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牛冒險 > 章節目錄 第169集:過河,闖山!

    章節目錄 第169集:過河,闖山!

        有人問,野外的河里哪來的電,怎么可能會把人電死?別忘了,這個世界上,可是有種名為“電鰻”的魚類!

        蘊藏著強大電能的電鰻,一旦受到驚嚇,它們就會釋放體內的電能,強大的電流,足以致人于死地。

        因此,在野外,水源固然重要,但隱藏在水源中的危險,也是冒險者必須小心謹慎的,否則,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付出性命為代價。

        “現在怎么辦?”

        從驚嚇當中回神,飄渺忍不住的輕輕蹙起了眉頭:“這條河里有這么多的怪魚,我們要怎么過河?”

        “別擔心,我自有辦法。”

        對此,程飛半點也不在意,言語之間,充滿了自信,他是對自己的精神異能有信心,先前的突破,讓他的精神念力大增,足夠帶一個人進行短暫的飛行。

        沒有了鮮魚,早餐,兩人還是吃了一頓烤鱷魚肉,雖然,已經有些吃膩歪了,但畢竟可以輔助修煉,是修行者無法抗拒的誘惑。

        早餐過后,收拾了行禮,程飛與飄渺二人再度來到了河邊。

        “嗡..........”

        無形的精神念力,瞬息之間,擴散開來,越過小河,向著前方的邊界山蔓延而去,他要最后一探山上的情況。

        “嗯?這些人居然還沒離開!”

        精神感知之中,昨天那些狩獵、采藥的人還在,而且,他們似乎有意的封鎖了上山的道路,看樣子,是打定主意,不想讓人上山。

        “難道........還要再等一天?”

        程飛有些猶豫,臉上不禁浮現出幾分遲疑之色。

        “怎么了?”

        飄渺忍不住的出聲問道:“有什么問題嗎?”

        “山上有人,他們似乎有意的封鎖了上山的路。”

        程飛皺眉道:“看樣子,如果我們上山的話,肯定會與他們相遇,甚至,還有可能會起沖突。”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飄渺亦不禁為之眉頭輕蹙:“要不我們在這里等等,說不定,過一段時間,他們就會離開,到時候我們在上山也不遲。”

        “看他們的模樣,只怕短時間內不會離去。”

        程飛沉聲道:“我的時間有限,不可能無限度的等在這里,走吧,就算起沖突,咱們也非得上山不可。”說話間,他攔腰抱住飄渺,精神念力包裹二人,躍空而起,向著河岸對面飛去。

        一百多米的距離,算不上多遠,不過幾個呼吸之間,便就飛躍而過,期間,下方河面,有大片大片的水花波動,成千上百的怪魚跳起,尖銳的牙齒,大張的血口想要撲殺二人,奈何,有心無力。

        有驚無險的飛躍河流,兩人真正來到山腳之下。

        “上山。”

        既然已經做下決定,程飛沒有半點猶豫,當即向著山上登行,前方危險重重,他可沒有多消耗氣力的打算。

        飄渺心中雖有擔憂,但程飛的決定她無力反駁,無奈,只能跟著程飛往山上進發,雖然,她有心勸阻,但顯然于事無補。

        “咻!”

        沒過多久,兩道破空風便驟然響起,隨后兩個中年男子自山上奔馳而下,出現在了程飛、飄渺二人的面前,擋住了二人前進的道路。

        程飛眼中閃爍著審視的目光。微微抬了抬頭,看了看兩人,這二人從山上下來,都有著先天境界的武功修為,而且,氣息相近,顯然,應該是同屬一個勢力的人!

        “你們是什么人,不知道這座邊界山已經被我們點蒼派封鎖了嗎?強行闖山,會給你們惹來大禍!”

        眼見著程飛、飄渺二人毫不遮掩的直闖上山,為首的中年男子眼中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凝重:來者不善!

        而他身后的那個人則當即呼喊出聲,向著程飛二人大聲喝問。

        “失落叢林什么時候變成點蒼派的了,讓開,我們要從此借道,離開失落叢林。”

        程飛冷然開口,這二人不過只有先天境界的修為,對于戰力已經突破金丹煉罡境極限的他來說,根本不足為道,甚至,他連動手的興趣都沒有。

        飄渺對此很是認同,她是親眼見證,程飛是如何一步一步的不斷變強,強大的實力,恐怕已經超越了她的叔叔葉飛,絕對足以堪稱得上是天下第一等的高手,絕不是兩個初入先天的武者能夠抵擋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對程飛的言行認同,眼見著程飛表現的這般不客氣,讓得攔路二人目光一凝,警戒起來,隨后,一人看著程飛、飄渺,片刻之后,哈哈大笑。

        “哪里來的毛頭小子,自以為有了幾分修為,跑到這里來找死是不?你們也不看看,這里是哪里?是你們該來的地方么?”

        那人說著,神色頗為的自傲,以他的眼力,很難發現程飛的體內蘊藏著的強大力量,至于飄渺,不過是個內力初成的后天武者,是以,他對程飛也沒怎么高看,畢竟,不管怎么說,他們也是先天境界的..........“高手”!

        程飛懶得理會這般話語,而是頓了頓。繼續抬腳邁步而上,對于他來說,初入先天,根本不足以讓他出手,唯有金丹、煉罡級別以上的真正高手,才值得他出手。至于飄渺,是個剛剛入門的菜鳥,如何敢對先天境界的人出手。

        “找死!”

        眼見著程飛、飄渺二人居然不聽,兩人也是大怒,紛紛拔劍,指向二人中明顯為首的程飛,他們點蒼派在此圈山狩獵菜肴,他們負責守住這座邊界山的山腳,怎么能允許他人輕易闖上山去?握著長劍,兩人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有著殺意,而后便是身形一掠,向著程飛后背刺來。

        “去死吧。”

        劍尖透發出一道鋒利劍氣,帶著陣陣風聲,轉眼間已經臨近程飛,而見到這一幕,兩人也是心中大喜,他們似乎看到了程飛中劍之后,悲慘的倒在他們劍下的那一刻。

        然而,出乎他們的意料,就在兩人的劍尖快要抵達程飛的后頸之際,程飛的身體微動,而后便是如同湊巧一般向前跨了一步,整個人脫離了劍尖的鎖定。有人問,野外的河里哪來的電,怎么可能會把人電死?別忘了,這個世界上,可是有種名為“電鰻”的魚類!

        蘊藏著強大電能的電鰻,一旦受到驚嚇,它們就會釋放體內的電能,強大的電流,足以致人于死地。

        因此,在野外,水源固然重要,但隱藏在水源中的危險,也是冒險者必須小心謹慎的,否則,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付出性命為代價。

        “現在怎么辦?”

        從驚嚇當中回神,飄渺忍不住的輕輕蹙起了眉頭:“這條河里有這么多的怪魚,我們要怎么過河?”

        “別擔心,我自有辦法。”

        對此,程飛半點也不在意,言語之間,充滿了自信,他是對自己的精神異能有信心,先前的突破,讓他的精神念力大增,足夠帶一個人進行短暫的飛行。

        沒有了鮮魚,早餐,兩人還是吃了一頓烤鱷魚肉,雖然,已經有些吃膩歪了,但畢竟可以輔助修煉,是修行者無法抗拒的誘惑。

        早餐過后,收拾了行禮,程飛與飄渺二人再度來到了河邊。

        “嗡..........”

        無形的精神念力,瞬息之間,擴散開來,越過小河,向著前方的邊界山蔓延而去,他要最后一探山上的情況。

        “嗯?這些人居然還沒離開!”

        精神感知之中,昨天那些狩獵、采藥的人還在,而且,他們似乎有意的封鎖了上山的道路,看樣子,是打定主意,不想讓人上山。

        “難道........還要再等一天?”

        程飛有些猶豫,臉上不禁浮現出幾分遲疑之色。

        “怎么了?”

        飄渺忍不住的出聲問道:“有什么問題嗎?”

        “山上有人,他們似乎有意的封鎖了上山的路。”

        程飛皺眉道:“看樣子,如果我們上山的話,肯定會與他們相遇,甚至,還有可能會起沖突。”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飄渺亦不禁為之眉頭輕蹙:“要不我們在這里等等,說不定,過一段時間,他們就會離開,到時候我們在上山也不遲。”

        “看他們的模樣,只怕短時間內不會離去。”

        程飛沉聲道:“我的時間有限,不可能無限度的等在這里,走吧,就算起沖突,咱們也非得上山不可。”說話間,他攔腰抱住飄渺,精神念力包裹二人,躍空而起,向著河岸對面飛去。

        一百多米的距離,算不上多遠,不過幾個呼吸之間,便就飛躍而過,期間,下方河面,有大片大片的水花波動,成千上百的怪魚跳起,尖銳的牙齒,大張的血口想要撲殺二人,奈何,有心無力。

        有驚無險的飛躍河流,兩人真正來到山腳之下。

        “上山。”

        既然已經做下決定,程飛沒有半點猶豫,當即向著山上登行,前方危險重重,他可沒有多消耗氣力的打算。

        飄渺心中雖有擔憂,但程飛的決定她無力反駁,無奈,只能跟著程飛往山上進發,雖然,她有心勸阻,但顯然于事無補。

        “咻!”

        沒過多久,兩道破空風便驟然響起,隨后兩個中年男子自山上奔馳而下,出現在了程飛、飄渺二人的面前,擋住了二人前進的道路。

        程飛眼中閃爍著審視的目光。微微抬了抬頭,看了看兩人,這二人從山上下來,都有著先天境界的武功修為,而且,氣息相近,顯然,應該是同屬一個勢力的人!

        “你們是什么人,不知道這座邊界山已經被我們點蒼派封鎖了嗎?強行闖山,會給你們惹來大禍!”

        眼見著程飛、飄渺二人毫不遮掩的直闖上山,為首的中年男子眼中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凝重:來者不善!

        而他身后的那個人則當即呼喊出聲,向著程飛二人大聲喝問。

        “失落叢林什么時候變成點蒼派的了,讓開,我們要從此借道,離開失落叢林。”

        程飛冷然開口,這二人不過只有先天境界的修為,對于戰力已經突破金丹煉罡境極限的他來說,根本不足為道,甚至,他連動手的興趣都沒有。

        飄渺對此很是認同,她是親眼見證,程飛是如何一步一步的不斷變強,強大的實力,恐怕已經超越了她的叔叔葉飛,絕對足以堪稱得上是天下第一等的高手,絕不是兩個初入先天的武者能夠抵擋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對程飛的言行認同,眼見著程飛表現的這般不客氣,讓得攔路二人目光一凝,警戒起來,隨后,一人看著程飛、飄渺,片刻之后,哈哈大笑。

        “哪里來的毛頭小子,自以為有了幾分修為,跑到這里來找死是不?你們也不看看,這里是哪里?是你們該來的地方么?”

        那人說著,神色頗為的自傲,以他的眼力,很難發現程飛的體內蘊藏著的強大力量,至于飄渺,不過是個內力初成的后天武者,是以,他對程飛也沒怎么高看,畢竟,不管怎么說,他們也是先天境界的..........“高手”!

        程飛懶得理會這般話語,而是頓了頓。繼續抬腳邁步而上,對于他來說,初入先天,根本不足以讓他出手,唯有金丹、煉罡級別以上的真正高手,才值得他出手。至于飄渺,是個剛剛入門的菜鳥,如何敢對先天境界的人出手。

        “找死!”

        眼見著程飛、飄渺二人居然不聽,兩人也是大怒,紛紛拔劍,指向二人中明顯為首的程飛,他們點蒼派在此圈山狩獵菜肴,他們負責守住這座邊界山的山腳,怎么能允許他人輕易闖上山去?握著長劍,兩人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有著殺意,而后便是身形一掠,向著程飛后背刺來。

        “去死吧。”

        劍尖透發出一道鋒利劍氣,帶著陣陣風聲,轉眼間已經臨近程飛,而見到這一幕,兩人也是心中大喜,他們似乎看到了程飛中劍之后,悲慘的倒在他們劍下的那一刻。

        然而,出乎他們的意料,就在兩人的劍尖快要抵達程飛的后頸之際,程飛的身體微動,而后便是如同湊巧一般向前跨了一步,整個人脫離了劍尖的鎖定。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安顺 | 吕梁 | 黔南 | 宜宾 | 宜昌 | 吉安 | 泰州 | 贵港 | 葫芦岛 | 阳泉 | 宝应县 | 北海 | 台中 | 泗洪 | 大兴安岭 | 威海 | 萍乡 | 单县 | 石河子 | 韶关 | 莱芜 | 抚州 | 淮安 | 宿州 | 宝鸡 | 漯河 | 阿克苏 | 淮北 | 岳阳 | 六盘水 | 龙口 | 张家界 | 江西南昌 | 攀枝花 | 常德 | 潍坊 | 池州 | 益阳 | 柳州 | 雄安新区 | 公主岭 | 楚雄 | 宁德 | 辽宁沈阳 | 新泰 | 神农架 | 舟山 | 安庆 | 漯河 | 明港 | 乌海 | 邯郸 | 牡丹江 | 义乌 | 鹤壁 | 黔南 | 扬州 | 定安 | 张掖 | 防城港 | 义乌 | 安阳 | 张家界 | 桐乡 | 福建福州 | 果洛 | 厦门 | 淄博 | 眉山 | 朝阳 | 潍坊 | 内江 | 沧州 | 溧阳 | 桓台 | 灌云 | 通化 | 安吉 | 随州 | 温岭 | 溧阳 | 儋州 | 大连 | 阿勒泰 | 海安 | 朝阳 | 通化 | 东方 | 邹城 | 临夏 | 庆阳 | 柳州 | 芜湖 | 金华 | 德州 | 绵阳 | 大同 | 遵义 | 阿里 | 阿坝 | 临猗 | 甘孜 | 内江 | 寿光 | 临沧 | 安徽合肥 | 长葛 | 开封 | 仁怀 | 义乌 | 黄南 | 桐城 | 临猗 | 兴安盟 | 永新 | 庄河 | 曲靖 | 正定 | 燕郊 | 鞍山 | 南京 | 巴中 | 绵阳 | 咸宁 | 三明 | 四川成都 | 佳木斯 | 建湖 | 明港 | 保亭 | 朝阳 | 莱州 | 德清 | 北海 | 白城 | 溧阳 | 阜阳 | 丽江 | 桂林 | 保山 | 长葛 | 台湾台湾 | 天门 | 四平 | 广元 | 保定 | 霍邱 | 临汾 | 唐山 | 单县 | 安阳 | 伊犁 | 运城 | 崇左 | 吉林长春 | 株洲 | 琼海 | 正定 | 中山 | 信阳 | 安阳 | 牡丹江 | 吕梁 | 宜都 | 仁怀 | 台中 | 湘西 | 辽源 | 百色 | 乌兰察布 | 遵义 | 宜昌 | 沭阳 | 桂林 | 大理 | 丽水 | 明港 | 文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图木舒克 | 安庆 | 项城 | 嘉善 | 沧州 | 铜仁 | 郴州 | 南平 | 淮北 | 山南 | 莱州 | 山南 | 咸宁 | 寿光 | 新沂 | 涿州 | 新余 | 禹州 | 榆林 | 威海 | 鄢陵 | 岳阳 | 泰安 | 洛阳 | 上饶 | 柳州 | 阿勒泰 | 宝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