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牛冒險 > 章節目錄 第77集:獨行

    章節目錄 第77集:獨行

        曠野獨行,末日之旅。

        程飛沿著高速公路一路向北。

        他已經走了一個多小時,四周仍是一片空曠,不見半點人煙,路邊上,倒是不時可以看見一些垃圾,地面上,還有殘留的斑斑血跡,就連風中,也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腥臭。

        這.........就是末日世界。

        到處都彌漫著絕望的末日世界,曾經的一切,繁華生機,都已經逝去,成為了過去式,留下的,是人類最無力的掙扎,掙扎著求生。

        天上,太陽越爬越高,氣溫也開始升高,程飛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干巴巴的,他有些渴了。

        雖然,路邊就有一條小河,但程飛卻不敢喝。

        這不是在荒島上,也不是在沙漠中,而是在病毒肆虐的末日世界,誰知道河水干不干凈?有沒有感染隕石病毒,他縱然自持身體強悍,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自己一定能夠適應隕石病毒的進化。

        進化,本身就是一件極具風險的事情,尤其是在強大外力的干涉下,隕石病毒,絕不是他得自神秘寶箱之中的強化藥劑,這東西,太過危險!

        水和食物!

        冒險者生存必需的兩大要素,但環顧四周,他也只能期望,能夠在前面的路上,遇上他想要的。

        許是上蒼聽到了他內心深處的祈禱,數百米外,在一個轉彎口,程飛目光所向,赫然看見一輛約莫可供二十四人乘的小型客車,撞在路邊護欄上,車頭已經被撞的嚴重變形,遠遠的,他就看到車窗上一些干枯發黑的血跡,風過處,還聞到了一陣陣的惡臭,令他忍不住的為之眉頭一皺。

        顯然,車里的情況很不樂觀,如果不是緊缺水和食物,程飛并不想靠近。但身處困境,迫于生存的壓力,也容不得他矯情了。

        提氣輕身,程飛悄然來到客車之前,雖然車頭受損,但車身門窗還算完好,他伸出手來,擦了擦車窗上的灰塵,想要看看里面的情況。

        “啪!”

        就在此時,一只干枯的不像活人的手,猛地拍打在了車窗上,隨即,一張已經被啃食大半的臉龐,映入程飛眼簾。

        “吼!”

        似是發現了獵物,饑餓到了極點的野獸,口中不斷發出低沉的嘶吼,干枯的雙手,不停拍打著車窗,想要沖出來。

        喪尸,喪尸!

        再見喪尸,那猙獰恐怖的臉孔,直讓程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足下挪移,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好幾步。

        他獵過野獸,殺過活人,可眼前的喪尸,還是讓他發自本能的感到有些恐懼,相比之下,這才是真正超越本土世界的幻想生物,哪怕先前已經殺掉兩個,此時再見,依舊無法徹底適應。

        吸氣,呼氣,程飛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緒,足足過去了好幾分鐘,方才逐漸平靜下來,抬眼看去,透過車窗,可以看見,車子里有好幾個喪尸正在敲打門窗,顯然,它們很想沖出來,可惜,卻無能為力。

        “一,二,三,四,五,六!”

        程飛心中默默的數著,神色漸定:“車子里,一共有六個喪尸,其中兩個似乎被卡在了座位上,戰力可以忽略不計,真正要對付的,是剩下的四個,不過,對付這種慢吞吞、沒有半點速度可言的怪物,只要能夠克服心理恐懼,其實也并不困難。”

        到底不是一般人,短短片刻之間,他已經恢復了常態,再看車上的喪尸,雖然模樣猙獰,惡臭難聞,但已沒有半點畏懼。

        踏步上前,程飛緩緩拔出了含光寶刀。

        “砰!”

        一腳,程飛直接踹開了車門,但他并未急著上車,而是手持含光寶刀,靜靜等候在車門之外。

        “吼!”

        伴隨著一陣低沉的嘶吼,四個行動自由的喪尸爭相向著車門處走來,雖然車門狹窄,但為了爭奪新鮮的食物,還是足足有三個爭先恐后的擠出了車門。

        “殺!”

        然而,車門之外,等待著它們的,卻不是預想中美味可口的新鮮血肉,而是一道索命的黑色刀光。

        黑色,能夠吞噬一切顏色,就像是生命,終究會走向死亡,這..........豈非是最接近死亡的顏色?

        鋒芒凌厲,近乎無堅不摧,刀光過處,三顆頭顱沖天飛起。

        但與此同時,第四個喪尸也沖出了車門,帶著陣陣難聞惡臭,在靠近程飛的時候,猛然加速向他直撲而來。

        “該死的。”

        一聲暗罵,程飛迅速向后爆退,抬起一腳,生猛的踹在了那喪尸的肚子上,將他又重新踹回了車廂之中。

        雖然是倉促發力,但程飛身負萬斤神力,這臨敵反應爆發出來的一腳,威力還是比較強悍的,直接將那個喪尸踹飛出去,狠狠地撞在車內壁上,滑落地面,腹部的骨骼血肉迸爆碎裂,掉落了一地。

        這就是喪尸的弱點。

        因為進化失敗,神經元崩潰,肌肉組織潰爛,喪尸們全身都會散發出惡心的臭味,雖然行動緩慢,但當它們行走時如果撞到什么堅硬的東西,甚至有可能把身體的一部分撞得掉下來。

        維持喪尸們行動的是最基本的一點神經元,雖然腦的容積已變得幾乎只剩下零了,但是頭部的大小并沒有改變,而且骨骼也因為身體的巨變而變得脆化,所以這時只需要一定的外力就可以打爆他們的腦袋乃至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

        緩緩走進車中,入眼,那被他他踹飛的喪尸赫然乃是一個非主流打扮的青年,瞳孔無神,一顆眼珠子已經掉了出來,渾身衣衫都被扯破,身上留下無數抓撓過的血痕,皮肉都已經腐爛,這算是一個最普通不過的喪尸了,沒有任何進化的跡象。

        此時此刻,它正掙扎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可惜,腹部骨骼斷裂,沒有支撐點,只能在地上不住的掙扎蠕動著,嘴巴大張著流淌出絲絲粘液,對著程飛不住的嘶吼著,顯然是有著強大的進食**。

        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閉上雙眼,隨即,程飛抬手之間,含光寶刀鋒芒過處,直接斬下了那喪尸的頭顱。

        “噗——”

        一股粘稠的血液自斷口處噴出,半殘的喪尸無力的倒下,只剩下頭顱的嘴巴還在不住的張合著。

        “這可真是一個讓人討厭的世界,末世啊!”

        程飛心中忍不住的為之一聲感嘆,不過,在感嘆之后,他還是毅然決定,先將車里剩下的兩個喪尸解決掉,然后再好好尋找,看能否找到自己想要的物資........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临夏 | 北海 | 渭南 | 阿坝 | 澄迈 | 宜都 | 梧州 | 乐山 | 云南昆明 | 大同 | 潜江 | 临沂 | 石狮 | 瓦房店 | 台南 | 达州 | 洛阳 | 黑河 | 抚顺 | 章丘 | 呼伦贝尔 | 公主岭 | 亳州 | 绵阳 | 仁怀 | 承德 | 浙江杭州 | 蚌埠 | 仙桃 | 义乌 | 佛山 | 大庆 | 七台河 | 昌吉 | 商丘 | 明港 | 曹县 | 沛县 | 燕郊 | 高密 | 德州 | 阿拉善盟 | 香港香港 | 苍南 | 伊犁 | 临沂 | 鹤壁 | 凉山 | 单县 | 承德 | 伊春 | 乐山 | 陕西西安 | 甘孜 | 河源 | 宜昌 | 诸暨 | 昭通 | 兴安盟 | 项城 | 白沙 | 包头 | 香港香港 | 三亚 | 信阳 | 邹城 | 黔南 | 文昌 | 阿拉尔 | 阿拉善盟 | 百色 | 日照 | 黑河 | 文昌 | 邳州 | 西双版纳 | 台北 | 南京 | 克拉玛依 | 大连 | 白沙 | 池州 | 湛江 | 佛山 | 宜宾 | 通化 | 菏泽 | 顺德 | 张掖 | 吉林 | 宁波 | 齐齐哈尔 | 大丰 | 渭南 | 张家界 | 抚顺 | 来宾 | 鄂州 | 许昌 | 扬州 | 荆州 | 茂名 | 张北 | 金华 | 黄南 | 保定 | 济宁 | 那曲 | 东阳 | 衢州 | 南京 | 义乌 | 万宁 | 沭阳 | 中山 | 陵水 | 海北 | 五家渠 | 芜湖 | 新沂 | 垦利 | 湘潭 | 台中 | 酒泉 | 芜湖 | 迁安市 | 昌吉 | 香港香港 | 锡林郭勒 | 许昌 | 商丘 | 泰兴 | 阿勒泰 | 姜堰 | 日土 | 海南海口 | 眉山 | 三沙 | 库尔勒 | 绍兴 | 常德 | 蚌埠 | 永州 | 乐山 | 莒县 | 博罗 | 海门 | 定州 | 潍坊 | 中卫 | 大理 | 博罗 | 陇南 | 中卫 | 定西 | 泰州 | 仁寿 | 汝州 | 珠海 | 鄂州 | 淮南 | 博尔塔拉 | 如皋 | 淮安 | 海拉尔 | 邹城 | 赤峰 | 潮州 | 迪庆 | 毕节 | 台南 | 铜川 | 绍兴 | 池州 | 固原 | 邯郸 | 三明 | 十堰 | 湖北武汉 | 燕郊 | 岳阳 | 山南 | 宣城 | 金坛 | 东台 | 吕梁 | 林芝 | 扬中 | 洛阳 | 博尔塔拉 | 崇左 | 象山 | 南通 | 临猗 | 江门 | 上饶 | 佛山 | 简阳 | 莱州 | 雅安 | 临猗 | 广西南宁 | 新乡 | 鸡西 | 铜陵 | 长葛 | 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