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帝焰神尊 > 第1173章 火蓮綻放

    第1173章 火蓮綻放

        毀滅火蓮被孤煞殿白金護法的無形力量沖擊,一片片蓮瓣,如同一枚枚擁有滅世之力的滅世棋子,轟然爆發開來。

        第一片蓮瓣,毀滅之力爆發,轟然攪碎了周遭數里的無盡空間,讓無數人心神震顫,不知多少戰場上正在激戰的雙方人員,被這股力量直接攪成碎肉。

        第二片,讓這大地,猛然震裂,如若琉璃破碎般,一道道駭人的大地裂痕,驀然朝著遠方席卷。

        數百上千人避閃不及,墜入大地裂痕之中,消失不見。

        第三片蓮瓣的爆發,讓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天穹,亦轟然崩塌,這方圓數里的區域,剎那間陷入了黑暗之中,滾滾毀滅力量無盡沖擊,讓這一小方世界,好似成為了地獄一般,恐怖駭人。

        緊接著,便是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片蓮瓣,接連爆炸開來。

        驚世駭俗的力量,讓遠方無數人面色大變。

        那些距離數里之內的,哪怕是不朽境大能,亦要釋放力量做出防護,不朽境以下的強者,修為稍稍低弱一點的,就已經直接被攪碎。

        尤其是那些剛剛被這名孤煞殿白金護法帶來的那隊人,數十人,在第一片蓮瓣爆發之下,就直接損失大半。

        剩下的,也面帶無盡驚悚的將所有能夠釋放的力量盡皆釋放出來,以求自保。

        但是,顯然他們都低估了毀滅火蓮的真正威力!

        這尊連凌宇自己這個釋放者,都無法徹底掌控的毀滅力量,一旦真正的爆發,可是連他自己,都會被吞噬掉的。

        更別說是這些敵人了。

        第二片蓮瓣爆發,數十人已經僅剩七八人。

        待得第三、第四……直到第六片蓮瓣爆發之后,哪怕是其中修為最是高深,甚至已經達到了天人九重境的,也已經無法抵抗,而被力量轟擊的七竅流血,哀嚎到底,最終被毀滅之力徹底化為齏粉。

        “轟轟轟!!”

        一波又一波的蓮瓣力量爆發,也讓那名白金護法,臉色越來越難看。

        最開始的五波毀滅力量,都在他揮手之間,便被湮滅而難近其身。

        可是從第六波起,他就已經被力量沖擊入體,毀滅之力爆發下,哪怕是他,都被沖擊的連續后退。

        “……他,是怎么做到的!”

        遠方,有人已經感應到了這里的情形,并且從一開始,就已經關注這里的情況,但是,每一個親眼看到的人,臉上,幾乎都寫滿了難以置信。

        這朵匯集了七種不同戰火所凝成的火蓮的強大,幾乎超脫了他們對地尊天人境的認知。

        “一個區區地尊境小子……這怎么可能!”

        天穹之上,二皇子等人一直都在關注著下方的戰場,以保證對戰場形勢的掌控,并實施自己的計劃。

        尤其是對孤煞殿之中的那些不朽境大能的關注,可以說,只要出現任何一名,都要做到心中有數。

        畢竟,孤煞殿勢力之內,不朽境大能強者的數量,才是最終戰爭勝敗的關鍵力量。

        也會影響到,二皇子收服孤煞域的大計!

        凌宇的出現,開始之時,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那追殺凌宇的兩名孤煞殿不朽境大能,卻早已被二皇子的人注意到了。

        當雙方發生大戰的時候,便立刻吸引了二皇子身邊大能強者的目光。

        不過,卻也并沒有讓他們有太多的想法,畢竟,那兩人的對手,不過只是一個區區地尊天人境的年輕人。

        即便是擁有一只看起來不俗的靈寵,卻也根本不可能會是兩名不朽境大能的對手。

        雀兒的出現,讓他們略微驚訝了一番,可依舊還不足以讓他們感到震驚。

        真正讓他們感到有些無法接受的是,那朵凝聚于地尊天人境的年輕人手中的七焰火蓮!

        以一人之手,匯集七種不同的戰火,而且每一種都是極其強大的戰火,最恐怖的是,還能讓七種戰火完美凝成一體,平衡互相之間的排斥力,并利用這股力量,形成一種新的更加強大的力量!

        他們有些難以想象。

        如果這是一種武技的話,那么,創造這種武技的人,將會是一個何等瘋狂而又可怕到讓人窒息的天才?

        即便這真的是一種武技,那么,又有幾人敢真的這么做?

        做的人,也絕對是一名與其創造者一樣的瘋狂之人!

        下方,那年輕人的瘋狂,哪怕是他們,都感覺到陣陣心驚。

        “好恐怖的力量,好可怕的年輕人,這年輕人,究竟是誰?為何老夫不曾見過?”

        二皇子身后,那名老者,目光凝固遠方,雙眸微縮,那張帶著褶皺的臉上,略帶驚疑。

        在大乾王朝之中,如此瘋狂而又有讓人驚艷天賦的人,按理說,他不該沒見過,也不該是默默無聞之輩。

        說著話,這名老者,將目光投向了二皇子身旁的那名中年身上,卻見他也微微搖了搖頭。

        就在此時,他們突然發現,身側二皇子殿下,此時的目光,也看向了剛剛他們關注的方向。

        顯然,是因為他們兩人的反應,而引起了二皇子的注意。

        “殿下,您認識那年輕人?”

        老者看到二皇子的眼神,微微有些變化,似乎,對遠方的那年輕人,有些了解。

        “此子,便是我之前與二位提及過的競武殿少殿主凌宇!”

        片刻之后,二皇子緩緩開口。

        “凌宇?”

        聽到這個名字,兩人都怔了怔,互視了一眼,雙眸之中,意外又帶著些許本該如此。

        “原來是他!”

        兩人皆恍然。

        對于凌宇這個名字,兩人可以說是如雷貫耳,盡管,這只是一個只有區區地尊天人境的年輕人,但是,這個年輕人身上的幾重身份,卻都在展示著這個年輕人的不凡。

        尤其是'修老弟子'這個身份,更讓其多了幾分神秘色彩。

        這些時日,二皇子更是經常在他們面前,提及這個名字,每每提及,話語之中諸多贊賞,哪怕他們都對這個未曾謀面的年輕人,產生了許多好奇。

        “殿下目光超凡,此子確非常人!若不夭折,假以時日,必將讓我等亦只能望其項背!”

        中年目帶異彩,贊賞更比二皇子還要強烈的多。

        “如此瘋狂的青年,憑一己之力,竟能撼動不朽大能,實非常人,殿下愛才,欲拉攏于帳下,只恐難以控制而生禍端!”

        老者沉默良久,沉聲開口。

        “以殿下御人之能,何須憂慮?”

        中年輕哼一聲。

        “殿下御人之能自不必多言,不過,你卻不要忘了,越是天賦超絕之人,就越是桀驁不馴,越難馴服,凡事當心有慮,不得不防!”

        老者搖頭。

        “二位!”

        二皇子微微搖了搖頭,打斷了這兩個又要爭執起來的家伙,目光,卻一直看著虛空之外的遠方。

        隱隱間,那青年的面孔,依稀呈現在他的眼中,此時的青年,狼狽不堪,周圍又有一名孤煞殿大能虎視,怕難存性命。

        他的腦海,開始快速的運轉了起來。

        救,還是不救?

        如果救,那就等于徹底的將皇族與孤煞殿立于敵對之境,直接暴露出皇族的立場,若不救,被兩名不朽境大能盯著的凌宇,幾乎必死無疑!

        “能孤身潛入孤煞殿而又完好無損的逃出來,在外界才遭遇危機……”

        二皇子沉吟僅僅片刻,便直接下定決心,凌宇,要救!

        正如老者所言,有些人,不是輕易能夠收服的,尤其是天資卓越桀驁不遜的天才。

        收服這些人,靠的不是名,不是利,而是心!

        所謂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身為二皇子的他,更加明白這個拉攏人心的道理。

        眼下,凌宇身陷囹圄,對凌宇來說,是一個劫難,可是對于他來說,絕對是一個收服凌宇之心的絕佳機會,凌宇這個人,他不想放棄!

        “傳我令,營救凌宇!”

        二皇子直接傳下命令。

        ……

        而在二皇子命令下達之時,凌宇所在,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七瓣毀滅火蓮的轟然爆發,讓天穹崩塌,大地震裂,空間也被徹底攪碎,如若世界末日降臨,駭人聽聞的力量,席卷方圓數十里,震顫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內心,也吞噬掉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

        周圍數里的戰場,因為毀滅火蓮而陷入了滾滾能量混亂之中,鮮有人能夠存活下來。

        “轟!!”

        一聲爆鳴,凌宇周遭被禁錮的空間能量牢籠,轟然炸裂開來,毀滅之力蔓延之間,凝出一道身影,正是快速趕來的雀兒。

        “凌宇哥哥!”

        雀兒扶起凌宇,那張稚嫩的小臉,此時一片慘白,看著渾身帶血的凌宇,大眼睛中,充滿了失措與驚慌。

        雀兒的世界,無疑是單調的。

        凌宇的出現,終于讓雀兒的世界多了一分色彩,也從此讓雀兒的世界中,多出了一個不可或缺的人。

        凌宇在雀兒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超越了至親。

        如今,凌宇身受重創,讓雀兒瞬間失了方寸。

        “咳咳……放心小丫頭,我沒事……”

        凌宇輕咳了兩聲,用力的支撐住身體,輕輕的撫了撫雀兒的腦袋,這才讓雀兒煞白的臉色,逐漸有了些許血色。

        “去死吧!”

        可就在這時,那名失去了雀兒阻攔的孤煞殿不朽境大能強者于護法,再度追擊而來,而這一次的目標,依舊還是凌宇!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苍南 | 温州 | 咸阳 | 巢湖 | 遵义 | 兴化 | 衡阳 | 盐城 | 乌海 | 三沙 | 海门 | 莱芜 | 呼伦贝尔 | 荣成 | 衢州 | 神农架 | 吴忠 | 钦州 | 五指山 | 芜湖 | 迁安市 | 衢州 | 铜陵 | 廊坊 | 毕节 | 芜湖 | 鹤岗 | 三明 | 漯河 | 榆林 | 赤峰 | 浙江杭州 | 大连 | 泸州 | 广元 | 云南昆明 | 柳州 | 巢湖 | 蓬莱 | 德宏 | 仁怀 | 安康 | 荆门 | 黄山 | 保定 | 沧州 | 吴忠 | 伊春 | 铜陵 | 东台 | 运城 | 邵阳 | 朔州 | 滕州 | 广安 | 浙江杭州 | 仁怀 | 广汉 | 宿迁 | 塔城 | 那曲 | 张掖 | 抚顺 | 焦作 | 抚顺 | 海门 | 曹县 | 安徽合肥 | 大丰 | 宝鸡 | 山南 | 五家渠 | 三门峡 | 柳州 | 潍坊 | 朔州 | 伊犁 | 清远 | 灵宝 | 桐乡 | 信阳 | 台州 | 昌都 | 陕西西安 | 克孜勒苏 | 南充 | 汉中 | 琼中 | 邢台 | 简阳 | 滨州 | 莱州 | 防城港 | 张家界 | 东海 | 甘孜 | 西双版纳 | 姜堰 | 明港 | 沧州 | 神农架 | 抚顺 | 安顺 | 泸州 | 章丘 | 乐清 | 灵宝 | 黄冈 | 黔西南 | 泸州 | 咸阳 | 韶关 | 桂林 | 禹州 | 忻州 | 黔东南 | 龙岩 | 吐鲁番 | 梧州 | 石狮 | 如皋 | 伊春 | 永康 | 伊犁 | 深圳 | 大丰 | 台南 | 阿勒泰 | 石嘴山 | 漯河 | 呼伦贝尔 | 大兴安岭 | 贺州 | 宜昌 | 丹东 | 乌兰察布 | 锡林郭勒 | 吉林 | 保亭 | 常德 | 喀什 | 上饶 | 阿里 | 丹东 | 黄冈 | 十堰 | 大丰 | 安阳 | 启东 | 河源 | 廊坊 | 绵阳 | 洛阳 | 惠州 | 莆田 | 内江 | 开封 | 宜宾 | 咸阳 | 河南郑州 | 盐城 | 乌兰察布 | 深圳 | 阿拉尔 | 清徐 | 保亭 | 赣州 | 如东 | 高雄 | 烟台 | 绵阳 | 吉林长春 | 靖江 | 玉林 | 吴忠 | 漳州 | 泰安 | 张家口 | 灵宝 | 遵义 | 平凉 | 嘉善 | 台湾台湾 | 灌云 | 博罗 | 宁国 | 亳州 | 丽水 | 正定 | 灌南 | 馆陶 | 白银 | 南充 | 徐州 | 大庆 | 五家渠 | 洛阳 | 辽阳 | 五家渠 | 石狮 | 西双版纳 | 河北石家庄 | 赤峰 | 黄南 | 德清 | 吉林 | 镇江 |