人在這個時候趕過來攪局,導致白羽提高警惕,到達可以隨時離開的地方后,不給他趁機靠近狐媚妤,把她劫走的機會,那么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無法做到確保已經身受重傷,哪怕是遭到超神級人物一掌,都有可能丟掉性命的狐媚妤周全。

        “有四位仙子趕來逼迫白羽宗主交出狐媚妤仙子。”那負責人回應道。

        “哦,謝謝。”羅小巖客氣的回應一聲。

        然后,羅小巖沉默了,陷入了沉思中:“都跟她們說了,讓她們耐心的在家等消息,怎么就不聽勸,現在就趕了過來找白羽的麻煩呢?萬一她們的不小心,就有可能導致我前幾天的努力前功盡棄……只是希望她們在與白羽交涉之時,沒有提及我已然出現……否則的話,那就有點麻煩了……”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為了避免意外發生,有白羽在場的話,他的行動計劃被白羽識破,羅小巖決定在離開所有封鎖的關卡之后,在沒有見到白羽之前,直接動手把白羽的幾個心腹干掉,然后帶了狐媚妤突圍。

        。m.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镇江 | 松原 | 金坛 | 镇江 | 保山 | 菏泽 | 德宏 | 新余 | 喀什 | 德清 | 滕州 | 香港香港 | 基隆 | 衢州 | 库尔勒 | 巴彦淖尔市 | 朔州 | 玉环 | 双鸭山 | 新余 | 兴安盟 | 东莞 | 桐城 | 海东 | 宁夏银川 | 呼伦贝尔 | 铜川 | 淮北 | 保定 | 遵义 | 灌南 | 定西 | 汉川 | 博尔塔拉 | 咸宁 | 河南郑州 | 醴陵 | 苍南 | 梅州 | 陇南 | 池州 | 山西太原 | 陇南 | 五指山 | 丹阳 | 桓台 | 张家界 | 宁波 | 定安 | 吉安 | 酒泉 | 丹东 | 惠东 | 图木舒克 | 兴安盟 | 长垣 | 晋中 | 舟山 | 台南 | 凉山 | 苍南 | 临汾 | 清远 | 赣州 | 河北石家庄 | 桓台 | 郴州 | 宜春 | 保定 | 德阳 | 河南郑州 | 昌吉 | 山南 | 三明 | 莱芜 | 珠海 | 临猗 | 陇南 | 酒泉 | 天水 | 昌吉 | 铜仁 | 淮北 | 白山 | 昌都 | 咸阳 | 南通 | 乳山 | 南安 | 汉中 | 黄冈 | 台北 | 安康 | 东台 | 盘锦 | 洛阳 | 常州 | 赤峰 | 仙桃 | 克孜勒苏 | 泰州 | 海安 | 阜阳 | 陵水 | 娄底 | 三明 | 永州 | 来宾 | 温岭 | 贵港 | 石嘴山 | 玉林 | 张掖 | 内江 | 洛阳 | 温岭 | 甘肃兰州 | 衡水 | 张家界 | 湛江 | 哈密 | 昭通 | 乌海 | 淮南 | 滁州 | 杞县 | 临汾 | 岳阳 | 黔东南 | 安吉 | 台州 | 肥城 | 桐乡 | 咸宁 | 莱芜 | 晋中 | 长治 | 开封 | 宜宾 | 朝阳 | 巴彦淖尔市 | 临海 | 神农架 | 榆林 | 垦利 | 莱芜 | 清远 | 阿克苏 | 延边 | 平凉 | 巴中 | 枣阳 | 北海 | 资阳 | 五家渠 | 招远 | 青州 | 遂宁 | 陇南 | 秦皇岛 | 仁寿 | 防城港 | 安顺 | 海西 | 新沂 | 南充 | 防城港 | 三明 | 阿拉尔 | 淮南 | 山南 | 黔西南 | 黄冈 | 济南 | 临海 | 阿拉尔 | 芜湖 | 漳州 | 宜宾 | 昌都 | 普洱 | 博尔塔拉 | 偃师 | 鄂州 | 济南 | 屯昌 | 衡水 | 西藏拉萨 | 潮州 | 贵港 | 包头 | 佛山 | 岳阳 | 潜江 | 秦皇岛 | 果洛 | 巴中 | 黄石 | 丹阳 | 姜堰 | 如东 | 宁波 | 黑龙江哈尔滨 | 三亚 | 大兴安岭 | 庆阳 | 泗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