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美文散文 > 神能大風暴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攪局者趕來了

    第九百七十八章 攪局者趕來了

        天脈神宗主事大殿。

        宗主白羽從手下那里獲知有關羅小巖對狐媚妤施展迷惑之術的進展情況后,心里那是感到極為高興,當即興奮的向那給他匯報信息的門徒給予叮囑,讓他立即返回向羅小巖帶話,假如他的策略有效,待得他得償所愿后,一定給予羅小巖豐厚重賞。

        顯然,白羽這是希望給羅小巖吃下定心丸,好使他真心誠意為他賣力辦事。

        羅小巖從傳消息的天脈神宗門徒那里獲得了白羽此刻的心情,心里那是感到極為好笑,但嘴上卻在說謊,讓那傳話門徒帶話白羽宗主,他會盡心盡力為白羽宗主效力,助他達成所愿。

        第二天清晨,狐媚妤悠悠轉醒,并得到羅小巖的暗示,讓她再沖自己大吼大叫,顯出一副不愿配合他施術的樣子,最后因為自己的傷勢過重,又只能是無可奈何的不予理會他羅小巖的樣子,自顧躺下安靜睡覺休息。

        于是,醒來后的狐媚妤,立即強撐坐起,指著羅小巖的鼻子大聲吼道:“你為什么還在這里……該死的混蛋,趕緊給我滾……我不想再看到你,不想再看到任何替白羽那混蛋傳話當說客的人……滾……趕緊滾……”

        喊完這句話,狐媚妤裝出一副怒極攻心的樣子導致傷勢加重,忍禁不住吐出一口鮮血,回頭擺出一副非常無奈的樣子輕輕咳嗽幾聲,而后安靜的躺下休息……

        見狐媚妤因為吼羅小巖而吐血,擔心狐媚妤死掉,他會遭來橫禍的監視門徒,立即開門進來,向羅小巖小聲詢問道:“怎么樣?她的傷勢如何?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如果她死了,我們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

        “一切有我,放心吧,沒事……”羅小巖向那一臉焦急模樣的監視門徒回應。

        “好,千萬別搞出事……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監視門徒看了一眼狐媚妤,見躺下后的她已然安神,且呼吸順暢,沒有顯現出傷情惡化的樣子,這才放心大膽退出地下室空間。

        監視門徒離開后,羅小巖那是在心中暗自偷笑,手頭上也在這一刻開始忙碌,自顧裝模作樣的施術,凝聚控制符文于指尖,射向狐媚妤的腦袋。

        ……

        白羽派出監視羅小巖的心腹,見羅小巖又開始對狐媚妤施以迷惑妙術了,心里那是感到極為羨慕,因為在他看來,假如羅小巖這一次真的能夠做到令白羽宗主如愿以償,抱得美人歸,那么他日后必然會受到白羽宗主的極大賞識,并且得到重用,他在天脈神宗中的前程,將不可限量。

        “你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嗎?”

        “不知道。不過,可以肯定,他應該是我天脈神宗弟子。要不然,以白羽宗主的小心謹慎,是不會貿然相信他,把說服狐媚妤的事情,交給他做了。”

        “他所掌握的迷惑手段,當真高明。假如把他所掌握的這一妙術學會,日后就不愁沒有暖被窩的妹子了……”

        “等這次事了后,我們好好巴結他,設法把他掌握的妙術學到手,不就得了么……”

        “如此妙術,他恐怕不會輕易傳授。”

        “如果他想要跟白羽宗主混,還是得看我們的臉色,畢竟我們是跟著白羽宗主混的老人,受到重視的程度肯定要比他一個新人高……我想他是個聰明人,只要我們向他提及,他應該不會拒絕直接把妙術傳授給我們。”

        ……

        在監視羅小巖忙碌的白羽派出的心腹于地下室空間門外閑聊的這會工夫,羅小巖已然收了功法,自顧裝作一副自我施術恢復耗損力量的樣子,運轉治愈秘術。

        一天一夜的時間,就這么過去。

        第三天清晨時分,狐媚妤醒來之后,羅小巖立即以密音之術向她交待,讓她裝出一副被他所施展迷惑之術蒙蔽的心智,已然被其說服,心甘情愿的嫁給白羽的樣子。

        狐媚妤微微點頭,給予羅小巖答復,表示同意按照他所說的話去做后,羅小巖裝模作樣的向盤膝坐于那里的狐媚妤最后一次施術后,回頭向監視他的家伙們喊話道:“大功告成,狐媚妤仙子已經被我所施妙法,蒙蔽了心智,此刻她的意志已經被我施術灌輸進她的腦海的知識所誘導,變得仿佛與白羽宗主就是多年舊識的故交戀人一般,在其眼中,只有白羽宗主,再無其他男人可在她心中留下印象。你們趕緊替我前往通傳一聲,把這一好消息告訴白羽宗主。”

        “好,好,你稍等,我這就去替你通報。”監視羅小巖和狐媚妤的家伙,聽罷羅小巖的喊話后,立即顯得極為興奮的回應一聲,然后興匆匆的離開,趕往天脈神宗主事大殿尋白羽宗主。

        在殿中處理事務的白羽,見得監視羅小巖、狐媚妤的心腹趕來,連忙微笑著向其問道:“快三天了,你們監視的結果如何?”

        “那家伙讓我前來通知你,他已經成功做到控制住了狐媚妤仙子,且他還施以秘術,將宗主你的偉岸形象刻畫進了狐媚妤仙子的腦海,使得她對你那是仰慕至極,只要宗主想要,她甘愿為宗主做任何事。”那位傳話的心腹微笑著回應道。

        “哈哈……那位叫什么來者,本公子竟然忘了問他叫什么名字……他果然有點本事,沒有令本公子失望……”聽罷心腹的話,白羽興奮的哈哈大笑起來。

        然后,他打算解散與他議事的眾人,直接趕往囚禁狐媚妤的地底空間探查情況,一女子的大喝之聲,從殿外高空傳來:“白羽你這卑鄙的混賬東西,趕緊把我姐姐交出來……否則的話,我定要踏平你這處藏身之地,將你擒獲,剝皮抽筋。”

        “狐媚妤還有個妹妹在這顆大星上?”聽得殿外傳來的大喝之聲,白羽感到極為詫異,意識到此刻還不是去見狐媚妤的時候,得先見一見忽然出現,意圖找他麻煩的女子再說。

        于是,在女聲落下之際,白羽閃身掠出,化作一道白光射出殿門,瞬息之間到達主殿前的廣場上方十丈高空定住身形。

        目光順著傳出聲音的方位看去,白羽赫然見到四個女子,徑直從虛空中走出,腳步輕盈,踏云而行,一步步向他靠近。

        “竟然是四個實力不輸我的高手,這下麻煩了……一旦動手,我肯定只有被動挨打,根本沒有還手的余地,眼下我該怎么辦?”

        見敵我力量太過玄虛,原本高傲氣盛的白羽,眼神之中浮現一抹淡淡的驚慌之色。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荆州 | 株洲 | 瑞安 | 玉溪 | 吴忠 | 来宾 | 鸡西 | 东方 | 山南 | 亳州 | 阿拉尔 | 乐清 | 晋江 | 鹤壁 | 承德 | 宜都 | 乌兰察布 | 海门 | 汕头 | 馆陶 | 赣州 | 马鞍山 | 喀什 | 东台 | 吉安 | 广元 | 新沂 | 博尔塔拉 | 伊犁 | 深圳 | 临猗 | 阜新 | 清远 | 六安 | 石狮 | 新余 | 温州 | 芜湖 | 石河子 | 燕郊 | 云浮 | 新沂 | 揭阳 | 唐山 | 滕州 | 三明 | 贺州 | 酒泉 | 广西南宁 | 黔西南 | 南阳 | 济南 | 陇南 | 扬中 | 禹州 | 宁波 | 海拉尔 | 昌吉 | 昆山 | 萍乡 | 大庆 | 临猗 | 张家界 | 遵义 | 巴彦淖尔市 | 保山 | 黄南 | 石河子 | 邳州 | 黔南 | 厦门 | 三亚 | 景德镇 | 鞍山 | 邵阳 | 河源 | 长垣 | 屯昌 | 如东 | 象山 | 和田 | 辽源 | 乌海 | 宜都 | 鄂州 | 台湾台湾 | 吐鲁番 | 大庆 | 昌吉 | 潜江 | 台湾台湾 | 曲靖 | 汉中 | 诸暨 | 保亭 | 阿勒泰 | 海东 | 伊犁 | 广元 | 吴忠 | 温州 | 黄石 | 日土 | 五指山 | 泰兴 | 白沙 | 新泰 | 延安 | 泸州 | 那曲 | 永州 | 那曲 | 乌兰察布 | 宝应县 | 鄂尔多斯 | 万宁 | 固原 | 琼海 | 株洲 | 晋城 | 呼伦贝尔 | 白沙 | 荆州 | 七台河 | 章丘 | 平凉 | 朝阳 | 莱芜 | 山西太原 | 青海西宁 | 无锡 | 宁德 | 崇左 | 邯郸 | 台湾台湾 | 库尔勒 | 塔城 | 那曲 | 宁夏银川 | 和田 | 承德 | 高雄 | 黄南 | 禹州 | 巢湖 | 安顺 | 燕郊 | 河南郑州 | 台州 | 株洲 | 长葛 | 天水 | 河池 | 七台河 | 资阳 | 鹤壁 | 如东 | 鄂尔多斯 | 海西 | 乐清 | 定安 | 来宾 | 肇庆 | 德州 | 遂宁 | 湖北武汉 | 吉安 | 扬州 | 铁岭 | 朔州 | 江西南昌 | 淮安 | 乳山 | 石嘴山 | 黄山 | 六盘水 | 包头 | 吉林 | 朝阳 | 沧州 | 海安 | 莱州 | 吉林 | 遂宁 | 吕梁 | 柳州 | 大庆 | 玉树 | 高密 | 涿州 | 河源 | 南通 | 抚顺 | 咸阳 | 澳门澳门 | 杞县 | 锦州 | 眉山 | 金坛 | 嘉峪关 | 仁怀 | 博尔塔拉 | 六盘水 | 辽宁沈阳 | 大庆 | 沛县 | 塔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