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牛冒險 > 章節目錄 第19集:尋獵未果

    章節目錄 第19集:尋獵未果

        狩獵成功,程飛回到岸邊,將鰩魚簡單處理了一下,對于這種魚他并不熟悉,所以,帶毒刺的背部直接他放棄,只取了兩邊,雖然浪費不少,但這已經是大部分的魚肉了,足夠讓他飽餐一頓,當然,前提是在他不修煉戰天化氣的情況下。

        這功法實在太bug了,造化真元就像是一個黑洞,一旦運轉起來,不管吃進去多少東西,都能在頃刻之間,消化一空。

        回到庇護所,將魚肉架上烤架,不一會兒,便就肉香四溢,惹得程飛食指大動。

        雖然,昨天晚上,他幾乎吃下了一整條鱷魚,外加大半頭野豬,足足數百斤的肉。但很可惜,在戰天化氣的作用下,這些早都已經被消化干凈。隨著力氣增打,食量也在不斷增大,因此,他現在真的很餓。

        好在,等待的時間并未持續太久,熱騰騰的魚肉入口,感覺就像是將死之人服下了救命良藥,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好吃!”

        程飛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這種嘴里塞滿肉的感覺了,順手取過一個青椰子打開,他一邊大口吃肉,一邊大口喝椰汁,這一刻,他只覺得人生美妙,莫過于此。

        片刻之后,足足兩大塊魚肉都被他消滅干凈,再配上三個大椰子,雖然還沒有完全吃飽喝足,但好歹已經將腹中的饑餓感填補。

        他努力的克制住自己,沒有搬運戰天化氣,回想先前的遭遇,猶自心有余悸。雖然,那是因為他首次修煉,未能掌握造化真元的奧妙,才會導致情況失控。

        是以,為了避免同樣的失控情況再度出現,在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之前,他是萬萬不會隨意修煉戰天化氣了。

        不過,若是讓他放棄修煉戰天化氣卻也是不現實的,因為他很清楚,這是目前唯一能夠讓他迅速變強的通天大道。

        戰天化氣要修煉,但得在事先準備充足的前提下。

        修煉戰天化氣要準備什么?

        當然是充足的食物!

        單單兩塊魚肉自然是不夠的,好在,時間還早,這意味著他還可以繼續狩獵,獲取更多的食物,不過,他可不準備再下水了。

        海里雖然有著豐富的食物來源,獲取也并不困難,可以為他提供基本的生存所需,但卻無法為他提供能夠支持修煉戰天化氣的大分量食物。因為,絕大部分的大型魚類,都生活在深海區域。

        相比之下,島上山林的情況剛好相反。

        雖然,山林里可以獲取的食物種類不多,但是,卻有大型動物可以捕捉。比如,之前程飛曾經狩獵過的.........野豬。

        時隔并不久,才幾天而已,程飛自然記得清楚,當初自己可是一共發現了七頭野豬,被他獵取一頭過后,還剩下六頭,只要能獵到一頭,哪怕是小的,也能夠讓他為他提供足夠的能量,不僅可以充饑,更可以用來修行戰天化氣。

        心思既定,程飛當即起身,帶上柴刀,提起木矛,再度出發,踏上了狩獵之旅。

        沿著淡水溪流向前,很快,他就來到了鱷魚潭附近,還隔著不近一段距離,他就聞到了一股惡臭撲鼻而來。

        走得近了,赫然可見,水邊橫浮著一條鱷魚殘尸,正是他前天獵殺的那條巨鱷。雖然他當初已經處理過,取走了不少肉,但剩下的也不少,可惜,如今都已經發臭了,上面盤踞著數不清的蒼蠅,嗡嗡亂飛。

        “嘩啦啦........”

        水中有魚,聚攏在殘尸四周,似是在啃食鱷魚尸體。

        這些魚看起來很是肥碩,個頭也不小,惹得程飛都有改變狩獵目標的念頭了。不過,他也就是想想而已,一番權衡思量,他到底還是決定,繼續深入山林,獵殺野豬。

        畢竟,就算是抓十條魚也不如獵一頭野豬來得有分量。

        更何況,鱷魚潭水很深,以他那不過半吊子的捕魚水平,靠著手頭上的簡單工具,還真未必能捕到十條魚。

        越過鱷魚潭,程飛很快就來到了上次狩獵野豬的那個泥潭,但很可惜,似乎是因為他先前的那場狩獵,如今這里連一頭野豬的蹤影也瞧不見了。

        “這.......”

        心有不甘,程飛繞著泥潭仔細探查了一番,但卻發現,附近的地面上并沒有任何新的痕跡,這樣的發現讓他大感失望。

        因為,沒有新的痕跡,代表著那些野豬最近幾天根本沒有來這泥潭,毫無疑問,這是個極為反常的現象。

        “該死的,這些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程飛忍不住的為之一聲暗罵,卻又不得不循著幾天前留下的印記,向著山林更深處去追尋那些野豬的下落。

        這個海島面積很大,島上的山林也不小,程飛先前活動的范圍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因為,他很清楚,在野外探險這種事情上,他實打實的是一個小菜鳥,相比于在未知的境域四處亂闖,安守一隅反而是更為正確的選擇。

        不過,如今他經過強化,又將八卦掌練至明勁大成,能夠掌握一身神力,實力已然今非昔比,先前的顧忌自然也就無需在謹守。

        在山林里尋找動物幾天前留下的印記,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少數有豐富經驗的老獵手才能做到。

        程飛并不是一個合格的獵手,雖然他已經在這座荒島上掙扎求生了二十天,有過幾回狩獵的經驗,依舊不夠資格稱得上是一位老獵手。

        萬幸,如今的程飛的目力大增,遠非常人可以相比,再加上野豬屬于大型動物,這幾天又沒有下雨,留下的印記比較明顯。所以,雖然很困難,但他還是憑著那些殘留的印記一路追蹤向前。

        隨著他不斷深入山林,周遭的樹木越漸壯大,枝葉繁茂,遠非外圍可以相比,地面之上,更是雜草叢生,更兼有許多的巖石零落,使得追蹤變得越來越困難,更使得他心中生出幾分不好的預感。果然,不多時,他就在一片林地中徹底丟失了野豬的蹤跡。

        這片林地都是高大的樹木,地勢比較平坦,地面上沒有多少雜草,經年累月之下,反倒堆積了不少枯葉樹枝,厚厚的一層。

        這樣的地方,即便是有什么大型的動物走過,留下的痕跡也會很快就被樹葉遮蓋,即便是最優秀的獵手也難以找尋,更何況是程飛?

        雖然,經過強化之后,程飛的目力遠非一般人可以相比,但缺乏相關的追蹤經驗,終究還是折戟沉沙,功虧一簣。

        他有些不甘心,在樹林中仔細找尋了一番,甚至哪怕借助隨身攝像儀的鏡頭視線,也始終未能有所收獲,眼見著天色不早了,無可奈何,他只能選擇打道回府。

        沒有了追蹤獵物的正事,回程的路上,程飛明顯輕松了很多,雖然,這一次的狩獵以失敗告終,但這一點失敗顯然還不足以讓他灰心。

        反正,過了今夜,明天就是第二十一天了,哪怕他不吃不喝,也死不了,最多也就是不能修煉戰天化氣、乃至挨點餓罷了。

        況且,這對他而言,也算得上是一場教訓,現實無情的告訴他,哪怕他脫胎換骨,擁有了過人的武力,在山林狩獵這件事情上,他依舊還是一個菜鳥。

        “看來,狩獵水平還有待提高啊!”

        想到這里,程飛不禁為之一聲感嘆,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忽地眼睛一亮:“咦?這是.........”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吴忠 | 阿里 | 崇左 | 宜昌 | 屯昌 | 吉林长春 | 广西南宁 | 兴化 | 泰州 | 苍南 | 无锡 | 高密 | 阿拉善盟 | 常州 | 张家界 | 南阳 | 瓦房店 | 临夏 | 四川成都 | 海安 | 扬中 | 清徐 | 大连 | 陕西西安 | 顺德 | 枣阳 | 泸州 | 平凉 | 大兴安岭 | 如皋 | 宣城 | 寿光 | 遂宁 | 锦州 | 景德镇 | 黔西南 | 海门 | 铜仁 | 亳州 | 营口 | 济源 | 大连 | 莱州 | 百色 | 泗阳 | 和田 | 济源 | 天水 | 九江 | 大庆 | 招远 | 怒江 | 灌云 | 延安 | 博尔塔拉 | 惠东 | 福建福州 | 保定 | 天水 | 阳江 | 德阳 | 吴忠 | 蚌埠 | 娄底 | 赵县 | 铁岭 | 海丰 | 青海西宁 | 醴陵 | 黄冈 | 扬中 | 鹤岗 | 泰安 | 萍乡 | 绥化 | 营口 | 商洛 | 伊犁 | 桐城 | 宜都 | 威海 | 辽阳 | 孝感 | 白城 | 江门 | 毕节 | 滕州 | 邵阳 | 仁怀 | 琼海 | 驻马店 | 沧州 | 枣阳 | 驻马店 | 大庆 | 陕西西安 | 和田 | 大丰 | 天门 | 十堰 | 阿拉善盟 | 正定 | 忻州 | 迪庆 | 怀化 | 杞县 | 吕梁 | 徐州 | 桓台 | 菏泽 | 海门 | 燕郊 | 曲靖 | 任丘 | 吕梁 | 三沙 | 宝应县 | 朔州 | 普洱 | 蚌埠 | 乌兰察布 | 延安 | 濮阳 | 德清 | 菏泽 | 包头 | 丽江 | 厦门 | 燕郊 | 上饶 | 固原 | 新泰 | 临汾 | 河北石家庄 | 信阳 | 黄南 | 天门 | 仙桃 | 巴中 | 大连 | 宜昌 | 瑞安 | 泰兴 | 吐鲁番 | 大兴安岭 | 钦州 | 阜新 | 文昌 | 和县 | 七台河 | 四平 | 和县 | 佛山 | 库尔勒 | 福建福州 | 德清 | 新沂 | 张北 | 博尔塔拉 | 辽阳 | 抚州 | 石狮 | 桐城 | 铁岭 | 清徐 | 商丘 | 来宾 | 文昌 | 果洛 | 张家口 | 安徽合肥 | 汝州 | 张家界 | 余姚 | 梅州 | 迁安市 | 聊城 | 天水 | 凉山 | 汕尾 | 梅州 | 惠东 | 包头 | 厦门 | 新余 | 洛阳 | 濮阳 | 海拉尔 | 柳州 | 泰州 | 泉州 | 绍兴 | 石河子 | 澳门澳门 | 绍兴 | 淄博 | 中山 | 博尔塔拉 | 广元 | 商洛 | 绥化 | 长葛 | 南阳 | 鹤岗 | 玉树 | 南阳 | 启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