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牛冒險 > 章節目錄 第168集:不歡而散,離別前夕

    章節目錄 第168集:不歡而散,離別前夕

        一聲沉喝,威勢壓逼,四周氣息瞬變,饒是強如程飛,亦不禁為之心神一凜,沉然目光,直迎來人逼問。{話間,她身上的一股氣勢迸爆,直逼著程飛呼嘯而來。

        “哼!”

        感受到那強逼而來的龐大氣勢,程飛不由得為之眉頭大皺,這老婦人,顯然是在以勢壓人,當下,他口中一聲冷哼,抬手之間,沉雄一掌,猛擊而出。

        姥姥心中一驚,但她畢竟不愧是金丹境界的武道強者,一身修為深湛,非同一般,眼見程飛掌勢剛猛,不敢大意,當下連忙提運內元,枯老手掌,卻蘊含著無與倫比的浩然大力,掀卷風云劇變。

        “砰!”

        雙掌交擊,最劇烈的巔峰碰撞,迸爆而出的強大氣勁,以雙方交手的地方為中心,化作無邊風暴,席卷開來。

        八相天圖加持,八卦掌威力無窮,姥姥雖然是金丹境界的武道高手,倉促之間,也難以承受,當下便即身子一震,向后倒退數步,嘴角,一縷鮮血隨之流溢而出。

        而程飛卻是紋絲不動,周身八相天圖若隱若現,吸收煉化外來之力,難以侵入金剛不壞之身。

        這一擊交手,高下已然分明立判,他漠然出聲道:“好無禮的老婆子,我好心救人一命,你還敢以勢壓人,今次只是小懲大誡,下一次,我必取你性命!”說罷,他不再停留,當即便是轉身離去。

        “你!”

        老婦人臉上滿是惱怒之色,還欲動手,奈何,先前一擊交鋒,巨力侵襲之下,她一條手臂酸麻,竟似沒了知覺,哪里還能動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程飛離開。

        “喂!”

        后方,映紅雪忍不住的大聲呼喊道:“你救了我的性命,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今后該怎么報答你的救命大恩。”

        “哼,你們的報答,我承受不起,還是免了吧。”

        聲音悠悠傳來,與此同時,程飛的身子,已然在踏步之間,游走八相方位,轉眼一瞬,便就消失在了視線的盡頭。

        映紅雪忍不住的為之一聲嘆息,這才轉過頭來,向姥姥道:“姥姥,你這一次做錯了,對方是一個強者,至少是金丹頂峰的武道強者,你卻還想以勢壓人,也難怪人家動怒,還好,他沒動殺機,否則,事情就嚴重了。”

        聞言,姥姥臉上的神色更加難看了,雖然不愿意承認,但她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武功修為,只怕真的不是那人的對手。

        想到這里,她心中暗自憤恨:看那人離去的方向,似是想要翻越邊界山離開失落叢林,哼,如今點蒼派可有不少的人在那里狩獵巨獸、采摘天地靈藥,但愿他能夠活著翻過山峰離開吧!

        “你回來了。”

        飄渺看著程飛回返,先是一喜,但緊接著卻又忍不住的為之眉頭一蹙:“你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莫非受傷了?”

        “沒有。”

        程飛臉上的神色極差,口中帶著幾分不悅道:“只是有人太不開眼,讓我平添了幾分不悅,走吧,咱們還要趕路了,翻閱邊界山,便可走出失落叢林。”

        救人之事,乃是自己的提議,眼見著程飛模樣,飄渺不禁生出幾分自責,默默地跟在程飛身后,走出了叢林,來到邊界山的山腳之下。

        作為失落叢林與外界的屏障,邊界山自是險絕非常,陡峭的山峰,走勢歪斜,直插云霄,四周都是難以攀登的絕壁,唯有眼前一條狹窄陡峭的山道可以上山。

        面對這樣的險峻地形,恐怕也只有神境以上,可以御空飛行的強者,才能夠堂而皇之的無視了,就算是許多巨獸,也難以攀越。

        “好一座邊界山,怪不得這么一座大山,就將失落叢林與外界隔絕,這里的地形,當真非比尋常。”

        程飛停下腳步,瞇起雙眼,看向眼前的險山絕峰,言語之間,不禁帶上了幾分發自內心的感慨。

        一個人的戰力強弱,絕不只取決于個人的武功修為,與武器裝備,天時地利,敵我情勢都有很大的關系,似是眼前這么險峻的地形,無疑會讓武者的實力大打折扣。

        不過,話說回來,對于對于真正的強者來說,地形雖然會讓實力受到限制,但卻也能激發潛力!

        程飛身負異能,早已達到念力飛行的境界,眼前地形險峻,還不足以讓他生出多少忌憚,真正讓他心生顧忌的是,方才,他以精神感知,發現這座山上有人,而且為數還不少,幾乎各個都是高手。

        狩獵巨獸,采摘天地靈藥,程飛感覺,自己像是闖進了人家圈定的地盤,貿然上山,只怕會引發沖突。..

        當下,他謂飄渺道:“渺兒姑娘,今日天色已晚,山路奇險,夜間難行,咱們先在這里歇上一晚,等明天天亮了再走。”

        “好。”

        對于程飛的提議,飄渺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山腳下有一條小河流過,不缺水源,程飛和飄渺就在河邊一處平坦地帶安營扎寨,生起簧火,燒烤隨身攜帶的巨鱷肉。

        不比一般的巨獸血肉,只能增強身體力量,巨鱷肉可以提升罡勁、內力修為,無論是對于程飛還是對于飄渺來說,都足以算得上是一個難以抗拒的誘惑。

        尤其是對于飄渺這樣的初學者來說。

        食用巨鱷肉,能夠增幅內功修煉,可以讓她補足歲月差距,修為精進,達到、并且超越同齡人。

        噴香的烤肉味兒,溶溶的月光,叢林里的傳來的蛙鳴蟲叫,以及溫暖的簧火,都讓兩人倍感愜憊。

        飄渺坐在狼皮鋪成的床榻上,火光映照下,她的面容仿佛精雕細琢一般,美得像是童話世界里的公主。

        程飛則是一邊烤著肉,一邊算計著自己的時間,送飄渺離開失落叢林后,自己差不多也該要回家了。一聲沉喝,威勢壓逼,四周氣息瞬變,饒是強如程飛,亦不禁為之心神一凜,沉然目光,直迎來人逼問。

        一旁,映紅雪剛想開口,卻依然被姥姥伸手攔住,口中沉聲道:“雪兒,你年紀輕,又沒在外走過,不知道世間險惡,尤其是在失落叢林這種險地,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不能輕信任何人,尤其是這樣來歷不明的陌生人。”說話間,她身上的一股氣勢迸爆,直逼著程飛呼嘯而來。

        “哼!”

        感受到那強逼而來的龐大氣勢,程飛不由得為之眉頭大皺,這老婦人,顯然是在以勢壓人,當下,他口中一聲冷哼,抬手之間,沉雄一掌,猛擊而出。

        姥姥心中一驚,但她畢竟不愧是金丹境界的武道強者,一身修為深湛,非同一般,眼見程飛掌勢剛猛,不敢大意,當下連忙提運內元,枯老手掌,卻蘊含著無與倫比的浩然大力,掀卷風云劇變。

        “砰!”

        雙掌交擊,最劇烈的巔峰碰撞,迸爆而出的強大氣勁,以雙方交手的地方為中心,化作無邊風暴,席卷開來。

        八相天圖加持,八卦掌威力無窮,姥姥雖然是金丹境界的武道高手,倉促之間,也難以承受,當下便即身子一震,向后倒退數步,嘴角,一縷鮮血隨之流溢而出。

        而程飛卻是紋絲不動,周身八相天圖若隱若現,吸收煉化外來之力,難以侵入金剛不壞之身。

        這一擊交手,高下已然分明立判,他漠然出聲道:“好無禮的老婆子,我好心救人一命,你還敢以勢壓人,今次只是小懲大誡,下一次,我必取你性命!”說罷,他不再停留,當即便是轉身離去。

        “你!”

        老婦人臉上滿是惱怒之色,還欲動手,奈何,先前一擊交鋒,巨力侵襲之下,她一條手臂酸麻,竟似沒了知覺,哪里還能動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程飛離開。

        “喂!”

        后方,映紅雪忍不住的大聲呼喊道:“你救了我的性命,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今后該怎么報答你的救命大恩。”

        “哼,你們的報答,我承受不起,還是免了吧。”

        聲音悠悠傳來,與此同時,程飛的身子,已然在踏步之間,游走八相方位,轉眼一瞬,便就消失在了視線的盡頭。

        映紅雪忍不住的為之一聲嘆息,這才轉過頭來,向姥姥道:“姥姥,你這一次做錯了,對方是一個強者,至少是金丹頂峰的武道強者,你卻還想以勢壓人,也難怪人家動怒,還好,他沒動殺機,否則,事情就嚴重了。”

        聞言,姥姥臉上的神色更加難看了,雖然不愿意承認,但她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武功修為,只怕真的不是那人的對手。

        想到這里,她心中暗自憤恨:看那人離去的方向,似是想要翻越邊界山離開失落叢林,哼,如今點蒼派可有不少的人在那里狩獵巨獸、采摘天地靈藥,但愿他能夠活著翻過山峰離開吧!

        “你回來了。”

        飄渺看著程飛回返,先是一喜,但緊接著卻又忍不住的為之眉頭一蹙:“你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莫非受傷了?”

        “沒有。”

        程飛臉上的神色極差,口中帶著幾分不悅道:“只是有人太不開眼,讓我平添了幾分不悅,走吧,咱們還要趕路了,翻閱邊界山,便可走出失落叢林。”

        救人之事,乃是自己的提議,眼見著程飛模樣,飄渺不禁生出幾分自責,默默地跟在程飛身后,走出了叢林,來到邊界山的山腳之下。

        作為失落叢林與外界的屏障,邊界山自是險絕非常,陡峭的山峰,走勢歪斜,直插云霄,四周都是難以攀登的絕壁,唯有眼前一條狹窄陡峭的山道可以上山。

        面對這樣的險峻地形,恐怕也只有神境以上,可以御空飛行的強者,才能夠堂而皇之的無視了,就算是許多巨獸,也難以攀越。

        “好一座邊界山,怪不得這么一座大山,就將失落叢林與外界隔絕,這里的地形,當真非比尋常。”

        程飛停下腳步,瞇起雙眼,看向眼前的險山絕峰,言語之間,不禁帶上了幾分發自內心的感慨。

        一個人的戰力強弱,絕不只取決于個人的武功修為,與武器裝備,天時地利,敵我情勢都有很大的關系,似是眼前這么險峻的地形,無疑會讓武者的實力大打折扣。

        不過,話說回來,對于對于真正的強者來說,地形雖然會讓實力受到限制,但卻也能激發潛力!

        程飛身負異能,早已達到念力飛行的境界,眼前地形險峻,還不足以讓他生出多少忌憚,真正讓他心生顧忌的是,方才,他以精神感知,發現這座山上有人,而且為數還不少,幾乎各個都是高手。

        狩獵巨獸,采摘天地靈藥,程飛感覺,自己像是闖進了人家圈定的地盤,貿然上山,只怕會引發沖突。

        當下,他謂飄渺道:“渺兒姑娘,今日天色已晚,山路奇險,夜間難行,咱們先在這里歇上一晚,等明天天亮了再走。”

        “好。”

        對于程飛的提議,飄渺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山腳下有一條小河流過,不缺水源,程飛和飄渺就在河邊一處平坦地帶安營扎寨,生起簧火,燒烤隨身攜帶的巨鱷肉。

        不比一般的巨獸血肉,只能增強身體力量,巨鱷肉可以提升罡勁、內力修為,無論是對于程飛還是對于飄渺來說,都足以算得上是一個難以抗拒的誘惑。

        尤其是對于飄渺這樣的初學者來說。

        食用巨鱷肉,能夠增幅內功修煉,可以讓她補足歲月差距,修為精進,達到、并且超越同齡人。

        噴香的烤肉味兒,溶溶的月光,叢林里的傳來的蛙鳴蟲叫,以及溫暖的簧火,都讓兩人倍感愜憊。

        飄渺坐在狼皮鋪成的床榻上,火光映照下,她的面容仿佛精雕細琢一般,美得像是童話世界里的公主。

        程飛則是一邊烤著肉,一邊算計著自己的時間,送飄渺離開失落叢林后,自己差不多也該要回家了。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晋江 | 运城 | 山东青岛 | 漯河 | 克孜勒苏 | 诸暨 | 株洲 | 保定 | 江门 | 呼伦贝尔 | 庆阳 | 保定 | 任丘 | 忻州 | 灌南 | 克孜勒苏 | 商丘 | 扬州 | 牡丹江 | 涿州 | 文山 | 衡阳 | 乌兰察布 | 曲靖 | 黑河 | 四川成都 | 乌兰察布 | 曲靖 | 莱芜 | 大连 | 铜陵 | 株洲 | 顺德 | 汉中 | 绥化 | 咸宁 | 石狮 | 新余 | 南通 | 宜春 | 武威 | 海南海口 | 垦利 | 博尔塔拉 | 枣庄 | 保山 | 东方 | 桓台 | 济南 | 嘉善 | 东台 | 章丘 | 萍乡 | 博尔塔拉 | 本溪 | 滕州 | 山南 | 徐州 | 涿州 | 株洲 | 阿坝 | 平顶山 | 克拉玛依 | 安徽合肥 | 和田 | 忻州 | 和田 | 石嘴山 | 十堰 | 石嘴山 | 台中 | 博罗 | 张北 | 抚州 | 包头 | 衡水 | 澳门澳门 | 烟台 | 辽源 | 海拉尔 | 宁国 | 瓦房店 | 鹤岗 | 宿州 | 宜昌 | 宝应县 | 文昌 | 盘锦 | 防城港 | 东方 | 福建福州 | 荆州 | 甘孜 | 大兴安岭 | 泰兴 | 榆林 | 兴安盟 | 黄石 | 海拉尔 | 任丘 | 济南 | 邹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天水 | 台南 | 景德镇 | 寿光 | 黄石 | 防城港 | 台中 | 天水 | 定州 | 永康 | 通辽 | 燕郊 | 绵阳 | 宁波 | 来宾 | 忻州 | 招远 | 唐山 | 商丘 | 滨州 | 阿克苏 | 定西 | 玉树 | 庆阳 | 商丘 | 陇南 | 雅安 | 龙岩 | 绵阳 | 衡水 | 辽阳 | 普洱 | 徐州 | 晋中 | 天长 | 吉安 | 绥化 | 海丰 | 楚雄 | 阿拉尔 | 兴安盟 | 玉树 | 河池 | 池州 | 扬州 | 燕郊 | 安岳 | 北海 | 阿勒泰 | 陵水 | 浙江杭州 | 图木舒克 | 潜江 | 福建福州 | 双鸭山 | 博尔塔拉 | 台中 | 广饶 | 宁夏银川 | 喀什 | 大同 | 常州 | 鹤岗 | 澳门澳门 | 桓台 | 金坛 | 四平 | 玉溪 | 大理 | 宁德 | 六盘水 | 启东 | 涿州 | 眉山 | 清徐 | 盐城 | 鹤岗 | 岳阳 | 东营 | 通辽 | 巴音郭楞 | 和田 | 四川成都 | 临沧 | 潍坊 | 西藏拉萨 | 朝阳 | 安顺 | 长治 | 三门峡 | 济南 | 柳州 | 延安 | 象山 | 灌南 | 潮州 | 枣庄 | 河池 | 包头 | 锡林郭勒 | 昆山 | 包头 | 台南 | 昆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