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牛冒險 > 章節目錄 第354集:世紀婚禮!

    章節目錄 第354集:世紀婚禮!

        江雪:阿飛,你會一直愛我嗎?

        程飛:我會一直愛你,直到天荒地老,哪怕,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我也會陪在你的身邊,不能同生,但愿同死,千秋萬世,至死不渝!

        婚車停在了已經布置好的草坪前,車上兩人,無聲對視一眼,沒有任何的言語,但跳動的心臟,對視的眼神,已經清晰的映出一切。

        此時無聲勝有聲。

        “轟隆隆.........”

        遙遠的東方,遠在大海之上,一座孤懸海外的島嶼,突來異動,山川搖晃,激起駭浪重重,層層疊疊,向著四周蔓延。

        一堵原本無形無質的墻壁,莫名的浮現在海島深處,在日光的照射下,竟然釋放出了七色霞光,好似一面神鏡,映照出一片與地球完全不同的浩瀚世界。

        神武大陸,神武大陸!

        墻后的世界,邪九重口中的神武大陸,今日終于打破禁錮,龐然世界之力,在一股莫名的力量操控下,轟然撞擊在世界墻壁之上。

        “轟!”

        一擊,一個浩瀚世界的可怕一擊,蘊含著超乎想象的恐怖力量,在這股力量之前,就算是真正的仙神,亦要退避三舍,此刻猛然撞在世界墻壁上,頓時發出一道震天動地的巨響,不僅世界墻壁,就連墻壁之后的地球,都跟著一陣劇烈搖晃。

        山搖,地動,海嘯!

        “吼!吼!吼............”

        海島上棲息的諸多異獸,還未來得及完全適應新的世界,遭遇這股可怕的撞擊之力的余波影響,紊亂的天地靈氣,更有一股莫名的韻律發出,使得島上異獸,一個個的,紛紛仰天咆哮起來。

        “嘩啦啦..........”

        率先被驚起的是無數的飛鳥異獸,它們好似受到了莫大的驚嚇,紛紛撲扇著翅膀騰空而起,向著四面八方飛逃。

        “轟隆隆...........”

        與此同時,地面叢林中,亦有無數的異獸發足狂奔,它們不管方向,四散奔逃,好似即將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將要登臨島嶼,感應到致命威脅的它們,瘋狂的想要逃離這個島嶼,四周的海域,雖然水深浪急,卻也擋不住實力可怕的異界巨獸。

        浪潮翻涌,異獸狂嘯,整個世界,在此一刻,將要發生翻天覆地的可怕變化。無數人都感應到了大地震動,好似地震將要爆發。

        “這........是怎么一回事?”

        幾乎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忍不住的一陣疑問,同時,一股莫名的危機感涌上心頭,令得人心惶惶,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一般。

        江雪也不例外,她也感應到了這股異樣的震動,方甫下車,身形一顫,便就歪倒在了程飛的懷里,沒來由的心慌,讓她忍不住的出聲問道:“你感覺到了嗎?”

        “剛才的震動。”

        程飛下意識的抬頭,向著東方海域望去,畢竟是近神巔峰的絕世強者,在第一時間,便就鎖定了這次巨震的源頭所在。

        在這個世界,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里究竟有什么,那一座海島上的世界墻壁,隱藏著墻壁之后的世界,無以計數的異獸,來自異界的強者........

        災難,將要來臨了嗎?江雪:阿飛,你會一直愛我嗎?

        程飛:我會一直愛你,直到天荒地老,哪怕,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我也會陪在你的身邊,不能同生,但愿同死,千秋萬世,至死不渝!

        婚車停在了已經布置好的草坪前,車上兩人,無聲對視一眼,沒有任何的言語,但跳動的心臟,對視的眼神,已經清晰的映出一切。

        此時無聲勝有聲。

        “轟隆隆.........”

        遙遠的東方,遠在大海之上,一座孤懸海外的島嶼,突來異動,山川搖晃,激起駭浪重重,層層疊疊,向著四周蔓延。

        一堵原本無形無質的墻壁,莫名的浮現在海島深處,在日光的照射下,竟然釋放出了七色霞光,好似一面神鏡,映照出一片與地球完全不同的浩瀚世界。

        神武大陸,神武大陸!

        墻后的世界,邪九重口中的神武大陸,今日終于打破禁錮,龐然世界之力,在一股莫名的力量操控下,轟然撞擊在世界墻壁之上。

        “轟!”

        一擊,一個浩瀚世界的可怕一擊,蘊含著超乎想象的恐怖力量,在這股力量之前,就算是真正的仙神,亦要退避三舍,此刻猛然撞在世界墻壁上,頓時發出一道震天動地的巨響,不僅世界墻壁,就連墻壁之后的地球,都跟著一陣劇烈搖晃。

        山搖,地動,海嘯!

        “吼!吼!吼............”

        海島上棲息的諸多異獸,還未來得及完全適應新的世界,遭遇這股可怕的撞擊之力的余波影響,紊亂的天地靈氣,更有一股莫名的韻律發出,使得島上異獸,一個個的,紛紛仰天咆哮起來。

        “嘩啦啦..........”

        率先被驚起的是無數的飛鳥異獸,它們好似受到了莫大的驚嚇,紛紛撲扇著翅膀騰空而起,向著四面八方飛逃。

        “轟隆隆...........”

        與此同時,地面叢林中,亦有無數的異獸發足狂奔,它們不管方向,四散奔逃,好似即將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將要登臨島嶼,感應到致命威脅的它們,瘋狂的想要逃離這個島嶼,四周的海域,雖然水深浪急,卻也擋不住實力可怕的異界巨獸。

        浪潮翻涌,異獸狂嘯,整個世界,在此一刻,將要發生翻天覆地的可怕變化。無數人都感應到了大地震動,好似地震將要爆發。

        “這........是怎么一回事?”

        幾乎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忍不住的一陣疑問,同時,一股莫名的危機感涌上心頭,令得人心惶惶,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一般。

        江雪也不例外,她也感應到了這股異樣的震動,方甫下車,身形一顫,便就歪倒在了程飛的懷里,沒來由的心慌,讓她忍不住的出聲問道:“你感覺到了嗎?”

        “剛才的震動。”

        程飛下意識的抬頭,向著東方海域望去,畢竟是近神巔峰的絕世強者,在第一時間,便就鎖定了這次巨震的源頭所在。

        在這個世界,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里究竟有什么,那一座海島上的世界墻壁,隱藏著墻壁之后的世界,無以計數的異獸,來自異界的強者........

        災難,將要來臨了嗎?江雪:阿飛,你會一直愛我嗎?

        程飛:我會一直愛你,直到天荒地老,哪怕,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我也會陪在你的身邊,不能同生,但愿同死,千秋萬世,至死不渝!

        婚車停在了已經布置好的草坪前,車上兩人,無聲對視一眼,沒有任何的言語,但跳動的心臟,對視的眼神,已經清晰的映出一切。

        此時無聲勝有聲。

        “轟隆隆.........”

        遙遠的東方,遠在大海之上,一座孤懸海外的島嶼,突來異動,山川搖晃,激起駭浪重重,層層疊疊,向著四周蔓延。

        一堵原本無形無質的墻壁,莫名的浮現在海島深處,在日光的照射下,竟然釋放出了七色霞光,好似一面神鏡,映照出一片與地球完全不同的浩瀚世界。

        神武大陸,神武大陸!

        墻后的世界,邪九重口中的神武大陸,今日終于打破禁錮,龐然世界之力,在一股莫名的力量操控下,轟然撞擊在世界墻壁之上。

        “轟!”

        一擊,一個浩瀚世界的可怕一擊,蘊含著超乎想象的恐怖力量,在這股力量之前,就算是真正的仙神,亦要退避三舍,此刻猛然撞在世界墻壁上,頓時發出一道震天動地的巨響,不僅世界墻壁,就連墻壁之后的地球,都跟著一陣劇烈搖晃。

        山搖,地動,海嘯!

        “吼!吼!吼............”

        海島上棲息的諸多異獸,還未來得及完全適應新的世界,遭遇這股可怕的撞擊之力的余波影響,紊亂的天地靈氣,更有一股莫名的韻律發出,使得島上異獸,一個個的,紛紛仰天咆哮起來。

        “嘩啦啦..........”

        率先被驚起的是無數的飛鳥異獸,它們好似受到了莫大的驚嚇,紛紛撲扇著翅膀騰空而起,向著四面八方飛逃。

        “轟隆隆...........”

        與此同時,地面叢林中,亦有無數的異獸發足狂奔,它們不管方向,四散奔逃,好似即將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將要登臨島嶼,感應到致命威脅的它們,瘋狂的想要逃離這個島嶼,四周的海域,雖然水深浪急,卻也擋不住實力可怕的異界巨獸。

        浪潮翻涌,異獸狂嘯,整個世界,在此一刻,將要發生翻天覆地的可怕變化。無數人都感應到了大地震動,好似地震將要爆發。

        “這........是怎么一回事?”

        幾乎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忍不住的一陣疑問,同時,一股莫名的危機感涌上心頭,令得人心惶惶,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一般。

        江雪也不例外,她也感應到了這股異樣的震動,方甫下車,身形一顫,便就歪倒在了程飛的懷里,沒來由的心慌,讓她忍不住的出聲問道:“你感覺到了嗎?”

        “剛才的震動。”

        程飛下意識的抬頭,向著東方海域望去,畢竟是近神巔峰的絕世強者,在第一時間,便就鎖定了這次巨震的源頭所在。

        在這個世界,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里究竟有什么,那一座海島上的世界墻壁,隱藏著墻壁之后的世界,無以計數的異獸,來自異界的強者........

        災難,將要來臨了嗎?江雪:阿飛,你會一直愛我嗎?

        程飛:我會一直愛你,直到天荒地老,哪怕,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我也會陪在你的身邊,不能同生,但愿同死,千秋萬世,至死不渝!

        婚車停在了已經布置好的草坪前,車上兩人,無聲對視一眼,沒有任何的言語,但跳動的心臟,對視的眼神,已經清晰的映出一切。

        此時無聲勝有聲。

        “轟隆隆.........”

        遙遠的東方,遠在大海之上,一座孤懸海外的島嶼,突來異動,山川搖晃,激起駭浪重重,層層疊疊,向著四周蔓延。

        一堵原本無形無質的墻壁,莫名的浮現在海島深處,在日光的照射下,竟然釋放出了七色霞光,好似一面神鏡,映照出一片與地球完全不同的浩瀚世界。

        神武大陸,神武大陸!

        墻后的世界,邪九重口中的神武大陸,今日終于打破禁錮,龐然世界之力,在一股莫名的力量操控下,轟然撞擊在世界墻壁之上。

        “轟!”

        一擊,一個浩瀚世界的可怕一擊,蘊含著超乎想象的恐怖力量,在這股力量之前,就算是真正的仙神,亦要退避三舍,此刻猛然撞在世界墻壁上,頓時發出一道震天動地的巨響,不僅世界墻壁,就連墻壁之后的地球,都跟著一陣劇烈搖晃。

        山搖,地動,海嘯!

        “吼!吼!吼............”

        海島上棲息的諸多異獸,還未來得及完全適應新的世界,遭遇這股可怕的撞擊之力的余波影響,紊亂的天地靈氣,更有一股莫名的韻律發出,使得島上異獸,一個個的,紛紛仰天咆哮起來。

        “嘩啦啦..........”

        率先被驚起的是無數的飛鳥異獸,它們好似受到了莫大的驚嚇,紛紛撲扇著翅膀騰空而起,向著四面八方飛逃。

        “轟隆隆...........”

        與此同時,地面叢林中,亦有無數的異獸發足狂奔,它們不管方向,四散奔逃,好似即將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將要登臨島嶼,感應到致命威脅的它們,瘋狂的想要逃離這個島嶼。

        浪潮翻涌,異獸狂嘯,整個世界,在此一刻,將要發生翻天覆地的可怕變化。無數人都感應到了大地震動,好似地震將要爆發。

        “這........是怎么一回事?”

        幾乎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忍不住的一陣疑問,江雪也不例外,她也感應到了這股異樣的震動,方甫下車,身形一顫,便就歪倒在了程飛的懷里,沒來由的心慌,讓她忍不住的出聲問道:“你感覺到了嗎?”

        “剛才的震動。”

        程飛下意識的抬頭,向著東方海域望去,畢竟是近神巔峰的絕世強者,在第一時間,便就鎖定了這次巨震的源頭所在。

        在這個世界,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里究竟有什么,那一座海島上的世界墻壁,隱藏著墻壁之后的世界,無以計數的異獸,來自異界的強者........

        災難,將要來臨了嗎?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建湖 | 辽宁沈阳 | 揭阳 | 郴州 | 任丘 | 宁德 | 韶关 | 定安 | 昭通 | 宁德 | 定安 | 延安 | 济南 | 海西 | 常德 | 甘南 | 伊春 | 苍南 | 台南 | 淮安 | 乌兰察布 | 阿拉尔 | 临沂 | 衡水 | 桓台 | 基隆 | 莱州 | 吕梁 | 龙口 | 黔西南 | 曲靖 | 阜新 | 安阳 | 安康 | 天长 | 荣成 | 吴忠 | 天门 | 忻州 | 儋州 | 乌兰察布 | 德清 | 巴中 | 果洛 | 朔州 | 神木 | 海丰 | 池州 | 襄阳 | 曹县 | 石嘴山 | 黄南 | 宝应县 | 吉林 | 赤峰 | 廊坊 | 陵水 | 绵阳 | 蓬莱 | 瓦房店 | 汕尾 | 石狮 | 慈溪 | 万宁 | 淮安 | 玉树 | 通化 | 临猗 | 吐鲁番 | 湛江 | 贵港 | 景德镇 | 南充 | 梅州 | 鄢陵 | 和县 | 辽源 | 烟台 | 湖北武汉 | 崇左 | 盘锦 | 烟台 | 宿迁 | 中卫 | 偃师 | 平潭 | 吉林 | 黔西南 | 商丘 | 山东青岛 | 宝应县 | 铜仁 | 益阳 | 肇庆 | 白城 | 灌南 | 广饶 | 新泰 | 吉林长春 | 东阳 | 如皋 | 龙口 | 永康 | 吉林长春 | 肥城 | 四平 | 宣城 | 台湾台湾 | 台山 | 吉安 | 巴音郭楞 | 姜堰 | 澄迈 | 廊坊 | 杞县 | 澄迈 | 五家渠 | 黄石 | 榆林 | 长葛 | 汝州 | 义乌 | 公主岭 | 阿克苏 | 葫芦岛 | 保定 | 张家口 | 庆阳 | 秦皇岛 | 齐齐哈尔 | 衡水 | 靖江 | 乌海 | 鹤壁 | 漳州 | 徐州 | 河池 | 宜都 | 三明 | 台湾台湾 | 南充 | 余姚 | 乐平 | 象山 | 武安 | 垦利 | 自贡 | 吉林 | 南阳 | 双鸭山 | 黄山 | 鸡西 | 柳州 | 博尔塔拉 | 丹东 | 白银 | 仁怀 | 临夏 | 台南 | 乐平 | 三明 | 开封 | 焦作 | 兴安盟 | 霍邱 | 莒县 | 包头 | 鹤岗 | 嘉兴 | 巴音郭楞 | 中卫 | 安徽合肥 | 文山 | 甘孜 | 辽源 | 三亚 | 临夏 | 湖州 | 牡丹江 | 辽宁沈阳 | 林芝 | 大理 | 陕西西安 | 咸阳 | 简阳 | 青州 | 锦州 | 抚州 | 自贡 | 海北 | 兴化 | 南通 | 嘉峪关 | 台州 | 苍南 | 甘肃兰州 | 镇江 | 平顶山 | 崇左 | 平顶山 | 平潭 | 芜湖 | 赵县 | 南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泸州 | 嘉峪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