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七塔之上 > 第三十四章 各自遭遇

    第三十四章 各自遭遇

        ( )        阿瑪蘭托和伊維特像兩道流光一般在山林中穿梭,在他們身后則有四道人影緊隨其后,他們速度更快,不斷拉近和前方兩人的距離。

        阿瑪蘭托的嘴邊有兩絲鮮血,身上也有很多傷口,劍之塔的特制法袍此時看起來就像是一堆破爛的碎布。他身邊的伊維特情況更糟,他的手臂已經斷了一條,逃跑過程中劇烈的運動,讓手臂上的傷口不斷破裂,即便是治療魔法也沒法封住傷口。

        “阿瑪蘭托!你不要再牽引著我了。我去阻敵,你一個人逃走。就算我死了,也是一換二了,我們不虧。”伊維特說道,他語氣起伏不定,看上去很痛苦。

        “閉嘴。”阿瑪蘭托用一根魔力組成的帶子拉著伊維特,持續釋放著加速術和飛行術,讓自己前進的速度更加快上了一籌。但重傷狀態下的加速,依舊比不上后續追來的幾人,他們中有戰士有法師,結合著加速魔法的持續效果和斗氣的爆發,速度只有比阿瑪蘭托更快。

        他們還不斷釋放出魔法和劍氣攻擊,逼迫阿瑪蘭托兩人左右閃避,降低著他們的速度。

        “沒想到才幾天功夫,神城的人就反應了過來。也許是我們在山谷里躲得太久了,失去這份警惕心。你放下我吧,劍之塔所屬的那么多人,還需要有人帶領著前進。”伊維特又道,我用最后的秘劍技——噬心,也許還能給他們造成最后一點麻煩。”

        阿瑪蘭托道:“別說了。”

        “逃跑是沒有機會的,前面幾百公里都是這樣廣闊的森林,連遮蔽物也沒有,我們無法擺脫他們。”伊維特道。

        “那就讓我也停下來再和他們打一場吧。兩把秘劍總比一把秘劍有機會。”阿瑪蘭托沉聲說道,“他們不需要我們來領導了,前面有很多新的道路在等待著他們。”

        “這樣啊……三比二聽上去也不錯。”伊維特一邊咳嗽,一邊說道。

        阿瑪蘭托的玄武小隊深入了帝國的東境,他們突襲了神城派來控制自然神殿的兩位圣者,也在付出兩位劍之塔長老的代價后,成功殺死了他們。但是沒想到其中一位圣者已經通知到了神城,通過神殿內部的傳送陣,一支神城的獵殺小隊,很快出現在了這座自然神殿中,于是伏擊變成了被伏擊,玄武小隊除了兩位圣者,全軍覆沒。阿瑪蘭托和伊維特也各自受傷,他們一路逃出了神殿,才有了這場追擊。

        追擊的幾位神城圣者發現前方的兩人突然急停下來。帶頭一名法師剛要發話,指揮圍攻,卻感受到兩人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股非常強烈的能量,阿瑪蘭托和伊維特各自噴出一口鮮血,然后有兩道肉眼無法看清的光華擊中的前方的法師。那正是兩人各自釋放出的最后一道秘劍。第一把秘劍擊中法師的護盾,炸成了碎片,但是法師自己的護盾也被徹底擊碎。隨后另一道秘劍就插入了法師的身體,將他心口穿透,但是施展完噬心秘術的兩人,也失去了生機,墜落到了下方的密林中……

        ————————————————

        一座處于王國中部的自然神殿中。兩場激烈的戰斗正在進行。

        加布里爾身上的戰神武裝發出金色的光芒,身后的光翼舒展開就像是天神降臨一般,他手中紅色的長劍釋放著驚人的高溫,化作火紅色的風暴,卷向眼前的敵人,那是一個手持雙手斧的健壯戰士,他的斗氣領域中蒸騰著血氣,能夠腐蝕敵人的身體和裝備,但是加布里爾的戰神武裝是真正的神器,讓他的血池領域幾乎無所作為。斧戰士被加布里爾徹底壓制著,只能在紅色的風暴中做出有限的反擊。

        而另一邊同樣身穿戰神武裝的阿娜爾正在迎戰一個將短劍作為武器的女武者,女武者的速度很快,斗氣領域帶有增益屬性,總是能夠在關鍵時刻同時加強她自身的力量,速度和命中。本來比她低一個境界的阿娜爾即便有戰神武裝的幫助也應該難以應對,但是,她這時似乎處于一種非常特殊的狀態中,她雙眼中散發出銀色的光芒,神色十分專注,就好像不是在戰斗,而是在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在她的額頭上方,有一顆銀星微微閃爍,無論她如何移動都懸停在她額頭上方一厘米處。這顆星星和漂浮在空中看著這場戰斗的劉異生有著若有若無的聯系。

        這是劉異生的一個特殊魔法:引導之星。這個魔法沒有任何其他的效果,就是能夠增加被施術者思維活躍性,或者用更通俗地話來說,就是讓這個人變得更有悟性,更容易突破。阿娜爾現在正處于一個關鍵的時刻,而今天這場戰斗也許就是她的突破之戰。

        除此之外,劉異生并沒有干擾她的戰斗,因為大師巔峰的阿娜爾配上戰神武裝本來就有對抗圣階的力量,雖然對手的實力仍然能夠壓她一頭,但生死之間的領悟,對于突破境界來說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阿娜爾的武器是錘子,比對方的短劍本就笨重,所以要在戰斗中跟上對方的速度是非常艱難的事情,為此,她身上已經挨了十多劍。但是對方的女圣者卻發現,阿娜爾的速度在不知不覺中趕了上來,她越來越難擊中對方了。她心中極為焦慮,因為她能感受到,漂浮在空中的那個男人非常強大,可到現在為止他也只是觀戰,并沒有出手。她現在只是希望向神城方面的求援已經發了出去,多米尼克大人的援軍能夠及時趕到。

        然而這一絲走神,卻給了對面的阿娜爾機會,她掄起錘子就往女圣者的身上砸來,出錘的同時,她身上的氣息突然一變,釋放出的斗氣比之前凝聚了很多。人的動作更是快了一倍有余。

        “你已經是圣者了!”對方的女圣者縮手不及之下,就被這個錘子擊中了她的臉頰,飛了出去。錘子上裹挾的斗氣,破開了對方的護身斗氣,把女圣者的半邊臉砸了個稀爛。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安顺 | 临夏 | 柳州 | 威海 | 靖江 | 张家界 | 营口 | 十堰 | 山西太原 | 钦州 | 北海 | 东莞 | 张北 | 晋城 | 临汾 | 滁州 | 齐齐哈尔 | 黔西南 | 柳州 | 鞍山 | 咸阳 | 蓬莱 | 定安 | 招远 | 阳泉 | 海丰 | 赣州 | 禹州 | 伊犁 | 玉树 | 许昌 | 醴陵 | 肥城 | 乐平 | 昌吉 | 福建福州 | 那曲 | 琼海 | 潍坊 | 厦门 | 仁怀 | 象山 | 五家渠 | 安康 | 如东 | 江门 | 安岳 | 双鸭山 | 阿勒泰 | 衢州 | 孝感 | 铜陵 | 滨州 | 中卫 | 莒县 | 鹤壁 | 汉川 | 琼中 | 白山 | 长治 | 台山 | 通辽 | 海北 | 江门 | 靖江 | 怒江 | 海拉尔 | 灌云 | 贺州 | 九江 | 洛阳 | 高密 | 丽水 | 宿迁 | 商洛 | 嘉兴 | 北海 | 随州 | 眉山 | 贵州贵阳 | 广州 | 忻州 | 河源 | 株洲 | 贺州 | 日喀则 | 海宁 | 岳阳 | 揭阳 | 江西南昌 | 广州 | 博尔塔拉 | 黑龙江哈尔滨 | 辽源 | 桂林 | 赵县 | 济南 | 邹城 | 慈溪 | 唐山 | 迪庆 | 湘西 | 商洛 | 泰兴 | 沭阳 | 林芝 | 辽阳 | 甘肃兰州 | 邹城 | 河源 | 巴彦淖尔市 | 齐齐哈尔 | 中山 | 十堰 | 雅安 | 保定 | 三亚 | 日土 | 鄂尔多斯 | 渭南 | 荣成 | 保山 | 大庆 | 柳州 | 东营 | 辽宁沈阳 | 西双版纳 | 甘肃兰州 | 齐齐哈尔 | 无锡 | 西藏拉萨 | 沧州 | 丹东 | 浙江杭州 | 临海 | 衡阳 | 新沂 | 馆陶 | 万宁 | 诸城 | 松原 | 襄阳 | 启东 | 如东 | 无锡 | 德宏 | 中山 | 铜仁 | 玉林 | 琼海 | 阿坝 | 宝鸡 | 宝应县 | 阿拉善盟 | 德清 | 日喀则 | 海南 | 库尔勒 | 醴陵 | 吐鲁番 | 深圳 | 湘潭 | 阳泉 | 宝应县 | 汕头 | 靖江 | 安庆 | 扬中 | 姜堰 | 宁波 | 毕节 | 葫芦岛 | 台湾台湾 | 襄阳 | 陵水 | 梧州 | 青州 | 大连 | 甘肃兰州 | 张北 | 廊坊 | 灌云 | 濮阳 | 大庆 | 毕节 | 承德 | 三河 | 十堰 | 四平 | 鹤壁 | 伊犁 | 庄河 | 衢州 | 温岭 | 茂名 | 醴陵 | 平潭 | 阜新 | 昌吉 | 驻马店 | 和县 | 乐清 | 伊春 | 江西南昌 | 佳木斯 | 常州 | 张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